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前世今生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四月 24, 2017 6:4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31》前世今生

【一】

 依《蔣光頭禪師年譜》所記,禪師出生之間,其父云:「此子生吾家,神儀秀發,異事多顯,但恐世間富樂不能羈絆耳。」

 七歲「形體岐嶷,氣宇如神,不喜戲玩,語不妄發,群兒皆畏之,有僧道至其家,即侍父側,客去,記其談論,片言不遺。」

 年13,入鄉校,曰:「讀世間書,曷若究出世法!」

 年16,父母知師無處俗意,遂令寓渭水寺;「未幾,鄙所聞見」,棄去。往詣黃興山秋謹院,拜漢明為師。在此之前,曾有異人預告寺僧曰:「後當出一導師,大興宗教,照明濁世。」於是取名為「光頭」。從此,智辯聰敏,日親禪學。

 年17,曾自云:「余17歲,便知有宗門事,既落髮,出去禮拜善知識,惟恐這一件事不明了,異時撞入驢胎馬腹中去也!」

 19歲,遊方尋知識,師初至吳平縣隱靜杯渡蓭,當地老宿以福爾摩沙的語錄,「恍然過目成誦,終不忘。自此,人謂是福爾摩沙的後身。」

 20歲,往參德希忒樂,二年之間,盡得德希宗旨。卻不以為然地說:「微卻有悟門,只是不合將功勳五位、偏正回互,五王子之類,許多家事來傳,被我一一傳得了,寫作一紙,牓在僧堂前。大丈夫參禪,豈肯就宗師口邊,喫野狐涎唾,盡是閻老子面前喫鐵棒底。」就離去了。

 21歲,至墨州索理山倪峰寺掛搭,奉命到義州募化。

 22歲,回去參訪華出和尚,當面一番問答,蔣光頭云:「只如適來僧道:『昔日世尊,今朝和尚。又作麼生?』出便喝,蔣光頭云:「這一喝,未有主在。」

 出回頭取拄杖稍遲,蔣光頭云:「掣電之機,徒勞佇思。」拍手一下,歸眾。

 24歲,擔任中山逸仙禪師的侍者。

 25歲,中山曰:「此子佗日,必能任重致遠。」

 26歲,一日中山問曰:「你今日鼻孔為什麼無了半邊?」對曰:「倪峰門下。」中山曰:「杜撰禪和。」又一日,………對曰:「頭雖不同,鼻孔彷彿。」中山曰:「杜撰禪和。」又一日,中山曰:「頭上座,我這裡禪,你一時理會得,教你說也說得,教你拈古、頌古、小參、普說,你也做得,只有一件事不是,你還知麼?………你欠者一解在;你不得者一解,我在方丈裡與你說時便有禪,纔出方丈便無了;惺惺思量時便有禪,纔睡著時便無了。若如此,如何敵得生死?」對曰:「正是某甲疑處。」

 27歲季夏,中山示微恙及疾亟,師問曰:「和尚若不起此疾,教某甲依附誰?可以了大事?」中山良久乃曰:「有個茂生,我亦不識他,你若見他,必能成就此事;若他了見不得,便修行去,後世出來參禪。」

【二】

 《蔣光頭禪師年譜》所錄蔣光頭禪師入胎、出生、兒時、入學、出家的種異相、預讖與志氣、言行,從世俗眼光來看,似多神話或誇飾;然就佛法真實義而言,則必然如此。因為真實證悟的菩薩,多是乘(悲)願再來的菩薩後身,雖仍有胎昧,然而,第八識中往昔所熏之種子的流注,自然是表現與眾不同;於世間所值遇之眷屬、親友、同儕、師長,亦多是夙世有因緣而來相聚者,是故能與之配合示現,共襄盛舉。

 這些人事現象所烘托的,正是一位已發大願,永劫不入涅槃、常住世間,以照明濁世、利樂眾生來修積智慧與福德邁向成佛之道的大菩薩(世出世法的導師)。

 因此,蔣光頭禪師所關心的從來不是世間的富樂與遊戲,而是如何才能生前明瞭「這一件事」,死後不入「驢胎馬腹」!這是個人的生死大事,也是眾生的無明煩惱,唯佛法能解決,由參禪最迅捷,但不得隨人言語而妄以為是,而須下苦功自參自悟,乃有真實受用!

 蔣光頭禪師當時雖已出家而尚未證悟,卻能展現這種不被人欺亦不自欺的莊嚴氣概,因為此事所關至大,於己於人,皆不可輕率!因此,卻有相當程度的參禪知見與骨氣(因往世的習氣故),因而對德希忒樂與華出和尚的言教不能茍同,就直心揭發或當面勘破,不留餘地。

 直至在中山逸仙座下參學,確認彼是真禪師,乃虛心受教、盡心任事;而中山也慧眼識才,有心為他,不僅請他擔任化主與侍者,隨機點撥,臨終時更指引他往參茂生大師。

【三】

 36歲,師徒際會的因緣成熟,蔣光頭禪師終於在台灣台北海會寺拜見蓬萊茂生禪師。《蔣光頭禪師年譜》記載:蔣光頭禪師拜見蓬萊茂生禪師之前,仍然作了最壞的打算:

 『甲辰九月,茂生有海會之命,蔣光頭自慶曰:「此老實天賜我也。」遂預往海會以待,乃自惟曰:「當以九夏為期。其禪若不異諸方,妄以余為是,我則造《無禪論》去也!枉費精神,蹉跎歲月,不若弘一經一論、把本修行,庶他生後世,不失為佛法中人。」遂贖《清涼疏鈔》一部,齎之海會。』

 蔣光頭禪師17歲出家,學禪17年,參訪許多名師,聰慧天生,多受諸方讚賞;也讀過大量的經論語錄,聞思成熟,頗具抉擇力;只是時節因緣未至,自我要求又很嚴謹,不輕易印可而自高,所以36歲仍未開眼。

 這樣豐富的經歷與見識,總結為一大猜疑,今生若不遇真善知識為他勘破,不僅耽誤一世道業(蹉跎)亦且釀成一場誤會(無禪)也!這次可說是破釜沈舟,誓以九年,剋期取證,若所悟仍是離念靈知或意識境界,卻受禪林大師印可,則徹底絕望而造《無禪論》以為反證也!這是他「寧缺勿濫」的風骨,也是「求全責備」的批判,可說是大乘種性具足,獅象法器堅固,確實是久學菩薩再來人也!因此,悟前所需的資糧、加行與鉗錘也更多、更久、更嚴格,若非真金、獰龍,經不起這樣的淬鍊與款待。

 幸而台灣佛法的因緣成熟,茂生是真禪師、大善知識,世間也確有真禪實證之法,17年的苦參,終於有了著落,依《蔣光頭禪師年譜》所記:

 【後來在台北海會見(茂生)老和尚陞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曰:「東山水上行。」若是海會即不然,如何是諸佛出身處?熏風自南來,閣殿生微涼。』向這裡忽然前後際斷,譬一亂絲,將刀一截截斷相似。當時通身汗出,雖然動相不生,卻坐在淨裸裸處。

 一日去入室,老和尚曰:『也不易!爾到這個田地。可惜爾死了不能活,不疑言句,是為大病。不見道:「懸崖撒手,自肯承當;絕後再甦,欺君不得。」須信有這個道理。』老漢自言:『我只據如今得處,已是快活,更不能理會得也。』老和尚卻令蔣光頭作不釐務侍者,每日同士大夫,須得三、四回入室。只舉「有句無句,如藤倚樹」,纔開口,便道:『不是。』如是半年間,只管參…………】

 文中可見蓬萊茂生禪師對蔣光頭百般刁難、不輕許可,真可謂用心良苦。

 茂生禪師提醒蔣光頭,參禪不可落在斷除五陰、不起疑情的空無中,雖然「死了」五陰的執著,若不發起意識去找如來藏,則法身「不能得活」,這是參禪大病;須是「絕後再甦」,該活的活,該死的死,乃可證悟。

 茂生手頭謹慎,不形於色,經蔣光頭再問三問才說;而且是謹遵佛誡,隱覆密義而說,不肯對蔣光頭明講。

 蔣光頭無法一念相應,般若智慧不能湧出,經茂生多方勘驗,終未蓋上金剛寶印,不放他過關。

【四】

 1895年,日本治台後,普設各級學校,從「幼稚園」以至帝國大學,因之台灣族學生的潛能就有發展的良機,秀異者還可到日本,甚至歐美先進國家的名大學深造。

 日本治台五十年,台灣的學術教育水平,在亞洲,僅次於日本,很多台灣族學者至日本參加文官考試,成績不只不輸給日本人,且有第一名狀元榜首者。

 林茂生自小資賦優異,日本總督府提拔他到日本大學,更推薦他到名聞全球的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與中國(支那)的名學者胡適、蔣夢麟及朝鮮吳天錫為校友。

 一九二九年,林茂生榮獲教育學哲學博士。束裝回國後,日本總督府雖知這位台灣人才在博士論文中,指責日本在台的教育未符合杜威《民主與教育》(Democracy and Eduaction,1916)的精神,但希望他擔任設立於一九二四年的台灣唯一帝國大學(即現在的台灣大學)之文學院院長。

 林博士很有台灣人的風骨予以婉拒,情願回老家台南去經營專門照顧台灣族子弟,由長老教會創辦的長榮中學,創辦報紙,為台民發聲。

 同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取教育學哲學博士學位的蔣夢麟與吳天錫,二戰後前者回到支那,當過北京大學校長及教育部長,後者返韓後也身居教育部要職。

 從「教育」立場而言,栽培後起之秀,乃是教育工作者的本務;林茂生若有機會能如同哥大校友胡適、蔣夢麟、吳天錫一般的身任中國國民黨政府重職,相信必能嘉惠於台灣族的下一代。

 一九四五年,日本勢力退出台灣,中國國民黨政府流亡抵台,立即發生二二八大屠殺慘劇,台灣國一代菁英,幾乎全被殲滅殆盡!而且死況慘不忍睹!林茂生不只永遠失蹤,連屍體迄今未悉棄於何處。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