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一月 01, 2015 1:2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一

 料理完忽忽武師的後事,強強和真真回宮。由於強強長尾巴,變成獸類的消息已經傳開,王宮內外又擠滿人潮。所有人都眼睛一亮,因為兩人身上都穿著衣服。強強身上穿的是「合合禮」時亮過相的那件白袍,但腰帶換了,換成黑灰色的布條,打了一個活結在左腰。真真披一件全新的淺綠色長衫,寬寬鬆鬆,從肩膀到腳踝一體成形,還有一片後擺拖著地走路,是模仿強強的母親生前所穿。兩人迎著風快步走進王宮。午後的山風不疾不徐,正面吹拂他們的衣服,強強的胸部浮印出鼓起的寬厚胸肌;風知道真真的大肚子不見了,使勁的將她的長衫吹得貼身,吹出一身青春少婦日漸豐腴的凹凸。
 一隊軍士和幾位公公從宮內快步跑出來,要隔開群眾,護衛強強和真真。強強發現四周一雙雙好奇的眼睛都猛往自己身後偷瞧又不敢詢問,乾脆請衛士讓開,臉帶著他的招牌微笑,在大庭廣眾脫卸身上白袍,展露他那長得更烏黑厚實的體毛和新長的尾巴。四周當然沒人敢上前撫摸,但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它大約與一般獨角人的手臂伸直那麼長,上粗下細,上端像香蕉那般粗實,到了尾端則細如一根辣椒;細密的黑毛柔順伏貼直到尾端才又變粗,向兩邊整齊開岔宛若一支巧小扇子;而且尾部微微上翹,整體看來甚為美觀。
 辣辣巫師在宮內也聽說了,連跑帶爬衝出,擠進圍觀人潮。他也是第一次目睹這根尾巴。他向左歪一下頭,向右支個頤,仔細檢視了再檢視,然後捋一捋鬍鬚,?動幾下鼻孔,發出讚嘆:「你們看,它是一根向外延伸的龍骨,上硬下軟,尾巴之頭粗壯,愈往下愈細柔,尾端上翹如掛鉤,毛色黑中帶藍,泛著油光。它的形態多美呀!」辣辣讚嘆至此,音量加大:「大家都聽好了,這根尾巴是吉祥物,就跟強強以前那支頭角一樣,是為鎮國安邦而長的。啊哈!強強失一頭角,而得一尾巴,實乃天意也。」
 辣辣巫師在發表這番美言當中,大家突見強強似乎不能自禁地俯身下去,用四肢爬行了幾步路,然後又像突然想起什麼要緊的事似的趕緊起身,昂首闊步走回原地。真真此時上前,親暱挽著強強的手臂。而強強這一突如其來的俯身爬行,大家更清楚看到那尾巴的美姿,果然是黑中帶藍,泛著油光呀!一位站在辣辣身旁的獨角老人也接著發出慨歎:
 「昏昏國王一直說我們獨角人『吾本獸類』,他真是先知先覺呀!現在他重病不能當國王了,天神真的把強強變成獸類回宮來了。」
 此時強強又一次低頭降肩,但真真手腕略一用力,強強馬上恢復抬頭挺胸,臉上的招牌微笑消失幾秒鐘。這個細微的動作,只有辣辣一人看懂,他隨即向群眾高聲說:「大家回去吧。強強要回宮了,有許多要務等著他。」

 強強現在什麼官職都沒有,但他只要開口說話,都被王宮內所有臣僚視為王命。進入王宮後,「野獸強強」下的第一道命令是:「派人去打開倉庫,把所有布匹、先王時期穿過的衣袍拿出來,洗一洗,曬一曬,弄好後臣僚們上班都要穿衣服。」(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一月 02, 2015 12:15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二

 各部門快速的動了起來。王宮內外一副新興的氣象。一匹匹一套套的衣袍又出籠了,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布香,?雜著些微的霉味。宮前宮後,走廊裏走廊外,大家臉上寫著異樣的興奮,同時隱藏著些微的不安,「國王換人了!就這樣說換就換了嗎?」
 昏昏國王在醫務部躺著,艱難的跟病魔搏鬥。他倒下已有二十多天,右手和右腳依然不能動,嘴唇還是斜著,口水尚難吞嚥,不時點點滴滴的從嘴角流出。唯一的進度是說話,本來只能發「唔」「哦」「吃」的音,現在已能說出「喀」「喝」「苦」等較難發的音。強強一直沒去探望昏昏國王,因為醫務官說那會使國王情緒激動,有礙復原。
 強強在看到臣僚都穿衣服上班之後,召集相關總管,說出他的第二道要求:「遣散所有後宮女人,贈以厚禮,專人護送回鄉。淨空後的後宮,我另有用途。」
 監事總管通通說:「我贊成此事。不過,是不是請強強稍等一段時日,等昏昏國王的身體情況再明朗一些,然後才來做。」
 「後宮是一個淫窟,多留存一天,便是污穢王宮一天。」強強用如此強烈的字眼,令群臣嚇了一跳。幾個較年長的似笑非笑地看著強強,都在心裏偷笑:「在頭角未丟失以前,你不也是常在這個淫窟偷腥嗎?怎麼現在差那麼大!」強強沒等有人講話,接著說:
 「等我王兄身子再恢復一點,神智有了,要遣散後宮女人會比較礙事;若等國王駕崩之後才處理,難免會有臣僚主張要她們陪葬。那個殘酷的傳統,是我一定要避免的。因此,現在就是做這件事的最好時機。」
 「大家照強強的話去做,不得延誤。」是辣辣巫師大聲接腔。
 各部門又快速的動了起來。沒多久,後宮女人一個個被護送離去。王宮後院這棟大宅從未如此安靜。
 這期間,有兩名最晚進宮的後宮女人小五和小六,受昏昏國王凌虐較少,也感到好奇,趁黑夜結伴偷偷去醫務部看國王,跟他道別。昏昏國王扭曲著嘴唇唔唔喀喀的想問些什麼,小五俯身湊近,在國王耳邊把遣散後宮的事說了。她話還沒說完,見國王滿臉漲紅,眼珠暴凸,兇光和怨氣浮滿眼瞼,額頭上的青筋,紐結暴凸,像纏疊的樹根那般。這可怖的神情瞬間出現,國王緊接著頭歪肩斜,眼睛失神,昏死了過去。小五和小六大聲驚叫,醫務官上前一看,按摸其頸脈,說:「國王似乎駕崩了。」
 醫務部一陣騷動,人員忙進忙出。小五和小六像闖了禍的小孩趁亂躡手躡腳離去,但她們剛走出門口,聽到室內又有人喊叫:「國王醒了,醒來了。」
 她們再度入內,聽到醫務官跟身旁的護衛人員說:「又一次急怒攻心,比第一次抬進來時更嚴重了。」這次,她們不敢上前說話,只是呆呆的站在門緣邊看了看,然後悄然離去。
 昏昏國王死去活來的這一段事故,沒有上報到強強。強強連續兩天約了營生總管釘釘及其他技工,在人去樓空的後宮,一會兒跨步丈量,一會兒蹲下畫圖,像在商議什麼要事。(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一月 03, 2015 12:15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三

 營生總部的人散去後,他又約見辣辣巫師和定定。辣辣已經全天候穿上粉粉師尊以前常穿的道袍。它本來是由灰白色的樹皮布所做成,在倉庫放久,有些部位成條的發霉變成黃色,全袍於是出現黃白相間的紋路,直條條從肩頸延伸到小腿。穿上它,辣辣巫師看起來似乎高瘦了些。定定也穿白袍服,樣式跟強強穿的差不多,都是樹皮布的原色,強強穿的較白,定定的較灰,如此而已。
 強強開門見山,要求兩人去找回威威和鋼鋼。
 「為什麼想到這兩人呢?」定定問。
 「你還記得嗎?舉辦『合合禮』那幾天,這兩個人在一天之內為我和真真弄妥衣服,裁製合適,還給真真的袍服塗上大紅色。我發現這兩人有調集運用各種資源的長才,也有創意。」強強說:「我想利用空出來的後宮大宅,辦一個大型的製衣工場,希望不久後能讓全體獨角人都穿上衣服。」
 「這樣很好。如果他們把這件大事辦成,就可以將功抵罪,免其刑罰。」辣辣說。
 「你順便私下探問一下,吃下我那根頭角,是否真的長出了陽具。」

 魯哈族和齊哈族傳統區域交界處,是廣袤的農地,遠有山,近有水,農舍錯落田間。其中最大一間農舍的門前,這天來了一位長鬍子男士,身穿黃白相間的道袍,頭角略帶墨紫色,比別人的長而細,風塵黏在臉上,形單影隻,樣子像迷途的旅人。他在門前站了一會兒,先前後左右環視了一圈,看到右側圈養著十幾隻鴕鳥,左邊是一大片已經葉黃蒂熟的南瓜田,而屋簷之下堆放了數十粒南瓜。他彎彎手指頭,敲一敲最上面那粒南瓜的硬皮,敲出低沉的悶哼聲,然後好整以暇的輕輕敲門。
 門只開了一縫,屋裏傳出急促的驚呼:「啊!哇!是辣辣巫師!辣辣巫師來了。」是後宮老五來開門。她慢慢地拉開,竹製的門擠榨出嗯嗯嘎嘎的樞軸之聲。辣辣舉步跨進,朝裏頭瞟了一眼。屋內左右兩邊的窗戶被猛力打開,兩條人影形似掙脫籠罩的猿猴,躥起躍出。辣辣裝作沒看見,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大聲的說:
 「不要驚慌!不要驚慌!我是代表王宮給三位送資遣撫慰物質來的。後宮全部遣散完了。」
 三位女人還在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答,開著的門口走進一群人,最前面的是威威,由定定陪著,其後是鋼鋼,一左一右由兩位別動隊公公陪伴,後面跟著七、八名軍士。三女先是吃了一驚,同時眼睛一亮,發現這些人都穿著衣裳。
 三女中小五最心直口快,衝出一句話:「只是抓兩隻小白兔,怎麼連軍士也出動了!」老五趕緊輕撥她的手,說:「別這樣講話。」
 辣辣巫師第一眼是掃向威威和鋼鋼的下腹部,看看有無陽具長出。乍看之下,兩人胯下都甚為空虛,沒有像一般男人那樣,只消輕挪腳步便有雄性陽物飽飽實實的露出來,不過,由於兩人下腹體毛甚濃,應該再確認一下,辣辣想,或許尚未完全長好也說不定。
 辣辣一面這樣想著一面上前,輕拉威威和鋼鋼的手,說:「我不是來抓你們,是奉強強之命來敦請你們回宮。有重要的職務等著你們。」(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十一月 04, 2015 3:30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四

 威威見辣辣巫師如此和氣,壯著膽說:「我和鋼鋼有事請求,可否移駕室內說話?」
 辣辣巫師一面輕挪腳步,一面看這農舍。它居然是一塊塊小土磚砌成,樑與棟都用實木,聞起來像是檜木,高級住宅才能這麼蓋。裏頭三間房,威威和鋼鋼把辣辣領進最大的一間,關起門,三人分坐三個厚墊子。老五等三女和其他人靠近房門,裏頭有問有答,聽得一清二楚:
 「辣辣巫師,非常對不起,我們跑出來,沒事先向你報告。」
 「沒關係,我不介意。」辣辣說:「你們看到我們都穿上衣服了嗎?強強要請你們回宮主持大型製衣工場,將來全國人民都穿上衣服。」
 「我們真是無顏回宮呀!」
 「怎麼這樣說呢!我和定定陪著你們抬頭挺胸回宮去。回去做一番大事業,開創一個榮華富貴的美好前程。」
 「我們現在已不想這些了。」是鋼鋼囁嚅著回話。
 「為什麼?這個際遇,許多人夢寐以求都求不到。」
 威威和鋼鋼突然雙雙跪下,並低聲啜泣。辣辣約略知道他們接下去要說什麼。果然,他倆哭了一會兒,威威開口了:「辣辣巫師,求求你,請你為我們做法事,祈求天神,讓我們長回陽具,恢復生殖能力。」
 「強強那支頭角呢?不是被你們盜出來了嗎?」
 室內一陣沉寂。不久,還是辣辣巫師在說話:「被你們吃掉了是吧?你們真的相信吃了它就能怎麼樣?你們真是笨呀!跟那七名外族男僕一樣的笨!」
 室內又是一陣沉寂。不久,傳出鋼鋼的聲音。他一面抽噎一面懇求辣辣巫師為他們做法事。
 「這完全不可能,我沒有那種法力。」辣辣說。
 「有可能。你為強強施法,結果他現在完全恢復,不是嗎?我們為此舉辦『合合禮』時,忽忽武師當眾宣佈此事,你忘了嗎?」威威提高音量質問,在室外傾聽的人都捏把冷汗。
 「你們以為那完全是我的法力嗎?強強能恢復,主要是因為他的陽具還在。我猜想這跟他失去頭角後勤練呼吸術也有關。練功使他恢復了性能力。而你們,你們的陽具連根都閹割掉了,怎麼有可能再長回來?」
 「這樣,我們就更不願回宮去了。」還是威威在說話,有點激昂的聲調:「在我們的後宮裏,每當國王與女人做愛時,總要我們站在門外『待侍』,這你是知道的。我們在門外聽室內那淫聲淫語,內心還是會被激起性慾,然而,我們事實上卻無法做什麼,就像有癢不能搔,就像有美味在眼前,餓極卻不能大快朵頤。那是酷刑呀!我們入宮前的閹割,一次苦痛,三兩個月過去了;沒想到入宮後三兩天就要輪值『待侍』一次,經常要受那無形的酷刑。辣辣巫師,對不起呀!想到這點,我不回去了。請你處死我,就讓我死在這裡吧!」
 這些話說完,一長串痛哭悲泣從室內傳出。威威和鋼鋼同時崩潰,放聲號啕。室外有兩位跟定定一起來的「公公」,大膽的推開門,趴下,用雙膝雙肘爬行到威威和鋼鋼身旁,併排跪著,口中不斷低聲說:「求求你,求求辣辣巫師。你有辦法的。」(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05, 2015 12:35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五

 緊接著,後宮老五、中三、小四等三女陸續進入,跟公公們跪在一起,由老五發聲:「求求辣辣巫師幫助他們。他們不要高官厚祿,只求做個正常男人。」
 「大家起來說話。」辣辣巫師上前一一扶起他們,說:「威威剛才說的,我聽了很難過。我從未去感受那種苦楚。幸好強強接任大位後不會再有後宮,他只會有一個真真,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還是希望你們回去,過去的那些苦難,就當作是被風吹散的雲霧、被雨水沖走的污泥,忘了它吧!」
 沒人再說話。大家只是張望著辣辣,等辣辣說下去:「你們當年不管是因為家貧還是為了入宮求功名而被父母送去閹割,那生殖器一旦閹掉了,恐怕就是永遠失去了。你們不要再苦苦地去追求那追不回來的東西。人不會失去一項,就變成全盤皆失。天神會讓你們得到別的。威威和鋼鋼將有機會讓全國人民都穿起衣服。我們獨角人自古都是天體,先王時期好不容易發展出樹皮布,卻只限定王宮臣僚和軍士長能披上衣袍;到了昏昏國王時推行回歸野獸制度,衣服又被收回去了。最近,強強開始掌理國事,衣裳都被搬出來了。穿上衣服多好呀!蚊蟲不容易黏著在身上;走過樹蔭常有鳥大便落下,是弄髒衣服而不是身軀;還有,我每次盤腿打坐,陰囊陰莖不會再直接磨擦著泥地;臭蟲不會直接爬進肛門;你們公公們無法禁尿,穿上衣服就可以阻擋尿騷味被人聞到;至於對女人呢,我無法體驗,好處一定更多。總而言之,讓全國人民都穿起衣服,是造福全民的偉大事業,希望你們能從中獲得更大的滿足和回報。」
 聽了這一長串的論述,鋼鋼和威威依然仰著頭,眼睛半閉,嘴唇半開,像飢餓的雛鳥期盼母鳥能再多給一點食物。辣辣看著這些臉譜,難道分析義理沒用而富貴前程也誘不了他們?於是不自禁的重拾起巫師本業行話:「自從我的粉粉師尊仙逝後,我努力修行,日有精進。希望有一天,我能修煉出那種法力,能讓那割除的器官再生。」
 辣辣這些話已經刻意低調保守,但一說完,即發覺大家眼眶裏終於露出了微弱的光彩。他同時又感到心虛,有點後悔。他在心裡提醒自己:「喂!你的老毛病又患了。說這些話,他們最後若期望落空,該如何是好?」
 但是辣辣只低頭眨一下眼,發現就是因為他最後說了這三兩句話,鋼鋼和威威開始去收拾行囊,要跟他一起回宮了。
 更使辣辣高興的是,老五等三女在他們臨出發時低聲向他表示:「如果有須要,我們願意用製衣工場職工的身分回宮幫忙。」
 「哦!好極了。我想強強會欣然同意。」

 王宮裏,強強開始主持各部總管的會議了。改建後宮大宅為製衣工場的議案多次被熱烈討論。它的正副總管威威和鋼鋼已上任多日,工場規劃已就緒,職工召訓火熱進行中,庫存的樹皮布已估算出來,足以製成上萬件衣袍。整個開辦工作,就只剩下幾個不大不小的難題待決。
 威威請示:「真真說她完成那三座巨石的塗畫後,馬上要前來製衣工場當職工。以她的身分地位,應該是未來的王后吧!能讓她來嗎?要安排她做那一部份的工作呢?」(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一月 06, 2015 2:21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六

 強強微笑作答:「她想去參與,就讓她去吧!要珍視她對這件事的熱忱,不必因為她是真真就特別對待。儘管依她的專長或興趣指派工作給她。」
 辣辣巫師接腔:「還有很多人對這件事抱著使命感和熱情,譬如以前的後宮女人老五、中三、小四等等,以職工的身分再回宮又何妨呢!」
 「我同意。」強強說。
 監事總管通通等到最後才一臉嚴肅的請示:「從我的職位上來看,雖然威威和鋼鋼目前身負重任,但他們前一陣子棄職潛逃的罪過尚未課責。現在怎麼辦呢?」
 「通通,這件事你就不要拘泥了。這兩人上任第三天就發明了一種工具,將兩把小鐮刀改小,然後反方向釘在一起,很方便裁剪布匹,已發交製鐵工場大量製作。我還不知道要如何給它命名,姑且稱之為『剪裁刀』吧。還有,他們又把藤條削成同一長短,上面用色膏畫上一格一格,十格一尺,做為丈量布匹之用,威威已把它喚作『格尺』....」
 強強述說至此,辣辣巫師插話:「『格尺』不好,叫「『量尺』比較好。」
 「也好,這我沒意見。」強強繼續說:「這兩項工具,將是我們獨角人王國十分重要的的發明。它們不只可以用在製衣工場,將來普及後對全民的日常生活會帶來極大的方便。所以,通通呀,依我看,威威和鋼鋼不但已經將功贖罪,甚至於功大於過了。你就這樣結案吧!」
 辣辣巫師大聲附和:「強強說得有理,我們大家給威威和鋼鋼加油打氣好不好?」
 全場各部總管包括強強紛紛拿起木碗,輕敲桌緣,同聲齊喊:「威威、威威、威威」「鋼鋼、鋼鋼、鋼鋼」

 一個月後,強強召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型會議。王宮前廣場陽光和煦,山風涼爽,四張長形的藤製桌子圍成一個四方形的露天會場。慌慌、謙謙、溫溫等族群首領分據一桌,各族的巫師和主要臣僚坐在他們的首領後面。
 但魯哈族的重要幹部和那著名的辣辣巫師都已就座,唯獨首領位子空著。那位子應該是強強的。強強做為召集人為什麼還不來呢?辣辣巫師見大家狐疑上了臉,大聲解釋:「強強最近長出一條尾巴,體毛也長長了,還經常想用四肢爬行。這事相信大家都已聽說了。剛才他要來主持開會前,那身長袍被他俯身爬行時撐破了。真真正在為他設法更換,換好馬上就到。大家先閒聊閒聊,馬上就到。」
 「真是不妙。我們原本滿心期待高大威武的強強來接任國王,沒有頭角也沒關係的,但是如果變成一頭野獸,那....」溫溫首領先低聲這樣說。
 謙謙首領打斷他:「如果強強只是形體變成獸類,其他都未變,我還是願意推舉他當國王。」
 「這樣已經不是一個獨角人了,怎能是獨角人的王?」(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十一月 07, 2015 12:1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七

 接下來會場嗡嗡作響,大家七嘴八舌都在談論這個話題。四個部族精英一起開會是破天荒第一遭。所有與會者都穿著衣服,也是第一次看到。宮後製衣工場走出幾個職工,隱在王宮內觀看此一盛況,老五、中三、小四等三女在其中。她們發現,披衣穿袍已有一段時日的魯哈族人,衣著愈穿愈習慣,也愈多花樣。有人將藤條削得尖細,別在衣領;有人拿製衣工場丟棄的碎布,做成肩墊;有人穿起兩件式衣裳,上半身只遮到臀部,腰以下另綁一件短短寬寬的圍裙。其他三族的人則是初次穿衣,許多人不斷的微微聳肩扭腰而不自覺,或是不習慣的抓抓衣襟,甩甩衣袖。有一個忽哈族的臣僚額頭流汗了,拉起衣擺擦拭,下半身當然就曝露了出來,那雄性陽物半隱半凸在下腹部兩腿之間。或許是山風吹來涼涼的,那人立刻警覺到自己的下體曝光了,汗也沒擦,趕緊將衣袍放下,掩蓋好下體。老五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來,小聲的跟旁人說:「以前天體時,陽具整天整年外露,隨人去看,大家看都不想看;現在穿上衣服不到一天,只曝露片刻便要遮掩回去,這不是太....」
 老五的感慨被全場的驚動氣氛中斷,大家看見強強出現了。「啊!」「哦!」「呵呵!」,強強沒穿任何衣袍,由真真親密挽著手臂走了出來。真真倒是衣裳整齊,還面露強強式的微笑。強強走進會場後,一如往昔微笑跟各族精英問候,大方地向大家展露他的新的形貌,讓大家看個夠;最後走近赤哈族那桌時,黝黑粗壯的卡卡起立與強強互相搭個肩,卡卡低聲發問:「你那根尾巴,打仗時能當武器嗎?」強強不自覺地將尾巴翹高了些,回說:「應該不能。我沒試過。現在也不打仗了。」說完站在他自己的魯哈族首領的位置上,正要開口講話,謙謙首領先大聲冒出一句:「啊哈,依然高大威武,臉部還清秀了許多。」
 強強先這樣說:「各位首領,來自各族的各位巫師以及臣僚們,我現在真的變成一個獸類了,由於我現在一不留神就會像野獸那般俯身爬地,所以我要真真佔在身邊,必要時暗拉我一下,隨時提醒我,這樣我便能保持直立,昂首挺胸,跟大家開會。這樣好嗎?」
 會場寂靜片刻。真真眼尖,瞄到辣辣巫師留下眼淚,偷偷拭了一下臉。沒多久,全場騷動了起來,由三族首領帶頭,輕敲桌面,齊喊:「強強、強強、強強....」
 強強伸出雙手示意大家安靜,繼續說:「由於昏昏國王重病不能視事,本人已開始綜理國事。我認為徹底改變獨角人王國的時機已經到了,現在大家在這裡坐下來聯合議事,就是改變這個王國極重要的一步。今天,我要向大家宣佈一件大事。」全場都以為所謂「一件大事」應該就是強強要宣佈就任國王了,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大的了。三族首領中,慌慌和謙謙似乎主意已定,正以熱切的眼神期待強強說出下一句;溫溫則猶豫寫在臉上,一旦強強宣佈出來,要不要宣示擁戴呢?沒想到大家耳朵聽到的是:
 「我一直認為我們魯哈族不應該獨享製鐵和製布的技術。我已經要求魯哈族組一批專才出來,各族也相對的挑出一組人,從明天開始就展開技術移轉的工作,然後在各族領域內廣設工場。這件事我們魯哈族內有一些反對意見,我已經說服了他們。今天,召集大家來,就是要討論怎麼做最有效。」(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一月 09, 2015 2:21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八

 「這確是大事,獨角人王國最大的一件事」慌慌猛然站起,情緒激動的說:「請三族的人都站起來,向強強行掩角禮。」
 三族的大大小小轟然立起,都神情肅穆,整齊地矮身屈膝,雙手掩住頭角。由慌慌起頭高喊:「赤哈族人願世世代代對魯哈族繳械,永不爭鬥。」其他兩族的首領也相繼做了類似的輸誠表態。
 在掩角禮進行當中,辣辣巫師輕碰了一下身旁的定定,低聲說:「看這情勢,你這個新上任的軍務總管即將失業了。」
 定定也低聲回說:「強強說了,我現階段的任務是,整合四個族群的軍隊為一支全體獨角人王國的『國軍』。這任務也不簡單,還望國師隨時指點。」
 「這次技術移轉是個良機。趁著三族都對我們感恩戴德,你打鐵趁熱,把他們的『部族軍』解散,組合成『國軍』,再部署回去幫他們擔負防衛的任務。強強心裡想的大概是這樣吧。」
 「還是國師高明。」定定說:「我想從三族裏拉幾個勇士來擔任副總管,譬如赤哈族的卡卡,你說呢?」
 「很好。再大膽一點,必要時你這個軍務總管也交由三族的人來當,你在旁能監督即可。反正強強威望高,我們也不必怕會怎麼樣。」
 「這個嘛,要從長計議。你暫時別提。」
 辣辣和定定竊竊私語這片刻,掩角禮已完成。強強請營生總管釘釘主持技術移轉事宜,進行的方式和時程很快敲定。不久,魯哈族的大小臣僚紛紛離座,進去伙食間,端出一盤盤、一壺壺的餐飲。這景象證實外面的傳言不假,強強確實把昏昏國王豢養的大批男僕與後宮女人全部解散了。但是,改變成這樣,這王宮還像個王宮嗎?忽哈族首領謙謙想念及此,動了另一個念頭。他移步跟另兩族的首領慌慌和溫溫交談了幾句話,然後三人站起來,拉一拉歪斜掉的衣袍,連袂走進四方形議事場的中間,朝著強強,由慌慌開口,大聲的說:「強強,你的才能奇高,無人能比;仁德深厚,各族人民人人受惠;你的胸襟廣闊,可比那連著天的山巒。由於昏昏國王已經無法勝任,我們懇請你立刻接替王位,成為我們新一代的國王。」
 全場停下吃食,出奇的肅穆,似乎連旁邊樹林裡的鳥鳴蟲唧也暫停了。強強在眾人殷切期盼下,說出這樣的話:「我現在頭頂既無角,又變成了一隻獸,已不能擔任獨角人的國王。」
 「為什麼不能?」慌慌大聲說:「成了野獸又怎麼樣?我們獨角人從來就與野獸為伍。我們赤哈族人甚至跟山豬、野狐狸一起吃飯睡覺。」
 「對。野獸甚至比我們獨角人還善良。」謙謙跟著說:「我們忽哈族嬰兒就是跟野鹿學發音,有時還吸吮母鹿的奶水。」
 「你們講的這些,我知道。」強強回說:「我是獸,也是人;我喜歡獸,也愛人;但這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我們獨角人要往更優良的方向去演化。自懂事以來,我做人做事都先想到這個。昏昏國王的回歸野獸政策太極端,不利整體獨角人的正向發展,我一直明裡暗地跟它對抗。我也跟自己最近的獸身化相對抗,請真真在身邊隨時提醒,我一俯身爬行立即咬咬牙站起來,刻意抬頭挺胸一下,就是我的抗爭。不是我們獨角人應該有的演化,就不可屈從。」(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一月 10, 2015 2:56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九

 強強講完這些,又一次低頭降肩,眾人見真真手腕輕微用力,強強又抬起頭深呼吸一下,臉上微笑復現。趁這個小空檔,謙謙輕聲提醒:「強強,強強,我們現在講的是國王這個空位。」
 「這幾年,在你們各族人民口中,國王已經變成惡人的同義詞。國王這個崇高神聖的名位,在人民心目中已不復光彩。我也不願趁昏昏國王生病之時急著取代他,因此,我還是擔任總管吧!但不是軍務總管,而是國務總管。大家還是叫我強強就好。」
 「這樣不行!我們獨角人王國不可一日無主。你一定是一位明主,我們須要一個好國王。在座都是各族精英,大家說是嘛不是?」說話的是謙謙。他話剛落,會場哄然騷動,敲碗呼喊之聲將起;強強迅速步出座位,請三族首領回座,然後高聲說:
 「大家繼續用餐,聽我說。各位冷靜想一想,歷來的國王都是這樣的,帶著一大批臣僚、僕人、女人住最好的,吃最好的,用最好的,享盡世間一切好處,卻未必能增進國民的福祉,大多時只會給人民帶來苦難,不是嗎?真的,我常想,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每一個村莊,每一個族群,本來都會有追求自己最大幸福的本能,為什麼一定要有一位國王?還要一代一代的世襲!沒有國王,人民就無法過好日子?我不相信!各位,這王位被裝飾得極神聖,但任何人坐上去,不用多久,一定會成為天地間最恐怖的陰謀家,最大的剝削者,最可惡的淫棍。」強強說這話時沒有微笑,表情嚴肅。全場沒人聽過用詞如此激烈又入骨的言論,用餐的氣氛突然凝重起來。強強察覺到了,口氣一軟,微笑復現,又說:
 「昏昏國王常說獨角人本來就是大自然界的一種獸類,頂多是半獸半人,而獸性人皆有之。他基於此而推行回歸野獸政策。我們都瞭解這主要是為了戰爭,為了贏得一次又一次的族群戰爭。我以前曾經是這個政策下的戰將,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是一個『戰犯』;而這個政策目的,使得國王變本加厲,更加邪惡。現在,四族和諧,不會再有戰爭了,因此昏昏國王這個政策可以功成身退了‧‧‧」會場爆出一陣叫好的呼喊,大家正要敲碗,強強揚手制止,繼續說:
 「事實上,這幾年我經常接觸民間百姓。我確定我們獨角人正在往優良的方向在發展;我這身獸化的身軀只是一個意外。今天,四族精英在此,請大家幫助我,一起努力,就從製衣鑄鐵的技術普及化開始吧。我這個國務總管所做的任何事情,若有會給國民帶來苦難的,一定要立即提醒我,糾正我。」(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39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12, 2015 1:53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十二章 之十

 敲碗呼喊之聲至此才爆了開來。強強在歡呼聲中宣佈散會。辣辣巫師在吵鬧中不禁又眼眶濕潤起來。強強這些想法和做法,早跟他討論過,但今天在這種場合聽他如此堅決而誠懇的表態,依然深受感動。粉粉師尊口中的「非王之王」終於正式出現了,真的是一隻「非獸之獸」呀!這一定是全體獨角人之福,果然是大吉呀!這樣的場景,如果忽忽武師還在,也能一起目睹,該有多好!他突然非常懷念這位亦師亦友的故人。敲碗歡呼聲持續著,他站起來,眼淚溢出眼眶,柔細的臉毛上出現兩條濕痕。定定也同時站起來,看他一眼,在心中說:「怎麼這位神威顯赫的大師,今天比我還激動!」

 會後餐畢,營生總管釘釘邀請三族代表去參觀剛運作不久的製衣工場。路過醫務部時,齊哈族首領溫溫悄悄走進去,看到昏昏國王半歪扭地坐在席墊上,醫務官正用心的為他拉拉手肘,彎彎腿,一種幫助復原的醫術,同時引導他練習發音。
 昏昏國王看到了溫溫,面露哀戚之色,口中唸唸有詞,口水不斷流出。溫溫首領問醫務官,國王在說些甚麼。醫務官側耳聽了許久,回說:「國王說,不必擁護強強,我會好起來的。」
 參觀完畢回程的時候,三位首領一起探頭進去。昏昏國王一見謙謙,全身猛然痙攣,怨毒的目光激射出來。醫務官在旁大為驚奇,因為國王竟完整說出三個短句:「你敢伏擊我。你去死。趕緊去死。」但說完頭臉向一邊歪斜,昏厥過去,一條口水從嘴角緩緩流出。(全書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