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失蹤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6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三月 03, 2017 2:51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25》失蹤

 小鎮小到沒有傳統市場,縱貫公路旁的一樓小商店就是富有人家了。這樣的小商店,主要是賣青菜、豬肉、米、麵粉、糖、鹽等日常生活必需品。

 這樣的小商店鎮上有兩家,她家排名第二。她小學跟我同班,她有富家小公主的驕縱,我雖然是班長,她照樣瞧不起我,她曾經在跟我走在一起時,突然冒出一句「孤立」的話:

 「哪有當班長打赤腳的!」

 那時小學有留級制度,四年級結束時她被留級了,導師在班上宣佈這個消息,她當場沒有哭,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她才放聲大哭。

 她穿著大紅棉襖,哭起來更加令人側目。學生制服衣裳單薄的我,沒有穿外套,寒冬的夕陽煮不熱天空的蕭瑟。

 我初中考上第一志願,老師與鄰居都說不唸可惜,家人「被迫」借錢讓我升學。初中三年級,英文老師問升學志願,除了我,全班都要升學高中,然後讀大學。我說我要做老師,也就是去唸公費的師範學校,畢業後當小學老師。英文老師很會說話:

 「衣鉢有傳人了!」

 當小學老師的時候,我想到轉業,曾經考過調查局與警官,筆試都順利通過,皆因口試與身家調查之後,來信通知落榜。後來學校教導主任出缺,教育局遲遲沒有派人來,校長要我代理,可是報上教育局後,立即回覆不准。

 我的妻子是我的同事,又是師範學校的同學。在師範學校時,我是班上永遠的第一名,妻子非常景仰我。我是課外活動新詩社團的班長,她為了接近我而加入新詩社團。她長得不矮,也不難看,就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永遠的臉色蒼白,最大的缺點還是有點駝背,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她。

 我們兩個是學校年輕未婚的老師,每有出差都被點名派遣。有一次,我們又一起出差,她告訴我三次「挫敗」的經驗,原因是「忠誠調查」不能過關。原來我的父親拜把兄弟南山叔涉及228大屠殺事件,我的父親因此曾經被中國納粹約談,所幸被飭歸,沒有一去不回。這件事情,父親從來沒有對我提起過。

 她坦白告訴我,她的父親就是政府的情治人員,因此她獲得信任,被情治機關選為學校的潛在「外圍份子」,負責監督學校每一位同仁,包括校長在內。她對每一位同仁都是「有言必錄」,定時呈報,何況其他資料?

 我瞭解她對我坦白的用意,還對她表示感謝。經過一番長考之後,我決定追求她。一切都很順利,表面上看起來,我們的感情是順水推舟:由同學、同事、戀人而夫妻。當然她的父親、我的父親都表示反對,我們兩個堅持到底,不但自己跑去公證結婚,還「生米煮成熟飯」,兩個人並且獨立成家,在外居住。直到孩子出世,才獲得兩個父親的諒解。

 妻子開始對我美言,說我思想非常正確,當然不在話下了;她甚至造假,說我提供很多檢舉同仁「不滿」或「分歧」的言論資料給她。我自己也大有積極作為,例如我勤奮用心寫了不少文藝作品:光復前台灣人反日的義舉,蔣介石光復台灣的歌頌與感恩等等,這類主題特別受到當時報刊雜誌的青睞,每投必登,從來沒有被退稿過;我還意外變成了一個知名的作家,更賺了不少稿費。

 岳丈轉告我,上級對我「頗有好感」。經由妻子與岳丈聯名介紹,幫我加入中國國民黨。加入中國國民黨成功以後,我考主任、校長都順利過關。當了小學校長以後,我就是中國國民黨選舉時當然的樁腳;憑著口才一流,我又是中國國民黨選舉時全國候選人炙手可熱的站台名嘴,足以對抗黨外人士台語演講的大將,逐漸享有全國性知名度,為中國國民黨政權立下諸多汗馬功勞。

 接下來,蔣經國推行「崔苔青」政策,在妻子與岳丈的幫助下,我又當上了鎮黨部主委,成為地方政壇最具知名的人物;更上一層樓的時代來臨了,我考上國中校長那一年,當上了縣黨部主委,從此我就是重量級的政治人物了。

 在我教育與政治事業邁向高峰的時候,父親因為罹患肝癌而去世,喪事備極哀榮,地方黨政工商要員全部到齊,中央巨星也熠熠降臨。但是,父親的拜把兄弟,竟然沒有一個到場,全鎮議論紛紛。

 事後,我的黨幹未與我商量,暗中散佈耳語,說他們這樣做是無情無義。沒想到他們反唇相譏:他們早就與父親斷絕了拜把兄弟的關係;我完全不知道,父親從來沒有告訴我這一回事。

 我立即飭令黨幹停止散佈耳語攻訐,並且在一次鎮內市地重劃協調會上,特地安排與陳鎮長同桌,找機會談和。陳鎮長就是父親拜把兄弟們的老大,他是以無黨籍身份打敗中國國民黨而當選鎮長的,還是全國第一人。我事先準備了很多屆時見到陳鎮長時要說的話,還不斷地重覆演練。

 「....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以後,我們台灣經濟起飛,人民生活普遍改善,中國國民黨正在努力經營台灣,陳鎮長....」

 「我不是來聽訓的!」陳鎮長打斷我的話。

 「不敢!不敢!您是我的長輩....」

 「你當年讀初中沒錢繳學費,都是你爸爸跟南山叔借的錢,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知道!我永遠記得!他是我的大恩人!」

 「南山叔到今天還是失蹤人口,你打聽得怎麼樣了?」

 「我....」

 「我們沒什麼好談!」

 「你聽我說嘛!黨裡總要有我們台灣人....」

 「我知道,你從小就很聰敏,你看得很遠,你是『族群和諧』的樣版,你是李鴻章....」

 「陳鎮長....」

 「主委!我們不同黨!我們各走各的!」

 我被中國國民黨提名為縣長候選人,黨外人士推出一個律師跟我競選。我希望陳鎮長保持中立,他卻倒向我的對手。選戰敵我分明,非勝即敗,雙方都勢在必得,兩軍交鋒,謀師獻策,將士用命,淚流成河。

 在選戰開打前三個月,陳鎮長因為鎮公所新建工程圖利廠商貪污案,突然被檢察官起訴。我的父親、南山叔、我的家庭....都被對方拿出來大做文章,暗示我是一個「台奸」。選民被捲入紛爭,沒有一個是旁觀者,因為投票就是抉擇,抉擇的不只是候選人,還有社會的價值,選戰就是台灣歷史發展的人性辯證。

 選戰結束,我當選了。四年之後,我又連任成功。八年之後,我搬家雇用五大車離開官邸;八年之前,我搬家只雇用一小車進入官邸。縣長卸任之後,我立即被聘為省府政務委員,並遷居南投中興新村。

 我唯一的遺憾是,母親堅持留在家鄉故居。她一向與媳婦不和,我當初搬入縣長官邸時,她就一個人獨居故宅了。

 因為我的緣故,家鄉的人們對母親很不友善,她是一個人獨來獨往的;沒有人跟她講話,她也主動不跟人家講話;沒有絕對必要時,彼此沉默對待,可以說是殘忍,也可以說是慈悲。

 她喜歡運動,爬住家後山,也是一人獨行;其實她的娘家就在高山上,她是原住民的後裔,登山可以順便回娘家。

 我的家鄉,民風強悍。根據統計資料,我的家鄉是台灣國228大屠殺事件中死難人數最多的一個鎮(依人口比例計算)。

 1947年228大屠殺事件發生後,台灣國民間口耳相傳,說是中國警備副司令柯遠芬及保安司令彭孟輯,本來計劃將十四至五十歲的台灣國男人全部殺掉,十三歲以下的將來長大,就可以被教育洗腦而具足中國意識了。

 三月中旬,蔣介石派白崇禧國防部長來台視察,命令柯、彭放棄這個殺戮計劃。二○一四年三月十日白先勇在《聯合報》副刊發表了一篇「關鍵十六天—父親與二二八」,才知道其父親日記中,確實有記載這回事,並不是台灣國民間胡亂傳說的。

 中國納粹清鄉屠殺引起外國譴責,不久,蔣介石被逼宣佈參加二二八者既往不咎,不再格殺台灣人。其實這是蔣介石一種最為卑鄙惡毒的障眼詐騙之厚黑術,之後抓到台灣族嫌疑者,另戴一頂「匪諜」高帽,照抓照殺不誤。

 我的家鄉也是台灣國228大屠殺事件之後,「匪諜」人數最多的一個鎮。

 母親留守故居的抉擇,真是何苦來哉?鄉人都説她是在受苦,而受苦是一種贖罪,為我這個兒子贖罪;但是,要贖罪多久?能贖罪多久?

 我比誰都清楚:如果是選鎮長,我百分之百選不上。還好我一開始就選縣長,一縣幅員遼闊,一鎮之票影響有限。雖然黨為我在家鄉大力買票,兩次縣長選舉還是大輸給對手。兩任縣長,我對我的家鄉大力建設,鄉人有目共睹,但是他們仍不領情。

 我的兒女留學美國之後,決定居留美國,不回台灣,我為他們在美國買了兩間豪宅。後來,妻子娘家全部移居美國,我放心不下老母,妻子還是堅決要走,我最後屈服了。我是獨子,特別交代出嫁的表妹有空回鄉去探望母親。我只是認為我跟母親的距離越來越遠了,沒想到這是我與母親永別的一個「關鍵」決定。

 我到美國才三個月,就接到表妹的電話,說母親失蹤了!我立即獨自飛回台灣。

 我本來以為,母親一定是藏匿(或回歸)山林,也就是搬回娘家去住了。但是,外祖母當面對我說:絕對沒有這一回事。我還是不相信,曾經偷偷上山隱身察看過一段日子,也從未發現母親出現在娘家。

 大家都認為母親愛爬山,也有可能意外失足,落入山谷。可是,消防隊員在我回國之後,就搜尋了好幾天,都無所獲。

 我開始起疑心了!竟然夢見我的政敵陳前鎮長將母親推落山谷。經過探聽結果,他出獄後,已經舉家移民加拿大。而且夢境也有問題,消防隊員搜尋過所有的山谷,都沒有發現母親的遺體。最後,警方以失蹤人口結案。

 由於我是名人,母親失蹤的消息上了報,我被人批評為「大不孝」。我沒有立即回美國,暫時住在老家。我仔細檢視母親所有的物品,想要發現什麼跟失蹤有關的線索。我也反覆登山,希望有靈遇的跡象。幾天下來,我走在鎮上都是失魂落魄的。

 有一次,我被一個小孩子撞到了。

 他很有禮貌地跟我說:「對不起!」

 他的祖父立刻跟他說:「不用跟他說對不起!」

 「為什麼?」

 「是他撞到你,不是你撞到他。」

 我清醒過來了,連忙說:「對不起!」

 祖父迅速替孫子回答說:「不用了!」

 我看到說話的人就是南山叔的兒子!他不屑地看我一眼,甩頭就走了。南山叔的兒子並不像南山叔,他像的是母親;我發覺那個小孩很像南山叔,他又一直回頭看我,我對他印象特別深刻。南山叔的兒子都有孫子了!我也有孫子啊!我這時想起了南山叔,想起南山叔就想起我的童年,想起我的童年才想到現在的自己真的「老了」。

 有一天我又登山去了,回程中發現一群人驚慌騷動地聚在一起,原來是幾個小孩子追逐嬉戲,故意離開步道,在山坡草地上跑跑跳跳,有一個人不小心滾落斜坡,還好沒有一路直接掉下山谷,而是半途掉進一個大窟窿,大概是移棺後廢棄的大墳穴。我一眼就看清楚,那個小孩子,就是南山叔的曾孫啊。很多大男人在山坡上手拉手,向下延伸,把那個小孩子拉出大窟窿,救回步道上來。

 我忽然心生靈感,母親會不會也是掉落這樣的大窟窿而未被人發現?母親又不是小孩,怎麼可能走離步道,跑到山坡草地斜面上去?雖然這種想法實在太沒道理,我還是心存一絲絲希望,第二天開始,我真的冒險去探看了好幾個大窟窿,都無所獲,還被登山客笑稱「瘋子」。

 最後,表妹很怕,這樣子下去,我會真的發瘋了,力勸我先回美國;若有母親的消息,她會立刻電話告知。被迫離開台灣國那天,我在飛機上臨窗一瞥台灣國的實體地圖時,眼淚決堤般宣洩而出。

 啊!人間世事,冥冥之中,究竟有多少是不可知,不可證,也是不可思議的?到底是誰在隱瞞事實的真相?母親永遠失蹤了!我永遠不知道事實的真相,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事實的真相。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