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九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十月 17, 2015 2:2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九章 之一

 「合合禮」辦完的那天傍晚,天色已暗,真真開始喊肚子痛。強強起初以為是吃壞肚子。真真痛了一會兒,自己半信半疑的說:「好像是小強強要出生了。」
 兩人曾商量好要在這片當初定情的樹林裏生產,現在時候到了,卻不知該怎麼辦。幸好還有兩位公公在附近,強強要求一人去帶真真的母親來,另一人則回宮裏召喚產婆和奶姆姆。
 剛入夜的樹林從不安靜。貓頭鷹開始要活躍了,低沈而緩慢的咕嚕咕嚕叫聲出來了;一大群蝙蝠到處飛竄,伴隨著尖銳的嘰唧嘰唧;還有許多不知名的蟲兒,不知躲在何處,只聞這裏唧唧,那裏唧唧,一聲長,一聲短。
 真真開始在樹林裏斷斷續續的發出痛苦的呻吟。強強攬她在懷,握著她的手,目視著樹林外面,盼望幫手快到。正焦慮中,果然看到兩個人腳步慌亂的走進,竟是辣辣巫師和定定意外的回來。
 「怎麼回事?」辣辣著急的先發問。
 「真真快生了。」強強見這兩人至,放心不少,說:「已經去請真真的母親,還沒到。」
 「應該叫宮裏的產婆來。」
 「也去叫了。」強強說:「你們什麼事來?」
 「大事不好。」定定答:「昏昏國王要大開殺戒了。信信和房房今天下午從這裡回部隊後,獲悉有一萬多軍士趁統帥不在時逃跑,逃至對方三族的部隊,而且多是帶糧脫逃的。」
 「一萬多!真有那麼多?」
 「確是如此。信信知情後宣佈,說昏昏國王有令,脫逃者全部截殺,當場處死。他宣佈後,有四、五名軍士在逃跑中死亡。」
 「真是糟糕。」
 「信信隨後差房房向國王報告。昏昏大怒,親赴戰場督陣。他獲悉三族部隊是輪由忽哈族的謙謙統領,命侍衛回宮打開倉庫,搬來一百多把大鐮刀。他決定今晚夜襲,要大屠殺。」
 真真此時一陣哭喊,強強摟緊她,但仍哭著喊痛。辣辣說:「應該勉強起來,忍著痛走動走動,等一下才容易生出來。」
 強強聞言,扶真真起來彎著腰忍痛行走,辣辣和定定跟在旁邊。強強說:「哼!他未必真敢這樣做吧?我們自古有不得夜襲的戰場規矩,絕對不允許。」
 「昏昏國王有什麼不敢做的!上次打仗時我力阻他不可在敵人掩角認輸後追殺,他還不是照幹不誤。」
 「辣辣,你去規勸,我相信他會聽你的。」
 「絕對不會。他現在已視我為敵。這就是我今晚陪定定一起來的緣故。」辣辣側頭先看了真真一眼,鄭重的向強強說:「除非你出馬,否則今晚會有大血腥。我擔心鮮血會染紅半邊『那那比』丘陵地。」
 強強陷入沉默。真真在旁微弱的說:「強強,你應該快去,別管我。」
 真真還想說什麼,有腳步聲,是真真的母親帶著幾個人到了。(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十月 17, 2015 10:37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九章 之二

 真真的母親還未走近前,強強問定定:「夜襲的時間,你探聽到了嗎?」
 「說是月亮上升到頭頂時就動手....」
 定定的話被真真的喊叫聲打斷:「姆姆,姆姆,我....」
 真真的母親一到就果斷的大聲?:「來,真真,姆姆看看,如果胎水還沒出來,應該回家生產,這裡不方便。」然後臉朝強強,像在跟自己的小孩說話:「強強,聽姆姆的話,不要在這裡生,要聽姆姆的話。」
 強強來不及應答,真真先說話,聲音虛弱:「姆姆,來得及我們就回家生。強強他們今晚有重要軍務要處理,別吵他們。」
 辣辣在「合合禮」時無暇認識真真的母親。此時,透過極為微弱的天光,他看到一個跟真真一樣高,頭角形狀也相同的女人。母女兩人的臉龐輪廓也神似。這位姆姆跟真真唯一的不同在音色,真真的清脆甜美如黃鶯,她母親的則是像烏鴉和喜鵲那種粗沙般的嗓門。辣辣心想,音色差異那麼大,果然命運也大有不同。
 就在辣辣好奇的看著這對母女的互動的時刻,月亮的光華微微的斜斜的泛入樹林,強強叫了一聲:「辣辣,定定,我們三人分工一下。」
 「喔哦!這就是辣辣嗎?啊!辣辣巫師在這裡!」真真的母親和幾個村民彎膝低頭扶角,朝向辣辣巫師虔誠的致意。
 真真又呻吟了一聲,抖聲叫姆姆:「別吵他們。他們有急事要辦。」
 強強上前,扶一下真真的腰,問:「又痛起來了嗎?」
 真真伸手輕輕推開,說:「你去,你們去,姆姆會照顧我。」
 於是,當著大家,強強像以前在戰場上那樣,開口了:
 「辣辣,請你去三族的部隊,告訴謙謙首領:連夜撤軍,退回自己的區域,各自解散。
 「定定,你負責去帶領那些脫逃投誠的一萬多名我方軍士,帶回我們的原營區,也解散。
 「我負責去阻止信信和房房的夜襲部隊。我們要立即行動,月亮已經出來了。」
 定定說:「我們只有兩隻鴕鳥在此....」
 「你和辣辣各騎一隻。我知道一條捷徑,縱躍過去,也很快。」強強說完又補一句:「都告訴他們,大部分軍士可解散回家,從事營生工作。以後一定不會有那麼多的戰事。」
 強強臨出發時,又低聲叫了一聲「真真」。真真忍住呻吟,催他:「快去,姆姆她們在此,你放心的去。」
 強強躥起一躍,耳際卻傳來真真一陣劇烈的痛喊。他十分不忍,一咬牙,仍然騰身邁步,向前奔去;跑了一小段路後,改用爬行,以花豹那般的速度,追在定定和辣辣所騎鴕鳥的後面。(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月 19, 2015 1:3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九章 之三

 月亮像被咬了一大口的南瓜餅,黃白油亮的高掛在天空。它的四周,繁星一閃一閃好奇的眨著眼睛。星空之下,起伏和緩的那那比丘陵地的南邊,一條帶狀的寬闊台地上,三族的軍士長正在吃力的叫醒熟睡中的軍士。「不是說一直要駐紮到昏昏國王退位為止嗎?」揉著眼睛嘟嘟噥噥的軍士們問來問去,沒人知道為什麼各族都要連夜拔營回家。
 那那比北邊的國王的軍隊已經出動,用他們最擅長的爬行隊形,輕悄悄的滑下一個緩坡,再爬上一個斜坡即可抵達三族的營地。第一排一百多人手上拿著粗柄烏黑的大鐮刀,信信在中間,後面跟隨著黑壓壓一大群手持長矛的軍士。
 突然有一個高大的人影從右後方出現,猝然伸手奪走後排一名軍士的長矛,騰起,躍向夜襲隊伍的最前面;人影還未落地,長矛快速的由左而右橫向掃出,將第一排十幾人手上的大鐮刀一起擊落在地上。
 夜襲隊伍一陣騷動,哇呀啊呀叫嚷之同時,聽到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喝聲:「我是強強,軍士們不可造次,立即停止出擊。」
 強強一面喝令一面縱躍到部隊的另一端,重施故技,十幾名前排軍士的手幾乎同時被一根長矛木柄打中,大鐮刀紛紛落地,喝聲又響起:「全軍聽著,我是強強,獨角人打仗不許夜襲,立即後退!後退!」
 數萬軍士呆立著,無人敢再前進。
 另一個人影快步走向強強,急促的說:「強強總管,這是國王下的命令,他現在就在部隊後面壓陣。」
 說話的是信信。他說完掄起大鐮刀色厲內荏地作勢砍下,口中說:「請先打死我,否則我無法跟國王交代。」
 「這是你自找的。」強強話聲未落,伸手無影,倏地扣住他的右手腕,搶下大鐮刀,往地上一丟。信信也矮身低頭,一角刺出。強強順著他的來勢,雙手揪其雙臂,伸腳勾其雙腳,然後扭腰旋轉,用巧勁將他的整個身子甩出。信信像一隻大鳥般飛起來,眼看即將跌落地上時,強強飛身一躍將他攫住,再用力一送,將它送回部隊前排中央他原先站立的領隊位置。他著地時,雙膝一軟,跪倒在地,迅即爬起來。軍士們都驚訝,他被強強如此摔扭擲揉,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傷痛。
 蹲在地上看戲的,都是長年跟隨強強征戰的軍士。大家透著暗夜的天光,目睹這一幕武打好戲,都清楚的發覺強強的身手不一樣了。他出手舉重若輕,輕巧中又帶著強勁。以前他帶領大家操練野獸技法時最難的兩個動作──擰腰與翻轉,今晚好像在做示範演練。其身形變化之快速,靈動如猿猴,軍士們都開了眼界。(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20, 2015 12:3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九章 之四

 大家還在目瞪口呆,從後面傳來昏昏國王恐怖的吆喝聲:「全軍聽好,昏昏國王在此發佈軍令,部隊立即進攻,消滅敵人,違令者斬。」昏昏國王接著大聲指示身旁的侍衛隊:「你們十二人上前執行王令,將猶豫不前進者當場處死。強強若敢阻撓,十二人圍攻拿下。」
 強強立即回應,比國王還大聲:「打仗不夜襲的戰場規矩一旦破壞,未來大家永無寧日,夜間都別想睡個好覺。昏昏國王的夜襲命令不必聽從。有誰要進攻的,請先打倒我,然後踩踏我的身體前進。」
 四周再無任何聲響,空氣凝結了。王室兩兄弟在軍前如此火爆衝突,軍心完全潰散,從領隊到普通軍士無人擅動。
 在可怕的寂靜中,部隊後面突然爆出昏昏國王的怒吼:「強強,強強,你要跟我作對到幾時?你這個斷了頭角又長了尾巴的野獸,你以為穿上長袍我就....」只罵出這些話就沒聲了,緊接著從後面傳出一陣騷動,侍衛隊長高喊:「昏昏國王昏倒了,昏倒在地。」
 強強馬上大聲下令:「侍衛隊扶持國王回宮,信信和房房率軍回營,立即行動,有誰耽擱一時半刻,軍律侍候。」
 這支「國王的軍隊」緩緩向後移動,同時緩緩響起「強強,強強,強強」的呼聲。信信快步走在部隊前面,房房在後面壓陣。房房和後排的軍士都在夜色中努力張望,想看出強強屁股上是否真的長了尾巴。
 強強目送部隊逐漸退去,佇立原地發了一下呆。這半夜裡,在荒郊野外,月亮給那那比丘陵地舖上一層慘白的薄紗,繁星似乎有點不安的閃爍著。他多年來憚思竭慮訓練的這支部隊,差一點淪為屠夫部隊。他感覺有點冷,動一動身體,拍拍體毛上的夜露,又想,這些年,族群之間動輒戰爭,大家都努力擴充軍隊。軍士實在過多了!
 一陣沙刷沙刷急迫的聲響,阻斷他繼續思索這個問題。兩位別動隊公公各騎一隻鴕鳥,再多牽一隻,兩人三鳥來到他身後,「強強,事情不妙,真真產後大量流血,生命有危險。你快回去。」
 「什麼?怎麼會!」強強失聲叫了出來,二話不說,跨上鴕鳥。兩位公公在後頭一面追一面高喊:「她已不在她母親家,被移至王宮醫務部了。」(第十九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