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七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八月 14, 2015 1:1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七章 之一

 想要色膏而不可得,沒有影響強強跟真真的熱戀。強強每天依舊心中充滿甜蜜和感恩。這個只願跟一個女人廝守的國王之弟,在宮裏宮外常被私下取笑,但強強不在意。
 強強心中唯一的遺憾是,現在每次做愛時,生殖器會有一陣一陣輕微的疼痛,他知道這是他的頭角有裂縫的緣故。那頭角裂縫一直沒有癒合,好像又多裂了些。此一隱私,他只讓真真知道。為此他逐漸心生惱恨,這事要怪誰呢?是那七名外族男僕害的,但他們已被自己親手擊斃。有一回,他從真真的村落回家途中想起來,他們是為了想重新長回陽具而動念割他的頭角的,而他們被硬生生割掉男人那最緊要的器官,天地間有比這個更慘痛的嗎?他一路上這樣想著,想到那個親睹過的閹割實況,悔恨自己當初擊斃他們時沒給人留一條活路?但他馬上又自我安慰,或許他們被強行閹割後早已生不如死了吧?他在悔恨中又想起自己曾經跟辣辣說過,要去殺了美工刀王們。現在,他決定要做這件事了,殺機浮上臉龐。
 次日深夜,外面一片漆黑,霧氣凝滯,但仍有半弦月和群星向大地灑下暗淡的天光。強強蒙頭蒙面來到美工刀王貫貫家門前,先故意驚動屋側的鴕鳥群,待貫貫刀王走出,自暗中伏擊,噗噗兩記重拳正中胸腹,再極快速勒住咽喉直到斷氣,沒讓他有呼喊的機會,然後把他用繩子吊在屋後的樹上。完事後,強強前往住在附近的貫貫刀王首徒家裏,從屋後窗戶爬進,不久屋內傳出悶哼聲,不久屍體被拖出,同樣用繩子吊在屋後。這些驚悚的情節都被伏在暗處的國王侍衛看在眼裏。
 第二天早上,王宮監事總管通通接獲報告,說美工刀王貫貫及其徒弟雙雙於昨夜上吊死亡。
 國王接獲的則是昨夜值勤侍衛所描述的實情。
 一個美工刀王的死,國王沒什麼感覺,但兇手是自己這位威震四方的弟弟,卻是百思不解。強強跟貫貫刀王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私仇嗎?為何殺了刀王又殺其徒?強強貴為全軍最高將領,他不要哪位美工刀王活著,只須眉毛一揚,自然有一隊軍士幫他執行,何勞自己暗夜出動,蒙頭蒙面偷偷的去殺人?國王感覺越去瞭解這個弟弟,就越多迷惑。(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八月 15, 2015 2:24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七章 之二

 國王急召辣辣巫師,把疑團告訴他。辣辣直瞪屋頂,未發一言,停了許久,身體一陣顛悚。國王目不轉睛的看著他,這不像是那種要吐露預言時的病況,是他自己真的恐懼在心?而國師在怕什麼呢?國王正要開口問,辣辣巫師先說了:「天神不悅了。強強可以舒緩天神之怒。強強可以挽救我們全族全國免於滅絕。」
 辣辣巫師這話說得文不對題,沒頭沒腦,國王更迷惑了。哼!有我昏昏國王在,全族已成兇猛的野獸,誰能滅絕我全族全國!他決定找強強來當面問清楚,但還沒傳召,壞消息傳至,另一個美工刀王盒盒與其徒弟相約清點家中的鴕鳥數目時,死於駝鳥園內,家人發現時,駝鳥正在啄食屍體。此事發生於大白天,國王侍衛只奉命在夜間「護衛」強強,因而無人知道是否又是強強所為。不過國王垂詢其中細節後,心裡卻更加確定這是何人所為,「這種『碎屍餵駝鳥』是我昏昏國王即位後創設的『野獸酷刑』之一,只用於最嚴重之罪犯,那手法正是宮庭用的。強強是在懲罰什麼罪嗎?美工刀王又是犯了什麼罪?為什麼都不跟我先商量?」他低聲叨念著。
 國王對此有點懊惱了。美工刀王是這個國家稀有的專業人士,全國只有三人,如今被殺掉了兩個,最後一個必須保護。這是保護一項國家珍貴技藝,國王這樣想。
 國王於是又急召侍衛隊長,指示盡全力保護最後一個美工刀王,阻止強強再做案。隊長遲疑地問:「難道要跟強強格鬥?他能以一當百,我們的人怎麼打得過他?」
 「未必要正面與強強遭遇,調侍衛隊圍住美工刀王鞅鞅住宅,強強一定不會硬幹,或把鞅鞅帶往他處藏匿也可以,由你隨機決定。」
 國王侍衛做了防護部署後,連續兩天強強都在鄉野林間與真真粘膩在一起。到了第三天晚上,強強又要動手了。
 美工刀王三師兄鞅鞅的住宅旁邊也圈養了十餘隻鴕鳥。那時萬籟已寂,四周景物影影綽綽。鴕鳥的小頭,有的抬高高在星光下機警的左右晃動,有的低頭彎頸成U字型正在啄食。強強輕聲挪步從旁邊掩至,儘量不驚動牠們。他在暗處透著月光看見侍衛隊長帶了七、八名侍衛就站在鞅鞅的家門前。他知道那一定是王兄的意思,國家要出面保護美工刀王了。他不想跟自己人衝突,心想此事不急,待他們警戒鬆了再解決不遲。
 他慢慢轉身,離開,繞到一條沒人走過的遠路回宮。(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八月 16, 2015 3:35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七章 之三

 走著走著,來到一座大樹林前面,看起來黑陰陰深邃不見盡頭。強強藝高膽大,並不畏暗夜穿越這片暗路。他停了一下,仰頭吸一口氣,月光像一片薄紗輕柔的披罩下來;滿天空的星星,簇簇疊疊,安詳的向他眨眼睛。他突然想起真真家附近那片充滿情愛的樹林,想念真真,心中湧起一股濃郁的幸福感。
 他大步走進,磕喳磕喳踩在落葉上的腳步聲,驚動了熟睡中的飛禽。他決定走慢一點,走輕一點,走到一處重疊糾葛的藤枝叢前面停住,正定睛找個可穿過的空隙,突有一物躍上他的肩膀,猛拉他的頭髮。他本能的一甩,將牠甩掉,接著又衝過來好幾隻,夾著吱吱吱的叫聲。他知道那是猴子。「你們這些小傢伙也敢來戲弄本大爺!」強強輕聲自言自語,雙臂不斷掄動,把七、八隻猴子撥打出去。有幾隻被他一丟,撞到大樹,嘩啦嘩啦震落一些看不清的果實。
 甩開了猴群,強強改用爬行,快速的穿荊斬棘,來到樹林外,尋路回到宮中寢室。他從屋後循老途徑摸進房,未驚動警衛。

 到了寢室,強強驚見辣辣巫師在自己房內?急的踱步。辣辣一見強強,大叫一聲,佇立,眼睛瞪得大大,不言不語,而此時強強才驚覺頭上的角不見了。他左摸摸右抓抓,確是掉了。他匆匆往剛才走過的路爬行,找了一大段路,沒有找到。
 回想起來,他相信是在與那群猴子纏鬥時遺失,最可能是第一個躍上他肩膀那隻,剛巧順著裂縫一折一拉,被拿去了。奇怪!當時自己頭上並無知覺。不過,現在回想,當時胯下陽具曾經隱隱約約抽了一下筋。
 他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再度進屋時,一個人蹲坐在草席墊子上,頭臉貼近膝蓋,雙手按著頭,低低的哭泣。那頭角是他懂事以來一切榮耀和尊崇的來源,是殺敵的利器,吸引女人的寶貝。今後沒有了這一切,人生不知會變成怎麼。他從未如此徬徨,要出動軍士,趕快去那座樹林一草一木的翻找嗎?找到了又能怎麼樣?赤哈族和忽哈族知道我強強沒了頭角會不會立即叛變?如果要再領軍作戰沒有了頭角怎麼打?該如何去克制他們?此刻,最盼望真真此時能在身邊,好將這心裏的迷亂告訴她。他幾乎忘了辣辣巫師就在自己房內,抬起頭,看到辣辣正用奇妙的眼神看著自己。
 辣辣巫師看著強強,腦中想的是粉粉師尊曾教過的話:「天神讓一個人失去什麼,不會讓他全盤皆失。失中有得,得中有失,得失之間經常環環相扣。看人,看他如何處理『失去』,最能看出一個人的人品,也最能判斷一個人的未來。」(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八月 17, 2015 1:36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七章 之四

 辣辣巫師定定的察看強強許久,沒有了那支挺拔傲岸的頭角,竟覺得他愈看愈可親。辣辣不自覺上前,輕撫他的肩膀。他抬起頭,眼內居然有淚。辣辣又拉他的手,他反掌來相握。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從未感覺像現在這樣親近。
 辣辣巫師的驚愕並不亞於強強,但很快恢復慣常的國師的神情,說:「你這一失角,我擔心我們這個王國會有很大的動盪要來。」
 聽辣辣巫師這麼一說,強強很快收束起悔恨與惶恐,自己告訴自己,應該快速有個對策,但突然又想到,頭角與生殖器一向靈敏的連動,未來也會失去性能力嗎?這念頭一出現,真真的影像又佔滿心頭,心中一痛,口中隨便回應:「你看要不要多派些軍士去那片樹林找回來?」
 辣辣想了一下,說:「你暫且留在屋內,我去跟國王研商。大規模的去搜尋,我怕消息會很快傳出去,赤哈族和忽哈族人可能馬上作亂。」
 辣辣巫師講完,快步直闖國王寢室。國王獲悉後火速來看強強,不斷撫摸他的頭頂,聲音快要哭出來:「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昏昏國王看起來很惶恐。赤哈族和忽哈族鬥性堅強,勇士又多,這些年全靠強強這支頭角和一身武藝壓服他們。但是,強強屢建奇功,現在聲望之高,也壓迫到了我。幸好有他在父王面前的公開承諾。那天深夜,父王病危,兩兄弟被召進醫務室,眾臣僚圍在四周,父王說:「強強,你年紀還小,先讓昏昏接任首領大位。你先好好協助他,等你二十歲了,昏昏再把棒子交給你。父王這樣安排,你可接受?」強強大聲回答:「我接受。」這句承諾成了我的王位的一大保障。如今,強強失去了頭角,獨角人王國不可能由一個無角之人為王,這樣是不是我的王位又多了一層保障?昏昏國王想念及此,心中大樂,但強強和辣辣就在身旁,還是保持哭喪的臉,低聲自言自語:「真糟糕!這如何是好?」
 不等國王有太多情緒,辣辣巫師發問:「現在我們要先想好,這件事要不要守密?能守多久的密?」
 「應該守密。最少守兩個月,讓我把軍隊調動部署妥當。」國王說。
 「問題是,要由強強來調動部署才最有效率,而且一旦換了將帥,敵人馬上懷疑。」辣辣巫師頓了一頓,又說:「仍然用強強的名義發佈軍令,國王盯著副總管去執行。」
 「好,就這麼辦。」國王轉個頭:「強強,你這段期間有什麼地方可以暫時避免露面?」
 強強對這個問題似已想定:「我暫時住到忽忽武師的地方。趁天未亮,我現在就去。」
 沒多久,國王和辣辣巫師聽到大鴕鳥起步沙沙沙的聲音,接著是強強一陣震天憾地的悲嘯。辣辣聽了難過,呆立著,國王在旁催促回宮。(第七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