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文化 »

【鄭清文童話】丘蟻一族
NT$ 250 NT$ 200
列印商品資訊
出貨時程: 3-4 天




 作者:鄭清文
 開本:15×21公分/平裝
 頁數: 240頁
 ISBN:978-986-6789-51-9
 出版日期:2009.06.01
 定價:250元



偽裝只能改變外表,說謊才能改變自己。



 在沙漠中,一望過去,有一柱一柱的蟻丘,像竹筍,也像柱型的仙人掌,一直延伸到地平線。那是丘蟻一族的世界。丘蟻一族,等待的是雲,等待的是雲會帶來的雨……。

 但是,那不是雲,也不是雨。那是蝗蟲的大便,是兩個頭的黑白馬,是兩根舌頭的變色龍,是雷龍是食蟻獸,更是因說謊而產生的新的真實……。

 國家文藝獎得主鄭清文憑著充滿想像力的文思,以及豐富的自然生態知識,營造出無情荒漠中,一個怪誕、詭譎的動物世界。這不只是作者最新的童話創作,更是小說家為台灣寫下充滿深切憂心與關懷的警世寓言。
 〈本書特色〉


 1. 國家文藝獎得主、「桐山環太平洋書卷獎」(現改為「桐山獎」)得主最新小說創作。

 2. 以荒漠中的動物作為主角,諷喻當今台灣的政治與社會現象,文字撲朔詭譎、氣勢波瀾壯闊,宛如一首寓言體的史詩,媲美喬治.歐威爾的經典之作《動物農莊》。



鄭清文


 作家,台北縣人,1932年出生於桃園,台大商學系畢業,任職銀行四十多年,1998年1月退休。

 作品有小說、童話,及文學、文化評論。1998年由「麥田」出版《鄭清文短篇小說全集》七卷,2000年至2004年在「玉山社」相繼出版「鄭清文童話」《燕心果》、《天燈.母親》、《採桃記》,以及評論集《小國家大文學》、《多情與嚴法》等。

 作品被譯成日文、英文、德文、韓文等,曾獲「台灣文學獎」、「吳三連文學獎」、「時報文學獎推薦獎」、「金鼎獎」、「小太陽獎」等重要獎項;1999年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的短篇小說集《三腳馬》英文版,獲得美國舊金山大學環太平洋中心所頒的「桐山環太平洋書卷獎」(現改為「桐山獎」)。

 2005年獲得第九屆國家文藝獎。

 

 


變形願望/中原大學心理系副教授 鄭谷苑

 《丘蟻一族》是一本變形記。

 人有變形的願望,因為變形可以得到好處。

 變形有很多種。

 物種會變形,也許因為變形會產生一些生存的優勢。從化石來看,從三十八億年前到現在,生物不斷的變形,從單細胞成為數不盡的物種。

 變與不變,就看變形有多少好處。遠古時代,體型巨大是優勢,三億年前的「巨尾蜻蜓」展翅有七十公分寬。後來,食物供給吃緊,蜻蜓體型就變小了。當然,如果變形沒有好處也可以不用變。一億多年以來,鱷魚的體型沒有太大的變化。

 不看整個演化史,一個生命的道理也是一樣。霜紋尺蠖蛾隨著空氣污染的程度而改變顏色深淺。無翅的蚜蟲,因為人口太過密集,長出翅膀來移居他處。無毒的「美洲黑條樺斑蝶」在外型上模仿有毒的「大樺斑蝶」,來減少被鳥類吃掉的機率。中南美洲的毒蝶「基紅毒蝶」和「紅帶毒蝶」彼此模仿外型,以互惠的方式擴展棲息地。這些動物,都因為變形而獲益。

 生物的演化雖然本是基因突變的結果。但是結果有利,變形就成立。

 人想變形,自己變不了,在神話裡來變。

 神話中的變形以歐維德的《變形記》為代表。神也利用變形來獲益。

 希臘神話中最愛變形的,應該算眾神之王宙斯,而且他的變形往往是為了女色。他變成羊人、公牛、花斑蛇、別人的丈夫、甚至是金雨或火焰,只為了追求異性(女人和女神,來者不拒)。其中最經典的應該是他變成天鵝誘姦麗妲,產下一顆蛋,生出引起特洛伊戰爭的海倫。

 忌妒也是種巨大的力量。朱諾將丈夫的情人變成熊(卡莉絲妥),還讓她不能說話,甚至差一點被自己的兒子(阿卡斯)獵殺。宙斯阻止了這場子殺母的悲劇,把阿卡斯也變成熊,讓母子成為天空中相鄰的大熊座和小熊座。

 懲罰也常利用變形。紡織高手阿瑞荷妮挑戰女神雅典娜織錦的技術,雖然比賽贏了,但是惱羞成怒的女神就將她變成蜘蛛,永世掛在半空中紡紗。宙斯的女兒梅杜莎是個美女,在雅典娜神廟中被海神強暴時,遮住自己的眼睛。雅典娜認為應該處罰她,把她變成蛇髮女妖,任何人敢看她一眼,都變成石頭。

 愛情更是強烈的願望。阿波羅愛上女神達芙妮,緊追不捨。驚恐的達芙妮倉皇逃命,向父親佩紐斯求救。河神把女兒變成月桂來保護她。科律緹娥單戀阿波羅,變成向日葵。納西色斯(Narcissus)被自己的美貌深深吸引,終日顧影自憐,終於化身為水仙。卡德摩斯得罪了天神被變成蛇。他感到身體正在變化,伸出雙臂呼喊妻子哈摩妮雅,周圍的人都嚇得退避三舍,只有妻子緊緊抱著他,兩個人合為一體變成了一條交尾蛇。這種蛇不傷人也不怕人,傳說中是所有蛇類中最溫馴的。

 動物和神話都有變形。動物的變是生存上的現象,神話代表人類的想法。

 果然,我們在台灣也看到,很多人想變形,很多人在變形,人,因為變形得到好處。

 上面的變形故事,無論是為了慾望,嫉妒,懲罰,還是愛情,常常是有權力者把別人變形。所以「變形」可以獲得好處之外,也是權力的展現。Melville認為歐維德真正感到興趣的是「人,以及他們在壓力下的反應」,而《變形記》是他的「宇宙演化論」。歐維德用這些從開天闢地開始,到「現在」(凱撒大帝時代)的故事,要呈現的是「外形雖然改變,本性一成不變」的人性。

 用這個「變形,不變性」的原則,來看鄭清文的《丘蟻一族》也很有趣。

 丘蟻一族和天馬是現代神話。他們萬系一宗,有強烈的變形願望。

 變形可以得到好處,也可以保護自己。本來是要保護自己,後來變成攻擊別人。

 變形也是一種偽裝。藉由偽裝,可以虛構自己的權力和地位。偽裝久了,卻完全認不得自己。

 要如何才能變形?

 神話中的變形,往往是某個神,用法力來達成某個願望。

 丘蟻(白蟻)這種自古就存在的低階物種,既沒有法力,也沒有權力。只能說謊來變形。

 丘蟻變形本來是要保護自己,想得到好處。不用多久,變形的目的就變成爭權奪利。這個最低階的生物,爭先恐後,個個虛構自己的權勢,虛構自己的族系。

 變形只要用力說謊,不用工作,來追求自身最大的利益。眾蟻趨之若鶩。變形已經是一種集體的意識了。為了這個集體的最大利益,謊言變成大洪水,四處氾濫,漫無目的,無法終止。

 動物會變形,人也會變形。到頭來,是動物變成人,還是人變成動物。人變成動物,失去的是「人形」還是「人性」。

 自然界動物的變形原本有正面的意思。神話的變形,也還有相當程度的正面含意。人的變形,卻在短短的時間裡,徹底的改變了我們生活的土地。

 綜觀「變形」的歷史,歐維德整理神話和傳說,用變形的故事表示單純的願望。這些願望也都是權力的展現。而,阿普列烏斯的《金驢記》脫離了法力的展現,從變形者(驢子)的眼光來看世界。接著,變形是諷刺。像是《格列佛遊記》,作者以格列佛和大、小人國對比,來諷刺人性。最後,變形是批判。歐威爾《動物農莊》,藉由動物的角色,對人提出嚴厲的批判。後面這兩個例子,雖然形式上沒有變形,但是實質上異曲同工。

 過去的作品,變形者往往是被有權者(神)用法力變成動物、植物、石頭等等。《丘蟻一族》很不相同,是低階的丘蟻本身在尋求變形。丘蟻追求變形,並不是要提昇,不是要進步。丘蟻和天馬突破各種時空的限制,和物理的原則,上天下地,無所不在,無所不變。目的就是權和利。

 看完《丘蟻一族》,赫然發現丘蟻和天馬並不只是故事中虛構的物種。無論他們如何努力偽裝,外表如何千變萬化,「形變,性不變」。還原其真面目,蟻丘中還是一族丘蟻,盤據不散。

 這就是現代變形記,這就是現代現形記。






產品上架時間 2009 六月 12 週五.


商品評論:

評論者: 訪客 02/02/2018
評等:0 顆星!



 
輯寫商品評論


推薦購買商品:



copyright 2005 Twe-comme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