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誤導眾生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1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09, 2017 7:1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36》誤導眾生

 蕭平實導師說:「不管怎麼樣偏邪的說法,不管怎麼樣偏邪的宗教,都會有人信。」

 因為蔣光頭很淺智、很愚癡,蔣教對天竺或台灣族菩薩寫的論很不能接受,因此,就會把天竺與台灣族菩薩寫的論加以曲解。

 蔣光頭不承認他自己是三論宗的人,可是,你看他說的東西都是三論宗的主張。他講解及推廣三論倒也罷了,偏偏他講出來的三論諸法都不符合三論,到最後,我們還是只能接受他說的:「我蔣光頭不是三論宗的人。」因為他尊崇《百論、中論、十二門論》,三論宗的祖師也都尊崇這三論,可是問題來了,三論宗的祖師們一直到蔣光頭為止,都是誤會三論內涵,因為他們都用六識論來解釋三論。

 所以,寫三論的天竺菩薩們如果今天還在人間,一定會登門去質問他們說:「我們寫的三論明明不是這個意思,竟然把我們解釋成這個樣子!」

 好在天竺菩薩們之中有人已不在娑婆人間;但也還是有人仍然在娑婆人間,他們就免不了要被破斥。

 所以,三論本身是正確的,可是三論宗的那一些弘揚者,把那三論單獨提出來立宗、立派,然後去弘揚;結果講的都是六識論的邪知邪見,全都違背三論所說以八識論立論的宗旨,所以三論宗的法師們所說全都是錯誤的法義。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們的思想就是聲聞論的思想,而且自身都還在聲聞法的凡夫位中,屬於「貪著小乘三藏學者」,所以才會由於誤會而錯解三論。

 這就是貪著小乘三藏的學者,以聲聞藏來否定大乘三藏的八識論正法,他們這樣弘法的結果,不但沒有弘法的功德,還成就了破法的大惡業;我們今天看清楚他們的本質了,當然得救他們,最主要還是救他們座下的學法者。

 為什麼要遠離「貪著小乘三藏學者」?這就是台灣族菩薩常常在講的遠離蔣光頭所推崇的「僧衣崇拜」,你們在會裡常常聽到。

 僧衣本身沒有過失,現聲聞相的菩薩們也沒有過失,問題出在僧衣崇拜的人本身,大家應該要瞭解這一點。因為菩薩有現聲聞相的二眾,也有現在家相或天人相的二眾;菩薩本來就有這四眾,所以菩薩現聲聞相本身並沒有過失,有過失的是崇拜僧衣的人。

 崇拜僧衣的人有兩種,一種是他自己穿著僧衣,另一種是沒有穿僧衣的信徒,但這都跟穿著僧衣的菩薩無關。

 那,問題出在哪裡呢?問題在於聲聞凡夫僧們認為佛法就只有解脫道,只能證阿羅漢果,阿羅漢就是佛,只有證聲聞果,而沒有菩薩果可證。

 所以,蔣教認為說:「只要穿起僧衣來,就是在一切人之上。」

 他們不承認大乘法,主張「大乘非佛說」。也許有人覺得奇怪:「真的有這種事情嗎?他們不都自稱大乘的僧寶嗎?」

 可是,實際上就有這個事情啊!諸位可以看得見的是什麼呢?就是一個事實:他們認為出家了就是僧寶,在一切人之上,從來不跟你談大乘菩薩的五十二個階位。

 他們也不承認有如來藏,不承認人們都有八個識;他們認為佛陀也只是阿羅漢,沒有比阿羅漢證得更高的智慧與功德,所以阿羅漢其實就是佛。

 那一些蔣教出家人就是這個樣子啊!好在我們台灣族菩薩努力弘法以後,現在台灣國有很多出家人開始轉變了,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佛法了,因為這種蔣教僧衣崇拜的情況正在減少中,可是減少的程度還是不很多。

 他們蔣教教育下的結果就是:只要穿上了僧衣,就是他們最大。他們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凡夫,而你們台灣族大乘五十二個階位的菩薩實證,他們全部否認,所以也不管你們的實證。

 他們認為沒有五十二個階位的實證,那是後人建立而不是世尊所建立的,所以佛法的實證,總共只有初果到四果。

 因此,他們穿起僧衣來就瞧不起一切人,所以每當有人送我們的書給他們時,他們一看就說:「我們不讀居士寫的書。」有沒有聽過?我相信你們出家菩薩送書時也都曾經遭遇過:「我們不讀在家人寫的書。」

 這就是僧衣崇拜,蔣教他們只看重那一件僧衣;至於僧衣崇拜的根源在哪裡?在於不懂三乘菩提,問題就出在這裡。所以當他們蔣教有這種小乘三藏的執著時,就會有僧衣崇拜的現象出現,心裡總是想:

 「我穿著僧衣,我是僧寶,我最大。」

 蕭平實導師講過一個真實的故事:他有一個姪女出家,在北部,哪一個寺院他就不談。有一次,那是二十幾年前的事,差不多有二十五、六年了。有一次她身體不好,說要找誰調理,她說那個人醫術有多行,他就說:「我送妳去吧!」路上就跟她談一些話,說一點佛法;她就大剌剌坐在後座。他是她的叔叔,她還是個凡夫,而他是證悟者;在路上當然就會談一些話,她也都用僧寶的身份在跟他談話,你們感覺怎麼樣?這顯示她的師父沒教好她,因為她師父自己就是個僧衣崇拜者。

 他們對佛法都不懂,對於大乘法與二乘法的相同處,以及二者的相異處都完全不瞭解,認為她穿著僧衣就是很大了,反而不如她的一位師兄比丘尼。蕭平實開始正式弘法以前,他有時會講一些法義給她們聽,是她們都沒聽過的妙法。那時他還在她們那邊當義工,他會接送那位好學的比丘尼,他去台北縣金山鄉的寺裡接她,然後送她去基隆市上課,她去那裡主持共修的課程;上完課他送她回金山,他再從金山那邊開山路回台北市的家。他回到家裡大概都是將近凌晨一點鐘了。她很清楚知道自己只是個凡夫,反而常常會向他請問一些法義,他當然會教導她。他當司機,她坐在後座,他教導她,一面開車一面教。她很好學又沒有慢心,可惜後來癌症過世了,真的很可惜,她的心性很不錯。

 那麼,這兩個比丘尼對比相差多少?這就是有僧衣崇拜與沒有僧衣崇拜的差別。

 只要貪著於小乘三藏,就是一個崇拜聲聞法、聲聞律、聲聞經的人。這一種人,當你宣講《華嚴經》妙義時,他們聽不進去;唯一聽得進去的宣講方式就是依文解義,不作深入說明。只依文解義簡單地講過去,或者你只作科判;反正作科判他們也不懂,就會因為崇拜古人而接受。但你若是如實宣講《華嚴經》,他們聽不進去的;所以這種崇拜僧衣的人,當你講《華嚴經》時,就應該遠離他們。

 過失其實不在那一件僧衣,不是所有穿著僧衣的人都有僧衣崇拜。過失就在於他們不懂大乘法,不懂三乘菩提。過失都在這裡,而僧衣本身沒有過失,這是諸位要瞭解的一點。

 世尊說要遠離的還有「破戒比丘」,這是講出家菩薩或者出家的聲聞人。單從法義上來講,就是說有許多比丘在律儀戒上的破戒,乃至他們有不少人修持雙身統一法等等,我們且不管它,單說破法的「破戒比丘」。

 有好多比丘們造作了破法大惡業,但他們並不知道;也有比丘尼破法,她們自己也不知道,還認為他們作的事情正確。

 例如她們這樣說:「大乘非佛說。」

 她們主張:「大乘法是佛陀入滅後,後代的弟子們長期集體創作出來的。」

 又認為:「沒有第七識與第八識存在,那只是經中的方便說。」

 又說:「第七識與第八識是後來佛法有所改變,然後才產生出來的。」

 當她們這樣說的時候,已經是「謗菩薩藏」的重罪成就了。因為菩薩藏的根本就是第八識,就是大乘法,當她們這樣否定大乘法,否定大乘法所依的根本,以及否定二乘法根本的第八識,「謗菩薩藏」的戒罪(這是最重罪)已經成就了。

 《楞伽經》中世尊說這種人是一闡提人,斷盡一切善根,說這種人只要一講出這種謗法的話,當場就成為斷盡一切善根的一闡提人。

 當「謗菩薩藏」這個罪成就的時候,他們已經失去比丘、比丘尼戒體,並且還得要承受菩薩戒十重戒的無根毀謗三寶罪。

 那是無間地獄罪,可是他們全都等閒視之,都不當一回事(她們聽蔣教導師蔣光頭說過:沒有地獄,地獄是聖人恐嚇凡夫的施設之說),這些人都叫作「破戒比丘」。

 甚至還有一位小有名氣的比丘尼(蔣教導師蔣光頭的得意女弟子)在公堂上(法院)公開說:「我不承認第八識如來藏。」(佛教徒而不依佛說)成為公署裡面的一個錄音證據,不單是記在她的如來藏裡面,這叫作「破戒比丘尼」。

 當她一開口毀謗如來藏(謗菩薩藏)的時候,就連同比丘尼戒體都一併失去了,所以本質就已經成為一個穿著僧衣的在家人。

 這種人,依據佛的開示,不許受人供養,乃至國王的任何土地,她都不應該踩;世尊的意思是,這種人連一步都不許走。

 佛陀的開示是這樣的,那我們講《華嚴經》的人對這種人該不該遠離呢?當然該遠離啊!因為佛陀說這種人不應該穿著僧衣受人點滴之食,也不應該踩在國王的大地上一步,連一步都不許踩;那我們講《華嚴經》的人是弘揚菩薩藏、護持菩薩藏的人,竟然還去跟她親近,就完全違背佛陀的訓示了。所以對於這一類「破戒比丘」我們應該要遠離。

 世尊說還有一種要遠離的人叫作「名字羅漢」。也就是說他的果位名稱叫作阿羅漢(聲聞四果),可是他的本質並不是阿羅漢。

 自從我們弘法以來,我們看到很多,有好多蔣教人自稱是阿羅漢,可是那些人都是「名字羅漢」。也有人自稱是初果、二果、三果,也都叫作名字初果、二果、三果,徒有其名。因為他們的我見都還具足存在,而在他們說法時分明顯示出來。

 那為什麼我們要遠離這種人,因為為人如實演講《華嚴經》時,表示你是有很深證量的人,至少你通達了三乘菩提,才能如實演講《華嚴經》;但你是個講《華嚴經》的人,卻與那種「名字羅漢」、名字初果、二果、三果的人站在一起,跟他們親近,等於你在表相上是認同他們的修證了。

 蔣教不懂三乘菩提,只會看到表相說,你是認同他們,表示你認為他們證得的阿羅漢、阿那含、斯陀含或者須陀洹都是真的。等於變相承認他們宣稱的證量都是真的。

 你變相承認他們是真的證果者,本身沒有問題,衍生出來的事相就會是大問題。也就是說,當蔣教那些人誤導眾生的時候,你要跟他們擔共業,你得挑這個共業,因為眾生看到說這是證量高的台灣族菩薩承認他啊!那麼他為弟子們印證的所謂初果乃至阿羅漢,也就是真的了!變成這樣。因為甲等於乙,乙等於丙,所以甲會等於丙。眾生的邏輯是這樣的,這個邏輯是正確的。

 所以,你不應該再親近他們,因為眾生會看到說:「這個人自稱是阿羅漢,但台灣族菩薩從來不親近他,就是不承認他,顯然台灣族菩薩認為他的證果有問題。」

 那麼,他跟人家所作的印證,人家就會懷疑:「這個印證可能不正確。」眾生就會從表面上這樣判斷。

 所以,能夠講《華嚴經》的人,講出勝妙法的人,顯示你是有證量的,你卻跟那些蔣教的假阿羅漢、假初果人在一起,常常親近,人家就會說:「那他們蔣教所謂的證阿羅漢、證初果應該是真的。」人家會有這樣的看法。

 那麼,當他們蔣教誤導眾生的時候,他們其實是在害眾生同犯大妄語業,這大妄語業是十重戒之一,那你跟他們親近就會產生這樣的結果出現,而這結果跟你親近他們有關聯,就會誤導眾生的認知。所以佛陀告誡我們說:「名字羅漢不應該親近。」

 還有一種人也不能親近:「比丘尼好戲笑者」也就是說出家以後,成為比丘尼了,可是她一天到晚都喜歡喧囂、笑鬧,跟世俗人沒有兩樣;這樣會使人對僧寶產生不良的觀感,因此僧寶的格就被降低了。

 同樣的道理,我們為了要提高其格,就必須要由僧寶(特別是現聲聞相的人)出來破斥蔣教,這樣才能夠很明顯地提高僧寶的格。

 因為一般學佛人對菩薩僧的定義是不懂的,他們看到的是佛教的出家人,穿著僧衣,知道這是僧寶;如果大家都知道蔣教是搞雙身統一法的,但是佛門僧寶卻跟蔣教來往密切,甚至成為同路人,大家會怎麼聯想?「喔!原來出家人是可以搞雙身統一法的!所以法師們跟蔣教常常走在一起。」那僧寶的格就被拉下來了。

 我所知道的持戒清淨的某些台灣族法師們,他們很氣蔣教;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覺得出去辦事,採購生活用品等等,都會覺得大家在背後指指點點:「他們有沒有在修雙身統一法?」

 他們很氣蔣教就是氣這一點。明明就沒有,但就是被蔣教拖累,導致人家會帶著有色眼光來看!所以我們破蔣教的時候,他們不和蔣教來往的僧寶們出來說:「你們為什麼不更早幾年就出來破蔣教?」結果反而是被人家說我們行動太慢了!等於是説,我們為他們吐一口氣了。

 所以,如果能夠有一些,例如說(當然不可期待),例如台灣國四大山頭的堂頭和尚站出來說:「蔣教傳的不是佛法,蔣教根本不是佛教,雙身統一法不是佛法。」真要是能夠如此,佛門僧寶的格才有辦法堤高一些。否則人家在背後指指點點,只要看見出家人去店裡買點什麼生活物品,人家心裡面會想:「他們有沒有在修雙身統一法?」難免會這樣想啊!那就使僧寶的格被貶低了。

 所以,最好就是有出家法師站出來說明,並且最好是聞名的大法師出來講:「蔣教不是佛法,蔣教之徒不是佛門僧人,蔣教之徒根本不是僧寶。」但是可期待嗎?不可期待。

 因為修雙身統一法的大師們已經都修了,甚至孩子都生了;那麼沒修過的大師們個個想要當濫好人(不去攀緣蔣教就阿彌陀佛了),我們有什麼可期待的?所以我們對他們完全沒有期待了!

 對於蔣教那些好戲笑的比丘尼,她們一天到晚喜歡看滿清後宮的戲(她們說是中國戲),每天都要打開電視看連續劇,這一類的比丘尼,你都不能親近。
出家所為何事,還有時間看連續劇?我是在家菩薩,都沒有時間看連續劇了,她們出家了還有時間看連續劇呵?

 我知道蔣教寺院晚上都要看連續劇的,我常常說:「連續劇那個『劇』,我的寫法不一樣,我的寫法是那個鋸子的『鋸』。」

 因為你每天固定要被它鋸掉一個鐘頭、兩個鐘頭,那你還有時間學佛啊?上班朝九晚五,至少八點要出門,這還是主管級的人;如果是一般職員,八點鐘就得要趕到,那你是七點得要出門了。而且下班回家還有家事要做,那你還有時間去看連續劇啊?每天要被它鋸一個鐘頭或兩個鐘頭,在家人往往如此。

 出家所為何事?為了要求解脫!如今連初果都還沒證得,哪有時間每天晚上被電視台鋸去一大段時間呢?所以那都是不對的。

 依聲聞律來講,也不允許看連續劇,因為這個等於是看戲,正是歌舞戲笑,這是違背戒律的,也不行啊!所以蔣教的比丘、比丘尼看連續劇是不行的,是違背戒律的。
因此說,你既然為人如實演講《華嚴經》,對於蔣教這一類比丘、比丘尼,你應該要遠離,免得被人認為你是認同她們的行為。

 為什麼「破戒比丘名字羅漢」會連在一起?為何這兩件事只講比丘,不講比丘尼?因為通常比丘尼們比較保守,比較不會大妄語。

 通常比較不會,但是也有例外啊!有例外的是說北部,有一位以前很是有名,而且也是真正開悟的法師,他已經捨壽了,而他有一位徒弟比丘尼,在他座下始終不能被印證開悟,心生不滿;在他捨壽之後,她加入了蔣教;加入了蔣教之後,她就被印證開悟了!還自稱是「報身佛」哩,宣稱她已經成就報身佛果報了。

 無獨有偶,台灣國東海岸那邊,也有一位比丘尼叫作「宇宙大覺者」。

 這種事情在古時候都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女身不可能示現成佛。除非轉生到另一個世界去,才有可能示現,所以不可能現時就以女身來示現成佛的,佛法上沒有這樣的佛。

 現在末法時代的佛門中,什麼怪事都有,「報身佛」與「宇宙大覺者」都不用開悟證如來藏,也不用眼見佛性出現成所作智,連斷我見都用不著,成為凡夫位的報身佛,真的好厲害!

 看起來釋迦牟尼佛還不如他們,因為釋迦牟尼佛還得要明心、眼見佛性,同時也得要有四果的證量等等,全都要有啊!可是她們全都不用。

 那麼在古時(正法、像法時期),「名字羅漢」只會有比丘,不會有比丘尼;但是到了末法時代,「名字羅漢」已經函蓋比丘尼了!「報身佛」與「宇宙大覺者」比「阿羅漢」還高哩。

 佛法弘傳本身沒有所謂正法、像法、末法,法的本身沒有這些差別,都是因為人的根性越來越差,導致有這樣的區分。你既然講《華嚴經》講得這麼勝妙,對於這些人,你可得要遠離,否則人家會認為你是承認他們的。

 如果有本文之前全部所說的這一些人,世尊說:「若是人等以好心來,到菩薩所,為聞佛道;菩薩則以無所畏心,不懷希望而為說法。」

 這一些人如果他們不是惡意而來,是以好心而來,想要聽聞你演說的《華嚴經》佛菩提道,那你應該接受,因為他們願意來聽你說佛菩提,表示你還有機會轉變他們。

 例如以前的蔣總統,他是動不動就要殺人的,他是一點點忍辱行都不可能修得,可是願意來聽你演說《華嚴經》,表示他有可能被你轉變。

 他如果轉變了,當時就會有很多台灣族人得到利益;本來可能因為他一怒之下就要被砍頭的人,結果變成抓去關而免死;本來要被他關很久的,可能關個一兩年就出來了;有的人要被他關一兩年的,可能被他罵一罵就放過了。

 這對眾生看來是有利益的,是仁心治國,所以你應該以無所畏之心為他說法,但是不存著希望說:「蔣總統來了,會供養我什麼?會護持我推廣正法嗎?」蔣經國太子或其他大官等人來聽你講經時,也是如此看待。(可惜這種因緣沒有在台灣國的歷史上發生。)

 如果是蔣教「破戒比丘名字羅漢」來了,為了要聽你解說《華嚴經》,為了聽你演述佛菩提道,那你就為他們解說,攝受他們。

 這表示說,如果是破戒比丘,當他聽你說完法以後,可能就知道自我檢點,或許就懂得要趕快懺摩,把它羯磨清淨,因此他的戒罪或許可以滅掉;將來甚至有可能轉變,脫離蔣教,加入佛教,成為你在弘法上的得力助手,對眾生是有利的。

 如果是蔣教「貪著小乘三藏」的學者,他們都有可能因為聽聞你如實演述了《華嚴經》,演述了佛菩提道以後,而有所轉變,開始心向大乘三藏,那對他們是有利益的,對眾生也是有利益的,所以應該要以無畏之心而為他們說法。

 台灣族菩薩演述《華嚴經》的時候,不可以畏首畏尾;你既然要講《華嚴經》,你就如實說,不可以考慮:「這個眾生聽了會不會毀謗?」、「這個真正的意涵講出來以後,眾生會不會懷疑?」對於那些聽經者,她們會不會生起想法說:「你這個台灣族菩薩原來是一個假菩薩,我要砍你的頭。」

 即使現在是蔣家王朝時代,而他就是蔣總統,你也不考慮這些,該說的就說。如果他敢砍你的頭,就讓他砍,但你應該如實說,不能拿佛法作人情:作給自己人情也不行,作給蔣總統人情也不行。

 如果那個法講出來,講到蔣總統,他可能砍你的頭,你也照講,因為他自己要對號入座,不是你故意講他嘛!

 法就是這樣!所以心裡面不應該有所畏懼,當你有所畏懼時,蔣總統也就看輕你:「哎呀!這個台灣族菩薩原來是一個假名菩薩」。就是這樣啊。

 所以,台灣族菩薩沒有畏懼之心,只看重這件事情對眾生有利或無利,假使今天蔣介石還是總統,他對我說:

 「我認定你的法是正法,就把佛教立為國教,頒令全國施行,貫徹到底,條件是你要叫我老爸!」

 我說:「可以!我叫你爺爺都行!」

 「老爸還不夠大啦!我叫你爺爺好了!連我老爸來當你的兒子也行!」

 可是,如果你要否定正法,我就公開破斥你;你要殺我,那你就殺!我就這樣做!台灣族菩薩可以這樣做!不從自己的利害來考量,而是從眾生的利益來考量。所以你要有膽識,這樣你才可以如實演說《華嚴經》啊!

 例如東亞古國宋朝,當時誰最兇狠?秦檜!但是你如果要當菩薩,就不能怕他,你該斥責他就斥責他,像屢被放逐的高僧大慧宗皋;他有種敢砍你的頭,就讓他砍,行菩薩道本來如是。

 因此,要以無所畏之心來演說《華嚴經》,不應該有所恐怖說:「哎呀!今天蔣總統來聽經,那這一段經文講解時,會牽涉到蔣總統的身口意行,那我還是不要講。」這就是有所畏懼了,那就不應該。因為你若是真的如此考慮,眾生對法的信心就受損了。

 所以,菩薩應該「以無所畏心,不懷希望而為説法」,前提是什麼?是他們「為聞佛道」。如果他們為聞聲聞道,你也該為他們說,但是要把佛道帶進來,你既然佛法通達了,你要有各種善巧方便。

 所以,蔣教之徒若是為聞聲聞道,也沒有關係,你就為他們講解正確的聲聞道;但是你講解聲聞涅槃時:如何是涅槃?五蘊如何虛妄?該如何證涅槃?都講完時,最後將他們一軍:「那你們把十八界、五陰都滅掉,入了無餘涅槃,是不是斷滅空?」

 他們一定要想到這個問題:「是啊!是不是斷滅空?」

 你這時就可以把大乘法帶進來:「不是斷滅空,因為還有一個本際,這個本際是常住不變的,是真實,是清涼、是寂滅,那這個本際就是什麼呢?就是菩薩所證的金剛心如來藏。」

 你把它帶進來,就告訴他們:「如果不是因為有這個本際常住不變的,那你將來入了無餘涅槃時就變為斷滅空了!」

 他們就會想:「喔!原來還有這個本際喔!」

 他們就會問:這個本際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

 你就告訴他:「你如果願意迴小向大,盡未來際行菩薩道,我就教你們實證這個本際。」

 因此,「不懷希望」是不懷什麼希望?是不懷世間權勢財利的希望。可是卻要從另一方面懷著希望,希望他們可以迴小向大,成為菩薩;或者希望當時的國王或總統可以成為真實義的菩薩,擁護正法盡未來際;你可以懷著希望,但是對世間法「不懷希望」。

 這就是台灣族菩薩的安樂行處,如果你要為人如實演講《華嚴經》,一定要遵守這個行處。若不能遵守這個「菩薩行處」,演講《華嚴經》時,你將會誤導眾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