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十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八月 31, 2015 10:0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章 之一

 昏昏國王遇伏又失蹤的消息,先在三個被統治部族裏傳開。三族立即動員一支聯合部隊,從三路集合,目標是昏昏國王的王宮所在地;定定帶領的魯哈族軍隊在快要回到大本營時才知道,立刻調頭,要去尋找並接應國王。
 這兩支軍隊在一個喚作「那那比」的丘陵地遭遇。定定這邊約有四千餘軍士,但對方三族帶來的,總共九千之眾。
 遠遠看到三族聯軍的時候,定定就遣了一名傳令赴忽忽武師處向強強報告。
 兩軍對陣後,定定盡量拖延不出戰。三天後,魯哈族在各族的軍區陸續派軍趕來支援,軍士增加至八千。他們到來時,都說是接獲強強的派令。全軍霎時知道強強已在管事,軍心為之一振。
 軍士們不解的是,那些自稱是強強的專屬傳令的人,都是頭角已乾萎的內宮男僕。他們不都是一些閹人、廢人嗎?何以都能乘騎鴕鳥,而且身手矯健?定定尤其愈想愈感到離奇,難道大本營已無軍士可用?他知道留守軍士至少還有三千。
 對峙的第四天,原預定有一場戰鬥,但三族的陣營突然歡呼聲大作,連聲高喊:昏昏國王已被忽哈族戰士抓獲,準備解送到這個大戰場,予以公開羞辱,並逼他放棄對各族的殘暴統治。原預定的戰鬥因為這個重大變故而沒有進行。
 定定立刻將這個惡耗通知強強。
 定定同時與幹部商議,決定組一支別動隊到通往此地的各個路徑去搶回國王。這支別動隊剛組成,對手陣營宣佈昏昏國王將在明天中午押解到達。

 第二天中午,戰場上安靜得只剩下似有若無的風聲,似乎連鳥兒蟲兒都在午休。兩軍陣營都向中間空地的兩邊張望,一會兒有人說左邊好像有灰塵,來啦來啦;一會兒又有人說,右邊聽到腳步聲啦。上萬顆頭顱連同頭角不時整齊的左右擺動。只有微微的南風方向沒變,一直向右吹。
 三族部隊那邊,大家興奮的期待著,期待看到一個被五花大綁拖著來的昏昏國王;魯哈族這邊,軍士們多認為一族統治的時代即將結束,未來不知還會有多少打不完的仗。
 中午過後不久,昏昏國王真的被大家盼來了。是從右邊,灰塵真的揚起,一群人緩緩踏步而來。當時陽光明亮,大家看得真切。昏昏國王走在最前面,不像被押解,但有明顯的疲憊相,額頭和肩膀還帶傷,往昔王者的倨傲尊顏不復見,沮喪與落寞殘存在臉上。走在他後面的是定定派出的別動隊,約三十人,步履整齊有力;最後是二十多名忽哈族戰士,也是整整齊齊,毫無打鬥過的跡象。兩隊人馬的臉上都很安詳但帶著迷惑。
 這一群人如此出現,沒人看得懂所以然,叛軍陣營尤其驚嚇。走在最後面的忽哈族戰士一到中央區即跑步回自己營隊,三族首領以及主要幹部一擁而上。那位帶隊去逮獲昏昏國王的軍官急匆匆的報告:
 「我們押解昏昏來此的途中天神降臨。他說昏昏國王有過失,但不至於被推翻。獨角人仍應由魯哈族統治。」
 忽哈族首領謙謙和赤哈族首領慌慌幾乎同聲扼著腕,惡眼惡眉的說:「唉呀!你們那麼容易就相信他,你們怎麼知道那就是天神?」(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九月 01, 2015 2:57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章 之二

 「確實是的,你們若在場,一定也會聽從他。那天神高大健壯,頭上沒角,全身上下都是紅光。他用白紗布蒙著臉,騎一隻大鴕鳥飛也似的到我們隊伍前突然停住,然後騰空跳上一棵大樹,高高站在樹上跟我們說話,要求我們釋放昏昏國王回去,不要為難他。口氣十分平和,沒有半點壓迫的意思。」
 另一名隊員插話補充:「還有,他帶了三個隨從,也都是全身紅咚咚,頭上沒角,一到就輕飄飄的分別躍上較矮的樹,在周圍護衛那天神。」
 慌慌首領眼睛瞇著,露出扁扁薄薄的眼神:「你們就沒想到,如果是假冒的呢?」
 「不可能是假冒的,絕不可能。那天神屁股上長了尾巴,短短的,下垂著,講話時偶爾會翹起一下。」
 「有這種事!他的隨從也都長了尾巴?」
 「那倒沒有,都沒有。」
 幾位頭領似乎都相信了。謙謙首領重重嘆了一口氣:「真是奇怪!難道天神是獸類?或者是天神化身獸類下凡來?不管怎麼樣,天神怎麼會顯靈來幫助昏昏這種惡人?真難讓我相信。」
 「不由得我們不相信呀!那天神說他可以輕易制服大地萬物,甚至於可以瞬間殺光我們,但他不願傷害任何人。他說連這四周的花草樹木都聽他的話。我們見他隨手朝左一指,高聲叫左邊的花木動一動,花木果然都動起來,搖曳得很厲害,而當時並沒有刮風;然後他又叫停,果然都停了。之後那天神命令右邊的花木都動起來,叫動就動,叫停就停。我們都看傻了眼。最重要的,他從頭到尾說話溫和,不是我們獨角人慣有的口氣。」
 三位部族首領面面相覷,沒有說話。那位帶隊官又說:「那天神說了,叫我們撤軍回家,今後將幫助我們三個部族狩獵和農耕都年年豐收,各部族都能幸福過日子。」
 「那天神都沒叫魯哈族撤退嗎?」
 「有。他對著昏昏說,如果忽哈族這些勇士願意釋放你,回到『那那比』後,把你的軍隊帶回去,不許再有戰事。」
 「那麼,那些跟在昏昏後面走進來的魯哈族,又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定定派出來的軍士,說是要在路上攔截我們,但他們剛出來,我們就到了。」
 三位部族首領至此舉頭望向對面,見魯哈族陣營正在緩緩撤軍,於是也分別回去自己的部隊,下令撤軍回家。
 兩邊大隊人馬花了好久才撤完。「那那比」丘陵地終於沒有戰爭,濕潤的南風輕輕吹拂如故,中午過後,所有蟲鳥又都逐漸活躍吵鬧了起來。

 昏昏國王回宮後,立即召辣辣巫師談話。國王先問:「你認為我這次親征得失如何?」
 「國王已遏阻赤哈族的叛亂,恢復了我們魯哈族的完整統治權,是一得;將齊哈族驅向反抗陣營,是一失;天神顯現,垂愛魯哈族,助你化險為夷,平安歸來,是一得....」
 「喂喂!等一下,是強強冒充天神來救我,你知道嗎?」
 「我知道。而國王是如何知道的?」(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03, 2015 2:0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章 之三

 「他是我自己的弟弟。他開口講話不久,我就判斷那是強強。」國王頓了一下又說:「你既然已經知道,為何還說得那麼煞有介事,還說那是什麼『一得』?」
 「強強絕不會說穿,國王儘管以假當真。我這樣說,是著眼於增加三族對我們魯哈族的敬畏,促進整體獨角人王國的團結。這不僅是『一得』,還是『一大得』。」
 「哈哈哈!辣辣國師果然聰慧過人!」
 「這件事我有很多想不通的,譬如那些會動的花木。」
 「那是真真的功勞。她為強強和三名我的內宮男僕,全身塗上色膏,裝扮成天神及其隨從。我又召集所有尋找神角的別動隊員,請真真為他們塗色,偽裝成各式各樣的花木,成功騙過那些忽哈族戰士。那必須設想每一個人的形狀和顏色,與四周樹林的環境配合,要非常逼真,而時間是如此急迫。這真是不簡單呀!只有真真做得到。」
 「就是上次營生總管試驗失敗的那些色膏?不是停止製作了嗎?」
 「強強失角後,他重啟這項試驗。釘釘總管給他幾個專才,加上真真的天賦,他們從指甲花瓣取得紅色,用番紅花的花蕊取到黃色,又用木藍和蕃菁去煮汁變成藍色,還有許多在野地找到的材料,我沒有一一記下來。總之,真真那裡現在製作了大量的色膏,有可洗掉的,有洗不掉的....」
 國王似乎不願聽那些細節,打斷辣辣,又問:「強強什麼時候變成會躥高遠縱?我怎麼不知道?」
 「這國王你不知道嗎?我好像向你報告過這件事。強強失角之後忽忽武師鼓勵他習練呼吸術,是他自己練呀練,領悟出來的。好像我們獨角人要失去了角,失去了性能力才練得出來。倒是後來我突發奇想,送幾名宮裏的男僕去練練看,居然也練出成果。這部份確實未曾向你報告。」
 「這是你的失職,不過這部份以後再說。我仍然好奇的是,強強冒充天神這個計策,算是很大膽,也很精密,到底是誰想出來的?」
 「是強強、忽忽武師和我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激盪出來的。」辣辣停了停,眼睛一亮,手指抓一抓唇邊鬍鬚,又說:「不過,這也可以說是國王你的啟發。還記得這次戰事之前,你到忽忽武師處,說要冒充強強出去各族巡視。就是那個冒充的想法啟發了我們。」
 昏昏國王聽完一陣大笑。他的臉上,倨傲的尊顏似乎又浮現出來了。
 辣辣等國王笑完,再說:「不過,如果沒有強強的膽識和騰躍之術,以及真真的才藝,這計謀不會成功。」
 「所以,你認為我們應該辦一次犒賞宴會嗎?」
 「我建議不要辦。是國王親征,全是國王的功勞,要犒賞誰呢?」
 「也罷。現在,既然全國都已知道強強失去頭角,因而引起的戰爭也已平息,不須要保密了,強強也可以公開露面了,不是嗎?」
 「這事要跟強強當面討論。失角後強強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同。我感覺他並不想用以前的第一勇士、第一戰將的形象公開露面。」
 「是這樣嗎?我改天找他來談談。哦!你說可以找到強強失去的頭角,又能用法力完好的接回去,是真的嗎?」(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九月 04, 2015 2:25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十章 之四

 「確是真的,若不是這次的戰事耽擱,現在應該有結果了。」
 「唔!哦!」國王臉上突然陰霾一現,但立即恢復,同時改個話題:「我這次遇伏落難在一座大樹林,目睹一群狒狒撕咬一隻猴子。確實是首領先吃,吃剩的才丟給小的。我親眼見證了一個大自然的規律。」
 辣辣巫師似乎猜到昏昏國王剛才為何臉色一變,回話有點不客氣了:「國王每日想著『吾本獸類,獸性人皆有之』,所以經常遇到的會是獸類,也經常能見證到獸性。」
 「你這話有什麼特別的含意嗎?」
 「沒有。我只是想起粉粉師尊教誨過的一句話:『你用什麼觀念去看這個世間,你看到的、碰到的....」
 「好了,這話我聽過好多遍了。今天就到這裡。」昏昏國王截斷辣辣的話,起身,逕自往後宮走去;但是只走了兩三步又折回,問:「還有一個疑問,強強屁股後面長出一根尾巴,是故意偽裝上去的吧?」
 辣辣巫師突然不講話了,臉上似乎有點難為情的樣子。昏昏國王眼睛瞇著,射出尖尖利利的眼神:「怎麼了?為什麼不回答?」
 「國王,你不提起,我還忘了這件事。那尾巴不是偽裝的,是強強自己長出來的。我檢視過了,它似乎還在長。那是強強失去頭角之後一個意外的發展,沒有人想到會這樣。」
 國王滿臉驚訝,來回踱了幾步,然後一陣桀桀怪笑,朝辣辣輕聲細語:「強強長出尾巴不是壞事。他這樣就更像獸類了。」然後突然仰頭,瞇眼,好像從天上承接到什麼智慧之光似的,「哼!這些年,強強絕口不呼喊我創設的口號,在內心強烈反對我主張的『我本獸類』政策。他以為我都不知道嗎!在軍中,他還暗中抵制我提倡的殘酷哲學。他努力往人的方向去演進,一心一意的;又說什麼這輩子只會有真真一個女人,這樣就能變成了人了嗎?人類真的一輩子只跟一個女人在一起,合情合理嗎?有可能嗎?哈哈!現在可好了,他越想變成人類,天神偏偏讓他斷角長尾巴。哈哈!天意,看來天意在助我呢!」
 國王像逮到好機會報仇雪恨似的大發議論,痛快地邊說邊離去,留下辣辣巫師一人佇立在那裏。辣辣最後聽到的愈來愈遙遠的話是:「哼!父王說什麼獨角人屬人多於屬獸;但從強強身上證明了,屬獸多於屬人才對....」
 等國王走遠,辣辣就地吟誦咒語,誦畢喃喃自語:「至上至尊的天神,祈求賜我法力,為強強復角,並阻斷那尾巴。」(第十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