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四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九月 18, 2015 12:21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四章 之一

 昏昏國王的即位三週年宴會如期在宮前廣場舉行,午後五時準時開始。陽光已弱,但仍穿透樹蔭斜斜刺著人的眼睛,溫暖的南風吹著。王宮內外杉木和樟木的香氣飄逸如故,四週樹林內的鳥兒吵嚷如故,圍成ㄇ字型的矮籐架子上的食物豐盛如故;六大盆香濃的白色酒液擺在六個角落,酒還在輕微波動,泛著小漣漪。
 魯哈族人已能紡紗織布,但在回歸野獸政策之下,沒人敢穿衣服,只有國王一人在這個特殊節日披掛一身淡黃色薄紗。這也跟往年一樣。
 但所有出席的人員心中都有一個大問號。真是奇也怪哉!國王神情萎靡,臉上沒有往昔的飛揚和自在。他右邊坐著強強,也穿著一襲長袍,臉帶微笑,獨角人所沒有的微笑,他頭頂上空空如也,大家都知道了;國王左側缺了一個辣辣國師,他在法壇努力做法事,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可是沒人知道為何那些頭角乾萎的宮內男僕,一排二十多人,竟然挺著胸脯坐在ㄇ字型的右邊椅墊之上。自古以來每逢宴會,他們都是彎腰如背負重物,低頭如犯了重罪,小心翼翼的給大家添菜加酒。如今,站在六大盆酒液旁準備舀酒的是軍士,從烤房抬出兔肉和羊肉的是臣僚,還有那些平日尊貴無比的國王的女人們,竟然在那邊發木盤子,撕肉端菜,看起來都笨手笨腳。
 「這一切的變化發生在昨晚,能不能告訴你我還不知道。國王居然被軟禁在忽哈族謙謙首領住處沒人知道,是那些宮內男僕漏夜偷偷去救回來。他們立了大功,強強主張今天他們要坐在首席位。」一位高階臣僚如此低聲向他的鄰座說話。
 「國王為何輕易同意這樣荒唐的安排?」
 「現在呀,強強要這樣,國王哪敢反對!那些男僕聽說都有飛天鑽地之能,是強強一手調教出來的。」
 「變了,世道變了,僕人變主人了!」
 那高階臣僚還想再透露一些內情,國王站起,兩手撥正一下身上的薄紗,然後端一碗酒液,咳了一聲,還算大聲但沒那麼嘹亮,說:「到今天,本王即位滿三年了。感謝各位的輔助,尤其感謝強強....」
 國王一提到強強,下面立即響起整齊敲木碗的聲音,同時齊聲高喊「強強,強強,強強」。
 強強站起,雙手平舉,下壓,又下壓,然後以指壓唇,聲響戛然而止。昏昏國王繼續講話,還算大聲但氣勢又弱了一點:
 「三年來本王勵精圖治,推行回歸野獸政策,將我們魯哈族,甚至整個獨角人整治得勇猛強悍....」他說至此停住,依往常的經驗,此刻台下一定會敲碗高呼「昏昏,國王萬歲」,但全場鴉雀無聲。(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九月 19, 2015 2:4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四章 之二

 鴉雀在兩側的樹林裏,吱吱喳喳吵嚷著。昏昏只停住一下下,繼續說:
 「今天,我要在這裡宣佈,我們宮內男僕最近屢建奇功,不但用心幫助強強,本王遇難時又身先士卒,奮勇護駕。多年來他們在宮內默默工作,腰不敢伸,頭不抬舉,隱姓埋名。今天,本王要給他們全體起一個好聽的稱呼,請大家今後叫喚他們為『公公』。從今以後,公公不再為男僕,是我們新成立的別動隊,由強強統領。」
 強強這時又站起,揮舞雙臂高呼「公公,公公,公公」。全場立即響應,齊聲輕敲木碗,並叫喚「公公」,但聲音都不大。
 叫喚了幾次「公公」之後,大家不約而同改呼「強強,強強」,但強強搖手又搖頭,示意不可,同時自己再加大音量,高亢嘹亮的繼續叫喚「公公」,以一人與眾人用聲音拔河。一時之間,大家情緒高漲起來,現場人聲與擊碗聲共鳴攪拌,響徹雲霄,樹林內有些歸鳥受驚,噗噗噗飛起好幾群。
 拼場到後來,昏昏國王聽到大家呼喊的是:「強強,公公」「公公,強強。」
 國王落寞的坐在前排中間,跟著起舞不是,不跟也不是。在喧譁到最高潮時,他站起來,眼珠子不經意的掃瞄一下在四周站崗的侍衛隊,然後高舉雙手,大家安靜了下來,只聽國王沒什麼表情的宣佈:「大家開始用餐吧!」

 宴會之後,強強還要等兩天才上法壇復角。真真提議回她的故鄉畫兔子,強強一口答應。
 那是他倆初識之地。他來探望巧巧的娘家,巧遇這個天真爛漫的女孩。因為認識她,使他認識了畫畫這回事。就是這個地方,左邊是一大片麥田,右邊是高大但不濃密的樹林,一條蜿蜒清澈的河流環繞麥田後流進樹林裏面。在那樹林內,他們曾經盡情的做愛,真真現在肚子裏的孩子就是受孕於此。
 他告訴真真,再過幾個月,「讓我們的孩子也在這片樹林誕生。」
 魯哈族的領域多為平坦肥沃的平原,沒有高大的岩壁可用。兩人坐在河畔大石頭上思量在何處作畫,強強想得較快:「有了,我們坐著的大石頭夠大,河漲沖不走,風大吹不動。妳看那幾個大的,十個人合力也抬不走。就畫石頭吧!哈哈!畫石頭!把粗石變彩石,讓彩石處處,點綴這美麗的河流。」
 真真縱聲大笑,起身,走向工具箱。她自幼在這河濱沙地作畫,畫過千幅百幅,畫好頂多留住兩天,不是河水就是風雨,大自然總是把它們抹殺光光。現在可好了,光是她腦海裏那些畫過的、再熟悉不過的景物,就可以把沿河所有石頭塗畫光光。
 兩人在這塊訂情之地忘情的工作。真真塗畫之際經常笑起來又經常哭起來,有時哭著哭著退後幾步,又破涕為笑,上前埋頭創作。前兩次在外地塗畫時,強強跟他的助手團隊沒見過她如此的情緒泛濫,瘋瘋癲癲。
 但是第三天下午,一隊頭角乾萎的男子飄然而至,打擾了真真的創作。那是強強的別動隊,辣辣國師要他們來恭迎強強回去,務必在太陽下山前登壇復角。
 強強舉頭望了望明日,說:「還可以,現在出發綽綽有餘。大家收拾工具吧!一起回去,復了角再來。」(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九月 20, 2015 1:01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四章 之三

 一隊人騎鴕上路。強強和真真合騎那隻牛一般的大鴕鳥,別動隊七人跟隨在後。真真不時回頭,依依不捨的看那大石頭上她的半成品。
 他們本來悠哉悠哉慢慢的走,後面一名別動隊員開口催促,請大家快點,寧早勿遲,此事絕不能耽誤呀!強強於是帶頭兩腳一夾,大鴕鳥飛也似的向前衝。隊員在後面跟著。
 太陽高掛在西邊,看不出有在動,但過一會兒再看,它向下掉落了一點。
 真真抱著強強的腰,臉伏在他肩上,頭角隨著坐騎的晃動而輕輕摩擦他的頸部。她笑靨全開,幸福寫滿全臉。
 突然間他們的坐騎吱吱尖叫一聲,向前跌倒,頭頸和胸猛然撞地,倒地不起,兩條鐵鎚般堅硬的腳強勁地虛空搖動掙扎。鴕鳥背上的兩人被彈飛出去,強強情急中反手抱住真真向上騰躍,但因抱著真真騰不起來,眼看兩人將一起撞地跌落,只見強強伸出一掌撐地,用力深吸一口氣,臉上出現微笑,再騰起躍出,最後向路旁滑移,激起幾朵灰塵,滑行幾步後止住。真真在他懷裡未離手。
 強強放下真真時,後面的別動隊也到了,都尖聲驚叫。大家不約而同到路上察看,兇手是一根細細透明的繩子。他有一次在樹林小徑遇伏,忽哈族戰士從樹頂丟下圈套,用的也是這種繩子;自己宮內營生總管那邊也能生產。強強拿著那繩子,抬頭看了看太陽,發了一下呆,心中已明瞭是誰要如此費心佈繩,攔阻他復角。他長長嘆了一聲,指揮別動隊扶起大鴕鳥,牽回去療傷。隊員們七嘴八舌要他換一隻坐騎快速回去,千萬不要誤了大事。
 真真靜靜地站在強強身旁。經此遽變,大家未見她有什麼驚恐,只是雙手放在微隆的肚子上,張大著眼睛看強強,等待他做出決定。
 強強很快掃視了每人一眼,除了真真外,公公們都微笑著。他自己也臉帶微笑的告訴大家:
 「我如果換鴕鳥趕回去,是跟那位佈繩阻擾我的人對著幹。我不願如此。現在,我要和真真牽手抬頭挺胸走路回去,我們盡量快步走,能趕得上很好,趕不上也很好。」強強說完,大手一揮,又說:「上路吧。別忘了,我們都要抬頭挺胸呀!」
 太陽掛在西邊,看不出有在動,但過一會兒再看,它向下掉落了一點。(第十四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