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玉蘭花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09, 2015 1:14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小說集001》玉蘭花


 我每個禮拜週一晚上,到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台北禪淨班共修,道場在承德路三段277號九樓。大概半年後,有一天,在一樓門外行人道上遇見一個中年婦人向我兜售玉蘭花。教徒常買花供佛,她可能是最近才探聽到,這裡是個兜售的好地方。日後我每次來道場都會碰到她,她固定遞上兩個透明小塑膠袋,每袋內裝六朵玉蘭花,共100元。每次交易都很匆忙,銀貨兩訖,立即分手,該處夜間昏暗,我並不熟悉她的外貌。時間久了,竟也看得相當清楚,然而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現。

 有一天,交易時我多看了她一眼,事後整晚腦海都在浮現她的容貌。共修完畢,在回家的車上,我才覺察到,我們兩個長得非常相像。以前為什麼沒有發現到?男女有別罷?髮型、衣著、身高、身材的差別相遮障了視覺的敏感度。

 我以前常看過介紹兩個人臉孔高相似度的新聞,在現實生活中也碰到過,沒想到這種奇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從此以後,交易時我都會多看她一眼,用心留意她的表情,始終沒有發現異狀。我會有所發現,她應該也會。也許她也有所發現了,但是不以為奇?

 有了第一次交易以後,每次都碰面,從未間斷。自從有所發現之後,我常常夢到她。我開始自設謎題:她跟我有什麼關係?然後開始胡思亂想,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原來單純的夢境就更複雜了!每一個故事、每一個情節都可以寫成一篇小說,夢中想像力如此豐富,靈感源源不絕,自己都深感驚訝。

 長久受困於夢境,我亟欲在現實中有所突破,可是從何下手呢?我告訴自己,每週見面一次,時間已經有半年之久,這種久已熟悉的關係可以好好利用。

 「妳好!」第一次,我在碰面的第一時間主動打招呼。

 「你好!」她立即回禮,露出羞澀的微笑,整密潔白的牙齒在昏暗的燈光裡閃爍著,人更美了。我這才注意到,她的聲音很小,但是很好聽,藏不住強烈的撒嬌女人味,非常自然地吸引異性。

 交易彷彿例行故事,在默契中完成,我沒有第二句話,轉身進入大樓。

 日後我開始構思下週如何進展,每天夢中都在演練多種故事。可是時間到了,面對她的時候,卻無話可說,只有交易,週復一週。

 我每次將玉蘭花供佛時,一定不忘祈求謎底早日揭曉。我有一種衝動,很想單刀直入,當面請問她的身世;想歸想,始終衝動不起來。

 有一次,她剩下最後兩袋玉蘭花,我們剛交易完成,我正想離開時,有一個男人騎著摩托車在人行道旁緊急煞車,但未熄火。「思思!」他大吼一聲。

 她立即回首,然後飛奔而上摩托車後座,她緊抱著他的腰,兩人一起馳騁而去,這一幕意外的快動作表演,讓我看傻了。

 「阿彌陀佛!」有旁過的同修跟我打招呼,我才發覺自己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還在凝視他與她已經消失的方向。

 他是誰?我的謎題再增一個。他也在我的夢中出現,每次出現都陪著她。只有一次他獨自出現,最後的畫面是臉部的特寫鏡頭:綁長髮,小頭銳面,膚色黝黑,鷹勾鼻特別顯眼。我突然醒來,驚呼一聲:「就是他!」

 半年前,我曾經遭竊。那一天,我上班之後,午休時間返回家中,打開家門,適逢小偷從我面前衝過,急速跑向後面的廚房,跳窗離去。

 我被偷了一座最愛的黑檀木彌勒佛,小偷還真識貨。我報了警,分局長是我的高中同學,我想他會認真辦案,幫我找回最愛。

 原來他是慣竊,同一社區多家被偷,都報了警;某次失風被捕交給警察,警察知道他是慣犯,在他家中取出眾多贓物,我也被叫去指認,找回了黑檀木彌勒佛。

 每週一晚上,我和她繼續交易,再也沒有碰到他,我很同情她,也更關心她了!但是不便多問,也無從追究謎底。

 我還有一個謎題,他曾經喊過她的名字「思思」。我姓王,單名「思」。這個巧合,讓我更增遐思了!我年輕時交過一個女朋友,追了一年之後,還聽說追她的人很多,傳言沒有逼我放棄,反而刺激了我競爭到底的欲望,更加努力,幾近瘋狂地追求。有一天,她第一次主動約我。我們見面的地方恰巧就在台北市承德路三段263號隔壁庫倫街51號三角地帶的「STARBUCKS COFFEE」。

 「我懷孕了!」這是她的第一句話。

 「孩子是誰的?」我第一時間脫口而出。

 她立即起身,拂袖而去,從此永不再見。

 半個月後她結婚了,新郎我間接認識,但是他不認識我。

 一年後,聽說他們又離婚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我大膽猜測:「思思」是我的女兒嗎?

 我跟「思思」再見面時,尚未交易,就先聽到她咳嗽。

 「感冒了?」

 「嗯!」

 「冬天到了!要小心啊!」

 「謝謝你!」

 「妳叫思思嗎?」

 「你怎麼知道?」她笑了。

 「妳媽是不是叫吳麗麗?」我閃電突擊。

 「你怎麼知道?」她收斂笑容,雙眼驚訝地瞪著我。

 「我們談一談好嗎?」

 「不要!」她突然轉身跑走了。

 「思思!思思!思思....」我呼喊著她的背影。

 我拜託我的高中同學分局長劉銘奇暗中按址查訪,那個慣竊就是「思思」的丈夫,兩人膝下無子。「思思」的母親就叫吳麗麗,曾經是花旗銀行的職員,離婚三年後被裁員,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固定職業。

 但是,「思思」的正確姓名是「李詩詩」。

 我把我跟吳麗麗的故事告訴劉銘奇,希望他設法再查李詩詩血統上的父親。

 「你自己去問吳麗麗吧!不過,她已經腦中風了!」

 「你有沒有辦法檢驗我跟詩詩的DNA?」

 劉銘奇假稱辦案需要,詩詩常去的美容院老闆跟他很熟,幫他取得詩詩的一些髮絲。我拿去檢驗,DNA比對的結果,詩詩不是我的女兒。

 我耿耿於懷,一直不肯相信檢驗結果,甚至懷疑美容院老闆有沒有採樣失誤?劉銘奇建議我收養詩詩,我欣然同意;劉銘奇代為傳達我的意思給詩詩,詩詩斷然拒絕了。

 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台北禪淨班所在的大樓一樓門前行人道上,詩詩永遠不再出現了!奇怪的是,也沒有其他的人來賣玉蘭花,始終沒有。

 意外的是,她的丈夫竟然出現在我的公司。我是一家貨運公司的老闆,司機的聘用由經理負責,我並沒有參與。但是新進人員照例必須拜訪老闆,經理帶他來見我時,我一眼就認出他來。

 他在我家偷竊時,曾經見過我一面,但是我當時戴著帽子,他在慌亂逃跑中,一定無法集中注意力,大概沒有看清我的面貌。我看得出來,從進門到出門,他的表情沒有任何異狀。

 為了進一步確認,我查閱他的人事資料:他叫「趙孟」,妻名「李詩詩」,就是他,沒有錯。

 我拜託劉銘奇幫詩詩安插到分局當工友,夫妻都有了正常而固定的工作,劉銘奇說,從此以後趙孟不再犯案。兩年後,劉銘奇告訴我,詩詩懷孕了!他們本來講好婚後不生的,現在改變主意了。

 他們兩個喜事連連,我卻生病住院,住院期間,劉銘奇傳來惡耗,吳麗麗因心肌梗塞而忽然逝世。

 我抱病參與她的喪禮,由劉銘奇攙扶前去,我沒有想到我今生還有機會看到她。我終於見到年輕時的舊情人,她的肖像美麗端莊,遺容安詳。

 我經過她的遺體旁邊時,稍事駐足的那幾秒鐘,我在心中向最後一面的她懺悔我犯下的口業,當年我不應該問那一句話:

 「孩子是我的嗎?」

 感謝佛祖冥冥之中慈悲的安排,讓我後半生有因緣學佛,又遭遇詩詩,再見吳麗麗;如果歷史可以重來,佛弟子什麼話都不問,我只會跟吳麗麗說:

 「我們結婚吧!」

 如果我們結婚了!詩詩就是我們的女兒,父女如此相似,誰會懷疑血統?誰會去驗DNA?吳麗麗不會離婚,詩詩不會去賣玉蘭花,趙孟不會去偷竊....

 離開時,人人都照例隨俗,頻頻安慰趙孟與李詩詩說要節哀。我沒有講話,只對他們注目稽首,他們眼含淚光,我淚如雨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