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藉「他山之石」,定「本國之礎」/李敏勇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二月 06, 2007 3:5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藉「他山之石」,定「本國之礎」/李敏勇

 ——序介朱立熙的「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

 1988年1月15日起,一連三天,台灣、日本、南韓三國為主和其他國家的詩人們,在台中舉行「亞洲詩人會議」,會中我宣讀了一篇報告:〈穿越亞洲歷史的光與影〉,以三國的三個世代九位詩人作品引證二戰前後各所屬國家政治現實。

 台灣與南韓,都是被日本殖民統治過的國家,因為相同的歷史際遇,而且同為漢字文化圈,是地緣最相近的新東亞國家。但台灣與南韓在二戰後的歷史發展,有異有同。

 南韓是二戰後獨立的朝鮮因內戰而分裂,以大韓民國為名的國家;台灣在二戰後未獨立,而在祖國的迷障下成為「中華民國」領據治理的島嶼,並因「中華民國」被革命取代另易新幟後,政權流亡台灣而被糾葛在中國意理中。

 相對於日本在二戰的廢墟走出的重建,台灣與南韓的二戰後歷史進程是顛沛的。

 我的報告裡,引用的一首南韓詩是金惠淑的〈那些人〉,引喻獨裁統治者的形象。

 「夢中碰見的/死人們/從我們的鼓掌中死去的人們/今夜/出現在我昏迷的夢中/疲憊地身出手/因痛苦而歪了臉/流淚的兩個眼睛/伸出褪色的手/伸出褪色而蒼白的手/啊 被我們的鼓掌殺死的人們/不怕世間任何力量的人們/那些人/今夜/踏過黑暗險惡的死/伸出哀傷的手/伸出手」

 金惠淑的詩,以獨特的角度,用溫柔的同情鞭笞那些曾經雄踞政治舞台,自詡擁有現世絕對權力的獨裁者。但死後變形了,沾滿血腥的手成為蒼白無力的手。因此,我說「現世的堂皇如果沒有正義基礎,將會在歷史的清算中,成為堂皇的反面。」

 再追溯時間,1988年1月13日,正是蔣經國逝世之日。國民黨在台灣的蔣體制,因為蔣經國之死,而寫下象徵性的歷史句點。在那次詩人會議前夕,來自台灣各地的詩人們談論著蔣經國的死,談論著蔣體制的終結,也談論著台灣政局可能的變化,更談論著歷史將如何清算的問題。

 而那時際,南韓的盧泰愚已準備繼任總統,取代全斗煥的位置因「人民的力量」向軍事政權抗爭而舉辦的總統直選,民主改革陣營的金大中、金泳三未能整合,讓盧泰愚勝出。

 南韓在全斗煥獨裁統治時期主導的「光州事件」,面臨歷史清算的形勢似乎已不可避免。南韓的詩人們和台灣的詩人們,畢竟與日本的詩人們處於不同的政治現實裡,之所以在詩裡常呈顯政治意象,是有其必然的。

 我是對於台灣政治現實抱持著抵抗和批判的一個詩人,也因為這樣,我關切與台灣有關連性的南韓詩人作品的政治意象,以及他們的介入和參與。常常經由友人的譯介或自己從英譯南韓詩人(其中包括許多出身北朝鮮,內戰後定居南韓的詩人)作品。藉由到南韓參加詩人會議的活動,也接觸到南韓詩人,甚至經歷光州事件的詩人。

 但對於南韓的更深一步了解,卻是透過朱立熙的著述篇章,或他的引介。2005年,認識為終戰六十年而進行《韓國獨立運動史》特別企畫製作紀錄片系列,而來到台灣的韓國思想家金容沃,就是因為他的安排。

 朱立熙積極地經由他的著述,讓台灣了解南韓政治民主化背後的歷史,文化面相。他不像一般的韓國政治觀察者,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南韓,而是以關心自己國家的參與者立場,把台灣歷史與南韓歷史連帶起來,特別是把台灣民主化和南韓民主化相對照探察,並懷著更深刻的文化觀照,期待台灣民主化要有更深刻的文化鞏固。

 《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從南韓518看台灣228》這本書,是以南韓光州1980年5月18日之518以及台灣1947年2月28日之228,兩個各自國家重大政治肅殺事件之國家暴力與歷史清算做為探察,而深刻地探察南韓光州事件的一本書。

 在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的時際,在台灣的「轉型正義」被關注的時際,這無疑是一本重要的書,藉由「他山之石」定「本國之礎」,看看南韓怎樣處理歷史以鞏固民主化,並看看台灣怎樣處理歷史以致民主化鞏固存在著隱憂。

 南韓民主化的「激烈革命」和台灣民主化的「寧靜革命」反映了兩個國家的差異國民性,因為激烈,所以,南韓和台灣的歷史發展顯示了「過」和「不及」的兩極端。兩個國家在二戰後的歷史開展,南韓充滿了「血」,而台灣較多「淚」。

 經歷三十二年(1961~1993)軍人威權統治的南韓:朴正熙、全斗煥、盧泰愚;經歷四十三年(1945~1988)軍人威權統治的台灣:蔣介石、蔣經國。相對於南韓的軍事政變,政權經歷多次共和體制,是斷裂的;而台灣則是父子相傳,黨國一體。歷史清算在台灣,比南韓重要得多,也困難得多。

 歷史清算,在漢字中文裡和漢字韓文裡及漢字日文的體會是不一樣的。在台灣,受到中國影響,「清算」帶有負面性,不若在南韓與日本的中性或正面性詞意。因此,政治的歷史清算不能像會計上的清算一樣被對待。特別是,在台灣,國家的台灣主體性仍然未充分形成,國家正常化的問題性既因為「黨國化病理」不除,也因為「中國意理」未割捨而存在。

 閱讀朱立熙的《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會更了解台灣民主化之尚未鞏固,以及政黨輪替後亂象之所以不斷,其來有自。比較南韓518光州事件,在政治、在藝術文化的處理,以及台灣228事件之在政治,在藝術文化的處理,台灣因轉型正義未形成,以致「過去沒有過去,未來未來」的困境像陰影一樣籠罩著。

 一位南韓詩人,曾經向我述說光州事件,出身光州的詩人許炯萬(1945~),他的一首詩〈為窮人〉,流露這樣的心:

 「刀刃下脆弱
  但根是堅韌的
  草在風中搖晃
  它緊緊盤據它自己的大地
  釘在自己的立足點
  草在心中嗚咽
  今夜就一如從前
  ………」

 我讀了朱立熙的《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想到南韓的詩人在行句裡的南韓人民意志;在二二八事件的六十週年時際,想到台灣國家尚未正常化的歷史與政治現實;又想到自己曾被喻為二二八事件亡靈的再生。誠摯、敬謹地向讀者們推薦這本書,期望因更廣泛的閱讀,而讓台灣的歷史意識更深刻,並因而在現在的時點更堅實地確立台灣國家正常化的追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