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五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九月 22, 2015 1:56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一

 王宮前廣場擁入上千獨角人。那是白天較長的大熱天,山上的涼風徐徐吹來,挾帶著泥土路揚起的灰塵味。強強今天傍晚將會恢復頭角。他前往祭天崗法壇之前,一定會經過這個廣場。
 來這裡等候的多半是女人。她們想親眼看一看真真。從天神開天闢地以來,獨角人王國只出過這麼一個女人。她只不過是一個畫痴,竟跟強強一起成為消弭戰爭的大英雄。人群中傳出一些民間的聲音:「真盼望強強復角成功,這樣才能恢復生殖,要多給真真幸福呀。」「啊!各族真的平服了。我們的男人和兒子不必經常被征調去打仗了。」
 一個頭角粗短的老人,滿臉皺紋似象皮,在旁接話:「我的兒子們也希望強強頭角能接回去,不過他們是期盼強強能再帶他們去打仗。他們懷念那個勇武的強強。」
 在這邊一堆人七嘴八舌之際,路的那一頭已起了騷動。強強和真真一行人真的到了。真奇怪呀!怎麼用走的?哦!受傷了。誰受傷?強強還是真真?哦!哇!只是那隻大鴕鳥受傷。怎麼傷得那麼重!頸胸交接處那要命的部位還在流血。.....這些話語,延著廣場前那條泥土路,混雜著那鹹鹹澀澀的灰塵味,一路翻滾而來。
 太陽從西邊斜斜射出的白光,逐漸變成耀眼的彤紅色。強強牽著真真的手一面跟兩旁的鄉親微笑點頭,一面快步走來;後面跟著一隊「公公」,他們看護著那隻受傷的大鴕鳥,同時帶著七、八隻鴕鳥,也是走著。
 「強強,上鴕鳥,快騎過去,別耽誤了時期。」那位滿臉象皮的老人用力的呼喊著,但越用力越沙啞。
 強強依舊保持微笑,快步走著。走著走著真真突然感覺強強降下肩膀,想要爬行。真真趕在強強雙手著地之前,挽緊他的臂膀,輕聲提醒:「抬頭挺胸,我們都要抬頭挺胸呀!」強強立即聳聳肩,擺手跨大步,沒人發覺有異。
 「哦!那就是真真!普普通通嘛!頭角沒特別大,那臉蛋那身材看起來也沒有什麼不一樣....」
 「可是她卻能讓幾個族群的大首領都服服貼貼。」
 「妳們看,她笑了。那一舉一動呀!就是我們鄉下的女孩,單純的女孩。我喜歡她。」
 「哦!那就是真真。看那肚子,有身孕了吧!不知道幾個月了?還能那麼快的在走路,要小心點呀!」
 另一個大嗓門爆出:「喂,強強,真真肚子大了,不能讓她坐鴕鳥奔跑,知道嗎?」
 強強和真真不斷的向大家點頭,偶爾揮揮手。後面的公公們也十分大方,抬頭挺胸,步履輕盈,微笑著。
 太陽在西邊,變得更大更圓了,像製鐵工場那熔燒成紅冬冬的平鍋,十分耀眼的掛在遠處山頭之上。
 剛才那個沙啞而用力的喊叫又出現了:「強強,隨便騎一隻鴕鳥飛快的趕去法壇吧!早到沒關係,不可遲到。」(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九月 23, 2015 4:53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二

 強強這次有回應了,突然當著眾人彎腰抱起真真。真真靦腆的笑出聲,伸出雙手勾纏住強強的脖子。這樣抓穩後,強強用力深吸一口氣,臉上笑意更濃了,然後拔腿飛奔。廣場群眾齊聲驚呼起來。大家看到一團高大的黑影一起一伏有節奏的向前滾動,後面跟著一大群也是快速跑步的公公們和鴕鳥。「哇!啊呀!好快!真的快!都說強強失角後練成飛天之術,還經常幸福的微笑著,今天終於看到了。」群眾中,好幾個人這樣驚喜的喃喃自語,像深山獵人看到傳聞已久的長翅膀的野馬突然出現在眼前。
 王宮很快到了。昏昏國王、營生總管釘釘、監事總管通通及其他臣僚在宮前等他們。國王搶先一步上前,驚呼:「怎麼大鴕鳥會傷成這樣?怎麼用走路回來而不換騎一隻?」強強尚未回答,國王又急匆匆上前幾步仔細察看大鴕鳥的傷勢,同時指示營生總管把牠帶去包紮止血。在昏昏國王走近時,大鴕鳥昂著頭,身軀和兩腿微微動了一下,舉止很正常;但強強放下真真後,也走近,大鴕鳥的長頸突然無力地斜靠在強強肩膀上,像是親暱的撒嬌,又像是告訴強強「我累了,我病了」。強強俯身用臉緊貼其背,深情款款地撫慰牠,才讓釘釘總管把牠帶走,然後交待大家在宮內等候,一個人快步向王宮後面的祭天崗走去。
 那是一條筆直上坡的泥土路,傍晚的山風涼爽宜人,紅紅的夕陽渲染著大地。他深吸一口氣,腳根浮起,向前大步邁進。這樣奔馳一段路後,他趴下,四肢連動,花豹那般的姿態,速度更快了,路旁的樹木和山石急速倒退;但沒多久他又堅毅地站起來,刻意聳肩挺腰一下,再深深吸氣,快步向前。那原先掛在西邊的夕陽看似不動,一旦碰觸到高山之巔,就像是抵達終點的跑者,突然加速,在他最後幾個步伐的挪移之間沉沒了。
 強強在夕陽已經下山,但餘暉仍光耀山頭的那一刻登上法壇。他一上來,就看到辣辣巫師正在發病。那是他所看過最嚴重的一次,身軀斜斜的癱瘓在壇上,全身顫慄,兩條腿不停的伸縮,側著臉,口沫溢滿嘴唇。他的徒弟們趴下側耳傾聽,只聽到嘟嘟噥噥一團醬糊般的句子。待強強伏下,句子清晰的出來,是:「無角亦可為人,無角亦可當政。」
 辣辣巫師在法壇施法七晝夜,發病吐出兩句話後就醒了。而那兩句話都以「無角」開頭,難道喧騰多時的強強復角法事竟以失敗收場?強強在壇上,環視這座法壇,看到一支粗壯的頭角被端放在神桌上面,昂昂然立定著。它就是我的頭角嗎?它就是讓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利器嗎?它就是我十八歲以前廣受臣民尊崇廣受女人喜愛的寶物嗎?它怎麼看起來那麼陌生,只有一絲絲似有若無的熟悉感覺!像見到從未謀面的親人那般。它要怎麼接回來?是會自動飛起來對準我的頭頂套下?還是要等辣辣巫師親自動手?強強想問辣辣,但他那樣子,疲憊得像剛出生的小鹿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又跌坐下去,看起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於是二話不說,蹲下來,彎腰,揹他回房。強強的身影在暮色中被拉得長長瘦瘦,而辣辣的頭軟軟斜斜的趴在強強的肩膀上。從背後看過去,真像大人揹一個玩得太累的小孩回家。(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24, 2015 12:34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三

 那天晚上,強強帶真真在王宮內他自己的寢室過夜。這寢室比在忽忽武師家的更大,偶一深呼吸便有木材的香氣撲鼻而來。她是樹林的兒女,還沒進門就聞到樟木之香;但還有一種香氣,一時無法確定是杉還是檜。這是真真第一次住在王宮,光聞那香氣,就感到好享受,竟一時無法入眠,用手肘撐著下巴,見強強也沒睡,低聲問道:「沒有復角,你遺憾嗎?」
 「有一點點,妳呢?」
 「沒有,完全沒有。你失角後的這幾個月,我感覺我們過得非常充實、幸福。」
 強強乾脆坐起來,盤腿,尾巴斜在臀後一旁。真真順勢把頭靠在他的大腿上,那頭角輕輕碰觸著他的下腹部。強強說:「妳感覺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今天我登上法壇時,太陽剛好下山,但山頂特別光華。辣辣巫師在壇上發了病,口中念念有詞。我只聽清楚兩句話。」
 「他怎麼說?」
 「無角亦可為人,無角亦可當政。」
 「那就是了。辣辣巫師每次發病,必有真言。我也相信,無角之後的你還是可以做很多事。」
 「『無角亦可當政』這句我懂,在忽哈族時,謙謙首領也轉達過類似的旨意;但『無角亦可為人』我還不知其意。」
 「別想太多。總之,無角絕不是什麼壞事就是了。」
 真真說完這話,感覺強強胯下的陽具在勃起。強強自己也感覺了。這是失角數月以來未曾有過的現象。兩人都大為驚喜,立即做愛。男的強壯一如往昔,女的在嬌呼中偶爾提醒一句:「輕一點,肚子裏有孩子。」
 他們一夜熟睡,臨天亮時又做了一次,證實強強的生殖機能確已完全復原。
 「能這樣,有沒有接回頭角就更不重要了。」真真嘟噥的說了這句性後感言,翻個身,又呼呼睡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強強滿懷歡欣的走出寢室,卻聽到一個惡耗:他那隻受了傷的大鴕鳥昨晚死掉了。
 大鴕是強強的愛騎,這幾年一起征戰南北,無役不與。牠力大如牛,奔跑速度不亞於野馬。只有強強這種戰將才配騎牠,也只有這種健騎才配得上強強。兩者早已形同一體。
 強強三躍兩縱飛奔去看大鴕。牠確已沒有了呼吸,橫臥在地,腹部鼓脹如一座土丘,長長的頸子軟趴趴的斜靠一旁。那小頭顱,眼睛還無助的張大著,斷氣前似乎忍著傷痛,彷彿在告訴強強牠不想如此死去。他坐在牠身旁,想念過往跟牠相處的點點滴滴,想呀想,想到牠昨天被繩子絆倒的驚險場面,耳際響起牠胸頸撞擊在地時那聲淒厲驚慌的鳴叫。他開始對那位佈繩的王兄氣惱了起來。這是第一次,他覺得昏昏不可原諒。
 他赫然站起,伸掌重重拍擊身旁的樟樹,整棵樹一陣搖晃,掉下幾片落葉,然後匆匆離去,臨走向照顧牠的臣僚丟下一句話:「好好看著牠,不許有人移動,也不許有人來取走一根毫毛一塊肉。」(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九月 25, 2015 12:06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四

 他直奔辣辣巫師處。此刻,他怒不可遏,目露凶光,嘴唇緊抿,唇邊的法令紋深刻如刀;但他實不想再打殺逞能,何況對象是自己的王兄;因而他要有人幫忙,幫忙煞住自己走向殺兄亂政的心。這人自然是辣辣了。但辣辣還在昏睡,鼾聲大作。他走近床邊輕輕叫喚,叫不醒,「辣辣大概累壞了,為了我連做了七天法事。」他一面這樣想著一面回自己寢室。
 強強跨入房間即不停地來回踱步。真真剛睡醒,還慵懶在褥墊上,瞇著眼瞟了強強一眼,迅即驚起。強強的臉色怎麼這樣難看?一股殺伐之氣抿在嘴上,並從眼裏噴出。她還來不及問,強強先說了:「大鴕鳥死了,傷重而死,死後眼睛還張得大大的,充滿迷茫又忍著痛的那種眼神。」說完又補一句:「我要去當面質問昏昏,跟他翻臉‧‧‧」真真心裡慌了,打斷他:「我們先去找忽忽武師,請他評評理,如何?」強強一聽是忽忽武師,立即起身,說:「好,我們走。」
 忽忽武師見多識廣,他在強強敘述的間隙,偶爾插上一些話:「唉呀!那麼勇壯的一隻大鴕鳥,以後再也找不到了。」「我記得在拉比比台地那場戰役,是牠救你一命,不是嗎?」「唉!我現在閉上眼睛,腦中一直浮現牠那靈動的小頭顱和肥厚的身軀。」
 強強被忽忽一再撩撥,訴說得更起勁了。他其實知道忽忽的用意。從小到大忽忽是他的武術教練、思想的啟蒙人、情緒的輔導者,兩人情逾父子,強強自然樂得趁機大吐苦水。只見他一會兒橫眉豎目,站起來像要打人;一會兒又眼含淚光,像個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真真看在眼裏,看到如此性情奔放的強強,感到驚喜也很羨慕。這是強強的另一面,十分可愛;而他跟忽忽武師的這種情誼,在獨角人的社會非常少見。
 忽忽武師覺得強強的情緒發洩得差不多了,正色道:
 「強強,這一次昏昏如此對你,只會害到他自己。請你相信我的判斷,昏昏的一切已走到盡頭。木柴燒完了,它自己會變成灰燼,不須要你作任何動作。
 今天,你一進門我就發現你臉上的微笑不見了,一臉的憤懣。我請求你留下來練習呼吸術一兩天,把你的氣息調整好再回宮去,好嗎?」
 真真搶先回答:「好,這樣很好。我在這邊陪他。」
 強強木然的看著真真,又看了看忽忽武師,然後點點頭。
 忽忽武師換成家常閒聊的口氣,繼續說:「你對大鴕鳥之死,傷心氣憤成這樣,我一點都不驚訝。我一路看著你長大,很早就發現你特別會懷念過去,我們獨角人向來都是死了就死了,過去了就過去了,很快就忘光光,不是嗎?自從失去頭角之後,你這方面的天性好像更凸顯了。先王常說我們獨角人屬人多於屬獸,在你身上尤其明顯。希望你一直都是這樣,頭角沒接回去也就算了。」
 「講到頭角,我告訴你,它雖然沒接回,但我的生殖機能昨晚開始完全恢復了。」強強放低聲音說。(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九月 26, 2015 1:34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五

 「真的?真的嗎?」忽忽武師拍拍手,放聲笑起來,說:「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真替兩位高興呀!」
 真真靦腆的低下頭,未語。忽忽和強強繼續在談這件事。
 「我還以為這次的法事是辣辣巫師的重大挫敗,現在聽起來還是他法力深厚。這事他知道了嗎?」
 「他還在昏睡。」
 「我得趕緊去告訴他。」

 強強只在忽忽武師家待了半天。他找到鏟子和畚箕,說要前往大鴕鳥遇難之處,挖掘一個大坑來埋葬大鴕。他要真真帶著色膏一同前往,找一塊大石畫上大鴕的身形,立於墓塚之前,永誌懷念。
 獨角人對於人之死,採簡單的露天葬,山間岬角一放了事;對於動物之死,則是宰而烹之。他們也有土葬,但只對國王之喪儀十分講究,至於各族首領家族,以及巫師和重要臣僚的方式很簡單,只是挖穴埋屍,沒立墓碑,也未聞什麼葬喪儀式。
 強強告訴忽忽武師:「我要土葬大鴕鳥,還要請真真畫個大墓碑。一定會有很多人感到奇怪。我只是想用這樣的方式記住牠,記住牠給我們帶來的好處。」忽忽回說:「你想這樣做,就做吧!這也不是你第一次做出奇特的行徑。」
 真真在旁插嘴:「強強曾經有過什麼奇特的行徑,我怎麼不知道?」
 「哈哈!只與你一個女人相廝守,就很奇特。獨角人有男人是這樣的嗎?還有,以強強地位之尊貴,卻帶著妳到處塗畫,這不奇特嗎?」
 真真靦腆的低下頭,往強強身旁一靠,低聲說:「說的也是,我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幸福。」
 離開忽忽武師家後,強強呼喚別動隊員幫忙搬運大鴕鳥的軀體。一路上許多村民拿著各式刀具和大小木碗上前,跟著。他們以為這隻鴕鳥那麼大,多少可以分到一兩碗剝剩的肉塊,到了目的地才知道是要土葬。「多可惜呀!那麼一隻肥碩的大鴕鳥。」有些人失望的回家,有些人留下觀看。
 強強隨後安排別動隊到別處工作,自己一人開始挖掘,一鏟鋤一畚箕,不急不徐,循序漸進。來圍觀的人愈來愈多,看強強那高壯的身影,在陽光下忽伸忽屈,忽長忽短。真真則是在強強找到的一片扁平大石之前,踱步尋思,偶爾蹲下來調製色膏。
 窮一天之工夫,強強只挖掘了一個大面積的淺坑。天黑後王宮送來食物,兩人吃完就睡在大鴕鳥屍體之側。第二天,有多位別動隊的公公帶著食物和鋤鏟來幫忙。大家到了下午都已力疲,個個全身大汗,尤其是強強身上的衣袍濕透如淋了雨,,與體毛黏在一起了;而四周仍有圍觀群眾未散,強強呼叫收工,帶著公公們打坐調息。不久,眼尖的圍觀群眾發現一副奇景,強強的身軀竟然離地浮起,雖然只浮起幾寸高,但已夠嚇人。首先發現的人剛剛發聲尖叫,即被人制止。人群中有人說:「別吵到他們。那是在練習忽忽武師的呼吸術,聽說只有無頭角的人才能練成這樣。」這人話剛說完,又有人伸手向前指,是另一個公公也屁股離地浮起。圍觀群眾更不想走了,他們一直等一直算,直到公公們都練畢收功,才陸續離去。(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九月 27, 2015 1:47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六

 第三天上午,昏昏國王帶著幾位臣僚在遠處一探究竟。「我這兩天聽了許多報告,心想是不是強強復角不成,精神有什麼不正常,現在看起來他是玩真的。他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呢?」國王問。
 沒人答腔。國王又說:「強強最近做的事我都看不懂。辣辣,你最瞭解強強,你說說看。」
 辣辣巫師昏睡一晝夜才醒來,已從忽忽武師處知道了強強最新的情況。他緩緩的回話:「強強這樣做,我猜只是方便他自己以後路過此處,便能再看到那隻大鴕鳥。」
 「死了就是死了,能再看到的只是一個塗畫的石塊而已,不是嗎?」
 「強強從小就是這樣,老愛懷想已經過去的事。」
 「懷念過去又能怎樣?」
 「他大概不想那麼快忘記大鴕鳥給他的方便和服務吧?」
 「大自然界的野獸會懷念過去嗎?」
 「或許會或許不會,但會記憶是確定的。」
 「要不要多派人去幫忙?」
 「我看不必。」
 昏昏國王一行走後,圍觀的人群逐漸多了起來。辣辣巫師剛回到王宮,忽忽武師到訪,拉著他一起去看強強。
 兩人抵達時因外圍人潮擁擠一時進不去,耳際不時聽到如此的感嘆:「何必這樣辛苦!只為了要土葬一隻鴕鳥。」
 忽忽武師在旁忍不住解釋幾句:「這隻鴕鳥跟隨強強多年,朝夕相處,在戰場上還救過強強的命,所以不忍別人吃牠。」
 沒人再說話,忽忽又說:「我是年歲大了,要不然真想上前去幫一點忙。」
 忽忽這些發言,很快在人群中引起注意。兩人的身分被認出來了。尤其是形貌特殊的辣辣巫師,頭角細細長長帶有紅紫交錯的斑紋,體毛特長宛若山羊,滿臉鬍茬密佈。對!果然是國師沒錯。多年來,他常被視為天神的代言人,神秘而有權威,在獨角人社會擁有極高的聲望。忽忽武師也不徨多讓,是全軍的武師,昏昏國王和強強從小都在他身邊習武。他現在是獨角人中活得最老的人,尤其最近盛傳強強和公公們的飛天之術,也是出自他的教導。他看起來滿臉皺紋,頭角已逐漸乾萎,背有點駝了,體毛掉了許多。這樣一個糟老頭模樣的人,居然是一代能人。這兩位大人物的出現,引起一陣騷動,有人低聲吆喝:「前面讓路,讓開!辣辣巫師和忽忽武師要去看強強。」
 前面路已讓開,但辣辣巫師不走了。他沒向著誰說話,像是自言自語,站在四周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大家不要只擠在外面看熱鬧。這是天神透過強強告訴我們獨角人,不管對人對鴕鳥對萬事萬物都一樣,做人要懂得心存感恩。大家都回去拿鋤鏟來幫忙吧!完工後向那墓塚低頭低角致個敬,這樣我們將更有福報。」
 「什麼叫做福報呢?」有兩個人幾乎同聲發問。
 「哦!該如何解釋福報才好呢?」辣辣巫師斜睨一下忽忽武師,還是自問自答:「福報就是你的家會更安全,你家的農牧會更豐收,整個社會會更和樂。」(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九月 28, 2015 12:40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七

 辣辣巫師的話,被當成是天神的開示,一傳十,十傳百,一個村莊又一個村莊的傳播開來。那天下午,一批批的壯男上前幫忙,強強沒有拒絕,微笑著跟來者打招呼,繼續工作。
 幫手多了,不到兩天墓穴已挖好,大家合力把大鴕鳥抬進去,開始堆土。墓塚很快成形,像一座小山丘。村人問:「要堆多高才好?」強強興致?然的回答:「大鴕鳥頭頸抬起可達屋頂,我想就堆成屋頂那麼高好了。」
 在接近完工那天,忽哈族首領謙謙帶了十個人到來幫忙。強強高興的說:「太好了。我想在墓塚四周種植香樟樹,需要更多人手。」
 強強一個人對大鴕鳥的懷念,變成眾人共同協力建造的一座地標,聳立在從真真的家鄉通往王宮的那條泥土路旁。

大墓塚建成後,強強和真真以為可以鬆一口氣,沒想到從四面八方湧出來大批民眾,扶老攜幼,黑壓壓的佔滿各條道路,全都向大墓塚移動,將大路小徑擠滿了,擠到路邊的農田和樹林裏。強強登上大墓塚舉目四望,但見萬頭萬角鑽動,前推後擁,而灰塵被人潮帶起,飄浮在半空中,灰灰白白,好像晨起之霧。他久經陣仗,大會戰小會戰場面看過很多,卻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人潮。那麼多人來幹什麼呢?他深吸一口氣,隱隱約約聽到群眾中傳來煩躁的喧囂、爭先恐後的吆喝,不禁心頭一緊:這種情況恐怕要出大亂子。他正擔著憂,幾名出去打探的別動隊員回來報告:「成千上萬的,無法計數,都是要來求福報的。」
 強強問:「什麼叫做福報?」
 「不知道。說是辣辣巫師開示的,沒有人講得清楚。」
 「辣辣巫師有來?我怎麼不知道?」
 「是兩三天前,跟忽忽武師一起來的。只在圍觀群眾中站了一會兒,說一些話,沒進來。」
 強強自幼與辣辣巫師非常投緣,兩人經常心有靈犀一點通。他想了一下,約略知道什麼叫做福報了,當下要求全體別動隊員集合,下達指示:「大家分頭進入群眾中,傳達我的旨意,說只要遠遠朝向這座大墓塚以及四周的香樟樹,心裡默禱『全體獨角人平安幸福』,就是已經來致敬過了,然後就可以回家,保護好自己的家園,勤耕自己的田地,就會有福報上門。還有,提醒大家不要踐踏農作物,也不要爭執毆鬥,那會損傷福報。」
 沒多久,二十幾條黑影快速騰躍在四周的人海裏,此起彼落。有的一跳,越過十幾個人頭,大家剛剛仰起頭,那黑影已無聲無息的落在眼前;有的躍起後竟輕輕點落在一個人的肩膀上,又瞬間拔起,縱向遠處。群眾中到處可聞驚呼聲,「哇!光看這些公公們騰躍飛起,出來這一趟就很值得了。」「真不簡單呀!這些公公們都能這樣了,強強如果親自出馬不知是什麼樣子?」也有小孩子跳著腳鼓掌歡呼:「哇!哈!飛猴,好多飛猴!」(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九月 28, 2015 9:24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五章 之八

 強強仍然站在高處綜觀全局。當黑影不再於半空中躍起跳下,當龐大的人群一團團一簇簇陸續臉朝墓塚方向觀看,他看到灰塵又起霧般灰濃起來。他知道自己的方法奏效了,人群正緩緩的退散。他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從遠方來的忽哈族首領謙謙,從頭到尾在墓塚目睹了人潮由聚到散的過程。他一直等到群眾退散得差不多了,把強強邀至一個無人處,低聲說:「強強,我們三族的巫師聯合設法壇,主要是祈求出現一個仁慈的國王,無角亦無妨,沒有要跟辣辣巫師作對的意思。」
 「這我知道,完全瞭解,謝謝你們。」
 「還有,這隻大鴕鳥之死,絕非我們所害。」
 「這我也清楚。我知道是誰所為,不是你們。」
 「這樣我們就放心了。我們對你行過掩角禮,那是認真的。」
 強強上前半步,笑著抓住謙謙的手,說:「你今天怎麼了?盡說這些不須要說的話。謙謙,我自從失去頭角後,就不想再跟任何人打鬥,更不願再見到族群戰爭。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做作。請你放心,不須多想。」
 謙謙未再說話,禮貌的跟強強告別。強強感覺他臉上還是有一點忐忑不安。
 強強目送謙謙一行離去後,一回頭,發現監事總管通通帶著三個臣僚站在另一邊不遠處,臉上也有明顯的忐忑不安,看似要走上前來,但欲行又止。強強剛動念要呼喊他們,有人丟一節短樹枝在他的右腳掌上,同時耳邊不斷傳來「吱─吱吱─吱─吱吱」膨尾鼠的叫聲,一長兩短,兩短一長。強強心中一震,這是他在軍務總管任內建立的戰場機密通訊方式之一,而且是第一級的緊急軍情。此處並非戰場,這裡沒有戰爭,是誰在濫用軍中通訊?他悄悄地仰頭掃視,赫然看到定定那張長長的臉孔,隱藏在右側樹叢裏。他不動聲色,緩緩往另一側樹叢走去。定定很快來跟他會合,一見面就滔滔不絕的講話。強強聽著聽著突然神色大變,有點氣急的說:「快,你即刻騎一隻鴕鳥去追謙謙。」(第十五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