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三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28, 2015 1:33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三章 之一

 王宮後頭另有一座較小的宮殿,也是挑高的大型茅屋,是國王的女眷居住之處。那天深夜,七名男僕擠在狹窄的儲藏室裏密商大計。
 這七名男僕都是被強迫割閹的外族戰俘,包括上個月剛剛送到的三個「成品」。七人中,四個被割閹較久,頭角已完全乾萎,喉音變得尖細,體毛軟而貼身且有多處脫落;新加入的三個還是頭角崢嶸,毛張髮怒。
 「我們赤哈族正準備發動新的攻擊,專門針對這邊的強強。破了他那強勁的頭角,便等於破了整個魯哈族。」先說話的這人雖是赤哈族人,但已說得一口道地的魯哈族腔。
 「祈禱天神助你們赤哈族成功。」
 「若出個能人,把齊哈、赤哈和忽哈三族的力量結合起來就太好了。」
 另一個也是赤哈族的新人開啟了新的爆炸性的話題:
 「各位,我在族內的女人偷偷捎來信息,說是我們族裏最靈驗的長老巫師開示了,他說強強是天上的獨角龍下凡出世,他的頭角是一個寶物,切下,曬乾,磨成粉,每天早晚和溫水服一小匙,很快的,我們的生殖器會長回去。」
 「真有這等好事?」
 「我相信是真的。你們沒注意到嗎?強強的頭角不只雄偉好看,還泛著微光。有誰的角是這般的?」
 「我也相信。」
 「如果趁他半夜睡覺時去偷襲,我們七人一齊上,制伏了他嗎?」
 「別忘了他的寢室四周還有幾個衛兵。」
 「我們應該爭取成為他的衛兵。」
 「他不可能會用我們這些外族的閹人。」
 「喂喂!不是沒有機會。我聽說每晚必有女人上門找他做愛,而在女人到來之前和做愛的那一時半刻,他會支開所有衛兵。不知什麼原因?」
 此時室外有聲響,大概是早起的廚娘要進來取物了。一名最資深的匆匆回答:「不必去管它什麼原因。這真是一個好機會。大家趕緊回房,我們再仔細觀察幾天再來議。」

 七名外族男僕五天後再一次聚會時決定動手。這幾天他們一有機會就認真觀看強強的頭角。它向前略彎,形狀像一條飽滿的大香蕉,頂端尖尖之處,泛著油光。哇!居然會出油!發現這個特點後,他們越發相信,吃了它會再長出生殖器。
 那名被割閹當天自盡未遂的新人告訴大家一個新發現:
 「女眷宮舍後面有個小洞穴,我那天無意中看到有軍士走出。趁著半夜無人,我摸進去窺探,發現裏面別有洞天。它是大倉庫,裏面儲存了許多東西,有鐵戟、彎刀、繩索、蔴布等等。」
 另一個較資深者接話:「魯哈族能一統獨角人各族,其實不只靠強強的軍隊。它還有三樣東西:鑄鐵、紡織和製繩、草藥製作。尤其是鑄鐵,昏昏嚴禁任何鐵器流傳到各族。」
 「哦!我以前曾被派去服侍營生總管釘釘,他大概就是負責這三樣。」
 「他們不知在何處製作草藥?我那天被割閹時,知道他們用了迷幻和麻醉的藥。」
 「你提這個,要幹嘛?」(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七月 29, 2015 2:46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三章 之二

 「要制服強強,割下他的角,有迷幻和麻醉的藥不是容易些?」
 「唔!很有道理。若能找到那些草藥,一定可以成功。」
 「喂喂!我們是不是要先討論一下,得手以後,我們要逃到哪裡去曬乾磨粉?」
 「這等得手以後再議,得手了什麼都好辦,先把生殖器給長回來再說。」

 那七人密議成熟之際,強強正出遠門到忽哈族區視察軍務。這天要回宮。他騎著一隻大駝鳥,帶著二十名軍士。那駝鳥全國最大,珍貴無比,是強強的坐騎,在戰場上有時比強強本人更令敵人喪膽。牠全身羽毛稀稀疏疏,灰黑色,只在兩支大翅膀上長著烏黑發亮、堅硬如刀鋒的大羽毛;鳥頭不大,卻十分機靈,舉頸仰頭時可與屋頂齊高;身軀壯碩如牛;兩根飛毛之腿,快跑起來不亞於豹。當他們行抵一條兩旁有大樹的小徑時,突然有一個拳頭大的細藤圓套子,由上而下,套在強強的頭角上。他本能的伸手一抓,抓到一條細繩,再使勁一拉,從樹上拉下一個忽哈族戰士,聽到悶哼一聲,被摔死在地。所有軍士剛剛抬起頭,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圈套又呼呼呼的套下。強強左右手並用,發狠拉下兩人,但有兩個套中了他的頭角。他仗著頭角強固有力,並不在乎,使勁甩動頭頸,同時兩腳一夾,駝鳥開始奔馳,快步如飛,硬生生將兩個敵人從樹上拉下,並拖著在後面翻滾。跑了一會兒,強強感覺頭角底部發痛,乃躍下駝鳥,撥落那些圈套,抬眼望去,那兩名被拖著翻滾的敵人已死,而自己帶的軍士們正被樹上擲下的石頭砸得七零八落。
 強強跳上駝鳥飛一般回到原地時,下砸的「石頭雨」已停止。他高喊:「沒受傷的,爬上樹殺敵;受輕傷的,守株待之,等敵人滑下到半途時截殺,不留活口。」
 一時,七、八名軍士躍上樹幹猿猴般上爬。那一整片樹林,上有人逃竄,下有人爬追,搖晃得像颱風過境;而獨角人特有的低沉喉音咻哄咻哄在枝幹間慌亂地流竄。強強擇樹幹較細者,驅駝鳥以體撞之。大駝鳥的力氣竟可匹敵公牛,連撞數次,樹上的敵人哇哄哇哄跌落幾個,被駝鳥的鐵腳一踢,飛出老遠。
 至此,敵人死的死,逃的逃,強強以為大勢底定,沒想到竟還有一個敵軍從樹上直撲向他。強強略一仰頭,見那人手持木棍,頭下腳上,是自殺式的攻擊,意在直擊他的頭角。強強情急中溜滑至駝鳥腹下,駝鳥受驚,飛奔向前,那名突襲者落地,頭臉著地而死。(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七月 30, 2015 12:4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三章 之三

 這樣的叢林戰持續一個多小時。強強慶幸自己的軍隊平時訓練有素,共殺敵二十五,逃走十餘人;而己方被石頭砸死者七人,格鬥中犧牲者四人,最後重新整隊時只剩九人,全部帶傷;連強強自己都受傷了,他頭角底部紅腫,但全角完好無損。
 他剛整好隊伍,發現前方後方各有一隊人馬奔來,灰塵浮起如雲,心想還有惡鬥要來,今天恐難善了。沒多久塵雲撲飛到眼前,發現後面追來的是駐紮在忽哈族區的自己的軍士,前方迎來的是國王的侍衛隊。侍衛隊長說,辣辣巫師突然「發病」,感應到強強的頭角有難,國王派他火速率隊前來支援。

 強強回來後,正逢一年一度的兔子節。這裏的兔子灰褐色,滿山遍野的繁殖,肥碩肉美,是獨角人重要的營養來源。牠們一年四季變顏色,盛夏時是灰褐色,入秋不冷不熱時毛色逐漸轉淡,到冬天則是一片雪白。兔子經常竄跳於獨角人的屋前屋後,跟大人小孩當面噘嘴唇瞪眼睛,只有在牠們跑到田裏挖菜根、吃嫩葉時才會被斥喝驅趕。兔子節為期一週,從王宮到民間都有許多節慶活動,鼓勵全民生育,褒獎多子多孫,全國男女在這種節慶氣氛中通常會努力做愛。
 節慶最高潮的那天半夜,辣辣巫師夢見一支頭角長在高山之巔,高聳挺拔,根部一片雜草伏貼於地,雜草之下,看到強強的臉孔。夢境一幻一變,那頭角其實是一棵尤加利樹。夢境無厘頭的快速幻變,竟有一群樵夫手持大鐮刀一刀一刀地砍伐那棵巨樹。樵夫的嘴臉清晰可見,有的狂笑,有的哭號,有一個朝向辣辣巫師張開雙腿,撥弄體毛,而體毛之內竟無男性生殖器。辣辣巫師驚醒,全身發熱,背部濕漉漉的浸在汗水裏。他感應到強強又有難了,事關強強的命根子──那根全國國運所寄的頭角。
 他即時想去報告國王,派出侍衛隊,但起身時搯指一算,不行,有一個國王的女人在強強身側,國王若知道,必掀大波浪。
 他手中沒兵,緊急糾集了五名內宮的心腹男僕,帶著木棍,急奔強強住處。
 「怎麼不見衛兵呢?」辣辣巫師一到即知不妙,直接踢門闖入,大驚。強強竟被制伏,鬆垮垮橫躺如待宰的大山豬,其身旁果有一女,軟綿綿伏臥著,辣辣巫師一眼認出是國王的中六巧巧。更讓辣辣急怒的是,七名男僕正手忙腳亂在割著強強的頭角,而這些外族男僕現在是他的轄下。(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31, 2015 3:33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三章 之四

 辣辣巫師狂吼一聲,帶領心腹男僕持棍劈頭便打,但那些外族男僕皆係戰士出身,打鬥經驗豐富,辣辣巫師這邊很快就要不敵。辣辣急中生智,取來一捅涼水,往強強和巧巧頭上澆下。強強很快先醒,男僕們想逃,但房門已被關上。
 當強強加入後,七名男僕不久分別被捕,綁上。辣辣巫師第一時間上前察看強強的頭角,他大吁一口氣,割鋸才剛開始,頭角底部僅被割開一小縫,如同冬季族人腳掌邊緣會一縫縫乾裂出血那般大小,一切無礙。啊!一切無礙!感謝天神庇佑呀!辣辣巫師如此一直喃喃自語。隨後,他親自送巧巧回內宮,一路上盤算著如何把這件事處理得水波不興。
 辣辣再回來時,強強已拷問清楚他們的犯案動機和過程。他一見辣辣巫師即說:「這些人是先侵入我們的倉庫偷取工具,又去草藥場偷了最強效的迷幻粉和麻醉膏。我們的庫房警衛真是....」
 辣辣巫師等不及強強把話說完,急切的說:「請強強將這七人一一擊斃,做成像格鬥中發生那樣,再去向國王報告。」

 強強認真地看了辣辣巫師一眼,說:「何必裝作,就來玩真的吧!」他要求為該七人鬆綁,打開房門,喝令:「你們現在可以走了。走得了,算你們有本事。」

 說完,不容對方準備,跨步矮身甩頭,兩側長長的頭髮像轉陀螺似的左甩右甩,剎那間傳出一聲慘叫,已有一人的咽喉被他的頭角深深刺中,然後見他一個轉身,拔出頭角,一團血塊自那人頸部噴出,十分嚇人。

 強強在轉身的同時已瞥見有兩人急急擠向房門,迅即像大猩猩般爬行躍上,一手抓一個擲回房間,將四、五人撞成一團。他接著再次轉身,快得看不清步伐。辣辣巫師正盯著看他那兩團漩渦狀胸毛,耳聞悶哼一聲,驚見他在彈指間用右腳踩死一人在胸部,另伸一扇巨掌拍中一人頭顱,將那人拍得像稻草人般飛起,撞斃在牆角,然後又連續矮身甩頭一氣呵成,連刺兩人咽喉。

 強強的威力在氣力加速度,將敵人完全震懾住。最後兩人猶想逃向房門,強強翻滾而至,三肢著地,伸一腳勾纏住一個,再站起,兩手齊發,使臂掄拳,至對方斷氣為止。完工後,強強氣喘咻咻的站著,似乎意猶未盡。(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八月 01, 2015 1:14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三章 之五

 辣辣巫師也是自幼習武的人,但殊少與人對搏。這就是在王宮會議時常聽聞的「野獸戰技」嗎?今日躬逢親睹,心中大駭。它是如此的勇猛而凶狠,難怪在戰場上人人畏懼。他一邊想一邊靠近強強耳邊,低聲詢問是否將他自己帶來的五名男僕也一併處理掉,強強不允。辣辣於是叫來五人,要求他們對巧巧之事封口。強強相信他們。
 大家走後,強強輕撫自己的頭角。剛才一陣打鬥,使被割鋸開的那一小縫變大了,且隱隱作痛。他有點擔憂,但不願告訴任何人,包括辣辣巫師。

 天未亮,辣辣巫師去向國王報告此事。國王急奔強強住處,見弟弟安穩的在睡覺,未吵醒他。次日,國王下令他的侍衛隊全天候護衛強強,強強要支開侍衛時必須讓國王知道。
 辣辣巫師和強強不確定國王是否知道巧巧的事。此事之後,強強再無巧巧的訊息,頭角根部未再出現那種輕微的、帶有甜蜜期待的跳動。強強想念她,心中不斷呼喚她,「她的頭角有感應到我的呼喚嗎?」
 辣辣巫師知道強強的心思,在強強為巧巧心焦時梢來消息,說巧巧病倒了;過沒多久說已經去世了。
 巧巧的死,給強強很大的衝擊。他去他們以前幽會的各個秘處,坐著發呆。他變得不像以前那樣積極於訓練軍隊並鍛鍊自己。「我答應只跟妳一人在一起,不再有其他女人,我做到了。」他心中不停的這樣跟巧巧說話。
 以前做愛的對象很多的時候,女人只是激情的來又激情的離去的一種動物,跟巧巧一開始也是這樣,但後來為什麼會只專與她一人交往呢?而我現在為什麼會如此想念她呢?他發呆許久,一再思索。難道是有真心的喜歡才有專情,有專情才有思念?而對一個女人的濃郁的思念,似乎也是一種享受,一種幸福。回味那一段跟巧巧交往的日子,時不時會有她的一舉一動、一笑一顰浮現腦際,心中感到特別甜蜜安和,感覺世間變得非常美好,自己也變得快樂奮發,這一切確是發生在我信守承諾,只有巧巧一個女人之後。
 所以呀!思念巧巧,便是要記住人家的好,記住人家給自己帶來的好。強強又想。
 獨角人從來有性無愛,男女之間隨性分合,亦未發展出婚姻制度。巧巧的死,給強強如此一個新的體悟。獨角人多不知道這些,暗中護衛他的侍衛不知道,國王不知道,無所不知的辣辣巫師也不知道。(第三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