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八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11, 2015 1:5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八章 之一

 忽哈族首領謙謙安全脫險回家後,召集他的臣僚,詳細講述他此行的經歷。他先描述強強土葬大駝鳥的情形,那墓塚呀,高聳如山崗,真真畫的鴕鳥側頭展翅拔腿神氣活現,引發魯哈族人摩肩擦踵前往膜拜如拜神,講得神氣活現,加油加醬;然後說到惡人國王昏昏設伏要殺他,強強親自陪伴他們走過長長坡,順便引導他們前往參觀製布工場等情節,有高潮低潮,高音低調,偶爾中斷一下,賣個關子,引人發問。臣僚們第一次見識到謙謙說故事的長才。謙謙說到最後,做了一個總結:「我們被統治的三族要轉運了。我們有機會學到製鐵和製布的技術,關鍵就在強強,在他的胸襟和態度。」
 他派出使者分赴赤哈族和齊哈族,講述他的這段經歷,同時研商如何讓昏昏快死而強強快一點登上王位。
 當這個故事傳遍三族,大家把希望全寄託在強強身上的時候,惡耗傳至:魯哈族軍務總部人事大地震,強強和他的副手定定被免職;強強被驅逐出王宮,躲在真真的家鄉陪女人塗畫石頭,而禍因正是他引謙謙參觀製布工場。
 眼看三族的期望要落空了,失望的情緒彌漫在三族區域的天空中。此時,赤哈族的長老巫師,那位曾經開示,說被割閹生殖器的人,若能割下強強的頭角,曬乾磨粉,溫水吞服,就能重新長回來的那人,在此緊要關頭又開示了,他說:「聯合三族的軍隊,集結在魯哈族區域邊緣,混合編組,自稱是『強強的軍隊』,用強強的名義號召,用強強的名號施壓,一定有效。」
 三族的首領和巫師們經過幾天的思考和討論,決定一試。
 這支為數約三萬人的「強強的軍隊」初步集結的時候,強強本人正和真真在河畔討論第二個巨石上的圖畫,對此一發展毫不知情;定定已能心平氣和,正帶著家族子弟們在狩獵,也毫不知情。昏昏國王在第一時間接獲軍務總管信信的報告,下令調查。當他證實那是一支沒有強強的「強強的軍隊」時,桀桀桀的放聲大笑,說:「不怕!他們只三萬,我們足足有八萬。我們只須動用一半的軍士,也集結,反施壓,把他們逼退,不退就打。」
 從那天開始,風雲飆起,山河騷動。獨角人王國到處都有頂著頭角的人頭流竄,到處有運送糧草的隊伍出現,到處瀰漫著戰爭的恐慌。
 昏昏的「國王的軍隊」花了三天完成集結,和三族的「強強的軍隊」延著那那比丘陵地帶對峙,四萬對三萬,是獨角人王國首見的大陣仗。時序是乾季之末,雨季將到未到,潮溼的空氣隱約可聞。大軍緩緩游移,宛如完工曬乾的樹皮紗布在風中起伏;兩邊共七萬支角分別豎立頭頂,從高處望下,像乾季一根根粗瘦長短不一的樹枝。(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月 12, 2015 9:4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八章 之二

 兩軍之間隔著一大塊狹長的空地。「國王的軍隊」由信信居中統領,房房副統領在軍隊中走來走去,傳達信信的將令。「強強的軍隊」則由三族的首領輪流統帥,一人一天,另外派出十餘軍士來來回回大嗓門高喊「我們是強強的軍隊,強強就是我們全軍的最高統帥」。
 兩軍部署妥當後,先進行的是口水戰爭。信信和房房都是那種罵功一流的軍士長,因而陣仗一擺開,「國王的軍隊」便贏得了聲勢。當他們相互叫罵不息,連附近的蟲鳥似乎都聽得心煩了,突然天空一暗,大家停嘴抬頭,是好幾千隻野雁飛過,粗沙沙的雁啼,壓迫人的耳朵。對獨角人來說,這並非什麼特別罕見的景象。不妙的是,鳥大便下雨般灑下,半乾半濕的,剛好落在兩軍的陣地上。空氣中頓時彌漫一種蔬果發酵後的氣味,不能說它香也不算是臭,日常生活中甚至每個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有這種味道。軍士們為了躲避「糞雨」,陣容大亂。幸好很快「雁過天晴」,兩軍分別讓中標者去清洗體毛,並重新整隊。三族陣營這邊,整隊時發現有七名魯哈族軍士趁亂來投誠。不過,由於數量不多,一時並未引起昏昏國王陣營的注意。
 雁群蔽天並灑下「糞雨」之事,很快傳進王宮。昏昏國王心中狐疑,急著要找辣辣巫師問明凶吉,但侍衛們苦尋不著。國王動了怒,開罵:「這國師死到那裡了?大戰一觸即發,他怎能不隨侍在我這個統帥身邊?」國師向來極受禮遇,國王這樣公開責備,還是首次。
 對峙的第一天晚上,信信派傳令請昏昏國王示下明天的攻守戰略,國王下達命令:「按軍不動,靜候他們的糧草用罄。」

 第二天、第三天過去,奇怪的事情在暗夜悄悄發生。「國王的軍隊」裏陸陸續續有軍士脫逃,前往「強強的軍隊」投誠,有的攜帶著糧草。
 「強強的軍隊」於第四天清晨清點人數,多了六百多軍士,外加糧草一大堆。來投誠的軍士言明是來投靠強強。
 信信總管派人向國王報告此事。國王問傳令士:「我方有六百多投過去,對方有多少投過來?」
 「沒有一人投過來。」
 「那麼立即開戰,愈快愈好。」
 信信當局主動與敵軍取得協議,後天一早開戰。

 開戰前一天傍晚,又有奇怪的事情發生。是真的強強派來了信使,一個瘦瘦小小,頭角乾萎,能施展騰躍之術的公公飄然降臨,邀請三族的首領、巫師和主要軍務幹部前去參加強強和真真的「合合禮」。時間是次日一早,正好是約定的開戰時刻。「強強說了,大家一定要去,去了便知。」
 「強強的軍隊」指揮當局立即依據強強的要求,下令退軍半里,並遣使者向對方要求暫停開戰。(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13, 2015 12:40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八章 之三

 兩方陣營都不知道「合合禮」是什麼儀式,整個獨角人王國無人知曉什麼叫做「合合禮」。禮儀場地在真真塗畫大石頭的河畔沙地,遠眺是青山白雲,近處有樹林流水,偶有野鴿子飛起飛落。真真出生長大的村莊全員出動,準備了各式各樣的食物、湯水、酒液,在全場穿梭,充當招待。
 賓客們到了才知道雙方陣營都被邀請,執政的魯哈族王宮除昏昏國王本人之外,重要臣僚幾乎都到了。更令大家不斷驚呼的是,強強牽著真真的手緩緩從樹林裏走出來,兩人居然都穿了衣服。強強一直微笑著,不斷揮手向全場致意。他倆的走動先驚起一些鳥兒,羽毛灰白的鴿子和黑白相間的喜鵲盤旋在他倆四周,有的鳥兒飛翔時斜身歪頭,嘎嘎嘰咕怪叫,好像對這兩個穿了衣服跑出來的人感到訝異。
 強強身上披掛一襲白色紗布,腰繫一條削得細細扁扁的藤條,微笑掛在嘴角,顯得英氣勃勃,看在大家眼裏是既熟悉又陌生。真真則是披著一身的紅色紗布,腰腹寬寬鬆鬆,微風偶爾拂身,她那懷有身孕的大肚子便會畢現出來。她現在是全國傳奇人物,各族精英群聚在此,眼睛都盯著她看。她似乎在那麼多人面前有點不習慣,閉唇時似在微嗔,開口一笑則其純樸簡單的天性便顯露在臉上。
 這對紅女白男在場地中央一個大石旁站定後,所有別動隊的公公圍上去,分站兩旁和後面。在眾目睽睽之下,沒有頭角的人剛好都站在一起了;還有,他們都面帶微笑,那種獨角人少有的笑容。
 現場有點吵鬧,各族貴賓隨意寒暄交談,好像忘了馬上還要打仗似的。強強依然不時想要低頭俯身,但手臂被真真挽著;真真手一用力,強強便有警覺,臉上微笑驟失,但只幾秒間又微笑復現。定定一面在全場忙東忙西,一面斜睨強強和真真這些細微的掙扎,心中七上八下。
 巧巧的老母親是前來幫忙的村民中年紀最大的。她帶來的食物最豐富。在全場都注視著強強和真真戲劇性的出現時,她低頭僂腰,靠近真真的母親,悄聲話家常:
 「真羨慕妳那真真,我家巧巧就沒這種福氣。」
  真真的母親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巧巧的母親又說:「強強真是好孩子。妳看他那微微笑的臉孔,看了多舒服!」
 「不只強強。那些公公們也都笑咪咪的,使人打從心底輕鬆了起來。」
 「妳有沒有注意到,全場上百人,有好多人也試著在微微笑?」
 「是呀!微笑好像也會傳染似的。」
 「像半夜的狗吠會傳染,貓的叫春好像也會。」
 「妳知道最會傳染的是什麼嗎?是大清早公雞的啼叫。哦!還有,我們打呵欠好像也會。」
 「我偷偷點數了一下,現在,場內一共有二十一人在微笑。公公們不算。」
 「哦呵!妳怎麼越老越像小孩子了。這有什麼好算的!」真真的母親嘴巴這麼說,卻同時環視一圈,頭微微點著,說:「我只算得十七人。」
 「有人笑了一下就不笑了。」
 「我家真真跟我說過,如果心裡沒有歡喜,心思不平靜,不知足,微笑的臉孔很快會變樣的。」(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十月 14, 2015 12:26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八章 之四

 這對老母親的悄悄話被更大的吵鬧聲中斷。一個糟老頭爬上大石頭,高高舉起雙手。來自三族的賓客們又有了新議論:「哦!他不就是忽忽武師嗎?那麼老了!」「聽說已經四十五、六了,真是高壽!」「別看他老,聽說還在教強強練武功。」「居然還能爬上那麼高的岩石!」
 站在高處的忽忽武師左右搖一搖雙手,又上下擺動幾下,全場安靜了下來。大家都聽到他那習武人老邁卻仍中氣十足的嗓音:
 「各位,我們在獨角人內戰方酣之際,邀請大家來參加這場『合合禮』,不是故意要干擾各位的戰事,實在是有個特別的緣故。若有打擾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大家都知道,強強曾經意外失去頭角,後來找到了。我們的辣辣巫師隆重設壇施法,請求天神為他復角;與此同時,赤哈、忽哈、齊哈三族的巫師也聯合設壇施法,請求天神不要為他復角。結果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強強已經永遠成為一個沒有頭角的獨角人。三族巫師得到了所求。」
 忽忽武師講到這裡,下面一陣騷動。原來是「國王的軍隊」中的兩員大將信信和房房,在幾位別動隊公公的引導下來到現場。這兩人也是忽忽的徒子徒孫,忽忽伸手跟他們招個呼。在這一小段的騷動中,忽忽身旁多了一個人,是無人不識的辣辣巫師。他也舉起雙手跟全場打招呼,只不過他的濃密的鬍茬在微風中左飄右擺,完全遮蔽了嘴唇,看不出他的喜怒哀樂。
 忽忽繼續講話:「是的,是三族巫師成功了。但這中間有一個事實沒人知道,只有強強和真真自己清楚:從辣辣巫師的法壇收功那天晚上開始,天神恢復了強強的生殖能力。換句話說,強強永失頭角了,卻回復了性能力。他和真真那天晚上就能做愛了....」
 全場響起一陣又一陣的哈哈大笑。強強和真真就併肩站在那塊巨石之旁。真真低下頭,臉上有掩飾不住的羞赧;強強還是臉帶微笑,但偶爾會臉色一陣凜然,但只幾秒間又微笑復現。
 忽忽繼續說話,更大聲了:「各位,這是辣辣巫師七天七夜施法後所感應得知的天神之意。辣辣巫師其實跟三族的巫師一樣,也獲得重大功果。
 「今天,為了應承這個天意,為了見證強強和真真的結合是一種天作之合,辣辣巫師和我創造了『合合禮』的儀式。如果男人只與一個女人『合禮』,女人也只與一個男人『合禮』,那就可以成為『合合禮』。到目前為止,我們獨角人王國內只有強強和真真這一對合乎『合合禮』的要求。這就是『天作之合』的真諦,這也就是天神賜還生殖能力給強強的真意。以辣辣巫師和我的觀察,獨角人要能成就『合合禮』,男女要先『燒心』,而且一輩子都要『燒心』,『合合禮』才能長長久久。今天,我在這個『合合禮』中扮演主禮人的角色,辣辣巫師是證禮人。我們把大家從戰場上請來,敢請大家來共同祝福,祝這一對佳偶永結同心,永浴愛河,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多子多孫。」
 忽忽武師一口氣講完這一大串話,換氣,清一下喉嚨,做個結尾:「這附近的村民準備了一些粗食淡酒,請大家留下來享用。至於戰場上的事,且容我這個全國最老的人要求一次:在『合合禮』舉辦期間,請不要打仗。」(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月 15, 2015 12:20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八章 之五

 忽忽說到這裏,強強緩緩攙扶兩人爬下巨石。但賓客中有人大聲發問:「請問什麼叫做『燒心』?」辣辣巫師於是重新站起來。而他一站回來,全場頻傳「噓!噓!肅靜。辣辣巫師要開示了。」很快的,巨石之下安靜得只剩下河流的聲音,只聽辣辣不疾不徐的這樣解釋:「『燒心』就是男女之間除了做愛之外,也能從內心發出熱情,互相關愛,互相體諒,互相牽腸掛肚。」
 辣辣說完,強強抱他下石。現場熱烈談論著「燒心」與「合合禮」的新鮮事,有點吵雜。吃食開始了,村民抬著各種食物穿梭其間。赤哈族的長老巫師,那位曾經開示,說被割閹生殖器的人,若能割下強強的頭角,曬乾磨粉,溫水吞服,就能重新長回來的那人,在吃食中大發議論:「強強做的事,我都佩服;但我不同意一點:獨角人怎麼有可能一輩子只跟一個對象愛愛?沒必要那麼堅持!天地之間也沒有一種生物是這樣的。」
 真真畫在巨石上的塗畫,成了重要景點,可惜只完成一幅半。有一位黑矮壯碩的男子,站在那幅已完工的巨石畫作前面,手上拿一隻烤得焦黃的兔肉,只咬了一口,便一動也不動,看得出神。定定先注意到此人,上前招呼,拉著他的手又高聲呼叫強強。強強一見是他,也飛快走近,大喊:「卡卡啊!卡卡,你來啦,謝謝你能來。」
 卡卡是赤哈族第一勇士,武藝高強,幾無敵手。在多年的族群戰爭中,這三人交手過無數次,大多是以性命相搏,定定常敗於卡卡,卡卡常敗於強強。這個大石頭上所畫的,可說是他們三人死生交織的場域。卡卡平日不善言詞,此刻嘴裏卻滑出一句感性的話:「如果可以不再打仗,我們三人可以當兄弟。」
 強強還來不及回應卡卡這句話,三族的巫師連袂走過來,說了一些祝福的話。強強靈機一動高聲呼叫辣辣巫師,於是獨角人王國最頂尖的四位巫師史無前例的碰在一起。
 齊哈族的巫師先開口:「辣辣,剛才忽忽武師沒有明講,但我們心知肚明。強強已經失去頭角,我們祈禱讓失去的繼續失去,是順流游水,不必用力。你卻能讓已經失去的生殖能力回復,那才是高超的法力,真令人佩服呀!」
 「不敢當。我的祈求也只是順流游水。應該說,是強強自己的福緣深厚,天神眷顧著他,讓他失去頭角,卻獲得更多。」
 「我們確實得到感應,強強在沒有了頭角之後,才會成為造福各族的好國王。」忽哈族的巫師說。
 「這次搞出一個什麼『強強的軍隊』,純粹是藉著強強被免職的事件,希望一舉逼昏昏退位。」赤哈族的長老巫師說。
 「這樣做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我有一個模模糊糊的預感,怕有血光之災。希望不要有殺戮。這也是強強的意思」
 「知道了。我們會小心。」(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月 16, 2015 1:4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八章 之六

 信信和房房在「合合禮」場中也甚為活躍,但只與自己魯哈族王宮的臣僚交誼寒喧。他倆在上前向強強打揖作躬說完祝福之語後,悄悄退入樹林下的濃蔭,快步穿過,走向一座小山崗。昏昏國王帶著幾名侍衛在那裡等著。
 信信先敘述場中情形,然後做出評論:「國王,你一開始猜的沒錯。這是忽忽、辣辣、強強、定定、真真等五人臨時合謀出來的活動,意在阻擾開戰。」
 「哼!忽忽和辣辣現在是公開站在我的敵對面了。」昏昏像是自言自語:「還有,就這麼三兩天,怎麼能動員那麼多幫手?那麼多食物?」
 「看起來是定定在統籌佈署指揮。」
 「唔!定定是有這個能力的。可惜他只聽強強的。」
 房房似乎是想岔開定定這個話題,在旁插入一句:「不過,強強恢復生殖能力,對王室血脈的繁衍是一件好事。」
 「說的也是。不過,強強的陽具會硬了,自己爽快就好了,幹嘛這樣昭告全國!」昏昏國王冷冷淡淡說了這些話後,繼續追問:「強強有沒有穿衣服?」
 「有。一襲白色袍子。真真也穿了大紅包的衣袍出現。」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強強屁股後面凸起一個什麼東西?」
 「沒注意到。有什麼異狀嗎?」
 「哦,沒有。」昏昏國王沉默片刻,似乎想說什麼,沒說出來;然後臉色一變,下達指示:「你們兩人趕快回去部隊。對方向後退縮半里,我軍就前挺半里,要保持壓迫的力度。還有,夜間要嚴防再有軍士脫逃到對方,違令者,砍了。」
 「有一事不知重不重要,我聽到強強一直跟三族的首領和軍官們說,『這不是我強強的軍隊,那邊也不是國王的軍隊,都是全體獨角人的軍隊。』」
 「這是廢話、鬼話。不理它。」
 「還有一事不知重不重要,真真在河濱大石頭上畫上強強的肖像,畫得很大,畫的是還有頭角的強強。」
 「這是廢畫、鬼畫。不理它。他頭角既已接不回去,永遠也別想當國王。」
 「還有一事不知重不重要,忽忽武師一直強調,強強和真真一生只愛愛一人,說得像是很了不起的事那樣。」
 「這是廢話、鬼話。別理它。那根本違背我們獨角人的天然本性,違反自然。」
 「還有一事不知重不重要,有兩位公公,一位叫鋼鋼,一個是威威,因為這次幫定定很大的忙,強強說要擢升他們為別動隊正副隊長。」
 「唔!知道了。這兩個都能幹得很。好了,你們走吧。」(第十八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