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五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八月 06, 2015 3:20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五章 之一

 與真真交往的感覺十分美妙,真真的倩影和那清脆圓潤的嗓音日夜佔滿心頭,強強終日神采奕奕,一日三餐變得特別可口,做起事來不知疲倦,連呼吸都感到比較順暢,吸進鼻腔的空氣似乎比往常清甜。以前跟巧巧在一起的時候,也有類似的感覺,但沒像現在這般深刻而強烈。
 強強想到辣辣了。他有什麼高興不高興的事,總要先去跟辣辣說。這天,他與真真在樹林約會後回宮,沒進自己的寢室,陶陶然走進辣辣巫師的住處。
 他跟辣辣一見面就滔滔不絕,說個沒完。辣辣巫師眼睛瞪得大大,分享強強的感受和情緒。那是什麼呢?是一種歡喜?或是興奮?或是得意?或是癡迷?好像都是,又好像不全是。辣辣一面用心傾聽,一面思索。兩人自幼多少個傍晚從忽忽武師處結伴走路回宮,或是午後一起去河裡抓魚,或一起在樹林採野果,所有成長過程中的喜怒哀樂,什麼都一說再說過,甚至已可以不說自明,而強強心裡有一個如此易燃的火爐,我竟未察覺!而現在,火爐點燃,燒得他滿臉通紅,滿腔亢奮。我自己從未有過這種情感,恐怕粉粉師尊也不能理解吧?辣辣一面聽得津津有味,一面又想,你是堂堂軍務總管,獨角人全軍的大統領,戰場上的狠角色。每天都要呼喊幾次「吾本獸類,獸性人皆有之」,沒把你變得更像野獸一點嗎?不過,也不能這樣想,說不定獸類也有濃情,也會溫柔,而我還不知道罷了。
 想起粉粉師尊說過「昏昏是真獸,強強是真人」,難道「真人」碰到真心喜歡的女人就是這樣?
 辣辣想到這裏,感覺強強的傾訴也要結束了,有的情節都重複說了好幾遍了,於是隨便轉個話題,眉開眼笑的打斷強強:「你父王一共有幾個女人,你還記得嗎?」
 「十二個還是十三個,我不清楚。我自己的姆姆,還有姨姆姆是最後被選入宮的。」
 「現在這個昏昏國王有幾個?」
 「十八個。這你比我還清楚,不是嗎?」
 「你接任國王後,不知會有幾個?」
 「辣辣,在沒有碰到真真之前我不敢說。現在,我相信我以後只會有一個女人,就是真真。」
 辣辣知道強強這樣想就會這樣做,他不會在乎別人的非議或笑話。辣辣還想說些別的,適有定定帶著兩位軍士長找到這裏來,把強強請走了。(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八月 07, 2015 1:0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五章 之二

 強強走後,辣辣一個人屏息靜心,瞑目掐指,沒多久胸膛自發的一鼓一凸,深長的呼氣吸氣,同時腦海浮現一幅美麗的影像,是清晨日出那一刻常見的彩雲,金黃、彤紅,色彩繽紛但不奪目。辣辣高興的判斷,強強這個際遇是大吉,上上的運勢。

 第二天一大早,辣辣巫師傳召他的兩名徒弟,交代:
 「從王宮前的大土路往外走,經過兩個村莊,到第三個村莊時,會碰到一座大樹林,旁邊有一條河流。你兩人延著河岸進村,分頭幫我打探一個喚作真真的女孩,任何關於她的資料都不可遺漏。切記不要敲鑼打鼓。」
 兩名徒弟直到傍晚才回來。兩人的說詞都類似:「真真跟她母親住在一間小矮房裏,非常簡陋。她母親為人幫傭,換得食物維生。真真有時也跟母親一起去工作。母女倆在部族內甚為熱心腸,所以人緣不錯。」
 「她父親呢?」
 「怎麼問都說是父不詳。」
 「沒人說她很會在沙地上畫畫?」
 「完全沒有。只聽說她母親經常這樣說:『我那真真哪,有空沒空就往樹林裏去,好像樹林才是她的家,而她是樹林的女兒。』」

 次日,辣辣巫師隻身一人去找忽忽武師。辣辣還沒開口,忽忽先告訴他:「強強昨晚來告訴我,說他有一個新的女人,喚作真真....」
 「哦!你已經知道了嗎?我正為此事而來。」辣辣急急地搶話。
 「他以前有了一個什麼女人,從來不曾像這樣興沖沖的來告訴我。」
 「我看強強是心腸著了火,也燒到頭殼裏去了。」
 「我們獨角人沒有人是這樣的。我們都只在胯下陽物上著火,不會燒到心肝頭顱上去。強強是比較特別。」
 「我們獨角人甚至沒有一個詞句是描寫這種現象的。你說是不是?」
 「你剛才不是說『心腸著了火』,就稱它為『燒心肝』好了。」
 「唔!聽起來不錯。還可以簡單一點,稱『燒心』就可以了。」辣辣說:「強強來告訴我他的『燒心』事時,我掐指算了一下,腦中出現朝陽昇起時金黃色的彩雲。」
 「那是大吉。哈哈!強強『燒心』了,居然是大吉。」(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八月 08, 2015 12:0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五章 之三

 交談至此,辣辣巫師把遣徒去調查真真的事說了,然後臉色一正,說:「我的徒弟回報的那些資料不夠。於私,強強的事就是我的事,他那麼重視這個真真,我也不能不重視;於公,強強說他將來只會有一個女人,那麼真真將是我們的王后,我有必要對這位未來的王后有更多的瞭解。」
 「你還能怎樣去瞭解?去拜訪她家?」
 「還不能這樣做。我們一起去那座樹林。你最能爬樹,也幫我爬上去。我們倆從樹上親眼觀察,你看如何?」
 「哦呵呵!你這個傢伙真會挑日子。強強剛好這兩天帶領新進軍士長去山訓。」

 兩個通體是毛的獨角人穩當當地坐在一棵大樹的粗壯枝幹上。一個體毛比猿猴還濃密,是辣辣巫師;另一位是體毛較為稀疏的忽忽武師。時間已經是午後,他們在涼爽的樹上半坐半躺許久。樹林上面的繁枝密葉散發著各種氣味,似乎會醉人。忽忽打了一個小盹,辣辣閉目調息快要入定,突聞樹下一陣吵雜,是很嚇人的吵鬧聲。
 最先聽到的是一群嬰孩的啼叫;接著是小狗的悲鳴,一聲慘似一聲;另有兩隻大狗的狂吠,驚慌與憤怒交纏,撕裂了樹林的空氣。忽忽武師有戰場經驗,聽出「風暴現場」在那片土丘的左側,距離兩人守株的位置,還有兩棵大樹之遙。他一面挪移攀爬,一面豎耳,同時低聲告訴辣辣巫師:「那嬰孩的叫聲,恐怕是鬣狗所發。鬣狗來了,就糟了。」
 在樹上像猴子般快速移動,是忽忽武師的絕技之一,但辣辣巫師沒此能耐。忽忽一面攀枝吊爬,一面幫助辣辣,還不能發出聲響。在連續攀越兩棵大樹後,忽忽武師先低呼:「啊!原來是狐狸叫,不是狗。」聽忽忽這話,辣辣歪頭伸頸,想一看究竟,卻突然失手,從一根粗枝上急速滑下;幸好忽忽武師即時發覺,從另一根枝幹倒吊,奮力伸手,將他抱回樹上。
 辣辣巫師來不及道謝,樹下又爆發母狐狸凌厲的怒吼。那聲音有點像狗叫,但更尖而細。兩人張眼向下望去,見五隻鬣狗,兩大三小,正爭相撕咬狐狸。血染紅了牠們的尖牙利齒,垂涎橫溢嘴巴,同時發著牠們特有的嬰兒般的得意鳴叫。(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八月 09, 2015 2:07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五章 之四

 鬣狗體毛極粗,黑中帶灰,又夾雜了一些土褐色;而狐狸是一身柔柔細細的黃褐色。兩相對照,鬣狗顯得特別醜惡。偏偏那美麗的狐狸,一隻已經肢離屍碎,另一隻剛剛受創,還有得救。忽見兩隻母狐狸像發了瘋似的撲向鬣狗,作自殺式的攻擊;鬣狗略一遲緩,稍稍後退,便要反擊。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三個獨角人少女衝進「戰場」,跑在最前面年紀較大的那位,手持一根隨手撿來的粗樹枝,厲聲斥喝那些鬣狗;同時急促地要求另兩位小女孩:「快!去放南瓜的洞穴,抬兩片醃好的羊肉過來。快!」
 忽忽武師見狀,悄聲說:「這女孩有危險,我下去幫助。」辣辣拉住他,因為情勢有變。那女孩正用手中樹枝不斷的點擊地面,發出噗噗噗的聲響。那些鬣狗居然站立不動,那擾人的嬰兒般叫聲低弱了些。
 辣辣巫師小聲的告訴忽忽武師:「我覺得這女孩八成就是真真。」
 果然,那兩位小女孩抬著兩大片羊肉喘噓噓的到來,口叫:「真真,這些羊肉放哪裡?」
 真真說:「往那些孩孩嬰狼前面一放,然後快速退到我身邊來。」
 忽忽武師全心盯著那些鬣狗,作隨時跳下救人的準備;辣辣巫師則只把注意力放在真真身上。鬣狗一聞到醃羊肉的氣味,立即嬰嬰嬰亂叫,迅速搶食。樹上的兩人此時又聽到真真呼喊:「趕快!土丘右邊有一大片布驚草,葉子縐縐的那種,去採一些過來。」沒多久那兩位小女孩採來一堆。真真將之揉碎,走向那隻受傷的狐狸,塗抹在流血處。狐狸竟乖乖的任由真真敷藥療傷,好像重症病患終於碰到可靠的醫師那般。
 樹上兩人此時注意到那隻體積最大的母狐狸,低頭俯視只剩下骨頭的「孩子」,口發唔唔吱吱的鼻音,偶爾仰頭汪汪汪的對天狂吠。這聲音喚來了真真。她放下敷好草藥的狐狸,走向悲鳴中的牠,攬牠入懷,沒說話,只用手掌摸摸其背部、頭部,又以手指撫一撫牠的眼睛和臉頰。辣辣巫師想,真真是在為牠擦淚嗎?難道這隻野狐狸會流淚?
 鬣狗就在真真後面不遠處。牠們啃完醃羊肉,又騷動了起來。忽忽武師在樹上也跟著開始緊張,但見真真拾起那根粗樹枝,緩緩走到鬣狗前面,伸手指一指,又在地上點一點,像母親在罵人又像朋友發嬌嗔,說:「回去!回去山上,不要再來。」「聽到沒有?回去!還不快走!」(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八月 11, 2015 2:17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五章 之五

 那些鬣狗真的走了。為首的那隻臨走還低個頭叼走一根掛著殘肉的羊骨頭。牠們跑步的姿態真難看,長長的脖子連著長長的頭臉,一步一點頭,加上那不黑不灰又不黃的爛泥漿似的體毛,像一群餓鬼吃了東西嘴也不抹乾就走了,越走越遠了。
 忽忽武師和辣辣巫師一直坐在樹上沒現身,直到這三名女孩後來又分別撿拾了一大捆木柴抱著離開之後,才好整以暇的滑下樹來。

 在回家的路上,這兩位「師」級的人物起初埋頭走路,沒講話,各自回味並尋思剛剛目睹的「樹林事件」。這樣走了一段路以後,忽忽武師先打破沉默:
 「剛才我在樹上會那麼緊張,是因為我知道鬣狗是野獸中最兇惡的流氓惡棍。牠們集體行動,嘴顎咬勁最強,連獅子老虎的獵物都照搶不誤,野外的腐肉也不放過。這裏的村民喚牠們『孩孩嬰狼』。」
 「但是那個真真把那些流氓惡棍處理得很好。」
 「我們的強強也是獨角人王國最兇悍的武將....」
 「你類比到那裏去了?怎麼拿強強跟鬣狗來比!」
 「我要講的是,真真這女孩很不簡單,能讓一位全國最強悍的勇士為她『燒心』....」
 「這女孩有一種力量,那力量來自她的勇氣,而那勇氣來自她的慈悲與同情。不過,忽忽武師呀!這些特質都是當今的昏昏國王極力要壓制的....」
 「辣辣,你想得太遠了。你今天一直搶我的話。我剛才還沒講完的是,一個人用什麼樣的心去看待這個世間,這個世間便會是跟你同一類的....」
 「對,對。我們把自己當成獸類,舉目所見便都是野獸。真真一直沒被王宮的政策影響,把自己當人,所以連她所面對的野獸都似乎有了人性。」
 「你又搶我的話了。不過,你這話講得真好。這就是我想說的。」
 兩人邊談邊走,到忽忽武師家附近時,一名國王侍衛匆匆到來,說國王請辣辣國師一起用晚餐。兩人道別後,忽忽武師意猶未盡,抓住辣辣手臂,說:「今天這一趟去,我想,你腦海中會出現日出的美景,不是沒緣故的。」
 「對,對。我感應到一股吉祥之氣。」(第五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