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蝶殞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沈襄怡



註冊時間: 2008-07-01
文章: 1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01, 2008 3:4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西元一九四七年,一月。
依舊如往常般,一月的大稻程下著綿綿冬雨,雨水打落於玻璃窗上,綻出朵朵晶瑩花顏,再迅速的凋零滑落至窗櫺上。一張淨白的小臉,照映在滿是花影的窗上,麗顏上沒有任何情緒起伏,澄澈的雙眸遠眺著天際的盡頭,卻映不出窗外的雨景。就這樣,少女坐在窗邊,許久許久......
磯--房門外傳來父親歸回的開門聲,接著一長串沉重步伐以及母親從隔壁房間到客廳的細碎腳步聲。
「我爸呢?」
「......」父親沒有回應,一長串的沉默。
「能回的來嗎?」母親的聲音微微的顫抖著。但依舊不聞父親的答覆。
只聽母親又道:「錢不是都給了他們了嗎?」這回,她的聲音抖的更嚴重了,「為什麼沒回來?」
但父親還是沒開口回應。
「你說話啊、說話啊!」母親的聲音越來越激動,「說啊,說啊!為什麼我爸爸沒回來...快說啊......」母親開始哽咽,「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沒回來?」
房內,少女雙眸緊閉,卻止不住潸潸而落的淚,因為她知道--最疼愛她的外祖父,不會回來了。
掛於客廳牆上的壁鐘,敲了沉重的九下。

﹡﹡﹡
大稻程的細雨,綿綿的下著,在公園中央的小池泛起圈圈漣漪,雨中,少女撐了把素傘,呆呆的站於池畔,失神的她連背後不斷傳來的呼喚都置若罔聞。
「瑤瑤。」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瞬時將她遊走的思緒拉回,少女微微一怔,回首望向來者,「悉翔?」
少年,林悉翔笑了笑,說道:「怎麼在哭?」
雙眸濛著淚光,瑤瑤哽咽的說:「告訴我,是不是被抓走的人都回不來?」
悉翔一愣,卻很快的理解這句話的意思,欲開口回答,但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最後他無奈的點了點頭。
一見悉翔點頭,瑤瑤的淚水更是如雨般潸落,她啜道:「他們怎麼可以這樣?那房子本來就是日本人留給他的,這哪裡有錯了?」
望著哭得梨花帶雨的美麗容顏,悉翔一時間也不知如何開口安慰,只得將手中的傘架在頸間,伸手摸索口袋,不一會兒,拉出了方手帕。
「別哭了...」他將帕子遞給瑤瑤,但她卻沒有伸手接。
「瑤瑤?」悉翔以為她沒看見。「拿去吧。」
「他這樣哪裡有錯了?」瑤瑤霍地蹲下,手中的傘也因力道太猛而落下。「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帶走他?」情緒無法再壓抑,如洪水般洩出,淚水和雨水交織,讓她全身溼透。
「妳別這樣。」悉翔也跟著她蹲下,並將為她撐自己的傘。「妳這樣會感冒。」
雨水滾落長長的羽睫,但她不感到冷,因為她已無知覺,心已經寒了。
「我也覺得很不公平...... 」悉翔頓了頓,續道:「但是...我們也沒辦法啊...畢竟,有些事情......」
但她依舊啜泣,不停的啜泣。就這樣,他替她撐傘,許久。
半晌,他開口了:「我今天來是想告訴妳。」他悄悄的望的她一眼,「子瑜要回來了。」
傷心的泣聲音因為這句話而漸緩,瑤瑤抬首問道:「真的?」
「嗯。」悉翔點了點頭,「真的。」

﹡﹡﹡
今日,是個晴朗的天,公園的涼亭中,坐著瑤瑤、悉翔和瑤瑤方從中國來的男友,陳子瑜。
「這次...你怎麼這麼快就來?」悉翔開口。
「主要也是因為我爸,畢竟他已經擔任最高行政首長,所以家屬也一塊同行。」子瑜笑著回答。
悉翔望了身旁久不發一語的瑤瑤一眼,又問道:「那你會停留比較久吧?」
「嗯。」子瑜頷首,同時也望向瑤瑤,「妳怎麼了嗎?為什麼都不說話?」
「你們...真的那麼憎恨日本人嗎?」水靈大眼眸上層水霧,瑤瑤輕道。
「什麼?」子瑜莫名其妙的望向瑤瑤。
碰!小手隨著淚水重重落下桌面,瑤瑤霍地站起,「一定要將與他們有關係的人給趕盡殺絕嗎?和他們扯上關係真的就罪該萬死嗎?」
子瑜一聽,頓時了悟她在說什麼,他幽幽的道:「瑤瑤...對不起,若不是我爸......」
「對不起有用嗎?你說啊!」清瘦的身子衝到子瑜面前,小手揪著他的衣領哭道:「人都被帶走了,都回不來了,你的道歉有用嗎?」
瑤瑤哭著道,同時小手也不停的捶向子瑜的胸膛,「你說啊、你說啊!你爸爸不是很厲害很好的人嗎?為什麼他要這麼下令?為什麼,為什麼?」
無奈又無法回話的子瑜只能緊緊摟著她,直到她累了、倦了,不再哭鬧為止。
「我知道...我都知道妳的痛...但我真的很抱歉,對於我父親......我也很無力。」他在她耳畔輕輕的道,想試著撫平她心中的痛,「對不起...瑤瑤。」
那句道歉,狠狠撞上瑤瑤的心頭,剎那間,她意識自己的衝動,沉了會紛亂的思緒,她深吸一口氣,仰首,輕歎:「算了......」她牽強一笑,再深吸一口氣,「我知道...那不是你所希望的,你也不能決定你的父親是誰,是怎樣的人...不是嗎?」
「......」望著麗顏上的苦笑,悉翔和子瑜沉默了。

一場愉快的相聚,卻是尷尬的收場。

﹡﹡﹡
西元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七日。
悲劇的起源,僅只於國民政府的私菸查緝,這場小小的衝突,卻拉開了一幕省籍對立的戰場......
西元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大街、小巷,通通不再安全,只要是落單的外省人,就會被憤怒的民眾所攻擊,甚至,群眾們走上街頭,開始暴動。
西元一九四七年,三月五日。
接著,從自稱是祖國的中國派來的大批軍隊一擁而入,他們以強大的槍枝、大砲來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政府開始清鄉,百姓死傷無數,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
又是個陰雨綿綿的天,呆坐在自家門前,瑤瑤望向從天而墜的雨點。但是,雨,洗不去心中的紛紛擾擾,更抹不掉心中那痛澈心扉。
淚已乾涸,她哭不出來。茫然,同時驚恐害怕,數日前軍隊進入鄉裡間肆虐的光景猶然在目,槍砲聲與人民的悲豪交織,譜不出美麗的樂章,只有恐懼和無措。
恰巧,那天正好是母親自祖父去世後第一天到醫院上班的日子......
母親...沒有回來,這代表什麼?
她感到無助,她恨、她怨--為什麼,為什麼?憑什麼自己要承受這一切?從最疼愛她的祖父、母親到不明不白死在槍砲下的鄉親,有多少需數問蒼天對一切的不公?
為什麼?
要用所有人的鮮血與性命,洗去少數人一念之差的罪孽?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