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三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九月 13, 2015 12:5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三章 之一

 王宮內,昏昏國王正氣惱地踱來踱去;呼叫男僕,居然沒人立即回應。男僕的總管辣辣巫師正在法壇上念念有詞,也不能叫來責罵。現在他王宮裏的男僕整整少了一半,七個外族的已被強強擊斃,四個跟隨強強遠在外地,五個在忽忽武師處練習那什麼鳥呼吸術,都是辣辣的餿主意,練好還要遠巴巴的去找強強練什麼騰躍術,「真是的!自從即位以來從未感到如此不方便。」他想著想著突然罵出聲來。
 他兩天前令新的侍衛隊長去找碩果僅存的美工刀王鞅鞅,要求他加緊製作無性器的男僕,亦至今未回報。他很想把辣辣從法壇叫回來,此事要他來解決,堂堂一個國王不應該親自處理這種雜瑣之事。
 他正有氣無處發,一名男僕靜悄悄的來到身旁,昏昏嚇了一大跳,吹鬍瞪眼地開罵:「你是鬼嗎?故意要驚嚇我的嗎?」
 那男僕微笑著回答:「對不起,不是故意的,請寬恕。國王找我,有事嗎?」
 國王高聲說:「叫侍衛隊長快快來見。」
 那名男僕應答一聲後又步履輕盈的走了。國王特別注意他的屁股上端,是否有長出尾巴?沒有呀,怎麼只有強強會長尾巴呢?不過,這一注視,他發現這個男僕走路時腰不像往常那麼彎,頭不再低低不敢見人,走起路來好像會飄浮那樣。忽忽的呼吸術真有那麼神奇?怎麼這些人都變了一個樣子!
 侍衛隊長好久以後才趴趴趴跑來,國王開始在心裡嫌他走路步伐粗重。未等國王開口,他氣喘咻咻的說:「美工刀王鞅鞅失蹤了,我找了兩天,連他的徒弟都不見了。」
 「是前任侍衛隊長把他們安置在什麼地方,你不知道吧?」
 「我找了那個地方,也不在。他的一個女人說,他的兩位師兄和徒弟死狀那麼慘,鞅鞅嚇壞了,不知躲到那裡去了。」
 昏昏國王想起強強連殺兩名美工刀王的事,至今還不知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昏昏開始轉怒為憂:沒有了美工刀王,日後王宮內的男僕恐怕要吊掛一根生殖器,在後宮那群飢渴的女人面前晃來晃去,這該如何是好?堂堂一個國王可以經常親自到處去捉姦嗎?獨角人的王是應該獨享「愛愛權」的。他記得「愛愛權」這個詞是粉粉巫師發明的。
 他想起那件往事,那是他記憶中衷心喜歡的畫面;但它不宜再提,因為它會傷害他現在獨享的「愛愛權」。那是十五歲那年,有一天他和強強被先王和粉粉國師帶著,前往一座高山做例行山訓,隨行的還有忽忽武師、辣辣及其他新進軍士長。山訓告一段落用餐時,山上萬里晴空,一群野鹿優優閒閒在四周吃草,空氣中飄著淡淡的樟樹香氣,清風吹人欲眠;突然,不遠處有兩隻公鹿用頭角打了起來,牠們的角多枝分岔如樹,角拼聲喀喀咖咖,打得非常激烈,似在以命相搏。許久之後終於分出勝負,打贏的那隻隨後在眾多獨角人眼前與一隻母鹿做起愛來。大家張大眼睛觀賞了這齣餘興節目,正意猶未盡,粉粉國師解說:「那是鹿王,他用頭角拼搏,贏得了一次與母鹿的愛愛權。」昏昏在旁接腔:「拼鬥花了大半天,然後做愛不到半分鐘就結束,這鹿王做得太辛苦了。」一名新進軍士長亦即現在的通通總管在昏昏耳邊低聲說:「當我們獨角人的王,就不必那麼辛苦。」
 現在,美工刀王被殺的殺,逃的逃,「愛愛權」恐怕再難獨享。昏昏國王犯著愁,唯一可以為他分憂解愁的是辣辣巫師。他很想去法壇叫停,但強強復角之事何其重大,身為國王,此事他不敢亂來。(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九月 14, 2015 2:37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三章 之二

 辣辣巫師要上法壇之前曾來報告,說他的法力或許不只能為強強復角,說不定那意外長出來的尾巴也將隨後脫落。「如果真能如此,以辣辣對強強的交情和忠心,我即使叫停,恐怕辣辣也不會聽命。」國王低聲自語。

 正不知如何是好,軍務部門的定定來了。國王看他遠遠走來,突然發覺這些正規的獨角人軍士步伐都太笨重,完全比不上那幾個宮內男僕。
 「國王,有怪事發生。我們在三族的駐軍營區突有天神降臨,要求今年向三族徵收的配糧一律減半。」
 國王大驚失色,問:「來報有沒有說那天神長什麼樣子?」
 「全身紅色,紅光燦爛,臉蒙白紗布,頭上無角。」
 「哦!我知道啦,他身高體壯,騎大鴕鳥而來,突然停住,騰躍上一棵高樹開始發話。」
 「來報沒這樣說,那天神身材矮小,有點駝背,騎一頭高大的鹿,在軍士們早上喝葛根玉米粥時出現。那鹿緩緩到來,天神輕巧的躍下發話。說完,鹿乖乖轉身,天神躍起,再輕輕落在鹿背上離去。」定定述說至此,見國王滿臉怒氣,額頭脹紅,血脈疊暴,但很快又消了,就像煮粥的鍋子滾燙出白白的泡沫,鍋蓋一打開泡沫又縮回去。國王耐住性子再問:
 「那天神是不是穿了長袍?」
 「沒有。報告中沒有提及。」
 「那麼,有無提及天神屁股上有尾巴?」
 「也沒有。完全沒有提及這個。」
 「那天神到底是怎麼說的?」
 「他只說了幾句話:『上次救回你們昏昏國王的天神,叫我來傳話,本季各族糧收較少,今年上繳給魯哈族的配糧一律減半,不得有誤。』」
 「在三族營區都講同樣的話?」
 「沒錯,那天神造訪我軍區後,又去向三族首領宣達同樣的『減半』意旨。」
 至此,昏昏國王突然認真地看著定定的臉,問:「天神上回親自顯靈來救我之後,你有無聽說那不是真的天神,其實是強強?」
 「我們駐在赤哈族的一位軍士長曾告訴我,說慌慌首領本人懷疑那次救你的天神是強強所冒;在其他兩族則未聽說;至於我們這裡,如此說的人就多了。不過,我想那終究只是懷疑而已。」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回軍部了,我一人想想看如何處理此事。」
 定定走後,昏昏國王握拳猛擊棕櫚坐墊,又低頭歪頸,用頭角猛刺掛在牆壁的各種稻草野獸,口中同時低喝:「強強怎麼啦?要跟我這王兄對著幹了嗎?」
 昏昏怒氣發洩了一會兒,癱坐在坐墊上發呆。他從小什麼都強過於我。我是因為年長他四歲,繼承首領之位,成為國王。自即位以來,我奮發圖強,師法野獸精神,把魯哈族帶上精悍勇猛之路。而強強是精悍勇猛之最,十五、六歲就在戰場上技壓群雄,各族勇士聞之喪膽。因為有這個弟弟,我這個王位坐得穩當當。而他一向聽話,怎麼現在會變成這樣?已經茁壯到想自己當國王?三年前父親交棒時,叫兄弟倆到褥席之前,明明白白的交代:「強強你年紀還小,要好好幫助昏昏。等你二十歲以後王位才交給你。」現在我即位才三年,猶在壯盛之年,而強強才十八,難道他連兩年都不想等?(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九月 15, 2015 2:03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三章 之三

 昏昏想馬上跟弟弟當面談談。他人現在忽哈族那邊,說我即位三週年宴會要回來,到底回不回來呢?六天後一定會回來復角吧?但要等六天太久了。昏昏想,如果強強接回頭角之後立刻要坐這個王位,我大概無法跟他相爭。臣民、軍士無人不愛戴他,現在連三個外族都可能對他感恩載德。大勢確是如此,昏昏發現自己已無路可走,想至此,一個念頭浮現腦海:如果強強的頭角接不回去,一個無角的獨角人是不可能當國王的。
 他想念至此,信步走出去,四名侍衛跟在後面。他交待侍衛先去辣辣巫師的法壇旁邊等待,說他隨後會到那裡。侍衛們知道國王現在要幹什麼了,假裝離去,然後躲在一位後宮女人的寢室外牆偷聽。沒多久,室內淫聲大作。國王起初發出的是尖細而響亮的聲音,那不是他平常的音色,是特殊的情緒中才會發出的吧!乍聽像嬰兒的啼聲,又不禁使人想起野外鬣狗搶奪獵物得手後的得意鳴叫。後來國王的聲音變了,變回他原本的低沉喉音,好像獅群撕咬獵物時所發出的那樣。偷聽總帶給人樂趣,侍衛們樂此不疲。女人呢?一開始是喘氣噓噓,還聽得出一點點歡愉,但很快變了調,隨著拍打之聲傳出,開始不斷的哭泣並且求饒。那痛苦的哀號,有的侍衛聽了會鼻酸,有的不會。昏昏國王常說獨角人本來就是獸類,頂多是半人半獸,而獸性人皆有之。他經常諄諄教誨,說觀聞他人的苦痛,也能獲得快感,說這也是值得開發的一種潛能。他每有挫折或氣憤時,一定要找女人做愛,淫而後虐之。侍衛們如此偷聽,固然是一種業餘娛樂,同時也是職責所在。侍衛隊長私下交待過:「隨時可能出狀況,在近處守候,有人受傷或出人命時,迅速出現,協助善後並保護國王。」
 一時半刻之後,昏昏國王到達王宮後面的祭天崗,辣辣巫師的法壇設在那裡。辣辣正帶領徒弟們一臉嚴肅的在做法事。強強那隻雄偉的頭角,看起來完好無缺,被放在法壇中央,昂然豎立在一只藤製盤子上;右邊和左邊各平放著三根長長的綠竹,一節一節清晰可見,竹葉還在竹節上,迎風搖擺,不停的翻邊;頭角之前擺放的是烤得焦黃的兔子,一共三隻,形狀甚為完整,連那短尾巴、凸眼珠、裂唇都沒被破壞。法壇搭了雨棚,用乾的甘蔗葉舖成,白天防曬,夜晚房霜。辣辣等人見國王駕臨,只輕輕點頭致意。昏昏國王心裏想說:「法事最好停止,強強的頭角別接回去了。」但口中說出來的話是:「大家辛苦了,加油。」
 他沒有立場也沒有勇氣叫停。

 真真在忽哈族畫鹿的那條路現在擠滿了人。他們的首領謙謙上了畫,高興的大呼小叫,每天帶人來觀賞。完工的那天傍晚,忽哈族人扶老攜幼,帶著飲食,擠在那條路上野餐,魯哈族的駐軍也派了一批幹部來共襄盛舉,該地區從未如此熱鬧過。
 謙謙首領在鬧哄哄中突然走向強強,拉著他的手從路頭走到路尾,一路大聲喊叫:「大家安靜。安靜!我們忽哈族所有的人向強強行掩角禮。」(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九月 16, 2015 2:14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三章 之四

 他的話剛落,吵鬧聲戛然而止,人群向兩邊移動,都放下餐食,抬起雙手按住頭角。謙謙牽著強強慢慢走在中間走道,不斷拉長音調高呼「全體向強強行掩角禮」。
 全場無聲。聽得到遠處烏鴉歸林的零星鳴叫,和松鼠吱吱吱爬出樹林看熱鬧的聲音。人人兩腿微屈,以手掩角,放低眼簾,看著兩人從頭走到尾,再從尾走到頭。謙謙移步踏實如象腿落地,強強走在他右邊,如行雲流水,除了他那粗布長袍擺動的衣襟之聲外,幾無聲響。
 強強對這個突發情況大感驚喜。獨角人難得向外族首領行掩角禮,那是跟你永不武鬥之意,忽哈族將永遠順服強強。這多半是真真那些畫作的功勞。王兄當初說「這種小女人塗塗抹抹的小事情」,在這裏竟產生如此巨大的力量。強強真盼望王兄這時能來這裡,親自感受一次真真這種小女人的威力。
 次日清晨強強和真真一行去向謙謙辭行。謙謙留他多耽幾日:「別急著走,慌慌和溫溫首領都要來,很快就到。」
 「我們的第三站本來是齊哈族區域,但我得先回去復角,事畢擇期再去了。行程緊湊,情非得已。請代我向慌慌和溫溫致意。」
 「強強,祝你復角成功。其實你無角似乎更好,不管如何,請不要辜負了我們全族的掩角禮。」
 「你們的盛情,我十分感動,永不忘懷。」
 「還有一件事,我們三族的巫師合設法壇,向天神請示無角的獨角人能否當國王,天神顯示說『可以』,所以,如果那個惡人昏昏....」
 「謙謙,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目前沒有這個念頭。」
 強強循老路回家,穿過那條他和昏昏國王曾經遇伏的兩旁有高樹的小徑。樹上靜悄悄,他們沒有提防會不會有圈套和石塊擲下。
 昏昏國王同一天從王宮出發去忽哈族區域。他擔心強強復角成功之日,即為自己被趕下台之時。這個情況一定要避免。他一天都不能等,急著要找強強當面問清楚。由於上次遇伏又被擒的經驗,他不走老路,改爬一條較遠的山路,因而沒有與強強一行人遭遇。

 強強沒有向誰預報他要回宮,但一進入魯哈族區即看見一大群鄉親擠在路旁,不斷向他們揮手致意。那氣氛,比以前打了勝仗押著俘虜回來時,還更熱鬧、更真切的歡愉。到了宮前廣場,全體大小臣僚竟然列隊在那裏恭迎。強強大聲叫他們回去工作崗位,並問:
 「誰叫你們出來迎接的?是國王嗎?」
 「是我們自動出來的,國王不在宮內。」
 「國王去那裡了?」
 「你們沒碰面?說要去忽哈族區找你。」
 「帶多少軍士?」
 「只帶侍衛隊長和五名侍衛。」
 強強臉色一沉,微笑驟失,又問:「辣辣國師呢?」
 「他在後面祭天崗法壇,已經第三天了。」
 「後天就是國王即位週年會,王兄為何老遠跑去找我?萬一來不及回來怎麼辦?」強強說完,要求男僕們留在王宮,帶著真真分別躍上鴕鳥,直奔忽忽武師處。
 「通知定定來忽忽武師家議事。」強強回頭大聲交代。(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九月 16, 2015 11:21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三章 之五

 強強的大鴕鳥跑得快,真真的在後面緊跟。兩人的毛髮都向後飛揚,真真在疾風中大聲問:「看你那麼焦慮,國王會有危險嗎?」
 「他們視昏昏如寇讎,恐怕有危險。」
 到了忽忽家,強強把所有情況說明清楚後,說:「我不想動用軍士,最好的是那些受過我訓練的宮內男僕,集合十幾名,勞駕你老親自出馬帶隊,希望能不動干戈。」
 忽忽看起來有點冷淡,回說:「再用冒充天神那一套?」
 「來不及了,紅色的色膏也已用罄。」強強頓了一頓,又說:「依現在的友好關係,我研判昏昏國王不至於被殺害,但會被軟禁,地點應該在謙謙首領住處。他的住處是這樣的....」強強撿一石塊在地上畫一幅地形圖,但忽忽武師岔開話題:
 「我也認為三族首領會軟禁昏昏。他們的用意是希望你趁機即位國王。這是天神賜你良機,不可錯過呀!」
 「不可。父王臨終前,我曾當眾答應盡力幫助昏昏,二十歲以後才接任。」強強的微笑又消失,一字一頓的說:「趁他之危巧取豪奪,我不願意;要做國王,我會等到王兄自動讓位。」
 「那好,我們開始討論。」
 兩人比手畫腳起來,不久忽忽拍一下門板叫出來:「好,就這麼幹。強強果然高明!神不知鬼不覺的。你費了那麼多心力教他們騰躍之術,終於可以全部派上用場了。」忽忽說完繞到強強背後,瞧了瞧,低聲問:
 「你那玩意兒有再長長嗎?」
 「好像還有,但沒像剛開始時長那麼快了。」
 「真奇怪,沒想到會這樣。」
 「我現在經常有趴下用四肢爬行的衝動,但我努力克制著,不斷提醒自己要抬頭挺胸,保持直立。」
  定定此時帶著幾個隨從到來。三人再交換意見後,強強指示:「軍務部門按兵不動,也不要通報當地駐軍。」
 定定上前一步低聲說:「我有一要事,私下報告。」
 強強支開眾人。定定說:「我接獲密報,說三族巫師聯合設法壇,正在做法事,也是七天,祈求天神不要讓你復角,不過卻是求天神助你以無角之頭早登王位。」
 強強想了一下,回說:「我知道了,勿張揚此事。」
 「他們如此跟辣辣國師唱反調,萬一誤了你的復角....」
 「你放心,要相信我們的辣辣國師。」
 「還有,你以後都要穿著衣服了嗎?我們要不要跟?」
 「不必。這事以後再告訴你。」(第十三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