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六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九月 30, 2015 12:0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六章 之一

 強強在大鴕鳥死去那天勃然大怒的情形,在王宮內外傳開了。昏昏國王異常關心此事,把當天在場的臣僚傳去問話。那人報告時加了一些油鹽味素:「哦!我從未見過強強發那麼大的脾氣,全身毛髮凸張開了,眼睛瞪得快要突出。他俯視鴕鳥屍體後,赫然躍起,向四周的巨樹猛烈拍擊,一時天搖地動,落葉紛紛,樹上的鳥兒和膨尾鼠嚇得四處竄逃。」
 國王聽後認為此事非處理不可。他想了許久,想到一個一石三鳥的妙計,既能自清罪嫌,又可報仇雪恨,若操作得好,還能離間強強與各族首領的關係。他思慮既定,當即要求監事總管通通組成一個調查別動隊,限期查明那天誰在半路佈繩加害強強,因而導致大鴕鳥之死。然後他又指派幾名親信秘密前往忽哈族散佈謠言,說強強因復角不成,心愛的大鴕鳥又死,極為惱怒,即將發動清算,展開報復,而第一個目標就是忽哈族首領謙謙。
 調查結果經昏昏國王三催四逼,又再三斟酌,決定要公佈並採取行動之時,強強那邊的墓塚工程也已接近尾聲。國王召集相關臣僚議事,由通通總管報告調查結果:
 「強強的神角尋獲後,三族首領意圖使強強復角不成,慫恿各族巫師在忽哈族區聯合設壇作法,公然與我方辣辣巫師相對抗。而忽哈族首領謙謙擔心聯合施法無法遂其所願,另外單獨進行佈繩阻擾之陰謀,經查其所用之透明細繩,除我方營生總部外,三族中只有忽哈族能製造,可為明證。」
 昏昏國王聽完,用力拍一下座墊,站起,發問:「定定,三族巫師合設法壇之事,忽哈族區域駐軍可有上報?」
 「有,這部分確為事實。」
 「你為何未稟報?」
 「那天你正被軟禁在忽哈族,我立即向強強稟報。強強指示:別理會他們,要相信自己的辣辣國師,勿張揚此事。」
 「忽哈族上次在林蔭道伏擊我,殺光我衛士,害我在野外顛沛流離兩晝夜,如今又對強強如此居心,殊屬可惡,實應嚴懲。」昏昏國王提高聲調說完,發問:「請大家議一議,怎麼做比較好?」
 全場只聞呼吸聲,無人說話。
 國王自己說了:「定定,你說說看,我們派一隊軍士過去,配合當地駐軍,把謙謙請來興師問罪,是否可行?」
 定定回說:「不可行。那必須勞師動眾打一場大戰,因為現在三族已結盟在一起。」
 「我們的軍力和糧食,遠超過他們三族之總合。」
 「這要問過強強。」
 「哼!你什麼都要問過強強。你心中有我這個國王嗎?」
 「我的意思是,要壓制三族聯軍,只有強強出馬領軍才有可能。」
 「我不行嗎?我親率大軍出征就不行嗎?」
 定定愣僵在那裡,一時不知如何應答。
 往昔議事時,碰到這種僵硬的場面,辣辣巫師通常會主動發話圓場,但這天他只是冷靜的坐著,直到國王指名問他意見,才意興闌珊的說:「我也認為這件事確實應問過強強,因為他是當事人,也是被害人。沒有被害人的陳述,今天這個調查報告有重大缺陷。」(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月 01, 2015 1:40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六章 之二

 昏昏國王愣了一下,場面更僵硬了。
 有辣辣巫師這番話當靠山,定定放膽發言:「請各位想想,忽哈族首領謙謙剛剛率領他的族人向強強行掩角禮。那是我們獨角人罕見的大禮。怎麼沒多久又會設下陰謀要害強強?我有點想不通。」
 昏昏國王明顯的動了氣,厲聲說:「做為一位統軍將領,你怎麼不會想到那什麼狗屁掩角禮可能是詐敵之術,是塗了蜂蜜的鐮刀?」
 會場又陷入沉默,只聞呼吸之聲。
 幸好還是定定打破僵局,提出一個具體建議:「我要來此議事時剛接到稟報,說謙謙帶幾個他的族人,要來幫忙強強興建大鴕鳥的墓塚。我料此時應已到達,可否請監事總管的調查別動隊前去當面偵訊?」
 「是真的嗎?我怎麼不知道他居然上門來了?」國王匆匆宣佈:「那好,今天就議事到此,後續事宜擇期再議。」

 散議後昏昏國王直接走向後宮,不久傳出他跟女人做愛的聲響。有兩個人分別從不同方向探視究竟,一個是辣辣巫師,另一個是定定。兩人遠遠的側耳聽了聽,各自默然離去。
 昏昏國王在一陣短暫的作樂之後,支走女人,在後宮秘密召集兩位親信軍士長,要求其中一位去探聽忽哈族首領謙謙是否已經到達,何時會回去,然後向另一位交付祕令:
 「挑選三十名精壯的軍士,持王室特製的鐮刀,赴長長坡埋伏。忽哈族謙謙帶著十個族人通過該地時予以擊斃,一個不留。」
 國王又同時向兩人嚴詞交代:「這項任務,極機密進行,尤其不得讓定定知道。」
 那天晚上,辣辣巫師隻身一人夜訪定定。客人尚未說明來意,定定先問:「今天議事時,我透露謙謙首領來幫強強之事,你認為適當嗎?」
 「沒什麼不適當,那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散議後國王立即去後宮找女人逸樂,有點奇怪。」
 「這是他的癖性之一,在遇到挫折時馬上要找女人洩慾一番,慾後還要施暴。這也表示今天的議事過程,跟他想要的完全相反。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下午和晚間一直耽在後宮,有幾個似乎是你們軍務總部的人被召喚。這是我今夜來找你的原因。」
 「謝謝你來告訴我這些,我馬上去瞭解。」
 「要慎密,不要打草驚蛇。」
 「我知道。」
 定定在軍務總部根基深厚,關係盤根錯節。他一旦著手瞭解,便全在掌握之中。哪些軍士被動員、勤前如何準備、如何化整為零秘密出發、包括昏昏國王在臨行前又叮嚀「此任務不許失敗,即使天神降臨阻攔,亦格殺勿論」的話,也沒遺漏。
 他十分擔憂,決定立刻去向強強報告。他先詐病告假在家,從家裏隱密前往大鴕鳥墓塚工地,不巧又碰到前去求福報的擁擠人潮,躲在附近樹叢急火焚心半天之久。(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月 02, 2015 1:37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六章 之三

 此刻,定定一人一騎奔馳在通往忽哈族區域的小路上。兩旁是一大片長不高的雜草,點綴著黃黃的野菊花和白色的蒲公英,偶有幾隻灰兔子跳躍其中。記得這裏是他初次被選為軍士長時與強強等人練習騎鴕鳥的場地。他一面趕路一面想著強強交辦的事。要追上謙謙首領不難,但強強說要神色從容,不要讓謙謙察覺任何伏擊之事,以免兩族敵意又濃烈了起來,這點不知自己能否做到。還有,昏昏國王指示伏擊隊「即使天神降臨阻攔,亦格殺勿論」這句話,匆忙中忘了告訴強強,所以,定定想,把謙謙帶離長長坡後,應該立刻回軍營秘密帶些人來反埋伏,以防強強隨後趕到時有什麼不測。但這樣做必使國王的伏擊計謀失敗,變成自己跟國王正面衝突,而強強與國王之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真難呀!定定轉進一條狹小的捷徑,同時輕嘆了一口氣。
 或許可以跟它賭一賭,賭那些伏擊隊看見強強跟謙謙走在一起,即不敢上前,收兵回去覆命。這是上上之局,但定定沒把握會是這樣。萬一伏擊隊盲了眼睛昏了頭,殺將出去,那如何是好?
 定定的心事還沒理出一個頭緒,前面已看到了謙謙一行人。他放慢鴕鳥的步伐,上前。他個性耿直一如他那直條拔起的頭角,不知怎麼做才叫做神色從容,也不會像強強那樣經常微笑。他從後面呼喊「謙謙停住」,連喊兩聲。
 謙謙一見是定定,警戒心大起,冒出的第一句話是:「是強強叫你來的嗎?」
 「沒錯。」
 「他果然不放過我!」
 「不是,不是。強強要我先把你們帶去勃勃河谷,那是我們魯哈族人洗打樹皮布的工場。強強隨後會到那裡。他想向你們介紹樹皮布。」定定說完,才感覺自己這段話說的急促了些。
 謙謙那明亮的眼睛向四周掃瞄一下,定定是一個人趕來,神經放鬆了些,但仍感到怪異,說:「我剛才離開強強時,他完全沒有提到什麼樹皮布。」
 「他事後才想起來。他說你們難得來,這是難得的機會。」
 謙謙依然狐疑:「我這兩天一直在大墓塚工地,未見你在場。怎麼突然是你來傳達強強的旨意?」謙謙見定定一臉的詞窮,緊迫釘人的又問:「何況,去看樹皮布的製作,跟你們軍務總部無關,怎麼派你來傳達?」
 定定沒想到謙謙如此多疑又精明,只能這樣回答了:「你不要懷疑強強的好意,也不要懷疑我。他總是把最緊要的事交代我處理。」
 謙謙突然想到那個惡人國王,萬一這不是強強而是昏昏的旨意,那麼,勃勃河谷樹皮布工場就是葬身之地。想到此,他告訴定定:「長長坡就快到了。過了長長坡,我們很快就到家了。請向強強報告,樹皮布工場,下次再來看好了。」說完,就要邁步動身,
 定定急了,打雷一般大聲而嚴厲的冒出:「你們今天絕不可上長長坡。快!跟我去勃勃河谷。是強強的意思,快!」(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十月 03, 2015 9:41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六章 之四

 定定這一串情急的厲喝,謙謙頓時相信了,心中也約略明白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他右手揮了揮,大夥跟著定定走去。
 定定帶領他們向前走了一小段路,在尚未到達長長坡之前右彎,約一里路看見一條清澈的溪流,延溪左轉又約一里路,聽到人聲吵雜。他們循聲前進,一池濁黃的小湖泊橫臥在眼前。
 湖畔有三、四十人在工作。有幾個同時低著頭削樹剝皮,頭角幾乎可互相摩擦;有的橫抱樹皮涉水行走,溼溼的體毛緊貼身驅宛如披了盔甲。謙謙注意到他們有多個分組,一組人站在湖水中,負責抬起從溪流漂下的粗樹皮;第二組用一種粗柄鏽黃的工具將粗樹皮修整削薄;然後又有三組人將削薄之後的樹皮,用石塊和木棍敲打,再浸泡,再敲打,再晾曬。浸泡、敲打和晾曬的動作,重複多次,直到樹皮變成薄紗布為止。謙謙皺了一下鼻頭,這混濁的湖泊充滿著樹汁樹脂的氣味。
 謙謙上前看那些鏽黃的工具,這就是傳說中的「刀母」或「刨刀」吧,全都是鐵器製品。他仔細觀看整個流程後,向身邊的族人低聲的慨嘆:「魯哈族一直獨享製鐵和製布的技術,惡人昏昏嚴禁這些技術流傳到其他各族,因而能一直保持強大。天神怎麼一直都獨厚魯哈族呢?有最肥沃的農田、最先進的營生技術,又有一個無人能敵的強強‧‧‧」
 他的一名族人插話:「強強讓我們來看這些,是想讓我們學習嗎?」
 「應該是,再看看。」謙謙說至此,聽到強強到了。他一到就跟定定在後面談話,似在討論一個重大急事。他沒先跟謙謙打招呼,謙謙也沒有立刻回頭,樂得裝不知道,豎起耳朵,聽他和定定談些什麼。前面幾句聽不清楚,後來越來越大聲了:
 「即使你陪著謙謙一起走,他們也會照砍的,絕不可大意。」
 「天神降臨他們或許敢動手,我在,他們也敢嗎?」
 「他們敢。他們這次敢。我們不可不防。」
 「好了,我有主意了。」強強說完,呼喊謙謙。
 謙謙在第一照面即點破一切:「強強,你說實話,是不是昏昏在長長坡設了伏?」
 「既然你知道了,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強強說。
 定定搶著補充:「他們這次全部攜帶王室大鐮刀,會有大屠殺。」
 謙謙說:「感謝你們來救我們,又讓我們來看你們的製布工場。」
 強強說:「謙謙,我現在有兩條路,你聽聽看哪一條較好。第一條,我帶你們順著這條溪河走水路,可避開長長坡,但河水時深時淺,全程蠻荒,還要通過一大片原始的沼澤地帶,各種虫獸凶惡,我們必須披掛這裡製作的樹皮布半成品,做好防護,但仍十分危險。第二,我陪你們光明正大走長長坡,可能要廝殺,可能不要,也有危險。」
 謙謙聽完,陷入沉思。定定先發言:「我主張走第一條。這樣可以避免強強與昏昏國王立即公開鬧翻。我願意陪著走。」
 這個觀點一出,謙謙馬上表示:「我主張走第二條,我認為強強已到了應該與那惡人國王公開鬧翻的時候。」說完,那大眼睛掃瞄一下強強身上的長袍,又說:「強強已經用這身長袍,每日宣示要跟昏昏走不一樣的路,不是嗎?」
 「其實今天我們不管走哪一條路,都無法避免觸怒我那王兄。他嚴禁製鐵和製布的技術外流,我卻帶各位來此參觀,又拿樹皮布給你們用。他遲早會知道的。」
 「既然這樣,強強,你決定,我照做。」謙謙說。
 「好,我們走第二條路。」強強說:「定定,你迴避,回家繼續稱病休息。放心!我相信不會有事的。」(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04, 2015 12:5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六章 之五

 強強帶領謙謙一行人繞回原路,上了長長坡。這段波路其實不長,一里路多一點,兩旁巨岩密佈,岩石間長了許多不知名的大樹。強強以前對那些大樹視而不見,今天發覺它們真不簡單。樹根在岩石間擁擠不堪,好像被綁手纏足,一旦掙脫了巨岩的束縛,便向寬廣的天空奮起拔高,怒生枝椏。一行人快步走,未交談,謙謙等人把一條土路踏得喀滋喀滋發響,強強還是步履輕盈,偶爾會低下頭用四肢爬行,但稍爬即起,保持昂首闊步。他的尾巴被衣袍遮著,獨角人,尤其是魯哈族人,打架時常用爬行,此時此地,也是戰場,因而眾人都不覺奇怪。他們都是久經陣仗的人,略一凝神,便感覺到巨岩與大樹後面確實隱藏著微微的驚慌與騷動。強強一路走一路想,雖然王兄有交代,說即使天神出現也照砍不誤,但我強強不是天神。我一直是軍務總管,那些伏擊隊員都是長年一起操練,一起上戰場的弟兄。他們真的會衝出來砍我嗎?他們若真的殺出,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能反擊我的那些弟兄嗎?
 謙謙走在強強身旁,一雙大而明亮的眼睛左看看右瞧瞧,臉上沒有特別驚恐。有強強來保護,他放了大半的心。此刻,那些樹皮布的製作畫面還不時浮出他的腦海。
 定定沒有回家,隱伏在一個高處。萬一有伏擊,他決心躍出喝止,必要時與強強併肩作戰。
 他們一行走得很快,沒有交談,不久就走到了長長坡的盡頭。地勢開始高隆,即將進入忽哈族傳統區域。強強停下腳步,謙謙一行人彎膝低頭掩角,恭敬的謝別。強強目送他們走進那兩旁都是高樹的林蔭道。在那裡,他曾經被忽哈族戰士伏擊,細繩圈套從天而降,要獵取他的頭角;石頭下雨般的擲下,砸死了不少他的軍士。族群戰爭打了好幾個世代,還再打下去嗎?強強想,今天來這裏做這件事,即使王兄震怒,自己家裏會徒增什麼波瀾,那只好隨它去了。
 他想念及此,又自然而然地低頭降肩,兩手著地。此時四下無人,他前肢略一用力,躍上一顆大石,以獅子般的英姿,擺頭甩肩,環顧左右,感覺十分的自在;但他突然感覺有身影走近,是定定,人未到話先至:「哈哈!強強還是會懷念我們那『野獸戰技』嗎?」
 強強趕緊站起,本能的抬頭挺胸,同時發問:「你沒回家?」
 「我趴在後面監視,怕他們會殺出。」
 「他們退了嗎?」
 「都退了。他們回去不知要如何向國王交代?真替他們擔心。」
 「這是國王私密交辦的任務,失敗了只能私了。他事先沒知會你,你一直裝不知道就好了。」強強接著說:「此事既已在軍營動員,不可能沒有波瀾。我倒是擔心軍士們無所適從,軍心會不穩,要你費心去處理。」
 「該如何處理,你有想法了嗎?」
 「你看這樣好不好?你回去召集所有軍士長講話,先不著邊際的講一些別的事情,然後強調我們不是強強的軍隊,也不是國王的軍隊,而是全體獨角人的軍隊。」
 「你怎麼突然會有這種怪異的想法?這恐怕很難講得通。長久以來我們明明是國王的軍隊,也是你強強的軍隊。」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國王和我,決裂已難避免,只好這樣講才能穩住軍隊。」
 「這個講法,我來講不夠份量,要你講才行。」
 「你就說,這是我強強的意思,你只是轉達。」
 兩人一面討論善後一面回家。分手時強強說:「我暫時不想跟王兄見面,不回宮了。今天的事,請告訴辣辣巫師和忽忽武師。」(第十六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