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台灣極短篇(二)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月 26, 2017 9:44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台灣極短篇》(二)

【逃離】

 〔記者臺宏峻/台北報導〕好驚嚇!初中生釣魚鉤到一顆人頭,拉起來竟是屍沉池中的遺體。

 初中黃姓學生,前天清晨與父親騎腳踏車到淡水河畔垂釣時,隱約感覺釣竿鉤到重物,順勢一拉,鉤到的竟是一顆人頭,進而拉起一具屍體。

 黃姓學生建議報警,父親則決定逃離現場,父子爭執不下。最後,父親甩了兒子一個耳光,硬是拖著他逃離現場。

 一傳十,十傳百,消息風速傳揚開來。228大屠殺事件中,台北地區,有家人失蹤的,聞訊都跑來辨認。

 死者載浮載沉,有人打撈上岸後,確認死亡多日。死者年約40歲,未帶證件,但是面貌還未完全糢糊。

 已經是黃昏時刻了,夕陽紅豔似血,紅色淡水河嗚咽地訴說著228大屠殺真相的故事,岸上的人越來越多了。

 一個孤獨的初中女生忽然當場下跪,一聲尖叫:「阿爹——」

【台灣精神】

 〔記者華瑞琴、盧解時/綜合報導〕「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有民眾提案「50元硬幣頭像,改鑄中國便當蔣介石」,原提案已一個月餘,至27日僅有28個附議,經中國快報獨家揭露後,一夕間暴增百倍,目前已衝破3千大關,且持續增加中。

 該平台由國家發展委員會建置,60天內取得5千份附議數成案,交由主辦機關回應。該提案於6月20日提出,21日檢核通過,若按昨日「一天噴射機」速度,就有達陣機會,民進黨政府必須作出回應。

 網友「歸國」提案主張,為彰顯中國便當蔣介石的功績,樹立全民效法典範;透過50元硬幣的註記,發揚他的精神。網友紛紛附議,比起孫中山頭像,蔣介石的台灣中國化,更能代表台灣內在能量與精神。

 但也有人認為:「為了改50元硬幣上的頭像而勞民傷財,想必中國便當蔣介石在天之靈亦不樂見。」建議等到下次重鑄、重印貨幣時再考慮;也有人建議,發行中國便當蔣介石50元紀念幣,新舊幣並行。

 對於鑄幣條件,中央銀行官員表示,央行並未硬性規定要符合什麼條件,而未來若有新的流通幣,會以達成社會和諧與共識為目標。成本方面,除了鑄造成本,尚須考量其他外部成本,例如停車場、販賣機、捷運儲值機等,其辨識模組的設定都要變更。

 〔記者華瑞琴/台北報導〕蔣介石生於中國,中國國民黨撤退台灣後,為了台灣思想中國化,餵食台灣族吃中國便當,蔣介石崩殂後,徒子徒孫奉行他的遺志,延續餵食台灣族吃中國便當,超過半世紀,大部分台灣族都變成中華民族,大部分台灣人都變成中國人,台灣中國化非常成功。

 孫中山對於台灣中國化,則毫無貢獻。

【代溝】

 〔記者黃堅真/台中報導〕女友小芳自願賣淫,胡姓男友卻遭苗栗地院判處1年10月徒刑,胡不服上訴。

 小芳向法官宣稱:她很愛胡男,所以自願賺皮肉錢供養胡男。

 法官認為:這不是小芳為愛情奉獻,而是胡男利用愛情「性剝削」,不入獄難收矯正之效,維持1年10月徒刑。

 判決書指出,23歲胡男2014年透過網路認識未滿16歲的少女並發生性行為,家長怒告妨害性自主罪。

 士林地院判胡男徒刑5月、緩刑2年(今年2月已撤銷緩刑)。

 緩刑期間的2015年8月,胡男又認識已成年女子小芳(化名),小芳自願下海賣淫,由胡男當起皮條客。

 警方查獲小芳賣淫時,小芳表示自願從娼,胡男並未強迫。

 老員警還是將案件移送檢方,苗栗地檢署老檢察官依圖利強制使人為性交猥褻罪起訴。

 案轉苗栗地院審理時,小芳仍然供稱自願從娼,胡男並未強迫。

 苗栗地院老法官依刑責較輕的圖利使人為性交或猥褻罪,判處胡男1年10月徒刑,胡男上訴二審。

 台中高分院審理時,小芳再次出庭為胡男求情,堅稱是她主動提議下海,胡男並未威脅控制,強調自己太愛胡男,擔心胡男會因為沒錢而離開她,才會把賺來的皮肉錢供其花用,請求法官改易科罰金不用入獄。

 老法官認為,胡男利用小芳的愛情「性剝削」,且胡男年輕力壯,卻一再利用網路結識不同的陌生女人,做出性交與媒介賣淫的不法惡行,甚至在緩刑期間仍違法,據此駁回上訴。

【忍辱行】

 某大師氣派堂堂,可是殺氣騰騰;他的高傲之心,人人都感覺得到。

 有一天,某大師夢見了釋迦牟尼佛。

 釋迦牟尼佛告訴他說:「大菩薩都沒有高傲之心,眾生所樂見;你還有高傲之心,就不是大菩薩,就不配稱為大師。」

 某大師請問:「如何消除高傲之心?」

 「修忍辱行。」

 「如何修忍辱行?」

 「你最討厭的人是誰?」

 「蕭平實!」

 「那你就去正覺講堂聽他說法。」

 「這....」

 「你稍有猶豫,就無法修忍辱了。」

 某大師雖然高傲,一向瞧不起四大山頭四大法師,但是,他不如四大山頭四大法師那麼出名,也沒有自己專屬的宗教電視台,也從來不上電視亮相說法,除了自己的弟子與信徒,台灣國認識他面目的人不多。

 某個星期二晚上七點,某大師穿了便服,準時來到「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地下室講堂,席地而坐,在最後一排,聽蕭平實說法。

 這一天,蕭平實講的是《楞伽經》,他講得口若懸河,意氣風發,某大師覺得很挫折:「蕭平實今天為什麼要講一些讓我聽不懂的法,是要教訓我嗎?還是故意讓我知道說『我很笨』?」

 某大師聽不下去,站了起來,悄然離去。

 某日,某大師晚上又夢見了釋迦牟尼佛。

 釋迦牟尼佛問他說:「你去了正覺嗎?」

 某大師回答:「去了!」

 「聽了蕭平實說法嗎?」

 「聽了。」

 「感覺如何?」

 「聼不懂。」

 「有沒有聽完?」

 「沒有。」

 「那怎麼修忍辱?」

 某個星期二晚上七點,某大師穿了便服,又準時來到「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地下室講堂,席地而坐,在最後一排,再聽蕭平實說法。

 這一天,蕭平實講的是《金剛經》,他又是講得口若懸河,意氣風發。

 某大師一直聽下去,都好像懂,可是又不懂(每一句話他都懂,卻不知道那裡面是什麼意思)。

 真是不可思議啊!某大師自己也講過好幾座的《金剛經》,以為《金剛經》很淺顯,很容易講啊!如今聽蕭平實講《金剛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為什麼會聽不懂?

 原來《金剛經》有很多密意在其中,他看不出來,講不出來;蕭平實把它講出來了!真是聞所未聞啊!某大師這一次不但有挫折感,還有羞愧感。

 蕭平實說:「第八識如來藏是可以實證的!」

 某大師平時教導弟子與施主們說:「沒有第八識,沒有如來藏,第八識如來藏是名言施設。」

 所以,某大師聽到蕭平實說:「第八識如來藏是可以實證的!」心中很生氣,:「我出家三十年了!就是證不到第八識如來藏!嚇!這個人竟然說他證得第八識如來藏!還能教人家證!」心裡就很生氣,不能忍啊!所以他一聽到第八識如來藏呢,他扭頭就走!

 其他的人都還在講堂門內,只有他一個人在門外。

 這就表示他們於此法有忍,而他於此法無忍。他於此法不能修忍,證明他的忍辱修不好。他認為釋迦牟尼佛故意推薦他來修學第八識如來藏妙法,就是在羞辱他。

 某大師回到自己的大道場之後,依舊是氣派堂堂,殺氣騰騰。

 他的高傲之心,人人都感覺得到。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肢體語言,人家很容易感覺到,所以他雖然說:「啊!我修證不好....」可是,他的姿態就讓人感覺他是很傲慢的,等閒之人想要親近他很困難。

 如何是等閒之人,就像是你我。
如何是非等閒之人?帶著支票簿,一開就是幾千萬元的人,那就很容易親近他了。那麼這樣說來,誠如蕭平實說的:

 「等閒者非等閒,非等閒者其實是等閒」

 《法華經》說:大菩薩們,「眾生所樂見」,他們的心地,忍辱,柔和,有智慧而能夠攝受佛土。

 這表示說,某大師不是大菩薩,他專門作表面功夫,眾生難以親近啊!

 自從某大師第二次造訪正覺,聽到蕭平實說「第八識如來藏是可以實證的」扭頭就走以後,他就永遠沒有夢到釋迦牟尼佛了。

【道歉啟事】

 本人蔣介石未經李宗仁先生同意,擅自重建李宗仁先生之中華民國,復將偽造之中華民國對外散佈及行使偽造之國號、國徽、國旗、國歌,以假亂真,嚴重侵害李宗仁先生之中華民國,造成難以彌補之損害。本人深感抱歉,特此公開道歉,除了歸還竊踞之金門、馬祖二島予中華民國之繼承者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並呼籲宇宙各國尊重李宗仁先生之中華民國,共同維護國際政治文化發展之健全環境。

 道歉人:蔣介石

 (本「道歉啟事」發表於「地獄時報」,時為地球人間陽曆2024年十月十日。)

【請問證空佛】

 台灣國佛教界的假名大師,有很多人自稱成佛了!什麼大師、第一佛、大活佛、蓮生活佛、大寶法王、宇宙大覺者....有人則是出版自己的傳記而命名為「看見佛陀在人間」....。

 有一個叫證空法師的,最近也說他成佛了,是最新的佛。「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的同修們,很多人聞言跟著記者跑來訪問他。

 「您既然成佛了,請問您的左右脅侍菩薩是哪兩位?」

 「我沒有左右脅侍菩薩。」

 「您成佛了,請問佛號是什麼?」

 「我是證空佛啊!」

 「您是哪一尊佛為您授記成佛的?」

 「沒有人為我授記啊!」

 (大眾大笑)

 「您成佛了,為什麼是在釋迦如來的末法之際成佛?那您是成什麼佛?」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他如果有智慧,就會說:「啊!對不起,我應該懺悔。」

 因為在釋迦如來的法還在世時,不可能有人成佛;得要等法滅以後,才會有人再來人間成佛。

 「現在是釋迦如來的末法時期,一直到彌勒菩薩來成佛之前,不可能有誰能成佛,請問您成什麼佛?」

 這一問,他可就窘了。

 「您的國土是什麼名號?」

 「娑婆世界啊!」

 「娑婆世界是釋迦如來的國土啊!」

 (大眾大笑)

 「喔!」

 「那請問您的十號呢?」

 「啊!什麼十號?」

 (大眾大笑)

 「啊?您連十號都不懂,那您成什麼佛?」

 「您有多少弟子?」

 「多得數不清啊!」

 「這一些弟子們,有誰是十住位?有誰是十行位?有誰是十迴向位?有誰是初地、二地、三地?」

 「我的這位弟子是十住位?這位弟子是十行位?這位弟子是十迴向位....初地、二地、三地....等覺、妙覺。」

 「請問您這位妙覺菩薩,是以前在什麼佛的時候初發心的?」

 「啊!不行啦!我只能看到八萬大劫。」

 「您只能看到八萬大劫,那您只是阿羅漢,您怎麼說您是佛呢?」

 「阿羅漢就是佛!」

 (大眾大笑)

 「原來您認為阿羅漢就是佛!但是,您真的是阿羅漢嗎?」

 「我真的是阿羅漢!」

 「如果您真的是阿羅漢,請問....」

【迷信】

 「你信什麼教?」

 「佛教密宗。」

 「你有修雙身法嗎?」

 「沒有。」

 「你有吃肉嗎?」

 「沒有。」

 「你有喝酒嗎?」

 「沒有。」

 「你的上師有修雙身法嗎?」

 「沒有。」

 「你的上師有吃肉嗎?」

 「沒有。」

 「你的上師有喝酒嗎?」

 「沒有。」

 「你怎麼知道?」

 「我相信。」

 「可是我看見過。」

 「我沒有看見過。」

 「你相信眼見為憑嗎?」

 「你眼見不足以為憑。」

 「為什麼?」

 「你有精神妄想。」

 「你沒有精神妄想?」

 「沒有。」

 「有一群喇嘛住在一零一大樓內的某一層某一戶,那裡面都是空酒瓶,丟得滿地都是....我帶你去看。」

 「那是我的上師嗎?」

 「我帶你去看,由你自己去辨認。」

 「我為什麼要去?」

 「你沒有精神妄想,你眼見足以為憑。」

 「不眼見,不存在。」

 「不眼見,不存在?」

 「不眼見,不存在。」

 「沒有眼見,就代表不存在?」

 「沒有眼見,就代表不存在。」

 「這不是迷信嗎?」

 「這是相信。」

 「相信誰啊?」

 「相信我的上師。」

 「你的上師如是說:不眼見,不存在?」

 「上師沒有如是說。」

 「那是誰說的?」

 「我自己說的。」

 「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信仰的力量。」

【失敗者】

 (1)

 大學時代,我跟同學們在路邊攤算過命,算命的說我有三妻之命,當時一笑置之。

 沒想到,後來有機會算命,也都說有三妻之命,每一個算命的都「異口同聲」。

 我算到後來都不想再算了!命理如此神奇?真是不可思議啊!

 (2)

 她和我是青梅竹馬,一路相伴,由朋友而戀人,順水推舟的一份感情,雙方家長都認為我們已經定了,我也認為我們已經定了。

 這樣的感情即使稍有疏遠,也不以為意。還沒有任何警覺哩,她就主動要求分手,雙方家長都堅決反對,我也堅決反對。

 因為第三者是個有名的「大眾情人」。但是反對無效,她說:「我已經是他的人了!」

 我認為我的失敗是我沒有得到她的肉體。

 (3)

 她不讓我牽手,我起初以為她交往的意願不高,可是每約必出,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我懷疑她可能是一個劈腿族,同時交往多數男子,還沒有作最後唯一的決定。

 可是,長期觀察與探究的結果,確定她並沒有第二個男朋友。

 夏天,有一次,我們到一個風景區去遊玩,天氣實在太熱,便躲到一座廟宇的背後,那裡樹木茂盛,蔭影密布,涼風徐徐,安安靜靜,只有孤男寡女。

 我被近身的薄衫胴體所吸引,情不自禁,便伸出手臂擁抱她裸頸露臂的肩膀,她彷彿觸電,立即掙扎反抗。

 我以為她是欲迎還拒,並沒有放棄繼續動作,沒想到她掙扎益趨激烈,反抗到底,結果是不歡而散。

 最後一次,我們到外地去旅遊,身心疲累,便走進一家咖啡館。沒想到裡面黑漆漆的,真的伸手不見五指,還要服務生持手電筒帶到空位。

 我們才坐下來沒有兩分鐘,咖啡都還未送來,她忽然起身,說要走了,我只好跟著起身,跟著往外走,走出了兩條永遠的岔路。

 這是什麼時代了?這樣的女孩子怎麼談戀愛?嫁得出去嗎?

 沒想到半年後我收到了她的結婚喜帖,原來新郎是我的大學同班同學,他真的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君子。

 (4)

 我的戀愛從來沒有成功,人們說我是一個失敗者。

 年紀大了,父母強迫相親,我也沒有反對;但是,相親之後的交往,也沒有一次是成功的。

 算命的說我有三妻之命,變成一種笑話。

 我再去算命,結果還是一樣。

 (5)

 我在家族企業任職,45歲那年升任總經理。同年結婚,妻子是我的祕書,26歲,是她主動追我的。

 後來,我又有兩個女人,也是她們主動追我的。小三是我的第二任秘書,23歲;小四是我的業務主任,26歲。

 算命的說我有三妻之命,原來是這樣發生的。

 算命的算對了?還是算錯了?

 我還有一個小五,我的財務主任,27歲。

 但是,小五沒有任何人知道。

 我沒有生在王永慶的年代,我卻有王永慶的命運。

 我的董事長父親有三個女人,我媽是正宮。小時候,看見父親多了個女人,媽就暗夜哭泣一次,他就罵爸一次。

 沒想到,長大以後,我比爸多了一個女人。只是爸有沒有「沒有任何人知道」的女人呢?天曉得。

 (6)

 至於我的四個女人是怎麼主動追我的,那是我個人的秘密;即使是寫小說,也不能公開。

 女人主動沒有不成功的(至少對我而言)。

 我有了四個女人之後,曾經嘗試自己主動追求過其他的女人,但仍然沒有一次成功,跟婚前完全一樣,這是我做為一個男人最大的遺憾。

 我從來沒有主動追求女人成功,這是我的祕密,沒有人知道。

 我從來沒有主動追求女人成功,這是我的不幸,沒有人瞭解(男人們只知道羨慕我有四個女人)。

 這種命,算命的從來沒有算出來。

 我有多妻命,每一個算命的都算得準,算得出來;這種命,卻是從來沒有一個算命的算得出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可以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