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造船少年工記事簿之二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陌上塵



註冊時間: 2008-05-26
文章: 6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5, 2008 1:4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開始提筆寫作吧!在鋼鐵與心靈之間,總得尋求適當的調和劑,文學應該是最恰當媒介,讓繆司來撫平我的心痕吧!藉由文字的書寫或許足以發洩我心情的苦惱?
H,也是熱愛文藝的青年,對於文學藝術的追求,他有一股旁人無法企及的熱情與意志。常常自嘆知音難覓的我在尋得同道之後,更加昂揚挺進、奮發圖強於文學的志業上,文學藝術融洽地促成兩個原本陌生的個體!我門互相激勉、惕勵!共同攜手往更深層的文學寶藏尋覓,從此我不孤單,他成為我一世的摯友。
在小島;在每個落雨的夜晚;再寧謐得無人打擾的海之濱,我們找一處足以遮風蔽雨的山洞,在只有浪濤陪伴我們的黑暗裡談著巴爾札克、卡夫卡、里爾克,我們也談著齊克果、尼采,還有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當然,偶而我們也不會忘記「瓊瑤」!
H說三島的血液裡深深埋藏著悲劇的因子,後來三島的切腹更加深了H對文學作品以及作家風格分析的信心,H的才思如此敏捷,成為日後我學習的對象。
然,儘管如此,在人生的態度上我們或可有共同的看法,可,在文學藝術的觀點,我們卻不時在爭辯;在論理。
H也是造船廠的一員,雖然如此,他卻不甘於一輩子在鎚聲與油污中度過,在言談之間,他常常陶醉於圍牆外面那片廣袤無垠的世界,他說那而才是他發展抱負的地方。後來,他果真離開了造船廠,去實現他的理想,我們雖散居兩地,仍時常書信往返。從他的字裡行間,知道他離開船廠後做過很多工作;當然也做過工人,而現在他已經是一個擁有數十名工人的工廠老闆了,只是,在忙碌的事業中拚搏的H,心裡不知是否尚存有當初對文學藝術的熱情與執著!

9

老師傅不斷地以水平儀測量工作物,他用戴著老花眼鏡的雙眼凌厲的逼視著我,要我仔細認真地看著他的動作。他細心地分出工作物上下水平的中心點,做個記號,然後要我剷平週遭的電焊烙痕,他再拿水平儀重新測量。如此一遍遍不厭其煩耐心的著磨手中的工作,直至工作物完成,那其中費盡多少老師傅的心血;當然,也包容了許多老師傅對我的期勉與雕琢!
老師傅說人生的道路上就像工作物的表面;高高低低的崎嶇不平何止千萬,要細心去磨平它們;再精密地去調整它們。
老師傅的一番頗富哲理的智慧話語,從此一直在我心深處縈迴,在人生道途上我也試著在坎坷不平處磨平它、調整它,卻怎麼也無法如老師的攻夫那般圓融。

10

長堤外帆影點點,曾經,無數晚霞滿天的黃昏,與H在長堤上對談文學,以及遙遠的想望。我們也曾經幻想自己成為水手,遠方傳來「嗚!嗚!」的笛鳴聲聲敲擊著我們年輕的胸膛,大海的子民永遠都具備著「闊朗心胸」,而我們希望我們都是!
長提上空的海鳥成群結隊飛掠而過,牠們不知將飛向何方?H說大概是我們南方的故鄉吧?而,每天都有相同數目的海鳥出現,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就在我們同坐的海堤上,H質疑:會不會時間驀然「靜止」了!
其實,每天規律的運轉作息,早已綑綁住人們的心性,那跟時間靜止又何異?而人們只不過是運行於軌道上恆久不變的星體。
H說我們常常在長堤上談文論藝,就稱做「長堤文學」吧!不大部份人都叫我倆為「狂人」,但我們卻自比為「天才」,只因那時我們都還「少年」!或者,那段歲月,在生命過程只是一頁記錄,我們自視珍貴,在他人眼裡卻甚麼也不是!
當黑暗籠照大地;夜色悄悄爬上堤岸時,我往往會耐不住闇黑的侵襲說「我們回家吧!」
H卻永遠是那付低頭沉思的模樣,然後將眼神眺向遠方說:
「在這裡我們那有家?我們的家在遠遠的三百里外!」
然後,長堤上兩個被「鄉愁」燃燒的少年,便踏著夜色歸向客寓的居所。

11

老師傅教導我們切割鋼板的方法,看他在火焰照射下一張紅通通的臉,歲月不知在他額頭爬過多少痕跡?而他依然堅持著同樣的姿勢,他的毅力比鋼板還要堅硬!
老師傅訓誡我們:學學鋼板的堅強韌性吧!雖然加熱後被裁切成種種不同樣式;雖然經過搥打之後扭曲成許多古怪的形狀,但它的本質依然沒有改變;它依然是鋼鐵的子孫。這是老師傅經歷多少體驗才悟出的一番大道理,他毫不保留;毫不吝惜的傳授給了我們,老師傅的臉上永遠寫著「和藹」與「親切」。
然後,我們也依樣畫葫蘆老師傅的動作與姿勢,而抖動的雙手不聽使喚的,使眼下的鋼板留下如牙齒形狀的表面,我們尷尬的笑著,老師傅仍耐心的教導我們,他說了一句至今猶讓我印象深刻的話,他說:「如果功夫那麼好學,那我這個老師傅就沒甚麼稀奇的了」。
於是,我們一遍又一遍的演練、操作,老師傅剛剛才伸直的腰骨不斷被喚來呼去的受盡折騰,那張紅撲撲的臉頰在火光裡閃爍著油亮的光芒,那是汗水與耐心的組合,我們何其幸運啊!在人生初試啼聲的階段,就遇到如此良師。
我們實在不忍心看見老師傅累成那樣,紛紛要他休息一陣再指導。而惹得老師傅生氣的責罵道:「認真學習,後頭還有學不完的功夫哪!」老師傅的樣子像極了學校老師,他一臉嚴肅的神情,讓我們從此不敢再造次!

12

船塢被灌滿了水,海水由閘門縫傾盆的喧嘩著,堤門未被拖船拖遠之前,船是進不了船塢的,巨大的商輪在塢門外靜候。此刻,她一如倦遊歸來的巨黥,回到家來養精蓄銳,為再次遠征做準備。
工人們在船身兩側不停揮動工具除鏽、髹漆,像為新嫁娘化妝那般仔細!巨輪安靜的伏臥著,任令工人們撫弄與裝飾,她定也期待自己能早日煥然一新。
人們的智慧往往是在困窘之境中發揮它的潛能,譬如:船塢的建造就是一流科技的建設,掘個船形的坑,加上閘門引海水成渠,然後將船隻拖入塢內,再抽乾渠道中的海水,工人們即可在乾爽的塢裡施工。

13

國人自建的巨無霸油輪,首度雄壯威武地佇立大船塢裡,人們冒著紛飛的細雨,有的撐傘;有的身披雨衣;甚至有人沐浴在斜風細雨中也不覺寒冷!好長一排人龍,綿延至船廠大門外!
被稱為「巨無霸」的油輪,寧謐祥和的倘佯在人們輕聲細語的關愛裡,看她那付挺拔矗立的英姿,彷彿頗引以自豪:能夠為台灣造船史添加一筆新紀錄。
眼看我們滴滴血汗鎔鑄而成的巨無霸,正被國人用無限讚嘆的口吻品頭論足,我們興奮的昂首挺胸;穿梭於眾人群中,無限喜悅;無限歡愉寫再我們每一個「台船人」臉上,那一刻,有誰會比我們更滿足、更幸福、更驕傲!
往日的辛苦與委屈還有心酸,也都隨著人來人往的參觀潮飄逝無蹤!
在這樣一個台灣造船界大喜的日子,我們這群異鄉來的小伙子,竟一時童心未泯的躲在人潮中玩起躲貓貓的遊戲,而老師傅們都忙著招呼他們的家人,也就沒來管教這群「小學徒」。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