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原罪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1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05, 2017 3:35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23》原罪

【一】

 蔡蓮花年幼時,父母為了全心照顧罹患血癌的幼弟而將她交由外婆照顧,從小孤獨無依,長大後於2000年赴紐西蘭留學,與長她廿五歲的曾智忠結為男女朋友;蔡蓮花的母親極力反對兩人在一起,母女因此結下梁子。

【二】

 六年前,蔡蓮花與曾智忠兩人返國後,因為沒有固定的工作與收入,經濟困窘,蔡蓮花曾經到超市內偷走總價值共984元的食材,百貨保全員廖家慶發現蔡蓮花行動可疑,於是上前攔阻,蔡蓮花先假裝配合,但是,瞬間轉身逃跑。

 廖家慶隨即追趕至大門口,廖即呼叫同事張義明支援,蔡蓮花為了脫逃,以手肘撞倒張義明,張義明繼續追趕至捷運入口時,等候蔡蓮花已久的曾智忠見狀,立刻腳踢、肘撞張義明,經張義明以無線電通知其他多名同事到場支援,才將兩人圍住,報警逮人,事後檢察官以準強盜罪起訴。

 花蓮地方法院審理之後,在法官宣判前,蔡蓮花就坐在花蓮看守所的視訊鏡頭前,等候宣判,神經顯得緊張的她,一直喝水,將事先帶來的水喝光了,還要管理員再給她一杯。

 檢方原起訴刑責較重的準強盜罪,但是,花蓮地方法院認定蔡蓮花僅觸犯竊盜罪,判她拘役50天,可以易科罰金,不料,透過視訊聽判的蔡連花,聽完宣判結果,竟然爆口大罵:

 「法官違法!」

 庭務員隨即切斷視訊,不讓她繼續咆哮。

 曾智忠被張義明控告傷害部分,因為雙方已經和解,法院判決不受理。

【三】

 蔡蓮花涉嫌在百貨公司行竊984元的牛肉條等食品,上訴高等法院,高等法院提訊她出庭,庭訊結束之後,蔡蓮花堅持要求高院讓她坐輪椅離開法庭回女監,高聲大吼:

 「這是被告人權!」

 但因蔡蓮花出庭時走路正常,法警不同意其請求,雙方僵持不下。

 蔡蓮花抱怨,丈夫曾智忠因傷坐著輪椅來,她要求法警也拿輪椅給她坐,推她上囚車。

 法警以蔡蓮花自己能夠行走,不允准她的請求。

 蔡蓮花竟然細數多起法院不當對待被告的委屈。

 男法警見狀,忍不住勸她:

 「回監所的囚車裡有很多被告正在等著妳哩。」

 但是,蔡蓮花聽而不聞,仍然不願離去。

 女法警實在看不下去了,便斥責蔡蓮花︰

 「妳這是霸佔法庭的行為,我們不排除使用強制力讓妳上囚車。」

 蔡蓮花卻立即對她反嗆:

 「你們都是機器人啦!只會聽命行事,我就是不舒服!」

 高院最終勉為其難讓蔡蓮花坐輪椅離開法庭,才結束了這一場鬧劇。

【四】

 有一天,蔡蓮花曾經向母親借了30萬元。

 兩天後,蔡蓮花又開口要100萬元,蔡母這次拒絕給錢。

 當時,曾智忠在盛怒之下,竟然出手把蔡母推倒在地。

 曾智忠對蔡蓮花說:「必須把妳媽除掉,命運才能變好。」

 蔡蓮花竟然完全附和。

 蔡蓮花和曾智忠一致認為:殺害蔡母才能突破他們的經濟困境。某日回家,先由曾智忠持電擊棒電暈睡夢中的蔡母,拿膠布黏貼蔡母口鼻致呼吸衰竭,還不放心,曾智忠再加功勒斃,然後,兩人合力把屍體裝入黑色大型垃圾袋,用事先買來的鐵絲綁緊開口,駕車運屍,載往花蓮縣豐濱鄉貓公溪出海口丟棄。

【五】

 在花蓮豐濱鄉海邊,有民眾發現一具女性浮屍,警方比對失蹤人口,查出死者身分,並繼續偵辦,發現死者女兒蔡蓮花與其男友曾智忠交往時曾經遭到父母反對,警方懷疑是曾智忠心生怨恨,慫恿蔡蓮花弒母以奪產。

 花蓮地方法院開庭審理時,曾智忠與蔡蓮花始終不認罪,反而指稱全案的凶手是蔡父與其小三,多次出庭均桀驁不馴,還拿著六法全書,幫檢察官與法官「上課」,要求法官追查真相:

 「為什麼台灣社會對司法的不信任度高達85%?就是因為你們有不少人人格操守有問題嘛!其實主要的問題是你們沒有社會經驗,不會問案,不會認定犯罪事實而適用法條嘛!」

 於是,曾智忠與蔡蓮花當場指導他們如何辦案與審判,完全忘了「我是誰」,還真是台灣國司法史上的一大「鬧劇」。

 法官雖然嚴厲制止,大聲咆哮:「不要干擾判案!」反而激怒了他們,曾智忠怒吼了:

 「干擾判案?我就是要干擾判案!大財團的環保犯罪、食安犯罪、財經金融犯罪、貪瀆犯行、白領犯罪等等,影響社會層面多麼廣大?這些大財團或集團不但能夠一手掌控相關不法的事證,甚至,一旦不法犯罪行為東窗事發,開始被你們調查,還能夠立即毀滅相關證據,而且為了避免刑罰,又實施任何不正手段(例如不實陳述、騷擾或以強暴、脅迫、恐嚇、賄賂、詐騙、不法關說執法人員、證人、鑑定人、通譯、舉發義務人,或其等家庭成員,或對他們採取報復行為、湮滅司法程序中的證據、藐視法庭、訴訟目的外不當使用訴訟資料等),全力侵犯、干擾司法的偵查與審判,結果是司法最終徒勞無功,或求取不爭執證據的認罪模式以輕判收場,自然引發人民罵聲一片,對司法結果的正確性存在,表示了重大的懷疑,逐漸加深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你們....。」

 法官沒想到曾智忠會突然來這麼一場連珠炮式的急襲大轟炸,他一時楞住了!但是,他很快就清醒了,剛好曾智忠長篇大論之後,語氣稍微轉弱了一點,他乘機插話制止:

 「你講完了沒有?」

 又令他意外的是,曾智忠竟然立即回答說:「講完了!」法官聞言反而氣餒,還是給曾智忠占盡了上風。他真沒想到曾智忠這麼有學識,更懂得話術謀略。

 曾智忠與蔡蓮花大鬧法庭之後,兩人又自稱罹患精神疾病,要求對他們停止審理,名堂多不勝數....。

 原來,蔡父與郭姓女同事搞外遇,蔡妻曾經怒告過妨害家庭。蔡父與郭姓女同事因公務往來,日久生情,兩人曾經一同到過台北市陽明山泡溫泉,還將兩人自拍的多部偷情影片上傳雲端儲存,遭蔡妻破解密碼而姦情曝光,怒告兩人通姦。

 蔡父持有美國綠卡,應訊時承認婚外情及自拍性愛影片,但稱偷情地點在美國,屬於國境外犯罪,台灣國法院無管轄權。

 但是,郭女應訊時卻證稱:兩人通姦五次,影片拍攝地點在台北市陽明山某溫泉飯店。

 檢方比對兩人說詞以及影片背景後,不採信蔡父說詞,認定兩人通姦罪證明確,向法院起訴。

 曾智忠與蔡蓮花故意挑選母親節到法院公證,正式結為夫妻。

 曾智忠與蔡蓮花結為夫妻,就是在這個最敏感的時候。

 蔡父得知,不但沒有參加婚禮,還痛罵女兒:

 「妳是這樣報答母親的嗎?太可惡了!」

【六】

 蔡母命案,在花蓮地方法院審理中,蔡父發生了一個重大意外。

 某日清晨三時許,花蓮縣消防局勤務中心接獲秀林鄉景美村蔡父女婿曾智忠報案,趕緊派器材車救援,利用吊臂以繩索垂降,從40公尺深的溪谷吊救出蔡父。蔡父右小腿骨折,後腦部嚴重撞傷,送醫救治,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有中風失智的現象。

 警方指出,蔡父女婿曾智忠雖稱蔡父因小解踩空而墜谷,卻拒絕說明半夜至慈母橋等地的原因,而翁婿倆都戴頭燈、穿雨鞋,動機令人起疑。

 無獨有偶,與蔡家翁婿同村的孫姓男子,去年凌晨到立霧溪河床盜採玫瑰石而遭溪水沖走,警方懷疑蔡家翁婿倆是為了想要盜採奇石而失足,將調閱路口監視器並清查接駁車輛,釐清案發經過。

 警方說,目前籃球大的玫瑰原石至少可賣上萬元,因此,常有人趁夜摸黑潛進立霧溪河床撿拾,但太魯閣國家公園範圍內,未經許可而盜採石頭,最重可判刑六個月,民眾勿以身試法。

【七】

 蔡蓮花和曾智忠認為殺害蔡父才能突破司法困境,先由曾智忠持電擊棒電暈睡夢中的蔡父,拿膠布黏貼蔡父口鼻致呼吸衰竭,還不放心,曾智忠再加功勒斃,兩人合力把屍體裝入黑色大型垃圾袋,用事先買來的鐵絲綁緊開口,然後由曾智忠開車載屍到花蓮縣秀林鄉景美村某處40公尺深的溪谷丟棄,故佈疑陣,沒想到蔡父命大不死。

【八】

 蔡蓮花替中風失智的父親請了一個印尼女看護。

 印尼籍女看護工亞娣,自2015年八月十七日起受僱於花蓮蔡家,照顧蔡父生活起居,但是,同年十月廿六日就開始餵食非醫師處方藥物。

 亞娣辯稱,是蔡蓮花教她的:如果父親不吃藥,就放進稀飯內餵食。蔡蓮花說,她教導亞娣,每天餐後十至廿五分鐘才能餵食藥物。

 亞娣又辯稱,當天早餐,她不確定蔡父是否已經服過藥;中午,蔡蓮花把藥交給她,她才又將藥物摻入午餐的稀飯內,餵食蔡父。

 檢察官根據蔡宅家中的監視器,發現當天上午六時許用過早餐後,亞娣把處方藥物給蔡父喝水吞下,然後出門。

 苯二氮類並非蔡父的醫師處方用藥,亞娣辯稱她不曾出門,沒有取得其他藥物的機會。

 事實上,亞娣每天都會推蔡父出門,在公園可遇到許多同鄉,有取得安眠藥的機會。

 亞娣說詞矛盾、說謊,花蓮地方法院依過失殺人罪判她十月徒刑,執行完畢後驅逐出境。

 檢察官與法官都不知道,當天早餐,蔡蓮花避開監視器,自己故意在稀飯裡將苯二氮類藥物摻入,並未告知亞娣。

 亞娣不確定午餐蔡父是否服過藥,於是,蔡蓮花又把苯二氮類藥交給她,她才又將該藥物摻入午餐的稀飯內餵食蔡父。

【九】

 花蓮市某西藥房老闆林忠義是蔡蓮花的表哥,又是國中同學,他在她赴紐西蘭留學之前,曾經狂熱地追求過她。

 林忠義雖然身高體壯,但是,長得蠻醜的,皮膚又特別粗黑,一直交不到女朋友。

 蔡蓮花身高身材一流,長得還不算難看,又很有女人味,但因為是「下三白眼」,花蓮人很保守,很迷信,認為這種女性會「剋親弒夫」,所以,蔡蓮花在花蓮也沒談過戀愛。

 林忠義追求蔡蓮花的時候,竟然普獲眾人贊同。

 蔡蓮花赴紐西蘭之後,她音訊漸少,終於無情地斷了線,林忠義的追求也就不了了之。

 苯二氮是蔡蓮花向林忠義購買的,當他看到蔡父蔡母命案的新聞報導後,經過一番長考,主動向該案承辦檢察官匿名檢舉,由於這個線索,蔡父蔡母命案真相終於水落石出。

 涉嫌偕同曾智忠弒父弒母的花蓮女子蔡蓮花,經過一審、二審,她都被判無期徒刑;曾智忠則被依殺人罪判處死刑,全案上訴至最高法院,被退回花蓮高分院更審。

 花蓮高分院更一審認為,蔡蓮花有反社會人格傾向,仍判無期徒刑。卻給了曾智忠一條活路,說他從中正理工學院畢業後,民國74年七月任中山科學研究院中尉,75年八月改派航發中心中尉,84年七月少校退伍。他在高中德育、群育等成績皆優良,大學操行成績良好,任職航發中心時,有多次嘉獎、記功,並非無教化可能;又說,雖然國內醫療矯正教化機構不足,不能因此認定他無法教化而剝奪其生命,改判無期徒刑。

 最高法院認同花蓮高分院更一審判決,認為曾智忠的罪行不是國際兩人權公約所指的「最嚴重罪行」,改判無期徒刑「並無不當」,對於檢方所指改判無期徒刑是量刑過輕的說法,反而認為「無理由」,維持兩人免死定讞;還希望兩人在獄中接受適當治療。

 弒親案法律程序終於全部走完了!

 蔡蓮花與曾智忠,這一對花蓮縣殘殺父母的驚世夫妻,雙雙逃過一死。

 台灣國法院的資深法官們,談到這個案件,都大搖其頭:被告毫無悔過之心,「這叫做有教化可能嗎?」

 網友們則諷刺說:成績好,不只免死喔!還有機會考上恐龍法官哩!

 蔡蓮花與丈夫曾智忠聯手逆倫殺死蔡父蔡母棄屍,最高法院認為仍「有」教化可能,判兩人無期徒刑定讞。

 但是,新北地院審理曾智忠涉及的兩起竊盜案,指曾智忠犯後反控店員想賣毒給他及員警索賄一千萬元遭拒,才聯手誣陷他,認定曾智忠毫無悔意,且反社會人格強烈,「無」教化可能,依竊盜罪判拘役50日,得易科罰金五萬元。

 判決指出,民國100年11月18日下午,曾智忠先在7-11偷了一碗紅燒牛肉麵,後又至屈臣氏偷竊一盒撒隆巴斯與一瓶消炎鎮痛擦劑,因步出店內時警鈴大作,周姓女店員連忙報警,現場並查扣贓物。

 警詢、偵查時,曾智忠均稱東西是自己所買,並非贓物,法院審理時,改口說是蔡蓮花買給他,因周女要賣毒品給他遭拒,加上到場處理的兩位員警對他索賄一千萬元不成,才聯手誣陷他。

 蔡蓮花則說,撒隆巴斯與消炎鎮痛擦劑是她買給曾智忠的,但買了很久沒有單據;牛肉碗麵是人家送給她,也沒有單據。

 法官質疑,蔡蓮花對四年多前的事竟能記得一清二楚,有違常理,疑是夫妻互相串證,又曾智忠所涉是小竊盜案,兩員警怎可能索賄千萬元?可見曾智忠犯後毫無悔意,顯「無」教化可能。

 曾智忠同一個人,「有」、「無」教化可能,全憑法官們自由心證?法官們可以各說各話?這或許也就是法院判決欠缺公信力的由來,人民承受法律見解爭議性的苦果,而陷入不知所措地步,甚至律師也不知應如何給當事人肯定的法律意見,造成社會對司法有著不確定感。

 曾智忠同一個人,「有」、「無」教化可能,無關案件輕重大小,全憑法官自由心證;反正又沒有陪審團,法官說了算。

 誰說沒有陪審團?台灣國實施民主制度後,加上高等教育普及,整個社會就是陪審團,2300萬雙眼睛盯著法官看,聽著法官說,等著法官判。

【十】

 弒父弒母的蔡蓮花恰巧是一個「下三白眼者」。

 中國「麻衣神相」之類的「面相學」專家這下子有話可說了:

 「下三白眼者,男女均狠毒,有虎狼之心,男多奔波勞碌,刑剋六親,女則有弒夫可能....」

 此案發生後,中國的「面相學」就不免蔚為台灣國的國民常識了。

 台灣國出生的下三白眼者,未來將被蔡蓮花案件所害。

 岩水山房說:『他們一出生可能就被貼上狠毒如虎狼的標籤。當鄰居小孩和學校同學,個個在「擇交在眼,眼惡者情必薄,交之有害」的警告下,他們還會有玩伴嗎?會有朋友嗎?會有情人嗎?如果往最不敢想像處臆測,在刑尅父母的斷定下,他邀得到父母不倦不悔的愛嗎?』

 『以另一個「下三白眼者」,知名的捷運隨機殺人犯鄭捷為例,他在人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原罪的環境下;在還沒殺人的童年就被判定為殺人犯的氛圍裡;由幼兒到成人,他到處祈求親情、友情、愛情,但到處碰壁;他內心不淌血嗎?他午夜夢迴的悲泣、哀號,有誰憐憫?有誰同情?』

 『面對親人放棄他、鄰人懼怕他、同學排斥他、老師冷淡他、女孩逃避他、國家無視他的種種殘酷;雖然台灣國醫學不認為他發瘋,其實他已百倍瘋了。』

 『他什麼事都沒有說、沒有做;只因天生三白眼,就令每一個跟他照過面的人都露出如遇毒蛇的憎惡表情,請問:誰有資格要求他不變成魔鬼?』

 『可憐的鄭捷!他沒有反抗和報復的特定對像,因為加害他的是龐然大物的中國傳統文化。在迷離錯亂的視覺下,那些觀念上不反對三白眼是天魔的北捷乘客,怎樣看都不是人,而是糾纏他一生的邪說,是他永遠擺脫不掉的中國面相學。』

【十一】

 報紙社會新聞版公佈了蔡蓮花從紐西蘭帶回台灣國的一張英文剪報(法官未判蔡蓮花死刑,法界認為與此剪報內容不無關係):

 「多與子女交流 讓他們以你為榮」

 我有一個從事企劃專案的好友,他在工作上的點子很多,卻不願花一丁點心思和子女溝通。我也是獨子,我也走過不溝通的彎路,但是我覺悟了之後,用了很多方法讓父母接受我。就是通過這種成年後的親子交流,讓我爸媽知道了,我是他們生命裡最重要的人,我開心才重要。

 更重要的是,希望大家不要再拿「不善於溝通、表達」、「不習慣和父母太親近」當藉口了,因為許多人在追求喜歡的對象時,不是都會想方設法地用體貼、關懷和送小禮物,來博得對方的好感嗎?因此,就為了讓辛苦養育我們的父母開心,也該學習「成年後的親子交流」....

 (老少戀有哪些難言之隱?老少戀父母又該如何試著理解他們的子女?透過 faygiroudly@hotmail.com 此一平台,歡迎老少戀,一同公開講明白。)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