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出家人的地獄道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月 06, 2017 6:50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54》出家人的地獄道

 出家人修行的是消極的「解脫道」,或積極的「佛菩提道」,怎麼會走上「地獄道」?

 出家人造作大惡業而下墜地獄以後,是很痛苦的,只要知道詳情,都不願在地獄中住上一天,連一分鐘、一秒鐘都不願意。最好是把地獄業認識清楚,當然就不會干犯地獄業。

 這些下墜地獄的出家人,主要是因為三大惡業而下墜地獄中。

 【A】

 第一種是「非破律儀」,「非」是不認同釋迦牟尼佛制定的戒律而加以非議。甚至連釋迦牟尼佛制定的根本戒,也不認同而加以非議;乃至公開或私下違犯,完全不以為意。

 若是小小戒,在不同的時空,若是國情或法律不適合受持,是可以捨棄的。釋迦牟尼佛曾經吩咐說:小小戒若是與當地當時國情不宜時,當捨則捨。

 但是,根本戒絕對不許違犯,也絕對不許改變。有人就不認同釋迦牟尼佛施設的戒律,說要改掉,名為改革戒律。

 這其實不是有智慧的人,因為他們不認同釋迦牟尼佛施設的戒律時,不但道業會出問題,乃至未來無量世都會受到嚴重影響。

 「破」,就是毀犯而破戒了。若有人告訴大眾:「某某戒是虛假無效的。」或者主張:「現在應該把『八敬法』廢掉。」這些都是「非破律儀」。

 「非破律儀」,主要是在律儀戒上面,律儀戒是在身口意行上面,特別是對身行口行等律儀加以規範;所以,律儀戒主要是在講聲聞戒,就是在家五戒、比丘戒、比丘尼戒。

 菩薩戒中大部份也是律儀戒,除了饒益有情及攝受一切正法等戒條以外,其餘的眾多戒條都是攝律儀戒。

 律儀戒都是在規範身行與口行的戒條,若是對規範律儀的十重戒加以非議,就是非律儀戒;若是毀犯十重戒律儀,就是破了律儀戒。

 在菩薩戒中如是,在五戒與聲聞戒中也是一樣,凡是與律儀有關的重戒,若是加以非議或破戒了,都屬於「非破律儀」,都是重罪而必定會下墜地獄中,受無量劫尤重純苦。

 又如『八敬法』,屬於出家女眾的律儀戒;凡是聲聞眾而不是菩薩眾,都必須遵守『八敬法』,不許非破或違犯而破戒。

 若是菩薩眾中的比丘尼,就不必理會『八敬法』,因為在菩薩眾中是男女平等而只問證量的;是依菩薩親證的位階來相處,不問在家出家身分,更不問男眾或女眾的身分;只有聲聞法中的比丘尼,才需要遵守『八敬法』。

 凡是「非破律儀」戒中的重戒,不論非議或是不能守持而破了重戒,都屬於阿鼻地獄業....

 一個聲聞比丘尼,捍衛「印順佛法」的第一大將,她一直是我的反對派(曾經到世間法庭告過我),在台灣國佛教界與社運界享有媒體高知名度;我囉囉嗦嗦,無限老婆地講了那麼久那麼久、那麼多那麼多,還比不上知名的她在媒體上的登高一呼:

 「這是一個男女平權的時代,我主張,釋迦牟尼佛制定的『八敬法』,應該廢除!」

 【B】

 至於第二種大惡業是「犯菩薩戒」,就不只是犯律儀戒了,還有「饒益有情戒」與「攝善法戒」。

 「饒益有情戒」,譬如證悟以後,當「主法和尚」認為他有能力弘法;但是,他卻不肯出來弘法。或是了義正法的宗門實證法門已經失傳了,只有他一個人獨自證悟,而時局是安定而可以傳法的時候,他卻不肯把法傳出來。這都是不肯饒益有情,也是犯了菩薩戒中的重戒。

 或者領受菩薩戒以後,或是證悟之後,仍然依止聲聞僧而不依止菩薩僧,仍然依止聲聞法而不依止菩薩藏的妙法,這也是「犯菩薩戒」。

 或者悟後不想再繼續深修,得少為足而離開仍有深妙法的道場,則是違犯了「攝善法戒」;因為「攝善法戒」中規定:菩薩無有一法不學,明明知道主法和尚還有許多良善的種智妙法,是自己尚未修學成功的,卻是得少為足而離開了,這也是「犯菩薩戒」。

 所以,船子德誠禪師悟了以後,雖然不想度人,可也不敢就躲了起來,心想:最少也要度一個人傳下正法,否則就犯了菩薩戒。

 所以,他就去擺渡,有一天,載到了道吾禪師,就請求道吾禪師幫忙:「如果有遇到哪個比較伶俐的講經座主,請介紹一個給我。」

 道吾禪師就故意去找有名的夾山善會。

 夾山善會在法座上講了一大堆言語,到了緊要關頭時總是講錯,道吾禪師在下面就故意笑了起來;夾山善會見他笑,知道這個人一定有蹊蹺,就草草講完下座,便請問道吾禪師來意。

 道吾禪師便教夾山善會:「你去華亭縣找船子德誠去。」華亭縣那麼大,到哪裡去找呢?

 這船子德誠禪師是因為上無片瓦遮身,下無卓錐之地,住在船上,擺渡維生;人家給他錢,他就收下;不給錢,他也給渡,從來不計較有錢無錢。

 於是,夾山善會前往拜見,初時他心中也是不老實,還故意換裝為俗人,又戴了帽子蓋住無髮的頭頂。

 夾山善會恐怕被人看見一位講經有名的大法師,竟然去拜訪一個擺渡的小禪師,真沒面子。

 他不知道,那個默默無聞的擺渡小法師是個大悟的真禪師。

 船子和尚一見夾山善會,便問:「大德住甚麼寺?」

 夾山禪師道:「寺即不住,住即不似。」

 船子和尚問:「不似,似個甚麼?」

 夾山禪師道:「不是目前法。」

 船子和尚問:「甚處學得來?」

 夾山禪師道:「非耳目之所到。」

 船子和尚道:「一句合頭語,萬劫系驢橛。」

 接著,船子和尚又問:「垂絲千尺,意在深潭。離鉤三寸,子何不道?」

 夾山禪師剛要開口回答,卻被船子和尚一橈打落水中。

 夾山禪師慌忙抓住船舷,正準備爬上船,船子和尚追問道:「道!道!(快回答!快回答!)」

 夾山禪師正想開口,船子和尚又舉起槳頁把打他往水裡打。

 這一下,夾山禪師終于豁然大悟,于是點頭三下。

 船子和尚道:「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

 夾山禪師接著問:「拋綸擲釣,師意如何?」

 船子和尚道:「絲懸淥水,浮定有無之意。」

 夾山禪師道:「語帶玄而無路,舌頭談而不談。」

 船子和尚知道夾山禪師已悟,如釋重負,說道:「釣盡江波,金鱗始遇。」

 夾山禪師聽了便掩耳。

 船子和尚于是贊嘆道:「如是!如是!」並囑咐他說:「汝向去直須藏身處沒蹤蹟,沒蹤蹟處莫藏身。吾三十年在藥山,只明斯事。汝今既得,他後莫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裡、钁頭邊,覓取一個半個接續,無令斷絕。」

 夾山禪師聽了,于是辭行,上路時卻忍不住頻頻回顧。船子和尚看在眼裡,知道他心中尚有一絲疑問,不敢完全承當,于是便大聲喊道:「阇黎」!夾山禪師一聽,便回首。只見船子和尚豎起槳來,說道:「汝將謂別有(你認為還有別的什麼妙法,不肯死心承當)!」說完便將船覆過來,沒水而逝,以絕其疑慮。

 船子和尚入寂後,夾山禪師恭稟遺命,遁世忘機,隨宜施化。住山不久,即學者交湊,所隱之處,旋即變成了一大叢林。

 由此看來,船子德誠禪師不敢違背師命,在悟後就躲起來;他既然承接了法脈,一定要遵循師命而傳承下去;最少總要度一個人開悟,把他從師父接下來的法脈傳承下去,讓徒弟出來弘法度人;如果這個師命都不肯實行,導致法脈中斷了,就是不饒益眾生,也是「犯菩薩戒」。

 船子德誠禪師、道吾禪師、夾山善會禪師都是我的知音啊!過去世我們曾經互為師徒吧?如今你們在哪裡啊?有在台灣國嗎?你們要來助我一臂之力啊!力抗台灣國佛教界的邪魔外道。

 我要繼續說法了!

 還有所謂「攝善法戒」,是悟後的事,悟後得要繼續進修,一切善法無不修學;不能夠才剛剛開悟,就想要違背師命(除非師命難違)而自己出去當開山祖師,就一天忙到晚,忙著開山,弄得人仰馬翻,自己也不再進修了!目的無非是搞名搞利。

 古時候,禪師不是這樣的,如果誰這樣搞起來,就是違背菩薩戒了!他的四弘誓願也是白發了。

 除非當代已經沒有大善知識弘法,無法幫他繼續修學,只剩下經論可以讓他往上進修,否則,就不該離開隨學的道場。

 以上就是菩薩的「三聚淨戒」,如果毀犯了其中一個淨戒,就是「犯菩薩戒」。

 【C】

 第三種大惡業是「毀佛涅槃、諸餘雜業。」主要是毀壞諸佛所說的涅槃法道,這當然不是一般人會做的大惡事;而我也做不來,因為,我只能把涅槃如實宣說出來,從來都沒有能力「毀佛涅槃」。

 船子德誠禪師說:「因為,那是法界的真實相,我證得法界實相以後,自然要依實相而住,當然也無法破壞。」

 只有達賴喇嘛與印順、昭慧他們,才能「毀佛涅槃」;因為他們把釋迦牟尼佛所弘傳的無餘涅槃轉變為斷滅境界與意識常見境界,這就是「毀佛涅槃」。

 但是,他們到現在還在狡辯,雖然還不敢寫書、寫文章出來否定我所說四《阿含》中遺傳的涅槃;但是,他們私底下還是繼續狡辯著。

 他們都不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在「毀佛涅槃」,都是阿鼻地獄罪。

 不但他們都不知道,所有佛門大師們也都不知道。

 而眾生們都只看表相:某某人是法師,而某某人是居士。也只能從世間法上檢查有沒有貪污錢財,或者有沒有以居士身廣受供養。甚至於西藏密宗喇嘛們常常淫亂別人的妻女,眾生也不知道那都是出家人邪淫的地獄罪。所以,眾生連表相都看不清楚,更別說是在法義上面的判斷了。

 一般學佛人,在佛法涅槃正理上,也完全沒有能力辨別是否遭受有心人毀壞。

 如果我們不據實講出來,當代佛教界是完全不知道的。

 我的反對者,不限於台灣國,還有來自於中國的。

 現在,有一部份中國法師與道場寫信來要書,他們讀了我的書,既喜歡又認同。奇怪的是,他們卻又勸我:「不要評論那些破法者....」

 道吾禪師只好搖頭又搖頭:「中國的學佛眾生真的很沒有智慧!如果不是你在台灣國出面寫書,說破邪法的落處,他們怎麼會知道達賴與印順的應成派中觀是在『毀佛涅槃』?他們又如何能知道真正涅槃的真義?

 當他們被你救上來,被你提升上來以後,竟然還在輕嫌你所作的法義辨正義行,還勸你不要繼續評論誤導他們的假名大師。然而,如果你不講出來,他們懂得離開假名大師的表相佛法嗎?」

 所以,這種『毀佛涅槃』的真相,一般學佛人都是不知道的。極少數人知道:有人以外道法取代佛法,卻又不敢說,因為自己的智慧不足以深入辨正,也因為當代佛門中的邪法勢力太大,不是他們的智慧與能力所能應付的。

 譬如西藏密宗,有人告訴我:六年前,就有人在網站論壇中討論過,指出西藏密宗根本就不是佛法;也指出一些西藏密宗的錯謬之處,證明西藏密宗根本就不是佛法。

 某乙說:「那我拜你為師,你既然都知道西藏密宗有問題,我就跟隨你學佛。」

 某甲回說:「對不起!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教你佛法,因為我還不算是三寶弟子。」(某甲精通五術,也就是「山、醫、命、卜、相」。)

 某乙就說:「那你為什麼不救救眾生呢?請你趕快把西藏密宗那種邪謬真相公佈出來,大家就不會跟著被他們所害了!」

 某甲說:「我的能力還作不到,因為西藏密宗是一個大馬蜂窩,我捅不起,只好留給有能力的人去作。」

 夾山善會禪師說:「這就留給你來作啦!西藏密宗真的是個超級大馬蜂窩,有什麼人敢得罪西藏密宗?他們的勢力那麼大!不但今天在台灣國如是,在中國更是如此;因為中國的西藏密宗勢力比台灣國的西藏密宗勢力還要大,而且更普遍(真的是紅影幢幢-西藏密宗喇嘛身穿紅衣)只好由你這個不怕死的傻瓜挑起來作啦。

 西藏密宗的中觀都不是真正的中道觀,因為都是六識論的意識境界的假中觀;不論是黃教的應成派,或是紅白花教的自續派,完全是意識思惟所得的戲論,不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如來藏中觀正理。

 他們以常見外道的六識論來解釋中觀,是使釋迦牟尼佛所傳的涅槃法教成為斷滅空的假涅槃,不然,就是成為常見外道的五現涅槃。」

 船子德誠禪師說:『從當代大師們所講、所寫出來的開示中,都可以舉出極多證據,證明他們都是在「毀佛涅槃」。這種「毀佛涅槃」的事業雖然進行一千多年了,卻始終沒有人敢出來公開制裁。』

 道明禪師說:「因為很少人知道,也必須要有人公開寫書,來作一序列的辨正,把事實證據羅列出來,再把真正的道理辨正出來。」
夾山善會禪師說:「但是,也要時局是可以容許破邪顯正的,才能把佛教挽回到正途來。」

 台灣國現在正是夾山善會禪師所說的「容許破邪顯正的時局」,如果是在中國國民黨戒嚴的時代,那些大師只要跟當局講一聲,我當天晚上就永遠失蹤了。「把佛教挽回到正途來」,此其時矣,台灣族豈能不把握時局破邪顯正?

 「毀佛涅槃」的重大惡業,一般人也是幹不了的,只有取得大名聲的法師們才會作得出來,一般人只能跟著他們後頭隨便瞎扯一番,也都不知道自己是在追隨大法師「毀佛涅槃」哩。

 【D】

 以上這些「非破律儀,犯菩薩戒,毀佛涅槃」相關的種種「雜業」,也都屬於地獄業,因為都是重罪。

 「非破律儀」,諸位可能不很瞭解;我所知道的是,有些大法師還很喜歡按摩哩!偏偏幫他按摩的又是他的女弟子;而且還是大家都離開了,讓那個女弟子跟他獨處於房間,關起門來在裡面按摩。

 這是我所親見的,不是耳聞的。且不說他們是否進一步幹了什麼事情,單單是比丘戒中的「異性摩觸戒」,就已經夠他將來承受的了。凡是毀破重戒的事情,將來都會「歷劫燒然」,要經歷無量劫被業火燒燃。

 【E】

 為什麼比丘們「非破律儀,犯菩薩戒,毀佛涅槃」會成為極重罪而「歷劫燒然」呢?因為這三種行為會毀壞眾生對三寶的信仰,失去修證解脫道與佛菩提道的動機,就會長劫輪轉於三界生死中;也因為犯菩薩戒時,會使佛菩提道失傳於人間。

 於是,正確的聲聞道,乃至誤解後的聲聞道,就會在人間取代了佛菩提道。最後,則是因為沒有真正的佛菩提道在人間住持正法,所以連聲聞道也失傳了!只剩下誤會後的聲聞解脫道在弘傳,如同我們出世弘法以前的二十世紀台灣國佛教一般。

 船子德誠禪師說:『大師們「毀佛涅槃」的行為,就在這樣的前提下大大擴展開來,台灣國今時顯教的人間佛教以及西藏密宗的應成派與自續派中觀,正是代表。

 最惡劣的,還是西藏密宗,以外道雙身法淫觸境界,取代佛教成佛境界;其實與佛法的修證完全無關,竟然還敢大聲宣稱他們都證得「輪涅不二」,其實都只是未斷我見的凡夫境界。』

 道明禪師說:『這些「非破律儀,犯菩薩戒,毀佛涅槃」的破法者,既然造了阿鼻地獄業,將來捨報以後,當然都是要「入阿鼻地獄受無量苦,經無量劫」。

 然後,終於把重罪惡業還清了,才能轉入受罪比較輕、痛苦比較少的餓鬼道中,成為無福鬼。

 其餘造業比較小的殺盜淫等不具足身口意三業的毀戒者,同樣是從地獄中出來以後,要先經歷餓鬼道受苦。』

 夾山善會禪師說:『說法者真的應該很小心說法,不要隨人狂妄說法,而排斥大乘經典,更不要盲目跟著別有用心的人公然否定如來藏正法:

 西藏密宗「至尊」宗喀巴說:「不許有阿賴耶識」達賴從之。

 從密的印順之追隨者釋昭慧說:「我不承認有第八識」

 因為,謗法的言語講出來時,或者在世間法中以不實言語向破邪顯正者出一口氣,或者未悟示悟,未成佛示現成佛而表現上人法時,都才不過幾分鐘、幾十分鐘就具足完成身口意業了!然而,將來下地獄以後,受罪卻是無量劫;而且無量劫所受都是尤重純苦,不是像人間的苦,這麼容易受;所以,我說那些大法師們都是愚癡人啊。』

 但是,愚癡人在世間人看來,可都是很聰明伶俐,都很會寫書說法,寫起書來又是著作等身。

 問題是,世間法的名聞利養,終究只有短短幾十年;造了這些地獄業以後,將來入地獄中,可得要接受難以想像的長劫痛苦。

 等到把地獄心性正報的罪業受完了以後,還得要再「受諸鬼形」重苦,續淪畜生道,還不能立即回到人間來。

 所以,我當然要勸他們改弦易轍,免得將來後悔不及。

 【F】

 最後,我要特別感謝從他方世界來的船子德誠禪師、道明禪師、夾山善會禪師,今天他們來到台灣國幫我說法,讓我自己感覺輕鬆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聖人現身說法,法力無邊,一定可以說服娑婆世界剛強難度的眾生....

 (我話還沒說完,三位禪師的化身已經不見,各回本國去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