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亂葬崗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三月 03, 2017 2:30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26》亂葬崗

 我又來到亂葬崗,野草叢生,無路可走,我手持柴刀,揮舞前進。我開闢的舊路痕跡猶在,恰好讓我避過它。終於穿越亂葬崗,我又失望了。回頭換個方向,再揮舞柴刀前進,日正當中,冬風吹不乾我全身的汗流。

 我突然顛了身子,原來是右腳踢到半截凸出地面的磚塊。然後我低頭看到集合的小磚堆,更發現磚面刻有模糊的字跡,雖然顯已久經風雨泥沙侵蝕,仍可辨認字形。

 我循原路走出亂葬崗,夕陽半臉在山谷沉思,看我疲憊的身軀走向觀音佛祖廟。我還來不及坐下來休息沉伏心緒的潮浪,迎接我的是一個似曾相識的男人。兩個人停步相望,沉默良久,兩頭霜白的髮鬢在風中飛揚對語。兩人擦身而過,夕陽還沒有沉沒,兩個人變成背影相對。

 兩個背影幾乎同時駐足,然後又同時轉身,彼此近距離凝視,同時欲言又止;青少年知己的影像從過去的歷史片片閃現而出,兩個人又是幾乎異口同聲:

 「你———」

 「我是聰明!」對方接著先報名了。

 「我是江山!」我搶著補報。

 兩個箭步,兩個人張開雙手,貼身緊抱。

 228大屠殺事件發生後,他們兩個分道揚鑣至今。當時聰明認為留在台灣必死無疑,決定離開台灣,到日本去;江山認為留在台灣才能發揮實際的效用,死不足惜。他們沒有爭吵,只有辯論。

 誰對誰錯,時局還不明朗。

 「你怎麼敢回來?」

 「我很想念我的母親。」

 「太晚了!」

 江山決定留在台灣的另外一個理由,就是為了母親。其實,聰明決定離開台灣,聰明的母親也沒有反對。

 「我的母親埋在哪裡?」

 「我不知道。」

 「你不能叫我絕望。」

 「我真的不知道,但是不至於絕望。」

 月亮初升,在黑夜裡顯得非常明亮。我卻感覺聰明的一雙眼睛更明亮,我看到了激動的淚水螢光。

 翌日,我帶聰明重返亂葬崗。

 我們分頭挖掘出每一塊方磚,檢視上面的字跡。

 「阿母!」

 聰明突然顫抖地呼喚,我跑到他的身邊,他手上拿著一塊磚頭,磨平的一面上刻「王XX」,那是聰明母親的名字。

 我們就地挖掘下去,有一具骷髏,腿骨很長,雖然聰明的母親身材很高,但是,聰明無法也不敢確定這具骷髏百分之一百就是母親的。

 第三天,我們正在討論遷葬之事。才剛開始,一個日本獨立台灣組織在台地下成員就跑來緊急通知,有台灣族向中國納粹檢舉,聰明的行蹤已經暴露,他必須變妝易容,閃電出境;來人說完話,就把他帶走了。

 我看著聰明的背影再次消失在台灣國!台灣國這幾年變化很大,變得我對環境與人都感覺非常的陌生,故鄉猶如異鄉,台灣還是台灣嗎?

 228大屠殺事件後,中國政府實施鄰保制度,鄰人互相連保,鄰內如有一人嫌疑,全鄰都有罪,造成人人自危,互相猜忌,互相檢舉。本來鄰內都是和諧的鄰居,該制度實施後,親人變成敵人,互相猜忌和檢舉,一舉一動都怕鄰居知道,這種毫無人性的社會,真的出現在中國化的台灣!如果說這不是「鬼島」,什麼才是「鬼島」?

 聰明的母親遷葬之事,暫時作罷。聰明安全返回日本,他對我的決定頗能諒解。他對未來還是充滿希望,他說台灣獨立之後,他要把亂葬崗改建為「228大屠殺紀念墓園」。沒想到,聰明因為肝癌,在1970就英年早逝,葬身日本,沒有看到台灣實施民主,更等不到台灣獨立。

 李登輝繼任總統那一年,我才幫聰明的母親遷葬完成。至於把亂葬崗改建為「228大屠殺紀念墓園」,我無能為力;我太老了,猶如風中殘燭,我也不相信中華民國做得到。

 我幫聰明的母親遷葬之日,為她焚燒了遺物中的一疊日文詩稿(她是一位日治時代的女詩人)其中有關228大屠殺的主題只有一篇,我想它應該是她此生最後的一首詩,翻譯如下:

 清明掃墓,看到了台灣族的萬里長城

 血淚流落國土,一點一滴一點一滴
 在荷、在鄭、在清、在日、在蔣
 一步一年,一步十年,一步百年
 握一把國土,撫一隅牆垣
 我伴望墩,望墩伴我
 落日在足下,野風繞耳
 揚起片片茫茫的蘆紅
 斜暉羞赧了我的臉頰
 映紅了幾百年的墩台

 雷擊,雨打,日曬,風吹
 匍匐萬里,毫無古老的氣息
 扭曲又贏伸,低陷又高踞
 嚴整的女牆與垛凹凸又凹凸
 頂天的墩台望斷又望斷
 黨徽平原游輪,海峽洶湧獰笑
 飄香的水果,長高的神木
 長城喔!跋涉在台灣的心臟
 我憑弔,歷史的血跡滴落國土

 長城喔!蕩擊台灣族的堡壘
 永遠鎮壓台灣魂的一道符咒
 黃沙迷漫東西南北上下十方
 大軍登陸屠殺,志士離島逃命
 號音驚亂黃沙,清鄉鞭撻患煞
 過田入戶穿心,台灣婦女無顏色
 母語不出門,六畜不蕃息

 台灣族心的結晶,骨的堆垛
 台灣族血淚腦髄凝固的長城喔
 魔鬼與魔鬼要攜手
 彼岸與此岸都要中國
 一面倒,明槍暗箭
 一塊磚是一顆心,一支骨
 誰能否定台灣長城的存在
 永遠被洗腦的台灣族啊
 搬著一塊又一塊台灣的磚頭
 扛著一座自己建造的萬里長城

 台灣族埋葬台灣族的心血和骨肉
 一面倒倒向西方,倒下的是誰?
 誰是叛徒?誰是英雄
 誰是屠夫?誰是救星?
 台灣國清明掃墓,台灣族看到了
 綿延不盡的墳墓啊,漫山遍野
 慎終追遠,台灣族看到了
 台灣族的家鄉,台灣族的祖先
 台灣族的祖國,台灣族的歷史
 還有台灣族永遠的萬里長城

 這首詩,固為228大屠殺歷史慘案中,台灣族女性或母親的代表心聲,卻充滿了十足的陽剛正氣。聰明的母親把這首詩題為「清明掃墓,看到了台灣族的萬里長城」;其實,也可以把這首詩題為聰明講的「228大屠殺紀念墓園」,啊!他們兩個真是母子連心!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