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重逢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09, 2015 1:57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小說集011》重逢


 離婚後,我跟前妻有過幾次重逢。

 第一次,

 是在離婚五個月後。我到醫院看門診,掛號家醫科,我提早到達,看報等候。家醫科與婦產科門診室在同一條長廊,等候的人非常多,座無虛席,站的人塞滿了走道。

 等候期間我聽到婦產科護理師叫人的聲音:「常珮惠!」

 常珮惠就是我前妻的姓名,我頓了一下,才轉身抬頭、循聲望去,我看到一個護理師跟一個孕婦站在婦產科門診室外談話,我只看到孕婦的側臉,但她長髮綁成馬尾,側臉盡露,易於辨認,我感覺她就像是前妻。

 護理師叮嚀完畢,然後交給孕婦幾張單據,孕婦轉身離去。

 我起身跟隨她的背影,我看她步履蹣跚,慢慢走到號碼抽牌機,我急忙躲在一根巨大的圓柱後面,我怕她忽然轉身看到我。

 一分鐘後,我露出臉來,她已經坐在第一排椅子上等候,我選擇坐在最後一排,正對著她的背影。

 時間過得很慢,等了好久,終於等到叫號,她緩緩起身,走到櫃台,繳了錢,然後再一步一步走到領藥處。

 她又坐在第一排椅子上等候,我還是選擇坐在最後一排,正對著她的背影。

 時間過得很慢,等了好久,終於等到叫號,她緩緩起身,她走到櫃台,拿了藥,然後再一步一步走到電梯口。

 我沒有繼續跟隨,我站在領藥處的透明圍牆欄杆旁,此處是二樓,正好可以俯視一樓大廳門口。

 三分鐘之後,她果然出現在一樓大廳門口,搭上排班的計程車離去。很巧的是,我很想看到卻始終沒有看到她的正面;很失望的是,從頭到尾我想看到卻都沒有看到她的丈夫出現。

 第二次,

 我是在電視上看到她,那個節目叫做「星星知我心」,專門安排一位國內知名的歌星和粉絲們見面對談。

 那一天的節目很特別,找來的紛絲都是跟偶像女歌星面貌酷似的女性粉絲,共有七位,天底下長相相似的還真不少,如果不是刻意集中起來,還真難叫人相信。

 我的前妻長相酷似那位歌星,她果然也在其中,她還是綁馬尾,但是,身材已經恢復苗條,距離上次見面已經過了三年。

 起初我也無法辨認誰是誰,在談話之中,前妻透露她離過婚,現在是自由之身,有一個兩歲多的女兒,我才知道她是其中的哪一個。

 但是,單親媽媽的案例十分普遍,我也不敢完全確定。何況,我們戀愛結婚過,我知道她很愛漂亮,除了在家,出門從來不綁馬尾,都是烏溜溜的長髮批肩,大熱天也不例外,尤其是上電視這種炫美的場合,她怎麼可能綁馬尾?

 第三次,

 我看到一個社會新聞:常女三歲多的女兒被同居人虐待致死。前妻剛好姓常,女兒也是三歲多,「與男同居」也跟「單親媽媽」身份不相衝突,我懷疑常女就是前妻。

 我特別注意報紙與電視上常女的肖像,雖然都作了馬塞克處理,但遮掩得不很嚴重,我反復觀看,總是覺得常女肖像與前妻臉面神韻有些相似,最後還是無法明辨、不敢確認。

 第四次,

 我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小說,主旨在暗示現在社會流行的劈腿觀念或風氣之禍害。

 女主角是一個單純的大學生,男主角是社會人士,他是她的初戀,她愛他至深至痛,曾經為他瘋狂。結果,有一天男主角向她告知:他要結婚了,但是新娘不是她。

 後來女主角再談戀愛時,很沒有安全感,她也學起她初戀的偶像,變成劈腿族。

 她大有一番荒謬的辯辭,自認為不是劈腿,只是多方等距交友,擴大認識的範圍,增加選擇的對象,以免愛情長跑萬一失戀了單一男友,女人青春有限,能經得起幾次這種愛情的災難?如果起步較晚,不是少女初戀,一次也無法承受啊!我們社會上不是有很多老處女或老姑婆的故事嗎?故事的背後又有多少劈腿的不幸情節辛酸無人知?何況女方誰能事先保證自己的單一男友絕對沒有背後劈腿呢?戀愛的時候總不便找徵信所吧?至少我們的社會民情風俗目前還不流行這樣做,雖然劈腿已經不是新聞,社會還沒有進步到相應配合的戀愛徵信啊!不是男女平等嗎?我們女人只好劈腿對劈腿,自己的戀愛自己救,自己的婚姻自己救,這也算是自求多福啊!

 男主角婚後又來找她,她也沒有拒絕,這就無法自我解釋而歸咎於劈腿習慣了!或者說台灣離婚率很高也是事實,美國婚外情也很平常,通姦除罪化更是世界文明法律的新趨勢,除了穆斯林國度,南韓憲法法院2015年二月26日裁定通姦罪違憲之後,僅剩台灣是唯一還有通姦罪刑罰的國家。

 她,完全是一副後現代超女性主義的思想家高姿態。讀者讀到這裡,以為女主角的心路歷程會演變到現在流行的不婚主義,作為小說的結局,沒想到女主角最後還是選擇了婚姻。

 她選擇其中之一的男朋友結婚後,因為繼續與男主角來往被發現,以離婚收場,婚姻只維持一個月,算是「閃電離婚」。女主角離婚後才發現懷孕了,自己也不確定孩子是誰的,但是,她決定把孩子生下來。

 女主角從此不再嚮往愛情,她拒絕了所有的男人,不是對男人有偏見,而是她很愛孩子,為人母之後,她所有的愛全部都給了孩子,這種類型的單親媽媽也算是新女性主義之一罷?

 我懷疑女主角就是我的前妻,而小說是用筆名發表的,我跟報社副刊編輯部聯繫,想要作者的真實姓名與通訊住址,對方說作者拒絕,他們不肯給我。我只好寫信給前妻,寄到報社副刊編輯部,信封上面註明轉交,也石沈大海。

 12年後,我從都市搬到鄉下,每天都要運動30分鐘。每天早晨我都是玩單槓,甩小車輪,本來在公園活動,後來因為公園的單槓兩根柱子地基都鬆動了,鄉公所久久不修,甩蕩時振動越來越厲害,已經不堪使用,我改到附近學校的操場去運動。

 第一天就碰到一個年輕大美女,印象特別深刻。初來乍到,我碰到任何人,只要是正面近身交會,我一定搶先笑聲問候道早,每一個人都會回禮;只有一個人例外,就是那個大美女,她不但不回禮,還把臭臉瞬間擺到一邊去,故示不屑。我被她拒絕三次以後,就決定永遠不再主動跟她打招呼了。

 大美女每天五點過後騎摩托車到場,六點過後離場,她繞著跑道快步不停地行走半個小時左右,然後在跑道旁的兒童遊樂器材的一端做大約五分鐘的緩和體操,六點過後騎摩托車離去。時間久了,我發覺她的運動時間跟我幾乎完全重疊。

 我又發現,大美女幾乎每天報到,跟我一樣,我們兩個是早起會裡最勤勞、最有恆心毅力的。有時候來得早,操場空蕩蕩的,只有我們兩個人。單槓就在跑道邊,她每繞一圈,一定要旁過一次,但我們始終彼此視若無睹,絕不打招呼。

 我雖然住在學校附近,可是,我原來的摩托車壞了,沒有再買,每天到學校操場運動都是開車去的。有一天,我在大美女之前離去,在開門上車之前,我意外看到她站在門旁樹叢短牆內,往外向我定身凝神遙望,意外的我頓時無法揣摩她的用意,我還以為我看到的她是一種幻象,因此暫時呆立不動,專注良久良久,雙方都不眨一下眼,完全安安靜靜地對望著。最後,以前她既然不屑跟我打招呼,現在我也不便作出反應,我沒有揮手示意告別,反而先行結束對望,斷然進入車內,獨自開車離去。

 從那一天開始,在操場見面的時間之外,我的耳朵內部常常發癢,我以為發炎了!有時劇癢難忍,嚴重到此生首次為此去看醫生,醫生又檢查不出什麼異狀,更令我十分疑惑與苦惱。

 大美女平常的表情都是冷若冰雪(不只是冷若冰霜),寒氣逼人。有一天,大美女的男友來陪跑,兩人邊跑邊談,所有早起會的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她燦爛的笑容,大美女變得更嬌豔動人了。他長得很高,大概有175公分;大美女只有155公分吧,又嫌胖了些,兩人高低頗為懸殊。他長得不怎麼好看,陪在大美女身旁,狠比下去,就顯得有點醜了!

 奇怪的是,大美女跑步就只有那麼一次,而且只有一圈。第二天以後,男朋友還是來陪她,但她又恢復全程快步了!才過幾天,男友不再與她並列,而是跟在後頭。又過幾天,她變得很不耐煩,回過頭來大吼一聲:「不要跟在我屁股後面!」繞過一圈之後,她離場往出口走去,男朋友跟著,兩人停在門口談話,似有一番爭執,然後她一個人獨自騎車提早離去。

 第二天,我們兩個又早到,操場空蕩蕩的。大美女繞過單槓旁邊時,我已經甩過50圈,正準備休息喘氣,萬分意外,她竟然主動先跟我笑臉打招呼:「哇!你好厲害喔!」我受寵若驚,立即反應:「早!早!早!」這已經是我來到操場九個月以後的事了。

 大美女為什麼對我改變極端的態度呢?是否自我檢討過,認為她九個月以前連續三次拒絕回禮太過絕情?做人有欠修養?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可是「因禍得福」了!早起會眾所周知,大美女是從不主動跟人家打招呼的。

 其實我倒沒有想到修養或絕情的問題,她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唯一的一個冷漠型類,我遭遇過不少實例。我認為這種人,只是不喜歡打招呼,更不習慣跟陌生人打招呼,自我防衛特強、待他善意較弱罷了。一旦時間長久,彼此熟稔了,防衛樊籬拆卸,善意自然流露。尤其是年輕美少女,那就更難融化了!

 我們九個月默默相處就是善意長期的醞釀,時節因緣到了,人際關係芬芳的天性就滿溢於外,彼此互相滲入。雖然我的感受與理解是如此的平靜超然,但平靜之中還是隱有深潛暗伏的一股莫名的激情熱流,湧向日後浪蕩不絕的腦海與心湖。

 我的單槓小車輪運動非常激烈,兩次擺蕩之間,我會先做幾項緩和運動,然後再繞跑道慢走兩三圈,算是喘氣休息。慢走時,我跟大美女有擦身而過的機會,我們就常常打招呼了;為了改善過去長期冰冷的關係、表示友好的意思,我還會主動搭訕幾句客套話,她也沒有排斥。

 就因為純粹是客套話,大美女比較沒有戒心,在客套話中,我自己邪思預期能夠漸進套出她身世的一些蛛絲馬跡。例如我會問她:「妳是本地人嗎?」、「昨天晚間新聞那個拾巨金不昧的幼稚園女老師長得好像妳喔!」、「母親節妳沒有來,是帶妳媽去外地玩了吧?」雖然只是點到為止,絕不深入,也無法深入,問到後來她有了警覺性,我始終無法進一步了解她這個人。

 可是我難以抑止內心的渴望,一直想要多了解她一點,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跑道上,她和男朋友在一起時,我會故意接近他們的身旁,也聽不出什麼與她身世有關的東西。

 我跟早起會每一個人都保持等距,無論男女老幼,也都有交談過。是因為鄉下人比較保守,還是由於男性的我跟冷若冰雪的大美女能夠多講了一些話,竟也招來嫉妒,早起會流傳一種不讓我知道的謠言,說我想追大美女。還好有一個好朋友給了我暗示,後來我對大美女就永遠不交談了!只剩一句或一字純粹打招呼的話。

 大美女跟她的男朋友繼續吵吵鬧鬧,時好時壞。現代青少年男女談戀愛就是這樣,今天才說好,兩個人決定從此分手;明天就可以悔約,又在一起了。我們早起會旁觀者清,他們半年未散之後,有人說:「這一對情侶應該會結婚吧!」我還說:「會閃電結婚喔。」

 我的邏輯是:醜男與美女,「蟾蜍配鳳凰」,雙方必是真情交往,才能不計較外貌的懸殊;既是真情交往,必能修成正果。佛法的真修實證者也常舉釋迦牟尼佛的經文開示:這種美醜合的特殊情況之所以發生,是雙方生命的本體如來藏中,過去世的配偶因緣留下業種,今生遇緣現行,一旦接觸、認識、交往、戀愛,最後不結婚也難了。

 大美女的男朋友也有不來陪她的時候,大美女有一天突然把做體操的位置改變到我運動結束後離去的路線上,我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面對面欣賞到她的絕色美貌,真的令男人無法抑制,心中小鹿突然亂撞。當時我們的關係還很陌生,再加上長久以來的心理芥蒂,我沒有即時把握機會好好搭訕,打個招呼就擦身而過了。

 第二天開始,整整三個月,大美女沒有來操場運動,我猜想她可能是搬家了。那麼前一天身體的位置異常「改變」是即將告別的機會「恩賜」嗎?這段三個月期間,有一個每天必來散步的老婆子跟我變得非常熟了,有一次她跟我聊天時提及大美女,她說大美女已經結婚了。

 大美女消失的三個月期間,我的耳朵內部還是常常發癢,一樣有時劇癢難忍,但是我已經放棄看醫生了!

 三個月後,在大家的意料之外,大美女又突然出現。第一天她運動結束後做體操的位置,跟離去前最後一天同一地點,但這次是背對著我,我經過時,走近她的背後,我出聲打招呼:「喔───妳好久沒有來了!」她回答説:「對啊!好久!」我還是沒有繼續跟她搭訕下去,腳步沒有停下來,一直往門口走去。

 從此以後,她運動結束後做體操的位置又還原了。看似為我而異動,就是只有那麼兩次,沒有第三次,其中有無事之蹊蹺或情之暗示?再加上最先她的定位凝視,諸多客觀難題的含意被我演繹延伸了紛歧的主觀解答,我的理智在遐思夢想中辯證騷亂,不克自已。

 大美女運動結束後做體操的位置還原之後,有一個新來的本來到處散步的中年男子,現在每天都在附近等待著,大美女一就位,他就站到她身旁,主動跟她搭訕。早起會每個人都大感意外,真是不可思議,冷若冰雪的大美女這次完全變了一個人,我看她臉上始終保持著微笑,顯示很有修養的表情,非常樂於接受那個中年陌生男子搭訕的樣子。

 即使大美女陪跑的男朋友在場,她運動結束後做體操時,旁邊的男人就換成那個定點等候著的中年人,他總是搶先陪伴她,男朋友只好一個人繼續繞操場,這一點發現與發展演成常態之後,早起會議論紛紛。

 早起會沒有人認識那個中年男子,他是何許人也?對大美女能有這麼大的男性魅力!還是他跟大美女原來就認識,或者兩個人根本就是親友關係。直到我離開學校操場那一天,這個令早起會男人們大為不解、十分嫉妒的畫面都沒有中斷過。有她,必有他;沒有她,也有他。

 更令早起會納悶的是,大美女消失三個月,重新出現之後,她的男朋友一直沒有看見人影。半個月後,他才首度來到操場,他們又回復並行了!當天兩個人邊走邊聊,分分秒秒講個不停,六點半了,大美女還遲遲沒有終止運動,首次打破記錄;我晚來先走,他們兩個待到何時,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第二天開始又有新的變化,大美女不再每天出現了,一週只來兩三天。有時候他來,她沒有來;有時候她來,他沒有來。有一天,他來,她沒有來。我在繞操場繞跑道時,他竟然主動跟我搭訕,我乘機問他:「你的女朋友沒有來?」他回答說:「大概沒來。」這種情況不是只有一次,而是常常發生。

 早起會有人是看不懂,有人開始懷疑他們的關係是否一對情人?不過,疑惑歸疑惑,大部份人還是認為只是一般男女朋友吵吵鬧鬧罷了!有人還下結論說:「放心啦!不用為他們擔心!越吵越好!」。

 疑惑不只一端。單槓在兒童遊樂器材的這一端,大美女做體操的固定位置在兒童遊樂器材的那一端。某個夏日,我做完單槓做最後的緩和動作,她幾乎同時在做體操。我做完緩和動作,往校門口走去,因為陽光太強,那天她躲在遊樂器材擋住陽光的陰影裡,位置移動了,比較接近我走過的路線。

 我才剛起步,發現她及時閃避,躲到遊樂器材向陽的那一面。至少,我們互相打過招呼,彼此關係早已平和正常了,她的異常舉止令我萬分不解,女人心真是海底針啊。

 我走出校門時,看到大美女的男朋友站在摩托車旁,他正好低頭查看車牌的樣子,我們沒有四目相接。我即時九十度轉彎,身體沿著樹叢圍牆向我停車的位置走去,左眼瞥見大美女竟然站回陰影位置,繼續做她的第二遍體操,直到我開車離去,她並沒有趕去會合男朋友,後來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當時她站立的位置,可以看到校門口的摩托車與男朋友,她應該第一遍做體操時就知道他在等她或截她了。大美女顯然有意拖延時間的動機為何?她會是想要逃避他?不會罷。她不願意讓我看到他們約會的樣子?可是,他們都已經在操場公開曬過恩愛一段長久的日子給早起會看膩了,怎麼會在乎這一次?女人愛耍心機,大概是故意要「折磨折磨」他,或是讓他稍稍「煎熬煎熬」讓他等久一點吧。

 還有一次,也是他來,大美女沒有來。他不只一個人來,還帶來另一位女孩子,雖然長相平凡,但身材有165公分高,雖不很魔鬼,但也夠標準了。早起會男男女女眼睛為之一亮,議論紛紛。

 可惜,這一次,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那個女孩子沒有再出現在操場上,好像永遠消失了。

 早起會的議論紛紛變成獨排眾議,有一個男子判斷說:「普通朋友啦,就那麼一次偶爾逛逛罷了。」他好像代作結論,眾皆同意似地,早起會裡想要看好戲的男男女女也就跟著消音了。

 我到此兩年後,學校操場的單槓有一根柱子開始搖晃,為了大美女,我沒有立即改往他處,我不想失去長久以來天天看到大美女的幸運,捨不得離開學校操場。但是,桿勢比人強,柱子搖晃越來越厲害,身體開始跟我強烈抗議,這裡的單槓已經不適宜甩小車輪了!除非不做單槓,否則我不得不離開,單槓是我的最愛啊!剛好鄉公所及時汰舊換新公園那邊的單槓,我又回去公園運動了。單槓會壞,跑道不會壞,我走,她不走,從此以後,我見不到學校操場上快步大美女的倩影了。

 奇怪的是,我離開操場之後,還是常常在學校之外碰到大美女,她騎車,我開車,馬路上瞬間四眼交會。尤其是我離開操場的前幾天,幾乎天天在學校之外碰到她,有一次還在銀行裡遭遇,兩個人難得近距離面對面。我們好像彼此都預知即將永遠分離,一時難捨而連續多見幾次面?連我自己都不相信這是純粹的偶然,果然以後校外的機遇變成久久一次,而且兩次之間的時距隨著緣份的淡薄而日漸拉長了。

 有一天新聞報導:一個國中生,是棒球的明日之星,在練單槓時猝死。翌日清晨公園的單槓一根柱子頭頸綁了一個紅線平安符,我不知道是誰綁的。後來平安符不見了,大概是被強風吹走,紅線始終還牢牢綁著。

 有一天清晨,我遠遠向單槓走去,看到一個女孩子用手指在摸拉那一絲紅線,那已經是最後一個動作,她隨即騎上腳踏車離去。我只看到她的背影,感覺身材很熟悉,但時值冬天,她戴著帽子、口罩,又穿大衣,實在無法確實辨認。她是大美女嗎?我完全不敢想像。又有一次,我喘氣休息時間在附近散步,一個同樣裝扮的女騎士迎面而來,她先主動跟我點頭,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已經輪轉而去,我感覺她的身材很熟悉,她不是大美女嗎?我又很難懷疑。

 有一天下午小學放學時間,我開車在路上看到大美女騎摩托車去另校接一個小朋友回家。後來又碰到好幾次,我不知道她現在的身分是大學生,還是在職社會人士,但我相信操場老婆子的說法了:她已經結婚!可是從來沒有看到她的丈夫跟她同行,學校操場上早起會也有成雙成對的夫妻一起運動,大美女卻是始終獨自一人。

 大美女永遠是早起會閒聊的焦點,以前我就聽過很多跟她有關的傳言,老婆子只說她已婚,還有一個中年婦人更誇張、更刻薄了:「依我看,八九不離十,小胖妹(她對大美女一向如此稱呼)一定是未婚生子,不是偷嘗禁果,就是被強姦;不是人家的小三,就是被包養的那一種啦!如果是後面那兩種情形,別人的丈夫又沒有跟她住在一起,怎麼可能陪她一起來運動,還上街?她自己也要保密啊!姦夫淫婦怎麼可能公開走在一起?」

 那個中年婦人把話講得這麼難聽,難怪早起會有一個男人背著她說:「她在嫉妒大美女啦!她的話酸溜溜的,聽聽就好,千萬不要以訛傳訛!萬一傳到大美女的耳朵去,她就不敢來操場運動,我們就永遠看不到大美女了!」

 早起會講話不必負責,常常天馬行空,還多的是無厘頭的笑話哩。這個中年婦人説她看過大美女帶小孩,才會說出那麼難聽的話,有人也看過,就會附和她的推測,跟著她亂起哄。當時我還沒親眼看到,她們姑妄言之,我姑妄聽之。

 自從我親眼看到之後,我常常回憶起以前那個中年婦人的臆測之辭。雖然大美女看起來只有20歲左右,而那個小孩已經就讀小學,似乎兩不相當,可是媒體10年前常有高中女生九月墮胎潮、10年後常有國中女生未婚懷孕生子的新聞報導,大美女被瘋狂追求的年紀總是來得特別特別的早,豐滿型的看起來又比較早熟,如果她無法免俗、不能免疫,果然難逃現代青少年的性觀念流行病:戀愛就是做愛,真的未婚懷孕生子,我也不會大感意外。

 但我寧願往好的方向揣測,現代女性雖然晚婚者多,可也不乏特別早婚的實例,尤其是在鄉下地方,還是很普遍的習俗哩;我現在就住在鄉下地方,早起會那些人也是啊,幹嘛盡往壞處想?。至於大美女的丈夫問題,如果嫁給職場異域者、中國台商、駐外地的軍人或遠航國外的船員等等,夫妻長期相隔兩地是很正常的現象,早起會的長舌婦當然不容易看到大美女的丈夫,鄉下女人少見多怪罷了。我倒希望有一天大美女的丈夫突然出現,屆時她們可就要「雞嘴變鴉嘴」了。

 我到公園玩單槓,經過一塊長滿野草的空地,四周圍以一人高的白色鐵片。一邊是大路,一邊是小街。有一天,我運動中場休歇喘氣時間,走過小街邊沿的腳踏車道,赫然發現某處的鐵片上用紅漆塗寫「網路女蟲常柔璟」六個大字,「璟」字剛好塗寫完畢,一個男人收筆轉身,跨上停在一旁的黑色摩托車飛奔離去。雖然清晨天色灰暗,我只瞥見他一眼側面,但是那個背影我感覺非常熟悉。翌日清晨,我特地帶過去一筒白漆,把「網路女蟲常柔璟」六個紅色大字給塗掉。

 又有一天,我運動中場休歇喘氣時間,走過小街邊沿的腳踏車道,又赫然發現另處的鐵片上用紅漆塗寫「網路女蟲常柔璟」六個大字,這次沒有看到油漆手。那六個大字保留了好幾個月,我實在看不過去,某日清晨,我又特地帶過去幾個月前那一筒用剩的白漆,把「網路女蟲常柔璟」六個紅色大字給塗掉。

 有一天,我搭公車遇到大美女的男朋友,我還認得他,好久不見了,不知他跟大美女近況如何?

 「你跟常柔璟進展如何呀?」我劈頭就問。

 「你怎麼知道她的姓名?」果然大美女就是常柔璟,被我套出來了。

 「我無意間聽到有人叫她,」我故意閃電接龍,劈頭再問:「你們結婚了嗎?」

 「結婚?」他望著我咧嘴大笑。

 「怎麼啦?」我也望著他傻笑。

 「早就分手了!」

 「真的嗎?怎麼搞的?」

 「她不理我,有什麼辦法?」

 「我們當初看你們兩個在操場公開曬恩愛,曬了很久,不是已經很黏了嗎?」

 「曬恩愛?很黏?」

 「旁觀者清啊!」

 「老實告訴你,我們根本沒有約會過一次!」

 「真的嗎?我感到十二萬分的意外。」

 「算了啦!」

 「玫瑰多刺!大美女本來就不好追,你要繼續努力啊!」

 「你不用安慰我,我已經有新的女朋友了!」

 「其實,你不知道───」

 「你想說什麼?」

 「現在你們既然已經分手,告訴你無防,也是時候了!聽說她已經結婚了!你知道嗎?」

 「胡說八道!她根本就還沒有結婚!」

 「連小孩都唸小學了───」

 「你們搞錯了!那是別人的孩子!她跟她母親是在搞公寓大樓托兒的。」

 他曾經是她的男朋友,他的說法應該比較權威,老婆子的消息可能是以訛傳訛。

 有一天,我運動中場休歇喘氣時間,走進一間公園廁所,白色牆面有一行紅字「砲女常柔璟電話26102099」我事後打過一次電話,對方應聲「喂──」聽起來蠻熟悉,很像大美女的音調,慌張的我立刻拋手掛掉電話。翌日清晨,我又帶過去幾個月前那一筒用剩的白漆,把「砲女常柔璟電話26102099」那行紅字給塗掉。

 又有一天,我運動中場休歇喘氣時間,走進另一間公園廁所,白色牆面又有一行紅字「砲女常柔璟電話26102099」。翌日清晨,我又帶過去那一筒用剩的白漆,想把「砲女常柔璟電話26102099」那行紅字給塗掉,卻發現有人早我一步,牆面已經恢復一片潔白了。

 後來,一個炎陽夏日的午後,我又在路上看到大美女,這次我開車,她走路,另有一個女人跟她走在一起。這個發現是一個大震撼!那個女人就是我離婚的前妻!

 前妻是我的初戀,我愛她至深至痛,曾經為她瘋狂。可是守寡的母親自始反對,又說不出什麼理由,只是說:「這個女孩子不好!」我不能接受,我們還是繼續交往。等到我們決定結婚了,我告知母親,她反對得更厲害,害得我不惜頂撞她,她還是說不出什麼理由,她神情嚴肅地說:「第六感!憑我女人的直覺!我反對到底!」我不顧母親反對,就是要跟她結婚。

 但是,前妻跟我結婚才一個月,我們就離婚了,真是「閃電離婚」。離婚的原因,不是婆媳問題。原因是我與前妻蜜月回來她就有外遇,其實她婚前就劈腿,我追她追了三年,竟然完全不知道;她選擇與我結婚後,他們繼續交往,也沒有被我發現。直到東窗事發,上了電視、上了報,我才後知後覺,我還沒有表示意見,母親就斷然決定要她走人了。

 有一天晚上,我與友人聚餐,凌晨才回家,入睡後不久竟墜樓,受傷送醫,勞動警方專案調查,還上了媒體。我睡眠品質不佳,常從睡夢中驚醒,母親向檢警說明:自從與前妻離婚之後,我有夢遊症狀。檢警檢視我的臉書及母親供詞,未發覺有輕生跡象;現場也無打鬥痕跡,陽台欄杆上有我攀爬留下的指紋,初步排除他殺,另對我採尿檢驗,也無藥物反應。

 母親非常憤怒,我不知道她還偷偷保存了一份報紙,那是前妻外遇的報導。離婚後有一天,我為了職場的艱困大事而煩腦不已,獨自坐在客廳沙發上,看似經久發呆,自己都忘掉時間了。母親誤以為我還在思念前妻,看不下去,便取出那張報紙在我面前用力抖動出聲,大吼大叫地一句一句吐氣狠狠教訓我:「女人的直覺告訴我!我就知道!你放不下她!我為什麼!特地保存!這張報紙!就是為了!隨時準備提醒你!」

 警備隊長外遇 被拔官首日上吊

 〔記者劉筱蘭/彰化報導〕彰化縣芳苑警分局警官黃倉冠前天坦承婚外情,被拔除警備隊長一職,改任勤務中心執勤官,不料昨天上午他在警備隊長寢室上吊自殺,享年45歲。

 警界人士透露,10年前王員也因男女不正常關係被調離主管職,後來又擔任主管,昨天疑因在辦公室整理東西心情低落而尋短,並未留下遺書。

 芳苑警分局表示,黃倉冠是警大59期,從警22年,與妻結婚將近20年,育有一對兒女,分別就讀國中與高中。警方進行調查後得知,原來黃員又有婚外情,對方是新婚才一個月的常姓有夫之婦,兩人被黃妻抓姦在床,黃妻只對常女一人單獨提出通姦罪妨害家庭告訴。警方考量黃員不宜再擔任有配槍的外勤主管警備隊長,宣布調整到內勤工作,昨天開始到勤務中心擔任執勤官。

 警方調查,黃倉冠前晚回到警備隊整理東西,跟同事交談也很正常,不料,昨天早上八點卻未到勤,撥打手機也無回應,在遍尋不著下,警方從警備隊長室內的寢室破窗而入,發現王員在寢室上吊自殺,已無呼吸心跳,送往彰化基督教醫院二林分院,仍然回天乏術。

 檢警昨天下午相驗,研判黃員大約昨天上午六、七點上吊自殺,黃妻哭喊「為何要這麼做?」也有地方人士認為,黃員並非第一次因為男女關係而調整職務,上回也被拔除主管職,為何這次卻想不開?


 前妻外遇的事情的確鬧得太大了,不但上了電視、上了報,對方還自殺身亡。前妻沒有跟我商量,立即答應母親離婚的要求,趁我不在場,當天就匆匆離家,她們兩個給我來個措手不及。結婚才一個月,又閃電離婚,前妻也沒有跟我提及懷孕之事。但是我跟前妻結婚時,我們並沒有避孕,那麼,大美女有可能是我的女兒嗎?難怪第一次見面她就那麼激烈地討厭我,瞬間應對的態度那麼冰冷,直到九個月以後才解凍而開始跟我打招呼,因為我這個父親在她還沒有生下來以前就拋棄她了?

 我現在變成當事人了,任何關於大美女的事,絕對不能再道聽途說了。有一天清晨,我等在學校外面,大美女運動完畢一出校門,我就一路跟蹤她騎摩托車的身影,直到她進入一幢大樓的地下室。

 12年前,我從都市搬到鄉下,最初就是住在這幢大樓裡,後來因為房子不夠大,才搬到現在的住家。當我還住在這幢大樓的期間,每一個住戶都很熟識,見面時也都有打招呼:可是,我始終沒有見過大美女這個人。

 那幢大樓剛好我有一個朋友也住在裡面,他是現任的主委,他的太太是這個大樓社區裡最有名的「廣播電台」,我很討厭這種女人,沒想到我也有希望利用她的時候,更巧的是他們夫妻倆的孫子就在大美女母親的托兒家教班裡。我拜託他們幫我調查,還真找對了人。因緣如此,時節如此,真是天助我也!

 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他們幫我調查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大美女兩年多前才搬來,她的確是跟母親住在一起,沒有父親,她從母姓,姓常,她跟她母親也真的是在搞公寓大樓托兒與家教,生意做得還算不錯,尤其是大美女很受家長、學生與小孩的喜愛。大美女只有高中畢業,因為經濟不好而放棄升學。追她的很多,看不出有固定的男朋友,還沒有結婚。

 還有一個更勁爆的消息,大美女的母親──我離婚的前妻,為了撫養女兒長大,一直沒有再婚,現在女兒長大了,她也不排斥結交異性,大樓裡的有心人曾經為她撮合過幾次,可惜都沒有成功,目前還在為她物色對象之中。

 我透過我的朋友,間接告訴前妻,讓她知道我的存在,還不讓大美女曉得;我的朋友只說我跟她們真是有緣,才會恰巧住到同一個鄉下地方來,尚未進一步談到復合與認親的事。

 結果出人意外,我的朋友毫無警覺,五天之後,大美女與我的前妻突然搬家,戶政事務所沒有戶籍遷移記錄,警察也不知她們的行蹤去向。這次重逢,是我跟前妻最後一次的重逢。

 前妻偕女搬走之後,我常常做夢,夢見前妻搬家時在屋內留下一包東西,寫明交給主委。她們母女搬走之後,房東檢視、清理房子時發現了,就把它交給主委,我的朋友主委再轉交給我。我打開來看,是一個墨黑色的硬紙盒子;再打開蓋子,裡面是一個深紅鮮色的小硬紙盒子;最後一次打開蓋子,裡面是一個深紅鮮色小錦曩,我從中掏出一個金戒子,在我近觸的眼前閃閃發亮。每次夢到這裡,我就會醒過來。那個金戒子,就是我跟前妻當年訂婚的交換信物,我曾經在雙方眾親友的見證下把它戴上她的手指。

 大美女隨母搬家之後,我偶爾回到學校操場,雖然那裡的單槓一根柱子地基已經鬆動,但橫槓還是可以甩小車輪,只是身體擺蕩時會有大振動。我都特別早到,那是我跟大美女兩人以前獨享操場寂靜空間的美好時光。現在,我人在操場旁邊的單槓區,看不見跑道上快步繞圈子的大美女倩影了。單槓運動中場休息時間,我照常繞兩三圈跑道,再也沒有與大美女同行交會、打招呼、講幾句客套話的幸運了。我現在才發現:我甩小車輪的單槓運動是繞小圈子,大美女在跑道上快步也是繞大圈子,我們這兩個圈子曾經接觸過,只是相切,從來都沒有交集啊。

 有一天,我又回到學校操場運動,在我抵達之前,空蕩蕩的操場上已經有一個人影在繞著跑道散步。那是秋天的早晨五點鐘,視野非常黯淡迷濛,我看不清那個人是誰。在做單槓之前,我都會先做緩和運動,我的緩和運動項目很多,內容包括繞幾圈操場。那一天,我決定先繞操場。他在前,我在後。他走得很慢,若有所思,儼然忘了外境,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發覺我的存在。我怕驚擾到他,並沒有走得特別快。我走在他的後面相當遠,兩人一起繞過兩圈以後,我才逐漸趕上趨近他的背後;此時,他卻不繞圈子了,似乎醒覺了、發現我的存在,腳步立刻切出跑道圓線,改往門口走去,獨自離開校園。我在眼觸最接近時,凝神觀望他從頭到腳全身的輪廓,走路的姿勢,以及似曾相識的運動衣褲,我感覺這個人非常非常的熟悉,他應該就是那個與大美女無緣的男朋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