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中國研究 »

人民公敵蔣介石
NT$ 250 NT$ 225
列印商品資訊
出貨時程: 3-4 天




  定價:250元
 作者:陳伯達
 開本:25開
 頁數:278頁

 毛澤東自信滿滿,英氣煥發,敢殺敢賞;蔣介石則畏畏縮縮,以聖王自居,卻只能用奴才,不能容人才。毛折服周恩來、朱德等人,一起打天下;蔣只有靠奴才、特務纂奪革命果實,置民族、國家、人民於不顧,以一己私利為天下先。

 天下淌淌,毛澤東敢自比天驕更勝一籌,蔣介石表面囂張,只會算計誰是他的潛在敵人,忘了大敵。蔣介石對人、用人有三大準則:

 一、揮金似土:反正花的是人民的血汗錢,奴才要錢就給錢,政敵的手下用錢就可以收買。這一點毛澤東不必花一毛錢收買朱德、林彪、周恩來、邵小平等人為其所用,因為這些人不是奴才。

 二、愛才如命:蔣介石愛的是奴才,人才必為他的奴才所排斥,結果南京國民政府烏煙瘴氣,他的妻舅宋子文、連襟孔祥熙也許比他竊取更多中國人民的血汗,但卻在蔣面前奴性十足。公務人員、大學教授,在蔣介石的眼裡比狗不如,台灣話說:「用錢槓死人」,知識、科技拿錢可以比高下;於是,大小奴才、洋奴、買辦紛紛投奔至這個上海不混混的腳下,歌功頌德,三呼萬歲。

 三、殺人如麻:蔣的用人原則是能用則用(同他一起貪汙、壓榨人民),不能用則殺(反對他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

 毛澤東晚年也犯了同樣的錯誤,害怕他的歷史地位被否定,一直鬥爭同志至死;最後,他仍然被歷史所否定。蔣介石不懂歷史,他的狗頭軍師從張靜江到張群之流,只能獻獻策,蔣真正信任的是戴笠及他手下的上海流氓。

 從三十五省「省到」一個台灣省,歷史上再也沒有如此的暴君了。我在火燒島問一位國民黨的大官(他不幸與我一樣坐牢,不過他真的是被冤枉,而不像我是反抗者),蔣介石是怎麼失敗的?他長嘆一聲說,早在一九四九年他要逃出南京前夕,感覺前途茫茫,就在夫子廟旁問一位算命的,國家前途如何云云。那個算命的批下八個字:「特務當道,特務亡國。」此君觀後,仰天長嘆。

 陳伯達的《人民公敵蔣介石》,把蔣介石的德行一一暴露,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可算是一大著作。他歷數了蔣介的發迹,對帝國主義者的奴顏婢膝,對異己的殘暴,當然陳伯達也不忘反證中共的偉大。

 在台灣,今天人人仍是喜歡小道消息與名人的緋聞,蔣介石有幾個兒子更是四、五十歲以上一輩人最津津樂道的茶餘飯後消遣。這本書的正面價值是「不用人身攻擊,舉証清楚」,台灣人寫這類作品,除了道聽途說之外,就是人身攻擊。

 從陳伯達的這本書中,可以相當明晰地理解蔣介石在中國的倒行逆施,才可以印證為什麼他在台灣仍舊稱孤道寡,原性不改。但是,我要提醒讀者,這個暴君為什麼可以在台灣安享天年,死後還要規定4月初5為他的昇天日呢?

 蔣介石的奴才在台灣又訓練出一批台灣人奴才,這批奴才如今貴為大官、學者、民代,比大陸逃難來台的奴才更加忘了我是誰?

 一小撮台灣人從奴隸變為奴才,沾沾自喜,應該感謝蔣介石父子,沒有他們的暴政,那來那麼多人可以壓榨工人、農民、原住民;可以顛倒是非;可以迎佛牙;可以拿人民的血汗來假公濟私;可以自以為是中產階級;可以公然和隨時要併吞台灣的中共從眉來眼去到公然擁抱呢?這一切都是蔣介石父子的恩澤。
         ──楊碧川《透視人民公敵蔣介石》


 陳伯達(1904-89)

 中國福建惠安人,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去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3O年從蘇聯返國,在北平中國大學任教。1937年在延安中共中央黨校主講「中國問題」並兼任「中國問題研究室」主任。當時被視為是中共的少數理論家之一,不久旋被毛澤東指派為政治秘書。

 在1945-49年間曾撰寫《中國四大家族》、《竊國大盜袁世凱》、《人民公敵蔣介石》、《內戰時期之反革命與革命》等書,內容雖較偏向理論,唯對國民黨的打擊,發揮了一定的效果。

 1945年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後補委員。七屆二中全會上遞補為中央委員。中共八大後當選為中共政治局後補委員。曾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及黨中央機關刊物《紅旗》雜誌總編輯等職。

 「文化大革命」(1966-76)期間任「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組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成為中共五人小組領導核心之一。「文化大革命」期間與林彪互相勾結,支持林彪出任「國家主席」之提議,在林彪逃亡「墮機」之後被毛澤東整肅。

 1973年在中國共產黨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開除黨籍。1976年九月被捕。1981年八月獲淮保外就醫。1989年九月死於心肌梗塞,享年八十五歲。






產品上架時間 2006 七月 12 週三.




copyright 2005 Twe-comme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