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性●謊言●宗教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8, 2015 5:57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小說集016》性●謊言●宗教

 原諒偷腥夫在先 告不了小三

 〔記者錢竺瑟/台北報導〕提告前原諒偷腥夫,元配告不成小三!台北市洪姓女子不滿丈夫偷腥,向台北地檢署提告賴姓小三涉嫌妨害家庭,檢方傳喚三人出庭,洪夫及賴女雖坦承搞婚外情,但洪女卻表示「我原諒老公了!」檢方認為,洪女提告前已原諒丈夫,依法,無法再追究小三刑責,昨將賴女不起訴。

 檢方調查,洪女察覺丈夫與賴女有婚外情,不滿遭丈夫背叛,怒告賴女,洪夫及賴女皆坦承背著洪女交歡,然而,洪女只想對賴女提告,不願與丈夫對簿公堂,強調「我已經原諒老公了!」

 檢方認為,洪女欲告賴女相姦罪,卻不願對丈夫提告,此舉不符刑事訴訟法第239條「小王與小三條款」規定,無法追究賴女刑責,所以將賴女不起訴。

 律師林俊峰表示,依刑事訴訟法第239條「小王與小三條款」,針對告訴乃論之罪,本來刑事犯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告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但刑法第239條的通姦及相姦罪不在此限,即對配偶撤告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之人。

 也就是說,若洪女只想提告小三,不打算追究丈夫刑責,依法須先同時告丈夫及小三,之後再單獨對丈夫撤告,只維持對小三的告訴,此舉才符合「小王與小三條款」。

 此外,依刑法第245條規定,針對刑法第239條通姦及相姦罪,須告訴乃論,但配偶若縱容或宥恕者,不得告訴。林俊峰解釋,所謂「宥恕」意指配偶察覺另一半出軌,事後對其通姦行為表示原諒及寬恕,將連帶無法對婚外情對象提告。


 凌晨東鬧緋聞,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凌晨東是知名的「夜店王子」,婚前就愛上夜店,他最常去的是最豪華、最高貴、最知名、最花錢、最浪漫的兩家:「銀河」、「美人魚」。他到這兩家夜店去夜釣「銀河美人魚」,憑著高富帥,他一向是願者上鉤;光是願者上鉤,就緋聞不斷了。願者上鉤的誘惑實在太迷人,還被夜店人極度羨慕與嫉妒,他婚後不改其樂,夜店照跑,夜釣銀河美人魚,經常夜不歸宿。

 家巢當然不如夜店,銀河美人魚變「家妻」,家妻反而變成「外遇」,氣死了獨守空閨的洪亮麗。

 當凌晨東被醫生診斷出肌無力症的那一天,洪亮麗就當場罵他:「報應!」可是,肌無力症與夜店夜釣有何牽連關係?

 夫妻最好不要吵,凡事慎之於始,才是夫妻相處之道的最高境界。社會上眾口鑠金:「夫妻越吵越好」之類的話,其實是事後第三者的安慰之辭,凡夫千萬別太愚蠢,解讀錯誤了還不自知哩。

 洪亮麗與凌晨東就是最好的例子,「夫妻越吵越糟」,夫妻倆結婚以後天天吵架過日子,洪亮麗越吵夫妻關係越壞,吵架的家巢像他的地獄,陶醉的夜店像他的天堂,凌晨東跑夜店跑得更勤,夜釣美人魚收獲更豐富了。

 凌晨東夜店夜釣之不足,還上網網魚,夜店不如網路魚貨無限,夜店不如網路神秘奧妙,「網路王子」的凌晨東比「夜店王子」的凌晨東更出名哩,凌晨東精力幾乎完全外銷了。

 網路王子凌晨東的「網中活跳蝦」或夜店王子凌晨東的「銀河美人魚」,只論嫩齡姿色,不管已婚未婚、成年未成年,桃色糾紛當然層出不窮了!一旦東窗事發,受害的女子丈夫或少女父母都會告他;受害的妻子,她,洪亮麗,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諒他。

 可是,凌晨東的小三多的是厲害的角色,強勢佔有別人的丈夫仍不滿足,還不放過他的妻子,反過來擺出超高的姿態,把洪亮麗當成「家裡的小三」、「惱羞成怒的失敗者」、「早該投降而負隅頑抗」,硬是把她打成愛情或愛欲「霸道的罪人」、「無恥的寡婦」、「萬惡的綁匪」。

 凌晨東的小三群形形色色,有兩種最極端的:一種是為他自殺的,反而博得洪亮麗的同情。一種是要她退位的,想盡辦法利用各種管道不斷地傳達訊息騷擾她、刺激她:

 「奇怪耶!妳先生已經不愛妳了!妳為什麼還不離婚?」
 「妳再不離婚,小心妳的厚臉皮哪一天被硫酸給毀了!」
 「我才是凌晨東的正宮,妳啊早已被凌晨東打入冷宮!」
 「妳幾個月沒有打砲了?我都知道!凌晨東親口告訴我的。」
 「我已經替凌晨東生下了一個男孩,凌家事業沒妳的份了!」
 「如果沒有性,也沒有愛,請問妳還算是凌晨東的女人嗎?」

 21世紀,現代小三們奪位的最新招術就是永無止盡的精神騷擾與刺激,這種心理戰比她們強勢現身還可怕,元配找不到情敵,卻是四面楚歌,連夢境都被入侵,危機重重,洪亮麗精神為之崩潰。

 洪亮麗曾經氣得兩次離家出走,她的父母與娘家全部族人都出面責備過凌晨東。尤其是她的母親,當著眾人的面指著女婿罵,她從來沒有看過母親那種幾乎是歇斯底裡的樣子。

 洪亮麗的外祖父是知名的大學教授,德高望重,父母親也是大學教授,母親生平最痛恨什麼「網路王子」、「夜店王子」,她是一輩子都不會上網交友的女人,更別說上夜店了。偏偏女婿婚前就以這種稱號聞名,偏偏自己的女兒看上還愛上這種人。

 當初,最極端反對洪亮麗婚事的人就是她的母親,現在最極端痛心的人當然也是她的母親。「天底下的媽媽都一樣」,洪亮麗的母親罵起人來,不像個博士學者,就像「天底下的母親」,只差沒有用髒話罷了!她紅著眼眶,罵女婿罵到了女兒,還罵到了自己:

 「洪亮麗!妳還記得吧,我當初是怎麼樣反對妳的?」
 「我們學術之家怎麼會生出這種『俗流行』的女兒?」
 「我這個做母親的,到底是怎麼教的?家門不幸啊!」

 洪亮麗還為凌晨東兩次自殺未遂,她被送到醫院時,他人還在夜店或旅店,手機關了,沒有人聯絡得到他。她因此得了嚴重的憂鬱症,定時吃藥跑醫院。

 夫家面對娘家的興師問罪,表面上是保持沉默,其實不是默認錯誤,在單獨面對媳婦時,婆婆反而暗示洪亮麗為妻之道的高深奧妙,縱容包庇她的兒子凌晨東大男人的風流本事。

 洪亮麗比誰都清楚,婆婆絕不虛偽,她以身教示範給媳婦看:公公就是丈夫的榜樣,而婆婆也是高級知識份子,超現代化的女人,她的異端名言很多:

 「如果結婚了又離婚,證明自己愚蠢。」
 「妻子與母親沒有什麼女性主義可言。」
 「真正的女性主義者只有不婚主義者。」
 「愛情與婚姻,要結合,不是要分離。」
 「留住丈夫的秘訣就是把家變成天堂。」
 「妳啊!洪亮麗,妳把家變成了地獄。」

 洪亮麗不知異端婆婆是成功,還是失敗。至少,她並沒有留住丈夫,就是失敗。異端婆婆的回答名言則是:

 「我留心,不留身,妳是身心俱失啊!洪亮麗!」
 「我是凌晨東的母親,但妳是凌晨東的妻子啊!」
 「作為人妻,我希望妳能超越我,留心也留身。」
 「愛情與婚姻是非常艱鉅而偉大的事業,現代女人的錯誤就是誤認為簡單而偉大,而且絕對不認為婚姻是一種永恆的事業,又想輕率結婚,難怪離婚率這麼高。」

 洪亮麗碰到這樣的異端婆婆、這樣的異端公公、這樣的異端丈夫,真是無可奈何,她擔心這個異端家庭日後將會是「顏清標模式」,甚至是「王永慶模式」,她能接受嗎?她能不接受嗎?

 婆婆的是非成敗其實是很難論斷的,至少,到目前為止,以上一代的家庭而言,婆婆沒有讓「顏清標模式」或「王永慶模式」出現,在大目標上,婆婆卻是成功的,她又是媳婦的偶像了。洪亮麗能不能防杜「顏清標模式」或「王永慶模式」出現在她這一代呢?她是很悲觀的,沒有把握的。

 其實,在本質上,現在已經是了,只是沒有公開化、檯面化、名份化而已。21世紀的現代獨立女人、小三情婦,她們都一致流行說:「只要戀愛同居,不要結婚同屈。」、「誰要公開化、檯面化、名份化?」

 台灣現代小三如果甘於沒有公開化、檯面化、名份化,不正是台灣這個時代的社會特色嗎?小三文化只是台灣文化的次文化,台灣文化又只是整個時代全世界文化的次文化罷了!

 台灣國受中國儒家思想影響,男女關係極重名份之教,這是從中國封建社會開始蔓延了兩千多年的傳染痼疾。可是碰到21世紀小三文化的世界浪潮,台灣國現代小三把中國的禮教吃人文化打倒的同時,也把名教棄如敝屣了。中國思想家胡適的名言:「打倒名教!名教掃地!中國有望!」,洪亮麗擔心可預見的未來,中國的「胡適名言」很可能會被改成台灣的「小三宣言」:「打倒名教!名教掃地!小三有望!」

 有一點,洪亮麗必須完全承認,異端婆婆是最堅強的,她自己是最脆弱的;異端婆婆是永不服輸的,她自己是自暴自棄的。她的自暴自棄也跟一次小三通姦官司有關,那是她跟小三的最後一次官司。

 「想做春夢爽一下....」床戰人夫 小三不起訴

 〔記者張簫笛/台北報導〕凌姓男子外遇,羅姓小三還大膽寄發電子郵件「我好想做春夢爽一下」,相約上旅館,凌妻洪女發現後,控告小三通姦、求償60萬元。台北地院認為,洪女舉證不足,無法證明小三『明知』凌男已婚還交往,小三無過失,判洪女敗訴,小三免賠;刑事部分,小三獲檢方不起訴處分。

 洪女拿出丈夫偷腥的曖昧郵件,內容寫道:「天真的想著,純純的愛著」、「我又一次陷了進來」、「給你的愛我不想要輸給任何人」,洪女認為,信件顯示羅女『明知』凌男已婚,不能常見面,只好通信表達相思之情。

 羅女則說,她遭到凌男矇騙,根本不知凌男娶妻。法官認為,現代男女交往型態多變,不見得會查看對方身分證、確認婚姻狀態,且信件內容只是抒發愛意,不能證明小三『知道』凌男已婚,張女舉證不足,判她敗訴。

 從此以後,洪亮麗就永遠放棄了訴訟途徑,她徹底承認自己有『元配三敗』:敗給小三,敗給丈夫,敗給法官。

 凌晨東與洪亮麗之間,情事看似無解,在洪亮麗願意考慮離婚退位、完全絕望死心之際,凌晨東適時被醫師診斷出「肌無力症」。

 令洪亮麗大感意外的是,凌晨東被醫師診斷出「肌無力症」之後,他竟然自動改邪歸正了。其實他不是改變他的風流習性,而是他整個人垮掉了!自認為整個人生頓時由巔峰摔落谷底了。

 凌晨東罹患肌無力症之後,自殺過兩次,也得了嚴重的憂鬱症,所以洪亮麗才會有報應之說。

 洪亮麗為情所害,兩次割腕自殺都在娘家,都是被娘家的人即時發現,叫來救護車,急送醫院救治,撿回一條痛苦不堪的生命,讓她切身體會到真是「千古艱難唯一死」。

 凌晨東為肌無力症所害,兩次割腕自殺都在自家,都是被妻子洪亮麗即時發現,叫來救護車,急送醫院救治,撿回一條痛苦不堪的生命,讓他切身體會到真是「千古艱難唯一死」。

 第一次自殺未遂的丈夫凌晨東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就近貼身照顧的妻子洪亮麗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放蕩不拘的超級大男人,在她面前默默地掉下眼淚,他這個公子哥兒已不知自尊為何物了。

 洪亮麗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丈夫不再上網無限、撈捕活跳蝦,也不再上夜店、夜釣銀河美人魚了。現在,病患丈夫天天在家巢裡陪著家妻,家妻變佳棲;憂的是:丈夫患了肌無力症,怎麼辦?

 肌無力屬重大傷病 無法治癒

 〔記者林慧心/台北報導〕新光醫院副院長邱浩彰表示,全台肌無力症患者約四千名,此為肌肉自體免疫疾病,體內製造不正常抗體,造成肌肉被抗體攻擊而產生無力現象,最常見是眼皮下垂與眼球肌肉無力,導致複視,進一步為口部肌肉無力,會發生說話帶鼻音而含糊不清、不容易嚼食或吞嚥,更嚴重的會侵犯肩部、臀部與四肢,甚至影響呼吸肌肉,造成呼吸困難而死。

 新光醫院神經內科主任葉建宏指出,肌無力症發生率約萬分之一,屬於重大傷病,無法治癒,約五%會因呼吸衰竭而入住加護病房,但另有三成可以緩解症狀,甚至不必再吃藥,詳細成因尚無定論,但部分患者合併紅斑性狼瘡、甲狀腺機能亢進等自體免疫疾病,部分則有胸腺增殖腫大、胸腺腫瘤情況,因此目前推論可能與個人免疫體質、胸腺病變有關,建議若不時感到眼皮厚重、出現複視,最好進一步檢查。


 凌晨東罹患肌無力症,一開始眼皮厚重、看東西有兩個影子,後來咀嚼無力、吞嚥困難,甚至出現下床跌倒、睡覺無法翻身,或連一張紙都拿不穩。這種日子,對於高富帥的「夜店王子」、「網路王子」凌晨東來說,當然會感覺生不如死。

 凌晨東的妻子洪亮麗無怨無悔地照顧他,讓他十分感恩,使他更加愧對的是她的性生活。婚後他從來沒有關懷過她女人的心理要求與生理要求,日後他某種意外遲來的悔悟關懷,都能夠令愛情邊緣人的她感到莫大幸福。

 洪亮麗心知肚明,她沒有什麼成功的主觀努力,完全是客觀的環境演變,使得她這個妻子能夠由「身心俱失」轉成「身心俱得」她的丈夫,她這個幼稚園媳婦意外地迅速超越了她的大博士異端婆婆。

 超級色狼凌晨東早已經是性學大師了!洪亮麗想不到的,他早就想到了。他要求女上男下,一個簡單的建議就解決他們夫妻性生活問題了。

 情欲世界單純無知的洪亮麗,本性非常害羞,起初堅持不肯,後來在沉默的凌晨東精純、熟練、致命的性愛技巧撩撥之下,因為忍不住欲火焚燒,她不由自已的迷魂肉體終於如幻化的意生身被迫接受騎馬挑戰了。

 男女姿勢顛倒,由被動變主動,洪亮麗肉體在強烈新鮮感中體會到性愛情欲被充分開發出了奔放浪蕩的原始本能,她非常驚訝不解,這一輩子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女性面貌會是如此激烈狂野。

 凌晨東與洪亮麗,恩愛夫妻的新生活開始了!從古中國的「素女經」到現代台灣國的「性學葵花寶典」,古今台外所有的性學書籍都可以在他們夫妻臥房裡找得到,還有不少按摩術與穴道經的其他書籍。

 洪亮麗妻子在性學大家兼超級大色狼的凌晨東丈夫閨密調教之下,日日夜夜沉迷於性愛的理論與實踐之中,脫胎換骨,完全變了一個人。

 洪亮麗的髮功、口功、喉功、舌功、齦功、唇功、咬功、齒功、舔唾功、呼氣功、湊頸功、含熱功、曩捏功、抽潮功、摧精功、遲精功、鎖精功、丟精功、吞精功、頂龜功、撫龜功、禁底功、奶頭功、乳房功、身行功、腰盪功、腰挺功、腰彎功、臀浪功、臀摩功、臀孵功、指甲功、指頭功、指節功、掌抓功、掌壓功、掌心功、掌背功、肘捺功、臂捺功、膚滑功、膚劃功、揉捏功、吐納功、吸縮功、坐久功、折久功、頂久功、壓久功、靜久功、穴顫功、穴道功、按摩功....無一不精,至於爐火純青。

 欲男凌晨東對欲女洪亮麗衷心大為讚賞,他萬萬沒有想到家裡原來有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礦中寶。

 「妳真是舉一反三,不得了啊!」
 「只怕你這個大博士老師不滿意,我這個幼稚園學生能不認真學習嗎?」
 「妳真是青出於藍啊!」
 「算了吧!」
 「妳真是曠世的天才啊!」
 「算了吧!」
 「妳的性技巧真是一代神功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的性愛魔法大剋星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今生的大欲至愛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永遠的愛情唯一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的靈肉歸處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夢中的情人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魂魄飛越的情山、墜落的情海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五體投地的性愛女神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慾海的暗夜明燈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未來的欲望之母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情欲再造的藝術大師啊!」
 「算了吧!」
 「妳真是我欲火之中的一朵紅蓮花啊!」
 「算了吧!」
 「妳真是一代美魔女啊!」
 「算了吧!」
 「妳真是一代妖姬啊!」
 「算了吧!」
 「妳真是現代豪放女啊!」
 「算了....」
 「妳真的是一代蕩婦啊!」
 「算....」

 凌晨東與洪亮麗夫妻倆「因禍得福」,倆人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與磨合,才換來今天如此奇異甜蜜的「二度蜜月」;對洪亮麗來說,「二度蜜月」才是真正的蜜月啊!「二度蜜月」使她變成一個情慾的女人、真正的女人、成熟的女人。

 但是,甜蜜夫妻好景不長,肌無力症的複雜生理與自卑心理,導致凌晨東出現心因性的陽痿,常常不能勃起,五個月以後終致完全性無能,他又回復痛不欲生的日子了。

 從此以後,凌晨東與洪亮麗夫妻就永遠沒有幸福快樂的性生活了!欲女洪亮麗被拋上雲端,再從雲端摔落下來,不知伊於胡底,深不可測啊。

 凌晨東主動提出離婚,洪亮麗考慮到孩子才兩歲,拒絕離婚。他甚至大方暗示她可以去找情郎或牛郎,還被她道貌岸然地厲聲痛罵了一頓。

 洪亮麗的處境艱難,一個人照顧一大一小,十分感人,里長違背洪亮麗的意願,主動為她申報模範母親的徵選,結果當選了。頒獎那天,洪亮麗不好意思缺席,讓主辦單位與里長難堪,只好答應出席。當天,一家三口一起去領獎,接受表揚。

 模範母親頒獎典禮是一個轉機,回家以後,本來放棄治療的凌晨東,為了回報他偉大的妻子,振作了起來,他決定硬拚肌無力症,花了三年半的時間接受治療,終於控制了病情,不再讓它繼續惡化。

 原本凌晨東最大的兩個興趣是釣魚與游泳,現在都派上用場了。要鍛鍊小肌肉的時候,就去釣魚;要鍛鍊大肌肉的時候,就去游泳。

 罹患肌無力症後,游泳起來,每一個伸展動作都變得很吃力,連十公尺都游不了,但他不氣餒,透過頻繁的練習,每日增加游泳距離,七年後,成為一尾水中活龍,更一舉完成泳渡日月潭的個人紀錄,為人生寫下新頁。

 肌無力症患者凌晨東的生理奇蹟,泳渡日月潭的感人故事,還上了第一大報自由時報生活新聞版,大標題、大圖長文,大肆報導,激勵了社會人心。

 目前凌晨東不必服藥,也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他經常將「我可以做到,其他病友也一定能辦到」這句話掛在嘴邊,自詡為「樣本」,還主動去醫院當志工,交流治療成功的經驗,希望能鼓舞有相同病症的人正向看待人生。

 凌晨東肌無力症痊癒了,心因性的陽痿卻無法改善,他看過醫生,既是心因性的,醫生也沒有辦法讓他恢復完美的性能力,只能用藥幫助勃起,但是效果有限,無法滿足洪亮麗。

 後來,凌晨東不看醫生了,自己買威而剛來吃,反而更有效。現在,他跟妻子做愛非威而剛不可,威而剛家中隨時必備,威而剛整罐整罐地買回來。

 但是洪亮麗的女人欲望實在太強悍了,而且越來越凶猛,真的是如狼似虎,需索無度,有增無減,凌晨東壓力很大,越來越大,心因性陽痿與憂鬱症都變得更加嚴重,威而剛的效力也逐漸遞減。後來,威而剛不再進貨進口了!

 凌晨東還有一個自以為是的顧慮,他很珍惜好不容易恢復的身體健康,非常擔心任性縱欲的結果會使他的肌無力症復發,做愛時更增一份雄大的心上壓力、一片冰冷的頭上陰影。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凌晨東,昔日的「夜店王子」、「網路王子」、大欲男、大色狼,他竟然開始對做愛興趣遞減,終致興趣缺缺,對女人這種動物開始害怕起來,看到女人的裸體就心生排斥,男女性器官、交合的姿勢與動作、真假高潮的真假呻吟叫聲、善後清洗黏稠、精液的腥味,等等,無一不讓他感覺到味同嚼蠟,接著懶散從事,例行敷衍,至於心生厭惡了。最嚴重的一次,他幾近嘔吐,喉嚨差點就冒出穢物。

 凌晨東惡夢連連,夢中反復播放著:昔日性愛淫蕩的所有合作對象,那些裸體仰臥的雌性野獸個個翻身躍起,張牙舞爪,向他這個色狼逃兵追逐而來,他裸體拚命向前奔跑,越跑越快,快到順勢向上飛了起來。

 以前那些裸體跨上的雌性野獸都長出了翅膀,在空中振翅飛翔,看到凌晨東飛上天之後,她們從四面八方集中向他飛撲而來。

 凌晨東被前、後夾擊,天、地圍捕,掩沒在無邊無際女肉裸體大軍的搶奪之中....。

 混亂之中,凌晨東趁隙突圍而出,卻發現自己置身於茫茫大海深藍之中,四面八方的女肉裸體變成了慾海大白鯊,成群結隊向他游過來、衝過來....。

 今日可怕的「夜叉」,曾經是可愛的「天使」;今日兇猛的「慾海大白鯊」,曾經是溫柔的「網中活跳蝦」、「銀河美人魚」啊!

 今日凌晨東這種性欲觀的劇變崩解,連他自己都深覺驚慌意外,世事如此難料,真是不可思議啊。

 還有一個奇怪的夢,也常常出現,一個圓頂著袈裟的比丘(比凌晨東還帥)只說一句話:「....空與不空....。」

 凌晨東終於想起來了!他看電視從來不看宗教台,高中時代,有一天,他不小心選到宗教台,立刻轉台,一秒鐘的停留時間,他剎那看到聽到一個圓頂著袈裟的比丘(比凌晨東還帥)只說一句話:「....空與不空....。」他也當場立刻自言自語,回應了一句話:「什麼跟什麼嘛!」

 這個影音儲存在凌晨東的如來藏裡,他忘記整整20年了,如今它跳到他腦中的記憶體,反覆地主動出現在夢中。

 現在的凌晨東對「空與不空」,不像當年那麼無由地排斥了,雖然還是似懂非懂,可是,他卻懂得把它套用在自己過去那些荒唐歲月之中的人事時地物,如今回憶起來,不也是一場空?如今安在哉?似有似無,似無似有,他對「空與不空」的佛理到底是「什麼跟什麼?」開始有探究的興趣了!

 凌晨東的佛緣不始自今日,他從小就知道母親信佛,他今生的縱欲跟母親信佛有關。原來母親信的是密宗(喇嘛教、藏傳佛教),密宗「至尊」宗喀巴以雙身法為其中心思想,鼓勵信眾行淫及受用五肉:「....如是離貪欲,汝終不應為。汝受用欲事,但行無所畏;食五肉五露,亦護諸餘誓。」

 原來達賴喇嘛及其徒眾喝酒、吃肉(紅肉,牛肉)、博愛(愛盡天下女人),是有密續根據的,而修此雙身法之男性必須食肉,以增強其性能力及精液,否則即恐不能符合「樂空雙運」無上密之要求,不能長保堅挺不洩。

 修雙身法的主體為密宗上師與異性弟子(瑜伽母),或異性弟子互相之間的亂倫邪淫之法,而瑜伽母還包括了母、姐、女(含九歲童女)、畜生女、女屍、女鬼。正信的佛教徒都知道:如是之行,尚犯佛教出家人十重戒的邪淫戒,云何而可「即身成佛」?而可謂為釋迦牟尼佛的佛教佛法?

 雙身法完全是印度教、婆羅門教等外道法,第10世紀,密宗把它引入當時已經名存實亡的佛教中。其實雙身法就是古中國的黃帝素女經、洞玄子、玉房秘訣等類淫書技藝之法。正信的佛教徒都知道:如是淫樂正是眾生輪迴欲界生死之根本,若不斷除此淫樂之貪,尚且不能解脫於欲界的繫縛,終必生生世世繼續輪迴於欲界之中,何況能出離三界之生死?

 近二、三十年來,密宗喇嘛教漸漸入侵台灣國,各地藏密共修中心紛紛設立,號稱「藏傳佛教」,實際上所弘揚的內涵卻是古印度性力派雙身修法生殖崇拜的喇嘛教。

 因為台灣族普遍善良,佛教界對喇嘛教內涵不清楚,無能分辨其教理、法義、修行的本質與佛法無關、還牴觸佛教,因而誤認「西藏密宗就是佛教」,喇嘛都是修行清淨的高僧,願意捐輸巨金供養他們。他們不僅帶走台灣族血汗錢,更染指女性,還說是「博愛」哩。

 這些亂象來自喇嘛教核心教義:長時間專注於性高潮中一念不生(無上瑜伽的樂空雙運、樂空不二)可以提昇心靈純淨,證得佛果而成佛,因此吸引無知與無辜的女性,自甘為「佛母」而與「活佛」共修雙身法。

 密宗喇嘛奉行達賴倡導的「博愛」,用佛教的外衣、媒體的宣傳、政治的手段、人權的口號來包裝,藉以達到他們的目的:「愛盡天下女人──與天下所有女人合修雙身法」。台灣族被騙而不知提防女眷受害,夫戴綠帽,還巨金供養之。知情者暗流男兒淚,無處控訴;邪惡者還拉人下水,與喇嘛共同邪淫斂財。

 凌晨東的母親很不小心,她並沒有將密續(密宗上師之論著)上鎖藏匿,她不在家時,被青春期的凌晨東偷看到許多「精彩」的部份,影響了他少年的身心發展,也型塑了他日後極端邪淫的男女性愛觀。他還把那些「精彩」的部份拿到超商去影印,瞞著母親,自己秘密蒐集裝訂了一本「性學大全」,時時翻閱自修,完好保存至今。

 試舉其中一篇,密宗蓮花生「大師」之「正修持法」:

 「爾時當思凡聖一切法因,皆由『明點』圓滿而出,故應修持明點增長口訣法;於不令人窺見之寂靜茅蓬中行之,令其洗身莊嚴,塗以香油,佩以香囊,始啟請『勇父』、『空行母』眾。次於具相明母腿上伸置自足,互抱吻、以手摸撫口唇舌,揉雙乳;或蓮杵(性器官)互觀,杵(陽具)置彼手,盡力表示生樂之方便;正作業(行淫)時,若生貪(性高潮)欲,應了達其自性即法身法之妙用,故於貪上認識自性、本來面目,而定於表面上,普通貪欲自能摧壞;是為由貪欲顯大樂之方便,故應精勤修持。」

 「復次,自他加持者,初發最勝菩提心,觀一切法空,空中現臥具,即蓮日輪。輪上自成馬頭金剛,一面二臂,如生起次第所說。次、自密處現吽字,由吽轉成五股杵,空隙中現藍色吽字,頭向內,杵尖口有黃紅呸字向外、佛母一剎那轉成金剛亥母一面二臂,具足莊嚴,極安樂喜悅,雙乳突凸,嘎嘎豐盛,樂不可支;觀密處無緣,見四瓣蓮花,花中現胚梵字莊嚴;自佛父母諸脈輪中,想一切勇父勇母同時密修相同。」

 「此後蓮胚梵上,以杵擊下;稍定,於離戲論本來根本定上,繼續如羊抖身,周身顫動,想明點如瀑流下;應如農夫以鋤挖溝引水,不使外流,而散佈全身,降於各輪,如密法修持。但降於各輪,身應擺動,事業令明點不漏為要。此後明點降密處時,想供獻密處佛父空行母,如前而行。爾時於持之善巧,如塞池中出水之口;上根持時,住於離一切戲論網邊際之如來體上;中根持時,以氣為主,須持上氣,而下氣如惹比雞瓶,有風不漏,如是持下氣,則下氣自然盤旋;及持中氣(不男不女氣)則臍稍外張,可以穩持。」

 「更以持善巧觀想法論之,亦分上中下三根,上根持時,則緣『離一切戲論網邊際』本來清淨見。中根、觀想上杭字如栓馬樁。下根,觀自頂上現上師勇父勇母如水晶光,內外瑩澈。初修業者,若立刻洩下,則應以三指如梯、按會陰處而持之。」

 「逆提善巧者,如提水於井,想杵中以吽字之心,有如鐵鉤,鉤事業手印母蓮宮中之紅梵字淨分,即長聲念吽字,吸入杵中(盡死心上提),供密處諸本尊。次由中脈道相續吸入臍、心、喉、頂;於諸本尊供養後,由梵穴出,供頂上金剛持上師、蓮花生師、佛父母眾。」

 「爾時身要,應齊四洲收於項彌,翻目上視,如抵上顎,地角(下顎)壓喉結;全身顫動,語要長聲念吽字,盡氣量不斷而提之,提時於各輪身要、氣要、觀要,三要同時運作,直往上提。如行提甚難,則於各輪,三要同行三次。次、離手印母後,應行狐子坐勢,提上散,此法身要:足隨安樂而坐....』

 凌晨東不是密教徒,可是他比一般密教徒更「前進」,直接闖入密宗最後的核心;也更日夜「精進」,他可以無師自通。凌晨東這個「夜店王子」、「網路王子」在蒐集自密續的「性學大全」印證之下的實戰經驗,堪稱「性欲戰神」;「雙身法」比密宗教徒更高,「無上瑜伽」甚至比密宗「上師」們更強。

 凌晨東當時不知密宗根本就不是佛教,後來看到「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在他們承德路10樓道場的外牆廣告上寫著幾個大字:「藏傳佛教不是佛教」,他請教過幾個正信佛教徒的朋友,他們送給他許多本正覺批判藏傳佛教(喇嘛教、密宗)的書籍,他最近看完了才確定密宗根本不是佛教。

 發源於中國西藏的喇嘛教,隨著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流亡海外,快速地流傳到西方世界;並被刻意包裝美化為「藏傳佛教」,它是在西藏弘傳的置入行銷佛教,宣稱屬於佛教的一支,矇騙了西方世界。台灣國反共時期,由於政治上支持達賴喇嘛,密宗隨著達賴喇嘛訪台而被引進台灣國。

 其實,更早於達賴喇嘛訪台而被引進,喇嘛教(密宗)已經盛行於台灣國佛教界了,只是弘傳者以佛教為名,包裝密宗之實,佛教徒完全被朦騙了。弘傳密宗的法師印順還被稱為「台灣佛教界的導師」哩,印順法師是主動去承襲密宗的,他的法教思想完全抄自密宗「至尊」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

 印順法師雖然是台灣佛教界名師(非明師),但是教外人士不太認識他;印順法師何許人也?他就是知名的慈濟釋證嚴法師與弘誓釋昭慧法師共同的師承。

 釋印順、釋證嚴與釋昭慧法師,他們師徒三人雖然不修雙身法,但是弘傳其教義,等於間接暗助雙身法,因為教義理論是雙身法實修的根據,後者又是密宗的中心思想、究竟教義、最終目標。密宗在台灣的興盛,他們三人要負最大的責任;如果他們三人是無名小法師也就罷了,卻是享有大知名度的大法師,他們影響力大,誤導眾生也多;密宗在台灣的興盛,他們三人當然要負最大的責任。釋印順法師已逝,釋證嚴與釋昭慧法師至今不改其說,死不認錯。

 「喇嘛教」所宣揚的「意識常住」的全部教義,以及最究竟的修行法門「雙身法」,卻是世間男女閨房性愛技巧,和釋迦牟尼佛在佛教中所教導的「離欲」完全背離。從實質內容來看,「喇嘛教」自稱「藏傳佛教」,其實根本不是佛教,只是披著佛教外衣而弘傳男女性愛技巧的媚俗團體,全無佛教的本質。

 但是,凌晨東的母親至今還不承認,堅持不變的看法:密宗是佛教的一支。恰巧就在網路與媒體發動慈濟大檢驗的時候,凌晨東站在批判的一方,她的母親站在辯護的一方,密宗的她堅決支持慈濟教、釋證嚴與釋昭慧法師。母子倆有過長期的激辯,他始終無法說服她,她深受先入為主的觀念影響、崇拜名師情結的束縛,以及作為母親長輩與高級知識份子的面子問題,她充分顯現了一般宗教信徒迷信的頑強與固執。

 凌晨東看得出來,母親其實已經知道自己錯了,但不願自己推翻自己一輩子的信仰,死不認錯,就像釋證嚴與釋昭慧法師一樣。他不明白她這是所為何來?信仰本來為的是追求生命與宇宙的真理,世俗法不是流行說:「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嗎?佛法也一樣流行說:「依法不依人」啊。

 一個人不能或不願自己推翻自己一輩子的信仰,死不認錯,堅持到底,釋證嚴與釋昭慧法師可能是為了出家人的名聞利養;母親反而是一個出錢出力的在家人,她為的是什麼呢?凌晨東百思不得其解。只有一個答案能說服他:母親可能是雙身法的實修者,網路與媒體發動慈濟大檢驗事件之後,他開始從這個角度思考。

 還有另一個思考的角度:母親錯就錯到底的心理,難道是為了父親?如果她認為密宗是邪教,那麼她原諒或縱容父親風流淫行的特殊理論依據就垮了!她的特殊理論依據就是她的喇嘛教宗教信仰。宗教信仰若認錯,她跟父親的夫妻關係,甚至整個人生觀,都跟著錯了!她如何面對兒子?更難面對媳婦!但是,讓它繼續錯下去、永遠錯下去,究竟是最好還是最壞的方法呢?

 凌晨東也曾經大膽懷疑、寧願相信:貌美至極的母親就是密宗雙身法的實修者。她信奉密宗之久,鑽研之深(一般未登堂入室的密宗信徒,或年老醜陋的,一輩子都學不到無上瑜伽、拿不到雙身法的實修資料)以及她對父親風流不羈的徹底容忍,也超越一般女人的常情,在在都讓他傾向於肯定判斷母親就是密宗雙身法的實修者,這也可能是她態度激烈強勢而絕對必須為密宗辯護到底的原因。

 凌晨東認為,這也正是密宗能夠在台灣國興盛的原因:投世俗之所好(淫欲),教徒參加密宗之後,世間淫欲既被合法化(密宗法),又可即身成佛(正信真實的佛教,經教記載成佛需要三大阿僧祇劫之久),還誑稱佛教密宗高於佛教顯宗,多麼吸引欲界速食的現代人心態啊,難怪古今台外士農工商不分貧富貴賤,永遠有人趨之若鶩,不以之為邪教。

 當初,青春期的凌晨東看到佛法如此尚淫,就把佛教貶得很低;他想到佛教教義都如此尚淫了,母親大人又如此虔誠、篤信不疑,父親的身教也如此風流不羈而母親明顯大方地默許之,也就不以為自己的性觀念有何不對。長大以後,他就變成「夜店王子」、「網路王子」了。如果他想錯、走錯了,那麼父親不就做了錯誤的示範?母親不就是這個家庭的罪魁禍首?還好,父母親只有獨生他一個男孩(外面有無不論);如果另有女兒,他們會如何教育呢?

 妻子洪亮麗一直以為她的異端婆婆很不可思議,既是修行「離欲」的佛教徒,怎麼會無限容忍自己的丈夫與兒子如此風流不羈、淫亂不休?洪亮麗本來還以為她是「拋夫棄子」的「獨修其身者」佛教徒哩。直到凌晨東告訴她,母親信的其實不是離欲的佛教,而是淫亂不堪的密宗(喇嘛教),又把自己從密宗「大師」們的密續中雙身法資料蒐集得來的影印本「性學大全」拿給她看,她認知婆婆的宗教邪門之後,才恍然大悟,重新認識與評價她的異端婆婆了。

 凌晨東夜夜夢中「空與不空」的聲聲呼喚,彷彿釋迦牟尼佛冥冥之中教他要棄密學佛,現在的他自己也想學佛了,他感覺得到學佛的因緣時節已經來臨的那種微妙心境,他想到「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去修學,最好是夫妻一起去。凌晨東準備找個時間跟洪亮麗好好地觸膝長談,提出他的想法,共同規劃他們未來一起學佛修行的新生涯。

 凌晨東能夠認知真佛教、真佛法,竟然是導因於母親的信奉密宗,這一點,他對母親反而需要感謝哩。現在的他,要學的當然是真佛教、真佛法,絕對不是偽佛教的喇嘛教,不是偽佛法的密宗之法。

 台灣社會對密宗(喇嘛教)無知或誤解之極端嚴重,可從一句咒語說起。「密宗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長期以來流通普及於台灣佛教界,可是連佛教「大師」們都不知其義,豈不怪哉。

 「六字大明咒」其實本來是西藏的鬼神咒,「唵嘛呢叭咪吽」,藏語六字真言的密意,翻成漢語就是:

 「純美的女人生殖器啊,如意之寶!」
 「將如意寶(陽具)放在蓮花(女陰)中。」

 當佛教徒誦唸「六字大明咒」時,就等於用台灣現代青少年流行的大白話跟別人邀請說:

 「來!(我們)來做愛吧!」

 世界上只有邪淫的密宗才會有這種咒語,這個鬼神咒、藏語真言的密意,與其說是「六字大明咒」,不如說是「六字大淫咒」!若知其義,台灣的佛教「大師」與徒眾們,還敢口中愛愛唸頌:「唵嘛呢叭咪吽」嗎?

 從一句咒語就可知密宗真的是隨時隨地都在弘傳雙身法,難怪密宗「至尊」宗喀巴要求喇嘛們必須每一世的每一天都與女人交合,而且要每天16小時都抱著女人保持全身遍樂。難怪密宗會有「歡喜佛」存在──男女交媾的型塑,「歡喜佛」在台灣佛教界還賣到經常缺貨哩(顯示部份法師們迷於密宗雙身法,墮落一至於斯),這樣的密宗還算是佛教嗎?

 「正覺」標語說得好:「藏傳佛教非佛教」,真正的佛教絕對沒有雙身法、無上瑜伽、歡喜佛,連自以為大有學問的大狂人李敖「大師」都完全被騙了!他還以「歡喜佛」為題寫文章代為宣傳哩(罪莫大焉),何況是那些無知的佛教「大師」、一般盲從的佛教徒?對於善於欺騙眾生的偽佛教、偽佛法的密宗,迷之信之者眾,也就不足為奇;難怪釋迦牟尼佛要預計「密宗邪淫法」的出現,又預言現在是佛教的「末法」時期了!難怪正信佛教徒欲把密宗逐出佛教界了。

 台灣媒體報導男喇嘛騙財騙色的新聞時,懂得密教的凌晨東,獨排眾議,他從來不同情那些受害的女教徒,反而同情男喇嘛,因為喇嘛教教義是完全公開的,「至尊」的兩本「廣論」都主張雙身法(台灣新文豐出版社等);「法王」達賴喇嘛的著作也介紹雙身法(眾生出版社等),他還說喇嘛要博愛(愛盡天下的女人)。

 換言之,喇嘛教並沒有騙人,他們的教義都有出版物在公開販賣,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密宗在台灣已無「密」可言,教徒信仰密宗之前,為什麼不對密宗教義先作一番了解呢?是自己生性偷懶,還是誤以為「所有的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如果不辨毒田與福田,以毒田為福田而行布施,結果善心而得惡報,雖然冤枉大矣,但也要怪自己太無知、太愚蠢、太好騙了!可能也要怪自己過去世沒有跟善知識結善緣,反而跟惡知識結了惡緣,這一世才會遇到惡知識。

 凌晨東先遇惡知識,後遇善知識,所以他能夠從邪教中走了出來。從邪教走出來的凌晨東,驚訝地發覺:佛教與其他宗教不同,本來是智信的宗教,但是,台灣佛教界,法師不善,信徒不善,完全由於台灣族的信仰心態極度缺乏智慧,嚴重到了不堪分析;絕對多數的佛教法師與信徒都不是智信,而是迷信,變成與其他宗教一樣了。

 由於信仰心態極度缺乏智慧,女教徒自己糊里糊塗地勇入或隨入密宗教團,等到被「騙財騙色」了,自己又憑什麼告人?所謂喇嘛教「騙財騙色」,經過警方調查,其實都是由於女信徒自己純自願(占了絕大部份,她們愛欲雙身法、傾心無上瑜伽,相信「即身成佛」之說,而親身與喇嘛師父上床實修);要不然,就是第二種案例:自己實在是太愚蠢了。男性喇嘛師父們,絕對沒有施展什麼「魔法」,他們更不是什麼騙色「高手」。

 談到「高手」,洪亮麗不得不承認公婆才真的是兩個「高手」。她從夫家親友被動聽到,公公風流不羈、淫亂不堪,但從來是「東窗不事發」,這種「境界」,他的兒子可就遠遠望塵莫及了!夫家親友常愛消遣凌晨東:

 「什麼『夜店王子』啦、『網路王子』啦,笑死人了!」
 「他的老爸才是真正的『夜店王子』、『網路王子』!」
 「他的老爸只是有實、無名罷了!不像現代年輕人,就是愛炫!」
 「有實、無名,才是高人雅士真風流的最高安全境界!」
 「所謂武林高手,絕對必須保持:神秘與安靜!」
 「要說『女人殺手』,他的老爸堪稱天下第一!」

 洪亮麗認為:親友們有所不知,其實,她的婆婆還勝過「天下第一」的公公哩。

 台灣國也深受中國儒家思想影響,「禮教吃人」,更嚴重的是「禮教吃女」:男人可以「風流」,女人不可「風騷」,女人還需忍耐、包容、默許男人的「風流」。

 婆婆表面上就是完全扮演儒家思想傳統女人的典型角色,尤其是她身為一個高級知識份子的超現代新女性,更為難得,她博得了家族的最高度好評,還有人讚賞她:

 「她一個人的美德維持了一個完整的家庭、一段永恆不變的婚姻。」

 洪亮麗變成她婆婆的知音了!她心知肚明,婆婆表面上完全扮演儒家思想傳統女人的典型角色,其實是一種完美掩飾的絕對高招,使得她在「禮教吃女」的社會裡,還能夠安全又安靜地如意進展「紅杏出牆」的獨特淫行,「老傳統、舊禮教」與「超現代、新女性」竟然在婆婆的身上完全能夠「相安無事」、「融合完美」,令人歎為觀止。

 洪亮麗不知道,婆婆之所以會信仰喇嘛教,是客觀的偶然,還是主觀的謀略?用宗教信仰(最清高的)來掩飾亂倫淫欲(最污穢低下的),這可是獨特的後現代性愛風景,也是婆婆最前衛的淫欲發明了,至少她做到了親友們所讚賞的:維繫了家庭與婚姻,這不正是當今危危欲墜的社會組織所最迫切需要的嗎?婆婆是正是邪?非正非邪?亦正亦邪?洪亮麗困惑難解了!

 在受儒家思想影響的台灣,喇嘛教的女性喇嘛與男弟子實修雙身法無上瑜伽,較為少見,至少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東窗事發」的案例。在性開放的美國,就很普遍氾濫了!曾有一個女性喇嘛因而染上愛滋病,原本興盛揚名的密宗道場,由於美國男人怕被她傳染,全部跑光了,終於冷清清地關門大吉。

 異性教徒之間實修雙身法無上瑜伽,也沒有「東窗事發」的案例,但是,凌晨東堅決相信:黑數一定非常之多,也許當事人不告,或者是告了以後警方不察,新聞界就當作一般緋聞案件處理掉了,社會上也就不知道緋聞與密宗有關了。

 喇嘛教的男性喇嘛與女弟子實修雙身法,被女弟子的丈夫抓姦在床,則時有所聞,為什麼還是有女人要加入密宗?為什麼還是有女人會繼續不斷地受騙受害、人才兩失?台灣族女人為什麼這麼愚蠢無知?喇嘛為什麼如此大膽妄為?「藏傳佛教」出家人為什麼如此囂張跋扈、有恃無恐?當然是有原因的。

 無論自願或性侵,實修雙身法「東窗事發」後,喇嘛還有人在抓姦現場或警方問案時,提出密宗教義「雙身法」來自我辯護,依法(密宗之法)振振有辭,警方也依法(世間法、人間國法、台灣刑法)公平受理,才不吃密宗喇嘛這一套,照樣「法」辦犯罪的喇嘛。

 事後,喇嘛教相關組織的發言,就是採取政客流行的「切割」法。出事的喇嘛不是用台灣教徒的供養金支付高額的遮羞費「和解」,就是被所屬的組織安排迅即出境,「逃離」台灣國。

 有師徒亂倫修雙身法的,例如《TVBS新聞台》與《蘋果日報》曾報導「活佛」貝瑪千貝仁波切與女信徒被抓姦在床:「送妻赴精舍 竟與活佛婚外情」。如果密宗是真的佛教,如果貝瑪千貝仁波切是佛教中真的活佛,怎麼會幹出這種淫事?現場還攤著袈裟哩,罪過!罪過!

 有比丘與比丘尼犯戒修雙身法的,例如《自由時報》2007.07.24社會新聞B3版面,也曾報導藏傳「佛教」林喇仁波切性侵新聞:「性侵女尼 林喇仁波切被訴」,而此喇嘛快速「逃離」台灣國。密宗公然說謊打妄語,最初宣稱他是「假喇嘛」,試圖「切割」,後來被證明是中國密宗某聞名寺院的住持以後,改口稱為「偶發事件」。

 性侵喇嘛為什麼能夠輕易「逃離」出國?西藏喇嘛教組織自古至今都是政教合一的,他們透過「蒙藏委員會」與中國國民黨政權聯結;又因為藏獨與台獨的關係,而與民進黨政權聯結,誰來執政,喇嘛教都吃得開。

 性侵喇嘛「東窗不事發」,由於台灣國受中國儒家思想影響,「禮教吃女」,性觀念比較保守,密宗入境隨俗,表面上不敢公開承認雙身法,實際上寺廟裡是夜夜淫聲的。性觀念比較保守的台灣民俗,反而有利於「東窗不事發」,有利於密宗暗中實修雙身法。女方顧及名節,只得選擇隱忍不發或自動掩藏,所以說犯罪黑數占絕對多數;一旦「東窗事發」,性侵喇嘛就「和解」、「切割」、「逃離」,對於密宗在台灣的發展影響不大。

 作為一個密宗教徒,婆婆實修雙身法,從來沒有「東窗事發」過,洪亮麗認為,婆婆這個在家人的「道行」比起那些經常出事的出家人中的「活佛」、仁波切(喇嘛教高僧)之類西藏喇嘛都要來得出色,她的「境界」確實比他們「高」得太多了。

 公婆各玩各的,兩個人一樣「高」,從來沒有「東窗事發」過,洪亮麗為什麼說婆婆還勝過公公呢?深受中國儒家思想影響的現代台灣,社會上還明顯強烈存在著「禮教吃女」傳統遺俗的殘存勢力,「現代豪放女」難為啊,就此而言,婆婆當然勝過公公了。

 洪亮麗是婆婆的粉絲,婆婆是洪亮麗的偶像,婆婆這個偶像,洪亮麗仰之彌高;婆婆有宗教作掩護,可是她沒有。洪亮麗曾經想過加入密宗,但有婆婆、先生同在,她提都不能提,她這一輩子永遠沒有機會了!這是她的幸與不幸?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婆婆雖然是這個家庭「最高的」,但她靠的是宗教掩護;公公,雖然沒有「禮教吃女」的劣勢,卻也沒有宗教掩護的優勢,洪亮麗最新的發現是:他們兩個人的境界之「高」,實在難以互相比較。

 洪亮麗和婆婆的境界之「高」,就不難互相比較了,洪亮麗和婆婆同為女人,婆婆有宗教掩護的優勢,洪亮麗沒有,洪亮麗和婆婆相比,洪亮麗只要表現和婆婆完全一樣「高」,洪亮麗就比婆婆「亮麗」了,就可取婆婆而代之,成為這個家庭的「最高」了。

 網戀未謀面 女被騙890萬

 〔記者姚晴鋒/台北報導〕網路愛情陷阱多!新北市洪姓女子去年八月在臉書認識自稱李世民的男子,雙方相談甚歡,從此每天都以LINE聊天,李男談吐幽默風趣,很快就讓洪女墜入愛河,兩人感情急速增溫。洪女不但拿出畢生積蓄金援對方,還四處向親友借貸,前後竟被騙走890萬元,李男從此失去音訊,癡情的洪女這才驚覺受騙。

 原諒偷腥夫在先 告不了小三

 〔記者錢竺瑟/台北報導〕提告前原諒偷腥夫,元配告不成小三!台北市邱姓女子不滿丈夫偷腥,向台北地檢署提告洪姓小三涉嫌妨害家庭,檢方傳喚三人出庭,邱夫及洪女雖坦承搞婚外情,但邱女卻表示「我原諒老公了!」檢方認為,邱女提告前已原諒丈夫,依法,無法再追究小三刑責,昨將洪女不起訴。

 檢方調查,邱女察覺丈夫與洪女有婚外情,不滿遭丈夫背叛,怒告洪女,邱夫及洪女皆坦承背著邱女交歡,然而,邱女只想對洪女提告,不願與丈夫對簿公堂,強調「我已經原諒老公了!」

 檢方認為,邱女欲告洪女相姦罪,卻不願對丈夫提告,此舉不符刑事訴訟法第239條「小王與小三條款」規定,無法追究洪女刑責,所以將洪女不起訴。

 律師林俊峰表示,依刑事訴訟法第239條「小王與小三條款」,針對告訴乃論之罪,本來刑事犯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告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但刑法第239條的通姦及相姦罪不在此限,即對配偶撤告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之人。

 也就是說,若邱女只想提告小三,不打算追究丈夫刑責,依法須先同時告丈夫及小三,之後再單獨對丈夫撤告,只維持對小三的告訴,此舉才符合「小王與小三條款」。

 此外,依刑法第245條規定,針對刑法第239條通姦及相姦罪,須告訴乃論,但配偶若縱容或宥恕者,不得告訴。林俊峰解釋,所謂「宥恕」意指配偶察覺另一半出軌,事後對其通姦行為表示原諒及寬恕,將連帶無法對婚外情對象提告。


 夜釣淡水河 活人體上鉤

 〔記者謝津道/新北報導〕星空倒影閃爍的淡水河,夜釣客竟釣到女體!凌姓釣客前晚在淡水河岸夜釣,第一次釣到魚,第二次釣到垃圾,沒想到第三次竟釣到飄散亂髮的真人女子,不是銀河美人魚,凌男嚇得急忙報案,消防隊救起該名女子時身體仍有餘溫,送醫急救,恢復心跳,該名女子竟然是凌姓釣客的妻子。凌姓釣客做夢也沒想到會釣到自己輕生的妻子。凌姓釣客表示,妻子過去曾有四次自殺紀錄,她有非常嚴重的憂鬱症,才會跳河尋短,以後他會就近照顧,不再讓她單獨出門。

 夫帶女兒庭園玩 驚見愛妻墜樓亡

 〔記者曾見正/新北報導〕居住新北市淡水區的洪姓女子,昨上午從住家大樓的24樓頂跳樓輕生,重摔後吊掛在一樓樹上,當場死亡,事發時,凌姓丈夫正帶著女兒,在社區內的遊戲區玩耍,渾然不知愛妻就在不到200公尺遠的前方墜樓身亡。

 凌姓丈夫告訴警方,罹患嚴重憂鬱症的妻子洪女有自殺與就醫紀錄,會定時服用抗憂鬱藥物,近日晚上常失眠,並將自殺掛在嘴邊,他一再勸慰她,沒想到仍可能因憂鬱症復發而輕生。

 警方調查,昨天是週日,上午九時洪女趁丈夫帶著女兒出門,跑到住宅的24樓頂縱身而下,重摔在其他住戶庭園內的樹上,住戶聽聞巨響查看,驚見樹上卡著一件羽絨外套,走近一看,赫見有女子身體插在樹上,嚇得報案。消防人員趕來,吊掛在半空中的洪女左胸口遭樹枝主幹穿刺,還差點刺穿背部,宛如被巨大的釣勾釣在半空中,死狀甚慘。


 既有釣勾,卻沒有釣線。那條從天空中垂下來長長的釣線,無形無色,圍觀群眾、採訪記者的凡夫肉眼是看不見的;所以,記者的新聞報導文字裡付之缺如,只有釣勾,沒有釣線。

 當時,陪女兒玩耍的凌晨東,發覺不遠處出現大騷動,父女一起前往查看,仰見洪亮麗釣空慘死,父女抱在一起,情緒頓時崩潰,在女兒淒厲的哭聲中,凌晨東聲嘶力竭不斷地大喊大吼:「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