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二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九月 07, 2015 11:21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二章 之一

 強強和真真的塗畫之旅開始了,第一站是赤哈族最美麗的「冉冉紅」谷地。真真想好以山豬為主題。山豬對赤哈族人就像兔子對魯哈族人那樣的重要。真真不時躲在大樹後面觀察山豬的形貌神態。赤哈族首領慌慌及其第一勇士卡卡帶著一群軍士聞訊而來,沒多久魯哈族在此地的駐軍也趕來護駕。兩隊人馬到了強強跟前,都注意到這個沒有了頭角的強強非常非常的奇怪。失角這樣的大變故,不是會使一個人沮喪到抬不起頭直不起身子嗎?為何他竟然若無其事,還帶著微笑,渾身散發旺盛的精神力量。赤哈族勇士卡卡一見強強,憑著習武人的直覺,心中不斷惦量:「現在的強強似乎更強了,以前還能跟他鬥個三、五回合,現在若再交手,恐怕第一回合自己就要敗落。」
 卡卡正這樣評估著,慌慌首領在他耳邊說:「強強為什麼穿起了長袍?昏昏國王不是不喜歡人家穿衣服?」
 「會不會他修煉了什麼特別的武術,怕精氣外露,才用衣袍遮掩起來?」
 「強強現在沒頭角了,你可以不必怕他了,你第一回合就可以贏他。」
 「不是這樣。我感覺現在的強強是真正的強者,無人能敵。」
 「有這回事?」
 此時強強高聲說話,依然中氣十足:「慌慌,卡卡,我是來這裏遊玩的,不是來打鬥的。真真順便想來塗塗畫畫。我現在失去了頭角,已經無法跟任何人打鬥。請你們回去吧。」然後轉個頭,說:「魯哈族的軍士們也回去駐地,我沒有要求,不必再來。」
 十五、六歲起即以一支頭角威震天下的強強,現在無角,說話溫和,說出來的話仍有極大的權威,兩隊人馬紛紛退下。
 真真從頭到尾目不轉睛的盯著慌慌。高額頭,凸眼睛,眼臉略微浮腫,下巴又寬又大,向上翹起,長著粗厚的鬍鬚;由於下巴大角度的上仰,使他的嘴型也很特別,下唇經常抿壓著上唇。我要好好畫他,畫那張輪廓鮮明的臉。真真右手虛空一揚,還沒畫就興奮上了臉。

 一位天下最強的戰將不戰鬥了,帶著一個愛塗畫的女人來此遊山玩水,怎麼說都不能讓人放心。兩隊人馬終究還是派了專人躲在暗處觀察,還排表輪班,定時向長官報告。
 整整五個白天,五男一女從天明忙到天黑。赤哈族的探員回去報告:
 「那個真真猴子似的爬得高高,貼著岩壁,畫一畫,又退後幾步歪著頭端視。現在用黑炭畫好了,正要開始塗色膏。」
 「你們一定不相信,強強是當她的助手,另外四個頭角乾萎的男人也是助手,削樹枝的削樹枝,調色膏的調色膏,忙得不亦樂乎。」另一名回來報告,比手畫腳。
 在魯哈族那邊,回去的報告引起全軍的憤慨:「真真經常要爬得更高,我們看到強強蹲下來,讓真真坐在他的肩膀上面,然後站起;更過份的是,竟然讓強強爬著,真真站在他的背脊上,把我們的強強總管當作人肉板凳,只為了塗抹那個壁畫。」(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九月 09, 2015 7:05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二章 之二

 又過了好幾天,一幅巨畫在風光明媚的「冉冉紅」谷地出現。那畫塗抹在一條橫向延伸,高約五尺長達一丈的岩壁上,朝東,面向太陽。它描繪慌慌首領帶領族人在麥田農作,五、六隻山豬在四周以獠牙戮地,撅著唇挖地覓食;牠們姿態各異,不怕人,不驚動,有一隻還斜著小眼睛睥睨慌慌首領。畫的最上頭高高掛著彤紅的夕陽,晨與朝陽相對看,到了傍晚,畫中夕陽即為真的夕陽。
 岩畫初成,真真拉著強強的手,站在五彩繽紛的岩壁之前,時而左右移步,時而退後兩步,一再端詳。真真看呀看呀竟哭了起來。強強擁抱她,感覺有熱淚濡濕在肩頭,耳際聽到真真吭吭哧哧的說:「我好高興,我還要畫,還要再畫。」
 這期間慌慌首領不斷接到報告,親自在暗處偷看了兩次,兩次都大笑而歸。他現在相信強強不再是可怕的敵人,真的不須要提防他了。他每天都帶人去看畫,問真真,連問了幾次:「下雨時不會洗掉嗎?」
 「不會。你派人提水來試試便知,風霜雨露都能耐得住。」
 一名赤哈族軍士真的提了一桶水來,慌慌遲遲不敢潑上去。
 此後的幾天,慌慌首領招待強強一行到他的住處,烤得焦黃油亮的山豬、清蒸到爛的羊肉、葛根加玉米煮成的粥、獨角人最喜愛的蕨心加薑汁、麥粉和南瓜混合而成的麵皮、小麥精釀的酒液,赤哈族人能拿得出的好食物和盤托出。強強通知魯哈族駐軍幹部前來。兩族軍士第一次在非戰場見面,不用頭角,只用嘴巴。
 在飯飽酒足之後,赤哈族第一勇士卡卡請求與強強比一次武。「強強,我不敢挑戰你。我曾被你打敗過多次。我只是好奇,感覺你已經到了一個高深莫測的境界。」
 卡卡素來寡言,突然一口氣說出那麼多話,殊為稀罕。強強上前拉著他的雙手,微笑著說:「卡卡,自從我意外失去頭角,我便失去與人打鬥的興趣,也不會再參與族群戰爭。你能放棄比武嗎?」
 強強的話剛說完,卡卡鐵塊般的臂膀猛然襲至,同時低頭刺過來。強強沒有抵抗,只是借其猛撞之力,騰起躍出,然後那巨塔一般高大的軀體快速落下,大家只看到一條長長的黑影落在卡卡的身後。
 強強這時若出擊,卡卡一定重創,但他只是臉帶微笑地拔起又落地,右手向後輕劃,不著痕跡地扶了一下屁股後面,不語。
 這情況在眨眼間突起突落,魯哈族軍士暴喝連連,五、六人躍出,被強強擋住。只見那卡卡雙手扶著頭角,細細的眼裏泛著淚光,說:「強強,我試了,我試過了。我欽佩你,終身服你。」
 慌慌首領靜靜在場看了這一幕,目不轉睛看著強強,臉上佈滿狐疑。只見他轉頭跟身旁一位巫師般的人低聲說話,那人聽慌慌說完,一會兒點點頭,一會兒又搖搖頭。

 強強和真真在赤哈族的事蹟,轟動各族。當他們一行移往第二站──忽哈族傳統領域時,謙謙首領不是帶戰士,而是帶著甜菊茶、南瓜膏、鹿肉乾和一群好奇的民眾來迎接他們。(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10, 2015 12:5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二章 之三

 真真端詳謙謙首領的形貌,沒發現有什麼特殊之處。他中等身材,五官尋常,體毛短而色淡,直到他轉個身招呼民眾時,才注意到他背部兩片肩胛骨上長著又黑又長的毛,乍看像鳥的翅膀。真真想,若要畫他,難道要畫背面?
 謙謙首領親自陪同貴賓們做了三日遊之後,真真宣佈她的決定:
 「我要畫鹿。這裡的鹿好多,滿山遍野都是,而且體態清雅,性情溫和。我好喜歡。」
 強強說:「可是我沒發現有像赤哈族『冉冉紅』谷地那樣完整大面積的岩壁。」
 「對,像那樣把慌慌首領畫上去真好。」謙謙首領急急插上一句。
 「通往謙謙住處那條路旁的岩壁很好,可惜有許多蔓藤攀爬其上....」真真歪著頭喃喃自語,謙謙首領又急急插話:
 「我可以派人在幾天之內把那些蔓藤全部清除。」
 「哦!或許不必清除。我想沿路在蔓藤間畫上十幾隻鹿,配合那些蔓藤的樣子,畫各種不同形態的鹿。」真真一面說話,一面輕挪腳步。大夥跟著她動,聽到:「這裡一片白,可以畫一隻黑色的水鹿;哈!強強,你看,在這幾叢蔓藤之間,畫兩三隻梅花鹿上去會很好看吧!這邊呢?唔!穿插一、兩隻體型較小的毛冠鹿你們看好不好?....」
 謙謙首領用手肘輕碰一下身旁的部屬,由那人開口問真真:「那麼,什麼地點畫上我們謙謙首領較好呢?」
 「我再看看,再想想看。」真真心不在焉的回答,然後告訴謙謙:「我想再多花點時間觀察各種鹿的生活情況和表情,才開始畫,這樣好嗎?」
 「當然好,很好。妳知道嗎?我們忽哈族人認為鹿是天神恩賜的禮物。我們的生活中無時無處沒有鹿,甚至於我們用鹿的叫聲編成兒歌哄嬰兒睡覺。還有,我們的巫師還能講幾句鹿語,如果妳有須要,我去叫他陪你觀察。」
 「這樣真好。」
 告辭時謙謙又輕碰一下身旁的部屬,那人又對著真真說:「我們謙謙首領最喜歡跟鹿群在一起了。」

 真真開工後,大家忙得正起勁,一位魯哈族王宮內的男僕快鴕來報,那人尖聲尖叫:「大消息,好消息,強強的頭角找到了。」
 那人喘一口氣,又說:「王宮將有兩件喜事碰在一起,喜上加喜。辣辣巫師正在佈置法壇,說要連續施法七天,強強在第七天太陽下山的那一刻要坐在法壇上,接受神角回頭頂。同時營生總管釘釘也在籌備昏昏國王即位三週年紀念宴會。」
 乍然聽到此事,強強嘴笑目笑地說:「真的?真的!那真太好了!」但在一陣高興之後,他眺望遠方發呆,眼神有點迷茫。沒多久他突然想起忽忽武師說過的一句話:「你發自內心相信它,它就真的會實現。」又興奮起來,來回踱步,喃喃自語:「它會變成真的。它真的會實現。」
 真真跟其他男僕都在那裡大聲歡呼。幾位男僕一面歡笑一面跳躍,在獨角人的國度,現在只有他們有這種身手,能如此輕盈的跳躍。真真也想跟著跳,但想起自己有孕在身,只在旁拍手助興。(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九月 11, 2015 1:0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二章 之四

 他們在一陣高興後,聽到強強那宏亮的嗓音:「真真,完成這些畫,我們還要幾天?」
 「還要畫六隻,三天可成。」
 強強屈指算了算,說:「那好,我們畫好先回宮。我要參加王兄的宴會,然後我們在家鄉等待辣辣巫師為我復角。」
 「在家鄉等候的時間,我可以找地方畫畫最熟悉的兔子和鴕鳥。」真真說。

 那天傍晚,謙謙首領的住處另有貴客,慌慌首領由卡卡和族內巫師陪同到訪。
 主客尚未坐定,謙謙急著告以強強頭角尋獲之事。慌慌還來不及反應,謙謙身邊的長老巫師慎重其事地說:「魯哈族的辣辣巫師法力高強,絕對能夠完好的為強強接回頭角。」
 「我這趟來,本來是想詳細問明那天天神顯現救走昏昏的情形。我懷疑那個天神是強強所假冒。」慌慌把卡卡那天測試強強武功的情形說了一遍。
 謙謙首領說:「現在這個已不重要。我們馬上要面對的是,強強復角之後,你我兩族將再度備受壓制,動彈不得。」
 「但現在的強強是那麼的和善,復了角就會兇殘起來,我實在無法想像。」慌慌說。
 忽哈族的長老巫師說:「會的。復了角的強強比昏昏更有能力,更得人心。他會接替昏昏的位子。魯哈族會更強大,我們三族將完全無法喘息。」
 謙謙首領放低音量:「所以,我正在考慮派一支別動隊,半夜去伏擊,先下手殺了強強或擒住他。」
 「等等,那麼真真的塗畫就沒有了。」
 「比起他將來的威脅,沒有了就算了。」
 慌慌提醒:「你們真要這樣做,要非常小心。我們卡卡說,強強失角之後身手反而更好了。」
 一直沉默在旁的卡卡這時開口了:「你們的別動隊要先能擒得住我,才能去擒強強。」
 「什麼意思?」
 「你們絕對擒不住他。更重要的,他現在非常和善,不想與人打鬥。」
 「將來復角之後也不會?」
 「這我就不知道了。」卡卡回答。
 慌慌突然站起來,在室內來回踱步,不久說:「我真的感覺強強現在對我們三族非常的好。我們的敵人只是那個惡人昏昏。如果我們三族齊心擁護強強當全體獨角人的國王,要求昏昏退位,你們看怎麼樣?」
 「唔唔,時機好像到了。」謙謙首領搶先發表:「我見強強每日衣袍整齊出門,他一定是決定跟昏昏唱反調了。」說完傻楞了一下,問:「不過,我們要先想清楚,獨角人的國度能由一個無角的人當國王嗎?」
 這一問,全場都愣住了。
 忽哈族的長老巫師朝赤哈族巫師說:「無角的強強雖好,但不可能當國王;復角後的強強恐將恢復兇殘,更不能讓他當國王。我們合設一法壇向天神請示如何?」赤哈族巫師點頭同意。
慌慌也向謙謙提議:「我倆去找齊哈族溫溫首領商議,好嗎?」謙謙點點頭說:「好。你們今晚住此,明天就去。」
 兩族首領做此密談之同時,魯哈族在此地的駐軍營區也接到定定的密令:「強強復角有望,慎防忽哈族人加害強強,慎密護駕。」(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九月 12, 2015 4:0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二章 之五

 強強和真真一行這天晚上被安排在忽哈族極有風味的農牧區「哈哈比」谷地住宿。魯哈族駐軍挑選十名身手最好的軍士埋伏在四周護衛。傍晚時分,清風徐來,夕陽染紅了天邊,強強和真真坐在山坡地俯瞰著這片大地。農夫三三兩兩正要收工。一大群大鹿小鹿閒閒散散的在啃草,有幾隻走到他們附近來了,那是梅花鹿,竟不怕人,還偶爾抬頭,讓真真仔細觀察那咀嚼不停的嘴巴。天神讓鹿唇都長得那麼圓潤靈動,咀嚼蠕動時才益增甜美,真真忘神的想著,想著該如何下筆才能把那鹿唇畫好。
 「有的鹿有角,有的鹿沒角,妳注意到了嗎?」強強低聲問。
 「嗯,大概是雄的有角,雌的沒角吧。」
 「牠們有角的和沒角的如此和睦的生活在一起,妳注意到了嗎?」
 「嗯,你不久就能接回頭角了。我將來一定會非常懷念你失角的這段時光,是一段十分美好幸福的日子,不是嗎?」真真歪頭斜靠在強強的肩膀上喃喃低語,她的頭角輕輕廝摩強強的頭頸,又說:「你的頭角接回之後,還會像現在這樣幫助我、支持我到處塗畫嗎?」
 「會的,一定會的,怎麼會不會呢!」強強伸手輕撫斜靠在肩頸上的真真的頭角,在她耳邊吹氣似的說:「頭角接好後,性能力會復原的。我要跟妳做愛,天天做,每天都要做。」
 真真伸手抓強強的手放在自己微隆的肚子上,嗲著氣說:「我們的孩子愈來愈大了,要輕一點,小力一點,知道嗎?」
 一隻頭角三分叉的雄鹿瞪著迷茫的紅褐色眼睛朝真真點點頭,嚼著嫩葉的鹿唇滑稽的動著。
 薄霧無聲無息地浸潤這「哈哈比」谷地,兩人的眼睫毛和鼻腔都感受到了。大地正安靜地在變換佈景。他倆沉醉在這暮色之中。
 突然,那隻雄鹿就在真真眼前短尾巴上下左右快速搖動幾下,接著擠出好多粒圓圓黑黑的大便。真真不自覺伸手到強強屁股上端,撫摸那根尾巴:「好像又長長了一點,如果它愈長愈長,怎麼辦?」
 「我也不知怎麼辦?我擔心有一天會長到衣袍也遮掩不住的地步。還不只如此,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喜歡用四肢爬行,好像爬行才更自在。」強強說至此,緊抿嘴唇,眺望遠山,再說:「天神是在作弄我嗎?我衷心想把自己和整個獨角人帶往人類的道路,卻變成這樣!難道要做個人竟是那麼不容易!」
 「難道天神是要你成為獸類?像昏昏國王那麼樣,像我們的族人那樣。」
 強強這時牽著真真的手站起來,向埋伏在遠處的軍士高喊:「大家解散回營用餐吧!」
 在走回住所的路上,強強有一次鬆脫牽著真真的手,俯身下去,改用爬行;但很快又改回直立行走。真真沉默地牽回強強的手,斜睨到強強嘴唇緊閉,鼻翼突張,聽他說了一段話:「我有點氣惱了。我要跟天神賭氣,跟牠賭一口大氣。真真,妳放心,萬一有一天我變得長尾巴,只能爬行,我還是照自己的心願,做我想做、該做的事。我不會改變。我會一直跟妳在一起。」(第十二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