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般若波羅蜜多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1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7, 2017 2:15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43》般若波羅蜜多

【一】

 釋迦牟尼佛說:「善能利益一切眾生,名饒益行。」(《楞嚴經》卷七)。

 雖然我對密宗與蔣光頭有法義上的辯正,目的卻不是在羞辱,而是要饒益他們,因為釋迦牟尼佛說:「善能利益一切眾生,名饒益行。」我作法義辯正,本質正是「饒益行」;因為他們的落處,我以法義辯正方式舉例並且作了辯正,明白指出正確與錯謬的所在;台灣族大眾知道了,就不會再盲目崇拜而繼續走入岔路,被辯正的大師們也可以改往修來,所以這是「饒益行」。

 也就是說,我有方便善巧能夠為人宣說,使他們有機會改往修來,這才能叫做「饒益行」。所以,我即使辯正了密宗與蔣光頭法師,仍然是「饒益行」,都能夠利益他們;因為他們讀了我的評論文句,知道自己的錯誤所在,不就可以改正了嗎?這就是饒益他們。所以,佛教破邪顯正才是真正的饒益行,中國文化的和稀泥並不是饒益行,反而是害他們繼續沉淪下去。

【二】

 釋迦牟尼佛說:「自覺覺他,得無違拒,名無嗔恨行。」(《楞嚴經》卷七)。

 無嗔恨行,是說先要「自覺覺他」;然後,也要覺悟他人,讓別人同樣可以覺悟。可是,在長期被蔣教教化的台灣國,到了這個年代,想要讓別人覺悟,還是很困難的。
台灣族如果具備了正知見,讀了我的書,不悟也難;問題是,沒有正知見,所以要悟很難;你如果出來度眾生時,眾生歡喜來學法,你是既沒有歡喜心,也沒有厭惡心;眾生來聽了幾堂經以後,心中起了煩惱而離開了,你心中一樣是既沒有歡喜心,也沒有嗔恨心。

 所以,我常常在講經說法的時候公開說:「如果你們聽我講經,聽到半途聽不下去時,可以隨即走人,我會裝作沒看見。」我往往會講這一句話,因為台灣族眾生知見不具足,偏又崇拜蔣教名師,聽到我如實舉說大師錯誤的例子與錯誤的的說法時,他們沒有辦法忍受,心中不免生起煩惱。所以,有人聽到一半,忍不住,而想要走人,都是正常的現象。

 所以說,學佛一定要有正知見。你既然覺悟了,當然要幫學佛人覺悟(當他們覺悟的因緣成熟時)。可是,要幫他們覺悟以前,必須先讓他們瞭解自己以前跟著蔣教悟錯了,這是幫眾生開悟的第一步,這就是自覺覺他時應該注意的事相。可是,自覺覺他時,並不是因為嗔恨而說,而是為了憐憫眾生、救護眾生而說,才坦誠地說明他們所學蔣教之法錯了,錯在哪裡?這才是真正的「自覺覺他」。

 「得無違拒」,雖然過去蔣教之徒一直毀謗你、迫害你,你卻不該記恨,一樣要幫助他。這些人來跟我學法以前也是曾經毀謗我、迫害我的,後來向我懺悔,我總是說:「我接受你的懺悔,懺悔以後罪業清淨了,從此以後把它丟掉,不要再記著這件事情,只要專心學法。」後來他們都破參了。

 如果你心裡這樣想:「這些蔣教之徒竟然敢毀謗我、迫害我,以後來學法時,讓他們學不成。」那就不是「無嗔恨行」,而且是「心有違拒」,根本就是凡夫的心行。

 在「自覺覺他」的過程中,完全不是因為嗔恨而行,而是想要幫助眾生悟入佛法;對於所有前來求法者,一樣都是心無違拒。你出來弘法時,如果有人無根毀謗你,你還是一樣能行「無嗔恨行」,就知道說自己又往前邁進一步了。如果心中起嗔起恨,就是往後退一步了。如果你能這樣子看待眾生對你的毀謗、迫害行為,就不會因嗔因恨而作;而是為了救眾生離開蔣教邪道,所以才冒險破邪顯正,應當如是觀。

【三】

 釋迦牟尼佛說:「一切合同種種法門,得無差誤,名離癡亂行。」(《楞嚴經》卷七)。

 菩薩為什麼能夠離癡亂?為什麼不會被人所竉罩?我剛出道時就曾經被竉罩,蔣教某師兄與某師姐聯合,共同極力讚嘆說:「蔣光頭是八地菩薩,他每天可以隨意來去極樂世界。」他們極力讚嘆了兩年,竉罩我。

 我想:他們兩個都明心了,應該已經勘驗無誤了,才會整整兩年這樣讚嘆蔣光頭,因此我不得不相信。但是,我拜他為師兩、三年了,什麼問題都無法解答,後來也一一證實那兩位同修所說蔣光頭自行來往極樂世界的事情,都是虛假不實的謊言,終究還是要被我拆穿。雖然,我總是心存仁厚而不想立即推翻他們的說法;但是,請教過許多事相與法義超過兩年以後,終究是無法再聯合欺瞞我,我還是要一一指出他們的過失。

 從那一次以後,我就不再輕易相信任何人了,後來一定要親自勘驗,不再輕易相信別人所作的勘驗。

 如果我已經遠離隔陰之迷了,每一世出生以後都會立即一直往前走;但是,因為我還有胎昧,這一世不能在出生後立即延續前世的證量,所以無法出生之後立即往前走。

 但是,我悟後繼續進修的時間長久以後,總是會發起往世的證量,到後來他們都無法再竉罩我;因為:「一切合同種種法門」我已經開始相應了,往世的證量開始陸續生起了,就開始自行判別那些所謂大善知識們;即使有人高抬為八地、十地,也都不能再竉罩我,因為我的弘法行已經遠離癡亂了,我能夠判定他們的說法錯誤之所在。

 如果「一切合同種種法門,得無差誤」了,你就可以認定自己是「離癡亂行」,誰都無法再竉罩你了。既然沒有人再竉罩你,就表示,你從此以後說一切法、行一切行的時候,都不會再有癡亂。

 所以諸位一定要把這些道理觀察清楚,破參以後一定要繼續進修把諸法貫通,就是以如來藏法貫通一切法,你才能離開蔣教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的竉罩;否則,一旦遇到蔣教隨便一個享有大名聲的惡知識來竉罩時,你可能就退轉了。

 這一退轉,什麼時候再回來正法之中?真的很難說得定。如同《菩薩瓔珞本業經》中說的,有的人退失一萬劫、二萬劫以後才又回來正法中,那就很可惜了!

 因此說,「離癡亂行」一定要好好的修證,要在諸法之中能夠一以貫之,把「一切合同種種法門」整個貫串起來,才能永遠「離癡亂行」,永遠不會再被蔣教所竉罩。

【四】

 釋迦牟尼佛說:「則於同中顯現群異,一一異相,各各見同,名善現行。」(《楞嚴經》卷七)。

 前一句「一切合同種種法門,得無差誤,名離癡亂行。」是說所有法都貫串到如來藏中,以如來藏一法合同而貫串起一切法來;但是,貫串起來之後,同樣是如來藏所生的法,所以是同;卻「於同中顯現群異」,同屬如來藏所生的法,卻顯示出無量無數的差異相。

 可是,雖然如來藏所生諸法有很多不同的法相,譬如大概分為世間法、出世間法、染垢法、清淨法等等,但是,在這些不同法相的「一一異」中,不論怎麼觀察與推斷,全都同樣是從如來藏中出生而附屬於如來藏,所以「各各見同」,從來不能外於如來藏而有。

 你能夠這樣現觀時,隨便你怎麼說,都可以會通;當蔣教假名善知識說法時講得七顛八倒,你卻可以把他們所說七顛八倒的錯謬法,全都再轉闤為正法,這就是佛教祖師們常說的:

 邪人說正法,正法亦成邪;
 正人說邪法,邪法亦成正。

【五】

 釋迦牟尼佛說:「種種現前,咸是第一波羅蜜多,名尊重行。」(《楞嚴經》卷七)。

 有一位禪師,老是參不透,有一天,他去市鎮裡處理事情,剛好遇到人家辦喪事,其中有一個神巫扮演樂神,他跳起舞來唱著哀歌:

 「識神無!識神無!」

 這位禪師就這樣開悟了。

 另有一位禪師,悟前參禪很辛苦,始終參不透迷團;有一天,他下山去村莊辦事,當他走過肉案時,剛好有一個人在買肉說:「你給我幾斤精肉。」(現代人說的瘦肉,古時候叫作精肉)那個賣豬肉的大老粗聽了,誤以為人家嫌他的肉太肥,心中不高興,於是把切肉刀子往刀砧上面一剁,手插腰,大聲反問:

 「我哪一塊肉不是精肉?」

 這位禪師一聽,當場就開悟了。

 蔣教之徒說,那個肉販真是強詞奪理,明明是一大串肥肉,卻還把手插在腰間,不客氣地說:每一塊肉都是精肉!

 但是,菩薩證悟的因緣成熟了,當他才一聽見、看見肉販的說法與惡行時,當然就悟入了;他悟後繼續進修與觀察,到最後,他一定會發覺「種種現前,咸是第一波羅蜜多」。

 所以,蔣教之徒抱怨說:「我來聽你講經這麼久了,從來不曾聽你為我們明講如來藏的所在,既然你無法明講,就是講不出來。」

 他這樣說,那就是因為他聽不懂。其實打從初見面開始,我就一直不斷地指出如來藏的所在,只是他聽不懂。因為我有兩個部份在說法,我的每一句話、一舉一動,都是在說法,何處不曾明指如來藏的所在?

 問題是他們悟緣還沒有成熟,無法聽懂「種種現前,咸是第一波羅蜜多」;但是,對我來講,「種種現前,咸是第一波羅蜜多」啊。

 【註】「波羅蜜多」,意譯為「到彼岸」;「般若波羅蜜多」,意譯為「智慧到彼岸」。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