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釋迦牟尼佛也踢館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月 06, 2017 6:1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竹子異色小說集052》釋迦牟尼佛也踢館

 十方如來在事相上都不得罪人(永遠不會為了世俗法的利益去得罪別人),如來在人間示現,也不是為了供養。

 所以,釋迦牟尼佛雖然破斥外道法,但是,絕對不與外道們互爭供養;乃至釋迦牟尼佛有一次把外道的法義破斥了以後,當時那一份供養是應該釋迦牟尼佛受用的,但是,他反而捨給外道受用,他說:「我不是為食物來與你辯正法義的。」所以,那一天釋迦牟尼佛空腹未食。

 這就是說,釋迦牟尼佛在世間法的利益上,從來不與外道爭,但是,在法理上,釋迦牟尼佛卻緊跟著六師外道腳後跟,走路遍到當時各大城去廣破;這是為了救眾生,不是與六師外道爭供養,不能混為一談。

 然而,如今,台灣國蔣教與四大山頭,有很多佛教徒卻弄不清楚這個分際,毀謗說我們在與他們爭利。

 像這樣亂說話而不是根據事實來損害別人的名聲,正是釋迦牟尼佛說的:「怨習交嫌,發于銜恨」,當然,將來是有因果的;但是,他們都不知道。

 蔣教與四大山頭,有人在網站上罵我:「標新立異,譁眾取寵。」

 可是,問題來了,他們說我標新立異,這也許可以成立,因為我說的法義是失傳很久的真理(如來藏妙法),對蔣教與四大山頭的大師們來說,確實是聞所未聞,倒是有那麼一點點標新立異的味道。

 然而,本質仍然不是標新立異,因為如來藏妙法是大、小乘經中都已經說過的法義,不是我新創的,既不標新,也不立異。

 而他們說我「譁眾取寵」就值得討論了!譁眾取寵是說出來的法義並不正確,只是專門為了取悅一般淺學大眾而說的;但是,我所說的,完全不能取悅蔣教與四大山頭,也不能取悅蔣教與四大山頭以外的佛教界大師們與一般四眾,怎麼能夠說是取寵?而我說的又是大、小乘經中已經說過的如來藏妙法,不是創新的,怎麼能夠說是譁眾呢?

 假使別人說的法義是正確的,我硬把它扭曲成錯誤的,由於扭曲為錯誤以後,會使大眾都歡喜,才可以叫做譁眾取寵。

 但是,我的法義辯正完全沒有取寵,而且是得罪了所有已經被蔣教與四大山頭的大師們印證開悟的學人,也得罪了所有迷信蔣教與四大山頭大師們的台灣國佛門大眾,怎麼能夠取寵?所以,根本就不符合譁眾取寵的條件。

 如果所說正確,就不符合譁眾取寵的條件;而我們弘揚的法義,蔣教與四大山頭的大師們都早已派人組成研究團隊,依據經律論長年反覆查閱檢驗過了,結果,他們都只能自己證明我們是正確的,我們所說完全符合佛說,如此一來,怎麼還能夠說我們是在譁眾取寵呢?

 有人插嘴說:「他們無法反駁,又不能對眾懺悔,死不認錯,只好亂罵我們是譁眾取寵了。」

 「但是,他們的信徒都相信他們說的話,他們的信徒都有名師情結,只看表相,常愛誇耀歸依的師父有國際大名聲、世界知名度;即使有幸碰到真正的大善知識,如果沒有大名聲,反而瞧不起哩。」

 所以,蔣教與四大山頭都是顛倒法義的大是大非;這就成為釋迦牟尼佛說的「怨習交嫌,發于銜恨」了,將來捨報以後是一定會有因果的,只是他們都不知道。

 在世俗法利益上,我從來不跟任何人相爭,不論他們要怎樣罵,都隨他們去罵。

 「你都沒有上網去看啊?」

 「我哪有時間上網去看?」

 說實在的,我雖然開始用電腦打字了,只是求快;但是,我又沒有申請聯接網路,也無法上網。縱使將來有機會聯上網路了,我若是跟他們一樣唇槍舌劍,那我什麼事情都別做了!

 而且我習慣於讓人家罵,很多世以來已經被人家罵到很習慣了!所以,不管他們在網站上怎麼罵,反正動不了我的心。

 但是,他們的說法,如果會影響到正法,我們就會有同修採取行動,寫文章或寫書辯正他們的落處,讓他們名「垂」千古,他們蔣教與四大山頭一向最喜歡出名、留名了。
別因為我們同修破邪顯正、救護眾生時「手段強烈」,就說他們不是菩薩;要講「手段強烈」,我們還比不上釋迦牟尼佛的破斥六師外道哩。

 菩薩慈悲心腸,不一定要用慈眉善目來表現;反而是天魔波旬,專門用慈眉善目來表現,眾生只看假慈悲的表相就被天魔迷惑了。

 當台灣國眾生無明所罩,而不能瞭解正理與邪見的分際,還在繼續努力維護蔣教與四大山頭那些殘害他們法身慧命的大法師時,我們若不拿出霹靂手段(不舉出大師們的落處)來辨正法義,眾生們能夠真的理解正理與邪見的分際嗎?

 當然不可能理解,所以,當眾生一心崇拜名師,而不樂於分辨法義的大是大非時,我們就必須這樣子做。

 你們知道文殊師利菩薩手中拿的是什麼劍嗎?

 「智慧劍!」

 文殊師利菩薩手中的智慧劍專門砍眾生的邪見,這就是以極強烈的手段來破除惡見;所以,我們舉出大法師的錯誤說法來辨正,還算是溫和的哩。

 他們的說法,如果會影響到正法,我們就這樣子做,但是,絕不跟他們對罵。所以,如果我們採取行動而寫文章或寫書回應了,一定要對當代及後代學佛人都有好處,不能只在網站上講一講就過去了!而要留下文章或書籍記錄,要使亂謗正法的人名「垂」千古!於是,會使許多人得到很大的法益。

 當網路論壇上出現潑婦或莽夫的時候,如果我去回應,那我還是我嗎?那一定證明我是跟他們的層次相當,一定是個不懂佛法的人!

 但是,我會繼續從根本上救護眾生,不會終止;所以,我們這幾天把辯正蔣教與四大道場的書籍寄了三千冊出去,贈送給佛教界各寺院或道場。但是,這不是在跟蔣教與四大山頭爭長短;因為,我們從來不跟他們爭供養,我們也是從來不接受供養的。

 然而,我們這樣做的結果,現在,台灣國蔣教與四大道場開始緊張了!卻有許多小法師暗地竊喜!因為,佛教資源不再全部湧到蔣教與四大山頭去了。

 「你把蔣教與四大山頭的法義全都破斥了,他們的信徒要跑到哪裡去呀?」

 「你想太遠了吧?而且太主觀,太天真,也太有自信了!我認為台灣族大部份人還是會繼續迷信蔣教與四大山頭,根本沒有什麼影響。」

 「總有一些人不迷信而能夠瞭解法義辯正內容的吧,他們怎麼辦?」

 「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護持啊!那些沒有名氣的小法師們,程度也不比蔣教與四大山頭有名的大師們差呀!」

 「蔣教與四大山頭的大師們講的法義,也都是很淺的世俗法,甚至還不如某些小法師說的好。此外,來我們這裡修學,也是一條正路呀!有很多路可以走,並不是無路可去,所以不必為他們擔心。」

 因此,在救護眾生上面,該做的法義辨正還是要繼續做,被扭曲的法義真相還是要繼續辨正;但是,我們不跟蔣教與四大山頭爭資財,這是我們的立場。

 如果是因為心中有怨,而評論他們,那我們就有過失;譬如,高雄有一位蠻有名氣的法師,蒐集我們的書去燒掉....

 「誰呀?」

 西藏密宗也有某一個道場,蒐集我們的書去燒掉....

 「哪一個道場啊?」

 釋迦牟尼佛都知道,而且,在定中看見了那些焚書的熊熊火燄,以及火燄中法身慧命之影被焚燒的是誰。

 我也都知道,我也在定中看見了那些焚書的熊熊火燄,以及火燄中法身慧命之影被焚燒的是誰。

 但是,我並沒有寫文章或寫書評論他們,也不想指名道姓破斥他們,你們也就不要再問了;我不跟他們生氣,只覺得他們很愚癡、很可憐。

 而我不心疼那些被燒掉的書,因為他們三、五年後,可能也就轉變想法了!那個時候,他們要怎麼懺悔補救,也是他們自己的事,與我無關,我都不會因此而生氣或歡喜。

 因為,眾生本來就是愚癡的,當我接受這個觀念,而看到他們造作愚癡的行為,當然不會生氣。如果你明知道那些眾是愚癡的,你還對他們生氣,那你就跟他們一樣愚癡了,是不是呢?

 而且,這種事情永遠都會有,佛世就已經有這種事情了!所以,我們認知了,接受了,就不會有瞋恨或怨惱。

 如果有了「怨習」,就應該如同犯了違害鬼一樣;「違害鬼」是說:你如果違了他的所欲,他就想要害你。菩薩若是看見自己心中有一絲的怨,就應該感覺自己好像喝了一些毒酒一樣。

 因為,世間人和我們不同,世間人之所樂,是我們所要丟棄的;世間人唸唸不忘,可以怨恨到極點,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和他們一樣。如果心中有怨、有恨,就表示自己的層次不斷地往下掉,豈不是和眾生一樣了嗎?

 假使心中有怨,也有恨,已經是「七情三想、八情二想、九情一想」了!這正是我們應該遠離的「情」啊!如果已經離情而純想了,怎麼會有怨、有恨呢?

 我已經被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的誣謗鍛鍊到很習慣了!所以,人家罵我!打我!或者拿我們的書去燒了!或者罵我是「邪魔」、「十大外道」之一,都由著他們去燒、去罵,我都無所謂;該做的,還是要繼續做,絲毫不受他們的影響。

 釋迦牟尼佛跟我說,當我該做的事情全部做完的時候,他們就不會再罵了,因為所有的法義都如實呈現完畢了!如果我還沒有做完,他們就會繼續罵;當他們繼續在罵的時候,就表示我該做的工作還沒有做完,所以我就要繼續做。

 因此,我都不必回應他們,只從佛教正法的根本去做就行了,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我們從佛教正法的根本上去做,而不跟他們一來一往回應,就表示我們不是因為有怨而做。

 所以,我們降生來到台灣國,從佛教正法的根本上做下去,是要讓台灣族眾生把錯誤的知見扭轉回到正知正見中來;也幫助毀謗正法、誣衊我的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從錯誤的知見中扭轉過來,正是要救護他們,當然不是怨,而是在建立正法未來流傳的基礎,是在救護一切眾生。

 我們最近常常接到中國與其他國家寄來的感謝信件,他們讀了我們的書,才知道原來佛法不是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那些大法師們所說的那個樣子,終於明白佛法實證的道路應該怎麼走,有很多人說,他們讀後很感動而痛哭流涕,所以寫信來道謝。他們也很感嘆說,自己生不逢時,不能出生在台灣國親近佛教正法。

 當然,台灣國內外也有不少異見,最嚴重的指控竟然是(我懷疑可能是蔣教、四大山頭或西藏密宗他們寫來的):

 「六師外道走到哪裡,釋迦牟尼佛就隨後破到哪裡,這不是怨恨,什麼叫做怨恨?」

 如此毀謗釋迦牟尼佛,那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因為釋迦牟尼佛根本不與六師外道爭名聞與供養。六師外道每到一個城市,就毀謗釋迦牟尼佛;等他們聚集一堆人,毀謗了一段時間以後,釋迦牟尼佛就走路去破斥六師外道;這樣子,遍歷當時各大城,遍破六師外道,同時便救了許多人成為佛弟子,也有很多人因此而實證佛法。

 釋迦牟尼佛是人天至尊啊,何必這麼辛苦,不斷去破斥六師外道?都是為了要救護被六師外道所誤導的眾生,絕對不是因為怨或惱而想要使六師外道難過。

 同理,我們也一樣,不因為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那些人毀謗我們,我們就生氣;但是,我們必須救台灣國的廣大眾生,台灣國的眾生被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的邪見誤導得那麼長久,那麼嚴重,我們就應該去救;但是,這跟怨無關,得要分清楚。

 「但是,我們救台灣國眾生的方法,不能原地踏步,要有所突破啊!正法時代,釋迦牟尼佛親自破斥六師外道,用我們現在的說法,就是上門去踢館!唉---現在已經是末法時代了!我們還用寫文章、寫書的方法,在破斥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這樣要破到什麼時候啊?學學釋迦牟尼佛吧!什麼時候我們開始上門踢館去?」

 台灣國現在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的政治、經濟與宗教勢力,不是釋迦牟尼佛當時的六師外道所可比擬!我們佛教徒凡事要看時節因緣啊!所以,我一直阻止你們上門去踢館,請你們稍安勿燥。

 不過,釋迦牟尼佛已經召見過我了,我可以告訴你們,到蔣教、四大山頭與西藏密宗去踢館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