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超越人類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8, 2017 6:26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48》超越人類

 釋迦牟尼佛說「外分」是「眾生分」對五陰外法的心想。除了「眾生分」中本來已有的「內分」之外,對外法產生了種種渴愛與仰慕,於是就會出現了「外分」。而這些「外分」是屬於往上提升的心想。

 這些能夠提升自己的眾生們,是渴愛與仰慕什麼呢?譬如有人渴愛無漏法,或者渴愛能夠在眾生之中出人頭地,不跟一般眾生一樣低下或沉淪,因此而發生明現出各種「虛想」。

 「虛想」是說那些想法並不是屬於人間粗重貪愛的妄想,而是比較輕細上升的想法;又如有人學佛,雖然學的是無漏法,往往卻是因為邪教導而學了錯誤的法教,所以也是「虛想」。

 由於「想」與「情」不一樣,「情」是厚重的,會使人下墜於人間乃至三惡道而不能升天;「想」則是輕安而往上飄的,往往是能提升未來世的所生之處。

 由於各種「想」不斷累積下來的結果,就能夠產生強烈而遠勝一般眾生的氣勢出來;由於這種氣勢而往上提升,就會與情執深重而會下墜的眾生有所不同。

 由於「想積不休」的緣故「能生勝氣」,強盛的氣勢便成就了。譬如有眾生心中受持禁戒時,知道自己不許做惡事;當他長時間受戒約束而自然不造惡業時,心中便覺得整個色身都很輕安,都很清淨。

 這並不是針對內分五陰種子來設想,而是針對來世的外境有著追求上升的意願,所以名為「外分」。

 另外有一種人,因為心中執持一種正法之咒,配合相應的身印和手印,這就是「心持咒印」;當他心中受持咒語和手印、身印時,心中覺得有所仗恃而沒有畏懼,於是「顧眄雄毅」。

 「顧」是詳細的看某一種事物,「眄」就是「盼」,就是不固定看某一種事物,而是常常轉頭看來看去;「雄毅」是心中具有英雄氣概,不再畏懼某些以前曾經懼怕的事物。

 「心持咒印」的人,當他觀看眾生或其他事物時,覺得心中受持的正法咒語與手印,可以感應佛菩薩來保護他,或者認為將來可以使他達成某一種預期的目標或境界,所以帶有一些高傲與慢心,覺得眾生都不如他;所以不論是顧或盼,都覺得很自在而無所畏懼,這就是「顧眄雄毅」。

 「顧眄雄毅」的虛想狀況,在西藏密宗裡最多;不論是讀到密教部中的某一部陀羅尼經,根本不知道那些所謂的密經是誰創造的;或是從西藏密宗喇嘛們口授學得的咒語與手印,往往信以為真,就開始支持。

 而他們心中誤以為,受持某一種咒語與手印以後,鬼神等全都不敢侵犯他;又認為,只要能夠受持幾百萬遍,就可以成為具有某種神通的人,或者成為大菩薩,或者成就佛果。

 當他們相信而受持唸誦到陀羅尼經規定的數目以後,他們自以為成佛了!然後,看待別人時,就很有自信,當然就「顧眄雄毅」。

 但是,他們都不知道那個自信,其實只是自我催眠,只是自我麻醉,而產生的一種假相的自信;然而,他們信以為真,其結果,就是「顧眄雄毅」。

 你們常常會看見西藏密宗行者很瞧不起人,雖然他們其實不懂佛法,卻往往覺得自己證量很高,不屑於聽你為他講解佛法正理。

 然而,密續中,不論是被收入《大正藏》中,或者是被收入西藏密經中,那些密續所說的各種行門、理論與咒語、手印,其實都是鬼神假冒佛菩薩名號傳出來的世間法,都不是佛教中的真實法。

 因此,西藏密宗行者雖然個個「顧眄雄毅」,卻不想自己其實是造作了下墮三塗的惡業,不知道自己是以惡法為因而不離虛想,死後絕無可能上生欲界天中,只能生往他們自己說的烏金「淨土」羅剎世間。

 我的同修說:「拜託!你不要再批評西藏密宗了!喇嘛們已經在做『誅法』對付你了!」

 另外還有一種人,他心中常想著要往生天界;他們很嚮往天堂的勝妙五欲,所以心中想的就是要往生天堂,譬如道教、一神教、一貫道。

 然而,行善往生天堂,是往生什麼天呢?是三界中的哪一界天上?是欲界天。

 因為,如果你想要往生到色界天、無色界天,前提是必須證得四禪八定:證得四禪之內的禪定境界,可以往生到色界天;證得超過四禪以上的四空定,就可以往生到無色界天。

 除此之外,一切人行善,都只能往生欲界六天。有很多人,行善之後,想要往生天堂,結果都只能往生去欲界天中;不論是道教、一神教或一貫道,全都一樣,不離欲界六天有男有女也有婬欲的境界。

 有一些人,修習人天善法,心中常常想要往生天上,甚至於夢中也會妄想自己已經往生天上去了,夢見有五百天女奉事他,於是覺得很快樂,這就是「夢想飛舉」。
這樣的人,只要不抵制正法,不毀謗賢聖,也是不會淪墜的;將來一定會出生到欲界天去,不會繼續受生在人間。

 如果有人,行善的目的,是求生某一個佛國淨土,他們把一切行善的功德,全部迴向往生某一尊佛的世界,比如迴向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或者迴向往生不動如來世界、琉璃光如來的世界,或者也有人迴向往生彌勒菩薩的兜率內院等等,這都屬於「心存佛國」。

 「心存佛國」的人,往往「聖境冥現」,常常會夢見極樂世界多麼勝妙,或者夢見自己去彌勒菩薩的兜率內院;如果是有定境的人,有時則是在定境中看見。這些都叫做「聖境冥現」,而這樣的人死後也是會往上飛昇,不會往下沉墜。

 還有另外一種人,真正想要修學佛法,當他遇到真善知識時,誠心誠意奉「事善知識」,乃至可以「自輕身命」,把自己的身體與性命都不看在眼裡,隨時隨地準備為真正的善知識付出自己的色身,準備把命根交付出去,這就是「事善知識,自輕身命」。

 每當蔣教有人化名來攻訐我,台灣族就會有人為我寫文章反擊;他們難道都沒有想過把反蔣文章寫了出去,也許會有人來找他們的麻煩?他們也考慮過,然而,真正「事善知識」的人,都可以「自輕身命」;由「自輕身命」的緣故,就無所畏懼地寫出去了!

 將來,台灣族一定還會有更多人持續勇敢把反蔣文章寫出去,「為法忘軀」也在所不惜,用「螞蟻雄兵」來對付蔣教!這就是真正在學佛法的人,已經懂得真善知識的可貴,因此「事善知識」時乃至可以「自輕身命」。

 我的同修說:『唉---「螞蟻雄兵」對付得了蔣教的超級龐大勢力嗎?」

 「事善知識,自輕身命」,這樣的人,未來世當然是往上飛昇,而不是往下沉墜;因為,這不是基於情執所產生的心想,而是護持正法的崇高理念,所以願意奉事真善知識而不惜身命,發揚了天竺早期佛教「為法忘軀」的崇高精神(提婆菩薩堅持宣揚如來藏法而被殺捨命)。

 「事善知識,自輕身命」,這樣的人,他的下一世當然是往上飛昇的;在此情況下,如果他自己不生天界而乘願再來人間,自然可以如願而輕易成就。

 釋迦牟尼佛說:「阿難!諸想雖別,輕舉是同;飛動不沉,自然超越。此名外分。」

 從開始的「心持禁戒」到現在最後一種「事善知識,自輕身命」的所有人,雖然總共有五種之多,其實如果細分下去,還會有更多種。

 然而,不論有幾種不同虛想,都是向上飛昇的動力,而不是向下沉淪的動力;因為,他們都有共同的特性,心是向上高舉或提升的,所以釋迦牟尼佛說:「諸想雖別,輕舉是同」。

 如果能夠向上飛動,而不是向下沉墜,也就是不會落入情執與虛想之中,純憑理性與法義來判定,然後,決定自己應該依止的道場或善知識,自然就會超越人間的境界而不會停留在人間;更不會下墜於三惡道中,所以釋迦牟尼佛說「飛動不沉,自然超越。」

 譬如,現場如果有人是法鼓山、中台山、佛光山、慈濟功德會的信徒,聽到我剛才說四大山頭的堂頭和尚他們所說的佛法,有些什麼錯誤;於是心中就難過起來了,眼眶就會覺得有些濕潤了!這就是「愛水」,這就是貪愛自己以前的師父而產生了情感上的執著,被情執綁住了。

 當年釋迦牟尼佛所度化的弟子,與現在的人們不一樣。

 釋迦牟尼佛所度的那些聖弟子,本來都是外道弟子,也都是護持他們以前的師父。

 那些外道弟子們,為了幫助自己的師父,所以私自出頭來面見釋迦牟尼佛論法;有時則是外道大師自稱:「我如果見到了瞿曇,我會說到瞿曇無話可講。」於是,他就自告奮勇前去面見釋迦牟尼佛,或者釋迦牟尼佛聽到這個誑語而前往外道論法。

 然而,如果是願意前往與釋迦牟尼佛論法的外道大師,或者是外道弟子們,往往是,一去就不再回來了。

 因為,他們去見了釋迦牟尼佛辯論以後,釋迦牟尼佛往往這樣說:「不論你懂得什麼法,我就只用你的法來跟你論法。」釋迦牟尼佛往往不用自己所證的佛法跟外道辯論解脫等法義,而是常常用外道法跟外道論法。

 結果是,許多外道們被釋迦牟尼佛所度,成為他的弟子;而且往往證得阿羅漢果,而跟隨他出家了,當然不再回去原來的外道道場了。

 所以,後來外道們大多知道:前去面見釋迦牟尼佛論法時,釋迦牟尼佛往往會用挑戰者自己的法義,來跟他們論辯解脫或成佛之法;這種事情漸漸傳開了以後,於是,外道們大多知道:釋迦牟尼佛的妙法,確實比自己所知道的,還要多得太多了。

 後來,外道們都沒有人敢再來挑戰了,因為,前來挑戰的結果,就是失去大部份弟子!否則,就是自己要先有心理準備:自己可能會成為釋迦牟尼佛的弟子。

 所以,釋迦牟尼佛晚年時,都是過著很平靜的日子,已經沒有人會來挑戰他了。

 這就顯示了,當年印度的修行人,大多數是很理智的;那些外道出家人去面見釋迦牟尼佛論法的,很少有人能夠回去原來的道場,大多數是成為佛弟子而證聖果,當時就在佛法中出家了。

 我們現代人,學佛時,如果不能像他們那樣理智(依法不依人),只怕連二乘菩堤都無法修學成功,更別說大乘佛法的菩提道了。

 我的同修說:「你不要再說下去了!四大山頭的堂頭和尚已經在私下聯合抵制你了!四大山頭的匿名弟子們已經在網路上全面圍勦你了!」

 如果來到我這裡,而想要實證大乘菩提(大乘菩提是函蓋二乘菩提的),既然是來修學大乘菩提,就別因為我說到你以前親近的道場的堂頭和尚,便由於情執而心中覺得難過,於是「愛水」就滋潤眼眶了。

 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諸位都應當「依法不依人」;如果你心裡難過起來了,就是「依人不依法」。

 諸位應當要探究我所說的法義,比對四大山頭的大師們所說的法義,究竟誰說的才是正確的?

 你應該深入思惟而判斷,我的評論究竟是正確或是錯誤?如果我的評論是正確的,並且也舉出證據,也將正確與錯誤的原理加以說明了,你就應該信受而成為「依法不依人」的有智學人。

 釋迦牟尼佛既然這樣告誡我們:「依法不依人!」,我們就應該依法而行;當你確實依法而行的時候,心中沒有情執作祟,當然就沒有痛苦,「愛水」就不會出生,眼眶當然也不會再濕潤了。

 其實,情執深重的人,當我說到釋證嚴、釋星雲、釋聖嚴、釋惟覺都悟錯了,自己正好是他們的弟子,所以你心中很痛苦的時候,那些大師們有沒有領納或體諒你心中的痛苦呢?根本就沒有啊!

 他們對你的愛護之心與情感之意並不在乎,根本就不會重視;結果你的痛苦只是白白地痛苦一場,他們既不會因此更看重你,也不會因此而安慰你。

 既然自己只是白白地痛苦,你就不要再幹這種會隨著「愛水」下沉的傻事了!

 從此以後,把自己親證佛菩提、親證解脫道,作為應該依止的目標前進。這樣一來,心中就離開了「情積不休」所引發的「愛水」;心中都不再難過了,眼眶也不會淚出了,這就表示你的心已經是「輕舉」而不會沉墜的了。

 這意思是說,種種想,都屬於輕舉的體性;而種種情,都屬於下墜的體性。

 輕舉的想,是「飛動不沉」的;既然飛動而不下沉,自然就超越人間的「眾生分」了,也就是超越人間眾生的「眾同分」了,來世自然會成為欲界天的「天同分」了。

 即使,現在,你仍然住在「人同分」中,心境卻已經超越了人類的境界。由於這些心想,是設想或投心於外境,不想再繼續住於目前的人類境界中;而且也超越人類境界了,將來會往生到超越人類境界的天上去。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