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一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九月 04, 2015 11:2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一章 之一

 戰事告一段落,國王亦已救回,強強決定要公開露面了。他要陪真真開始出遊,到各地去塗畫。他選擇的第一處是對魯哈族敵意最深的赤哈族傳統領域。
 由於必須隨身攜帶笨重的色膏,他想把四個宮內男僕帶在身邊,順便練習騰躍之術。這應跟國王和辣辣巫師打聲招呼,於是他在出發之前進宮,也順便跟所有臣僚說一聲。
 他還沒走進王宮,沿途從民宅跑出來的、宮裏聽到風聲衝出來的,一大群人包圍他。在眾人眼裡,強強現在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頭頂空蕩蕩,不再威武地聳立一支雄角。他還穿了衣服出來!是一襲淡黃色的樹皮布縫製的長袍,粗粗的纖維橫向排列,一環一環由上而下,清晰可見。「那是從一棵巨樹剝下整張皮精製而成的。」一位駝背的老人在人群中說話:「我還記得先王在世時穿過它,現在,強強穿在身上,似乎小號了些。」
 群眾圍在強強四周移動緩慢。長袍的袖子和下擺隨著強強一舉手一投足,輕輕帶動,微微飛揚,那形貌,像厚實的欖仁大葉在微風中緩緩起伏。「啊哈!強強呀,你穿這身衣袍,比先王還更英俊挺拔呢!」那老人又說。
 但是關心強強頭角的人還是比較多。「唉呀!這如何是好!怎麼一支好好的頭角就這樣不見了!」「沒有了頭角,打仗時該怎麼辦?」一句又一句的感嘆從人群中傳出。其中有一個四十幾歲的耆老緩步上前,盯著強強空蕩蕩的頭頂,臉上是想哭又不讓自己哭出來的表情,低聲說:「真是天神妒英才呀!強強有做了什麼招惹天神嗎?」
 這些充滿愛憐的關懷充斥王宮內外。強強神態自若,帶著微笑,走得很慢,親切的跟大家問候。
 到了國王的議事處,所有部門總管等著他。國王沒有向強強說一聲謝謝。現在全國上下流傳「全身閃著紅光的天神現身,親手救出昏昏國王」的美談。此一傳言,原是以假當真,傳久成為山岳般穩固的「真實」。參與此事知道真相的人其實不少,但若誰說了真相,反而會被譏斥「你在騙人」。昏昏國王也不說破,有這個天神特別眷顧的傳言,他的權威更盛了。
 王宮內只有昏昏國王和辣辣巫師知道強強為何穿了衣服現身,也都沒有說破強強長尾巴的事。
 強強向在座說出他未來的去向,國王劈頭反問:
 「你這是幹什麼?軍務總管不幹了?誰要來做?」
 「一個沒有頭角的將帥,能統領全國軍士嗎?」強強這樣回說,微微笑著。
 眾大臣面面相覷,沒人說話。辣辣鬍鬚先動,然後開口:「就由強強去吧!軍務仍由定定看管,軍事大計仍請國王親自掌理。」
 國王聽了這話,臉色明顯的和悅起來。眾大臣又一次見識到辣辣應對國王的智慧。
 強強此時開口:「重要的不是誰來做軍務總管,是要如何避免戰爭。」
 他說完,眾大臣齊聲說:「對,對對。」說完大家才又想起這非常不像強強,他向來聞有戰事即興奮色喜。(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九月 06, 2015 9:4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一章 之二

 「要如何避免戰爭?以前你的頭角還在,還有威望壓下各族的騷動,將來....」
 國王話未說完,強強打斷他:「我們若真心對各族好,自然不會騷亂。」
 「如何對他們好?現在我對他們不夠好嗎?」
 「不夠。譬如今年全國歉收,我們的庫糧仍充足,為何不能減少他們應上繳的配糧?」
 「這我做不到。難道要我向他們示好?」
 「我們先示好有什麼不好呢?以大事小,尤其應該主動示好。」
 「問題在於他們騷亂和叛變如此頻繁,示好就是示弱。」
 「王兄,示好不是示弱。就像齊哈族,你對他們好,他們於是對我們愈加友善」
 「那是他們尊重我,友我,我才對他們好。不過,這次戰亂,齊哈族竟參加叛軍,我對他們必須改變態度。」
 「赤哈族和忽哈族也會友我,如果我們先友他們。」
 「好了,這事就議到此。我不會向他們示弱。」國王的臉色明顯的不悅了。
 「你不做,我來做。」強強這話是當眾唱反調,但語氣溫和,帶著微笑。
 昏昏國王一聽,再說一遍「這事就議到此」,然後話題一轉:「強強,今天從頭到尾你那是什麼表情?是哭還是笑?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辣辣巫師此時插話:「那是微笑。」
 「什麼叫微笑?為什麼要微笑?獨角人有人微笑的嗎?要哭要笑拜託乾脆一點。」國王這樣低聲喃喃自語,然後又提高音量:「還有,強強呀,你這樣出遊,什麼時候回來?」
 「再過不久是王兄你的就任三週年,我那天會回來參加宴會。」他說完抬手揚聲跟大家道個別,輕飄飄離場而去。

 強強離開後,監事總管通通心血來潮,說:「我看強強那張微笑的臉,感覺很舒服。我現在開始也要每天微笑了。國師,請你看著我,就是這樣好嘛不好?」
 辣辣巫師看他嘴角上揚,鼻孔微露,臉上高凸的顴骨下緣左邊右邊各出現一道橫紋,嚴厲中帶點兇惡的眼神柔和了些。「好呀!」辣辣說:「很好,就是這樣。」
 但辣辣的好話講完沒多久,大家發現通通總管微笑的臉漸漸在變,下巴微微上揚,下唇逐漸壓迫上唇,嘴角恢復原狀了,眼神復原了,只剩下那兩道橫紋還在。這些,他自己沒感覺,以為自己還在微笑,但辣辣和在場總管們都明顯的察覺到了。營生總管釘釘心直口快先冒出:「咦!原形畢現,酷吏的原形。」
 通通總管有點不悅,反唇說:「那麼請你也試試看。」
 「這還不簡單,看我的!」釘釘總管說完展露出一張笑臉,真的嘴笑眼笑,連眉毛也出現笑意。辣辣不禁出聲贊美:「好一個慈祥的男人!」
 他的微笑比通通總管的維持得久一些,但不知不覺中還是下顎漸沉,嘴唇微翹,眼睛裏剛剛出現的那一點點歡愉不見了。大家感覺他愈笑愈苦,像嘴裏含著什麼苦藥似的。通通總管立即報復性的高喊:「你們看,原形畢露了,亂臣賊子的的原形。」(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九月 07, 2015 1:1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一章 之三

 通通這話傷人。釘釘正要發作,辣辣在旁按一下他的大腿,搶先說:「通通總管是在說玩笑話。釘釘總管是一個做事嚴謹,注重細節的好臣子。他剛剛微笑消失後,不自覺顯露的正是這種人格特質。」
 昏昏國王也注意到釘釘總管氣憤上了臉,緊接著說:「大家看我。我弟弟強強的微笑,我最在行。我本來就會的。」說完擺出一個誇張的笑容,嘴唇用力橫向張裂,刻劃出跟強強一樣的兩條法令紋,深深彎下如鐮刀,直達下巴;兩頰被那法令紋一擠,橫張出去,兩側的髯鬚和鬢毛也跟著飛揚開來。那樣子像迎面撲來的獅子。昏昏國王用力維持著這副笑臉,有點得意的由左而右看了大家一眼,那黑眼珠裏天生的兇惡銳利的光芒橫掃全場一周。臣僚們不但沒感受到任何喜悅,反而心生恐怖。
 「怎麼樣?」國王收歛笑臉,隨便問問。
 沒有人回答。國王再掃視一遍群臣的臉,約略知道大家心裡的感受,但他還是習慣再問一下辣辣巫師的意見。那也是隨便問問,但辣辣回答得正經八百:「微笑呀!說容易很容易,說難也真難。它要在心裡常有歡喜、經常感恩,至少內心要平和,才會自然顯露出來。要不然,微笑一下子就跑掉了。這事我們一般人好像做不來。」
 國王接著說:「強強最近盡做一些怪事。譬如微笑,這是什麼玩意兒什麼鳥!我們獨角人要哭要笑明瞭乾脆得很,從古至今列祖列宗有誰這樣微笑的?你們說看看,嗑!微笑根本就不是我們獨角人王國固有的傳統文化。大家不必模仿了。乾脆下令禁絕好了。」
 「哦!這是忽忽武師的歷代師尊傳承下來的智慧,只是一直沒有人能做到。」辣辣用國師的口吻說:「國王也無須下令禁絕,因為它很困難,根本也沒有第二個人在微笑。」
 「好了,今天就到這裏。我累了。」昏昏國王剛喊完累,突然想起一事,兇惡銳利的眼睛一亮,再問:「辣辣,大自然的野獸有微笑的嗎?」
 「從未見過。」
 「那就是了。所以呀....」國王話沒說完,揮揮手示意大家離去。(第十一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