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我愛雙身法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09, 2017 7:12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35》我愛雙身法

 我小學當班長,上課鐘響後,如果任課教師遲遲不到,我必須離開教室,到處去找人。所謂到處,也不過就是教師辦公室與宿舍。有一次我找到宿舍去,在一個房間的木門縫隙裡看到教導主任跟女老師約會,她和衣躺在單人床上,他坐在床畔;我第一眼就看到他的手在摸她的胸部,第一時間就轉身跑開了。

 我師大畢業後,擔任國中教師。有一次,學校派我遠道出差,那是我初次單身投宿旅社的經驗。我住的是一家平價旅社,從窗口看到別幢建物某層某室對望的窗口敞開(好像是另一家旅社),一對裸體男女正在床邊性交,我只看到男性站立的背部和部份女性甩動的臉與腿,動作激烈而凶猛。

 學校的幾個女老師邀我學佛,我隨之而去。後來她們因故中斷,只有我繼續修學。事後我才知道,我不是在學佛,而是在學密(宗教界通稱密教、密宗或喇嘛教,台灣媒體俗稱藏傳佛教)。密教以男女雙身淫合之法,作為佛法正修;以性高潮之一心不亂為「等至」;以行淫作為禪定之正修行;如是印度教性力派外道所說世間淫樂之法,被密教高推之為超勝於佛教之勝法。

 密教諸師一致主張:「依止上師為主,依佛為次」,「應依上師所造密續,不依釋迦牟尼佛所說經典」,「密續勝於顯教經典」,密教至尊宗喀巴說:「依雙身法大貪而修,離貪即是違犯三昧耶戒。」

 台灣顯教有許多大法師,競相夤緣密教達賴喇嘛。如是作為,導致顯教許多出家二眾以為密教真是佛教;復因求證般若極為困難,久修而不能親證之,每見密教諸師個個皆有證量,所言證量高超,動輒入地、成佛,乃轉向蜜教求法。

 台灣佛教界導師印順也以顯教法師身份而主動繼承密教之法,極力弘揚密宗黃教無因論之應成派中觀,護持密教,以此否定釋迦牟尼佛所說之第三轉法輪諸經之如來藏妙義,由此故令密教之雙身法獲得生存之空間。如是今時顯密二教大師之弘傳密教之法,一明一暗,同令密教得以擴大其勢力,同令佛教學人認為密教真是佛教,影響極為重大深遠。

 密教之法,自始至終不離雙身淫樂第四喜之法,將之懸為修證成佛之最終鵠的,是故西藏密教之所有密續一切隱語所言者,悉皆同是此法,無有二意。我盡閱各派一一密續,發覺眾說都是前後重複之討論。

 1987年我開始修習密教,花了很長時間接受了完整的灌頂與教法,之後將修行當作是正業,教學當作是副業;日間讀經思惟(佛學圖書館泰半過目),夜間修習密法;當時密法資訊難得,擁者悉皆自珍,猶記得為求斷簡殘篇,動輒南北奔波,尋師訪友。為求法教,多次利用寒暑假往來印度、尼泊爾間,走訪各派長老大德。

 我接受秘密灌頂時,四脈流物(大香、小香、上師與師母或明妃在灌頂壇行淫後所流出之精液與淫液)置於我的舌上,「嚐彼而生妙樂三摩地」。

 我學至「大樂光明」、「無上瑜伽」、「樂空雙運」時,淫樂遍身,持久不退,自以為成就了蜜教所謂「正偏知覺」——「即身成佛」之無上秘密法。

 貪道之兩性合修淫欲中,某上師藉「氣功」、「明點」之控制而不洩漏精液,延長了他與我淫樂高潮之時間,彼此一心住於性高潮中,體會淫樂之「空無形相」,即是「空性」;又於持久不退之性高潮境界中,令覺知心別起一念(不對性樂起貪),如是久住於遍身性高潮境界之中,就是「佛地大樂」。大樂本體,就是長時間住於淫樂中之覺知心;我淫樂中之覺知心,就是我的生命之本體。

 交合之大樂為究竟佛之修證,有詩為註:「杵端唯有此龜頭,蓮瓣緊含似有鉤,上下騰挪能發樂,明空契合碧天秋。定功豈等閒,杵似須彌山,一舉通三世,空行最得歡。密處融成軸上春,不容死水尸橫陳,吻唇抱頸勾雙足,五動恍如轉法輪」《曲肱齋全集(三)305頁》。

 堅定就是地,慈悲就是水,熱情、勇敢就是火,轉法輪就是風,空性的本體就是空,空也是身,身也是空。雙運法中也是這五大:上師,男子漢,他,沒得地大就不舉,陽舉起來就是地大;陽裡頭有流涎出來,就是水大;陽裡頭發熱,就是火大;抽擲衝撞,九淺一深,頂抖顫慄,就是風大;空大,就是他的安樂。我的海螺脈挺出來,就是地大;我密處出的水,就是水大;我裡頭發癢發熱,就是火大;我的騰挪,就是風大;空大,就是我的安樂。《曲肱齋全集(一)216-219頁》。

 陳健民上師規定:若於比丘尼、母、女、姊、妹、畜生等身上行於邪淫者,則犯三昧耶戒;若於比丘尼、母、女、姊、妹、畜生等身上,依密教之雙身法而合修者,則非是邪淫者,則是不犯三昧耶戒者。上師於我身上,依密教之雙身法而合修者,則非是邪淫者,則是不犯犯三昧耶戒者。

 密教認為,若「非處」行淫者,名為犯三昧耶戒—譬如於佛堂中之佛像前行之,或於檀城中之佛像前行之。然若合修雙身法之雙方,皆合於修練雙身法之條件者,則於佛堂或檀城之佛像前行淫者,名為非行淫,乃是雙修「無上瑜伽」成佛之道,不唯不犯三昧耶戒,並有「大功德」。上師與我皆合於修練雙身法之條件者,我們於佛堂或檀城之佛像前行淫者,名為非行淫,乃是雙修「無上瑜伽」成佛之道,我們不唯不犯三昧耶戒,並有「大功德」。

 密教認為,若是比丘以自己之金剛杵(陽具)進入女人蓮花(陰道)者名為犯戒;若已入達一寸二分以上者,名為究竟犯,則是根本戒。但是,密教「喇嘛」與女人合修雙身法時,《其法仍是全部抽送》,不受上述禁戒所拘。我的上師是「喇嘛」,他與我合修雙身法時,《其法仍是全部抽送》,不受上述禁戒所拘。

 吾師為某弟子灌「無上密部灌頂」,開示「事印方便」(男女合修雙身法之方便善巧)甚多,於寂無人處,為布檀城,念勾召咒;俄頃,吾至,衣飾華麗,濃妝艷抹,香水芳溢;忽後,變現方隅,十六女作總跳舞。某弟子以已受戒故,如前貪心智慧(雙身修法可以「成佛」之智慧)不能生起。俄頃,而彼女(脫)下羅裙,露蓮花(露出陰戶)、花(陰戶)中現檀城,師囑與交(合)。某弟子心口如一,白曰:「我乃比丘,焉能如此?」師曰:「此密行,決當行。若有疑,可服吾丸藥,併行吾氣功,明點必不洩,任何逞欲皆無妨。」某弟子毅然稟拒,壞戒,欺阿闍梨,決不敢奉命。師喟然嘆曰:「汝於精要,竟不及知。」言罷,自與女行(淫合),行後上供(以淫液供佛,及觀想淫觸樂受供佛),甫一彈指,女杳然去矣,其後某弟子深悔焉。

 男歡女愛,貪戀日深,我不能一日不修雙身法;我的天生欲望之強,自己都深感驚訝畏怖。上師女弟子眾,應付不了我一人的多所需索。我的性伴侶便擴及一般男性同修,由於我是女性,而且我的外表美貌、膚色、身材、嬌聲、性愛技巧等,堪稱「人間極品」,只要我(佛母)主動邀約,勇父(男性同修)永遠不缺。由於我的勇父都是已婚的人夫,我的職業又是教師,因此我特別小心,始終不執著單一個體,從來沒有「東窗事發」,我能夠與他們「常相聚會,合修雙身法」。

 我,由於不能一日不修雙身法,勇父來源就難以精挑細選。醜陋者不嫌棄,身短者也不排斥。至於「杵短」者也只好來者不拒,密教上師設想周到,早有「杵短」者性交之研究,並為文紀錄,傳之後世:「記得尸林父母恩,降魔以後示陰門,蓮師(蓮花生上師)示範如騰馬,始識單騎抵水源。斜騎單腿杵身長,暑往寒來喚一方,空出會陰蓮下掛,金剛遂覺更昂藏。」《曲肱齋全集(三)308頁》。

 至於所謂「不洩」的功夫,我只「親證」過一次,今生唯一的一次;到底他是天生異稟(遲精),還是密教練得功夫?也不得而知。可見當今喇嘛幾乎全部都是「空言大話」之輩,碰到我這個性交高手,他能不早洩,我就很慶幸了。根據我的觀行體驗,在輪座雜交時,另類「不洩」,勇父們倒是可以意外地成功做到的性交技巧。當勇父與佛母A性交,將至未至射精時,他就抽出離去,移至佛母B位置,再插入性交,如是續行抽一入一,勇父就可以保持「不射精」而持久硬挺,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勇父人數偏多,佛母們陰道易乾枯無水,那就雙方都無樂有痛,甚至無法續行性交,此時若不肯終止,那就必須求助世俗的情趣用品淫愛潤滑液了。

 我成了一個性藝專家,精通雙身法。但是,我翻閱顯教佛經,我完全沒有經中所載佛之功德,深心自知我沒有成佛,根本不是什麼「報身佛」,我離開了密教。我離開密教,不是因為我沒有「即身成佛」,而是因為我感染了性病。如果不是感染了性病,我不知道我這一輩子會不會有告別縱欲生涯的一天,會不會有離開密教的一天。這真是「福兮禍所依」,但是代價未免太大了!

 我的勇父們,有人離婚了,不是因為外遇,而是因為他們也染上了性病,被妻子拋棄。我同情他們,但不知道誰是第一個傳染者;我不怨他,也不怨密教,我怨我自己。

 我也離開了國中老師的教職,主動辭職,繼續升學。我讀的是哲學研究所,由碩士而博士,畢業後留在大學哲學系任教。我主攻的是宗教,當然花費我最多心力與時間的就是佛教。我的座右銘是:「末法時代邪師說法多如恆河沙」(釋迦牟尼佛的侍者阿難的預言)。

 我始終沒有結婚,親朋好友都說我是「新女性」、「不婚主義者」。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