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第二章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21, 2015 10:5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章 之一

 第二天早上陰雨迷濛,強強和辣辣巫師相約一起出門。兩人從七、八歲起就是這樣,幾乎每天早上都手牽手走在這條路上。路旁樹木總是夏綠秋黃,鬱鬱葱葱。今天碰到陰雨,一路上濕漉漉的,樹幹全都大汗淋漓,雨水停駐在嬌柔的芒草葉子上,正一滴一滴的滑落,像在掉眼淚。強強身後帶著六位軍官,要去他的武師住所訓練;辣辣也有兩位隨從跟著,目的地是美工刀王的家。
 美工刀王是專門替進宮為僕的男孩割除生殖器的師傅。這個王國一共只有三位這種專業人士。他們把閹割他人生殖器視為一種稀珍的技術,每次動刀,都是要收費的。每服務一人,代價是鴕鳥三隻,送割的家長支付一隻,另兩隻由王宮內務處支付。鴕鳥是這個國家的通行貨幣之一。
 這次要閹割的是戰俘,王宮內務處將全額付賬。這是辣辣巫師這天要來的原因。
 閹割場就在美工刀王貫貫家裏。辣辣巫師還沒走到,遠遠就聽到鴕鳥群粗沙沙的聒叫,沒多久果然看到黑壓壓一大群鴕鳥,都高高舉著小頭,好像對他這位王宮貴賓的蒞臨感到好奇。辣辣巫師一面跨入這間大茅屋,一面念念有詞:「這家人做這一行竟成了富翁」
 茅屋寬敞而堅實,由泥土加上稻草與麥粒乾殼混合做成土牆,四面有窗,是掀背式開關,用竹片編成。屋內已經空出三個房間,正分別由三位師傅指揮數名徒弟在佈置。這三位師傅上前見過辣辣巫師,依排行是大師兄貫貫、二師兄盒盒、三師兄鞅鞅。徒弟們正將斬碎的乾草混入濕濕的泥巴糊,塗抹房間每一個縫隙,以阻止晚上的冷風灌進。房中有個炕,就是他們的手術抬。辣辣走近,炕高及於大腿,觸感甚為暖和,下面燒玉米棒,上面用芝麻?燒成灰作炕墊,以確保受閹者不受風寒。
 辣辣巫師看完三間閹房,步出,見一小隊士兵押著三名戰俘送到了。那三人的頭角呈青銅色,毛髮外刺,不像魯哈族人的那麼伏貼。他們雙手被反綁,在吆喝聲中被推進來,進屋後蹲在牆角,駝著背,佝著胸。他們似乎還不清楚被綁來這裡會有多悽慘,嘴角兀自癟著,不喊叫,未吭聲,一副要怎麼隨你們的樣子;那眼睛,圓圓凸凸,迷惑中帶點恐懼,跟被綑綁在屋簷邊待宰的肥羊的眼神一模一樣。辣辣巫師看在眼裏,有一絲不忍,但他立即自覺地收束起惻隱之心,因為昏昏國王不許朝中臣僚對敵人慈悲。(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七月 22, 2015 10:1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章 之二

 他輕吸一口氣,斜睨到三位美工刀王正在指揮徒弟們熬煮一鍋臭大麻湯,旁邊擺著新鮮割下猶在滴血的豬膽、一堆切好整修過的麥桿等物事。他沒開口問,也不想知道那些詳情,但貫貫刀王一臉諂媚,在旁報告:
 「這些豬膽非常苦,手術後敷在傷口,用來消腫止痛;這鍋臭大麻湯的作用可多啦,術前喝一碗,會使人迷迷糊糊,是天然的麻醉劑,術後再灌一碗,能讓他們瀉肚,身體裏面的水份少了,手術成功的機會就大一些。」
 「唔!這些我知道。」辣辣巫師回說:「這些麥桿是術後用來插入尿道的吧?有沒有洗乾淨?」
 「都處理乾淨了,辣辣總管。」
 「大概什麼時候可以把閹好的人交給我?」
 「哦!這你就不知道了,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我算給你聽,明天開始一面補充營養一面淨身,要花一個月逐步進行,這樣才有體力承受手術的苦痛。等到一切都準備好之後,受閹者要禁食禁飲三、四天才能動刀,術後又還要三天不准喝水,等候傷口平復。平復後還要再一次動刀,故意讓傷口偎膿長肉....」
 「好了,我不要你囉嗦那麼多,我只問『什麼時候』交出成品。」
 貫貫刀王話被打斷才驚覺到辣辣巫師臉色變了,見他呼吸變得粗重,胸膛一鼓一鼓,鬍茬張起,紅唇若血,而一雙火眼像要爆出。刀王猛然想起自己剛才不經意冒出一句「這你就不知道了」。這位國師據說能與天神相通,曉古通今,知天知地,他絕不能當面被人嗆這種話。前年有位大臣在朝議時只輕聲一句「你有所不知」,便惹得他發病,病中說出王宮內極隱密的大緋聞,兩名侍衛和三名國王女人因而被碎屍餵駝鳥。刀王越想越怕,竟兩腳發軟,四肢倏地趴下,頭額觸到地,顛聲回話:
 「報告辣辣總管,從淨身到療傷,前後要三個月。」
 「起來說話。」
 貫貫刀王起立,抬頭,見巫師臉色回復正常,結結巴巴地補充幾句:「在割閹的前後七、八天內,任何時刻都可能死去,很多時候是死去了又活過來。」
 「所以,不一定我們送來三人,就可以帶回三名成品?」
 「是的,但我們一定盡心盡力使三名都成功。」(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24, 2015 7:43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章 之三

 辣辣巫師走出貫貫刀王的大茅舍時,外面雨停了,張眼望去,一條條雪白的山嵐在青翠的林木間緩緩游移。他司空見慣這些自然美景,腳步未停,右彎,走進一條山溝,強強練武的地方就在不遠處。
 強強的武師也是辣辣巫師少年時的武師,喚作忽忽,四十五歲了,是族內最年長的耆老之一。辣辣巫師抵達時,不見人影,正納悶著,聽到武師住宅後面的樹林內人聲吵雜,而樹梢枝葉窸窸窣窣不住地顛搖。他快步過去,見強強和忽忽武師正帶領數十名軍士在操練,練習的課目竟是爬樹。忽忽武師一邊講解一邊示範猴子爬樹時四肢運動的訣竅,說完爬到樹上,擇一支較細的枝幹,四肢輕抓,背拱起,臀部高挺,腹部一鼓吸氣,一凹呼氣,不斷在枝幹間輕巧的移動,同時向樹下的軍士大聲說:「這樣看清楚了沒?這技術要配合呼吸術,一定要練熟,才不會壓垮樹枝。」
 這個課目練完,強強帶領大家移至屋前,宣佈下面練習「猿步陣法」。辣辣巫師很感興趣,跟忽忽武師和強強打個招呼即坐在一旁觀戰。辣辣發現忽忽武師那根原本挺拔的深褐色頭角,有明顯的萎縮之象;身上烏黑發亮的捲曲之毛有多處掉脫,剩下胸部、下腹部、下背部還有捲毛如雨後天邊的殘雲,其他的部位都稀稀疏疏了。此地的鴕鳥也都是如此,歲月不饒獨角人,也不饒鴕鳥,年歲一老,羽毛便只殘留在翅膀上和屁股尾端。是呀!生老病死,脫毛掉鬚,任誰都無法避免。
 忽忽武師的屋前大廣場佔地很大,有天然的山崗和低地。「猿步陣法」一擺開,。辣辣巫師就看懂了。它是利用雙腳移動和四肢移動的不規則變換來迷惑敵軍,是國王要求回歸野獸精神後開始訓練的。它看似簡單,辣辣起初以為那只不過是訓練軍士用四肢爬行的能力,但不久聽到強強一聲吼叫,一組人放下手上的矛、戟和盾牌,俯身,爬行至假想敵的後側,用頭角攻擊,然後迅速轉頭取回自己的武器。這瞬間,假想敵會設法搶走或踢開武器,攻擊者必須反覆練習緊急翻滾、三肢著地單腳勾勒、單腳站立劈腿、躺下雙腳勾勒等等戰技。忽忽武師不斷在旁叫嚷:「速度,速度,還要再快一點!」
 辣辣巫師看了一會兒,輕微地點點頭,低聲自語:「我們族人雙臂比雙腿略為粗大,爬行更能快速運動,或許這也是國王不斷要求回復野獸習性的原因之一吧!」
 在激烈的操練中,辣辣發現強強那漩渦狀的胸毛,隨著圓鼓鼓的胸肌一起運動,真的像河流中快速旋轉的漩渦,愈注視它,它似乎就旋轉得愈快。它在戰場上應該能迷惑敵人的眼睛吧,辣辣想。強強和辣辣是兒時玩伴,做什麼都在一起。兩人交情極好,經常心意相通。長大後,辣辣在朝為官,強強是戰場大將。辣辣只知強強十分驍勇,戰無不勝,但在實戰中快速移動的身影,這是第一次目睹。他又注意到強強的奇特胸毛之下,上腹部的毛柔細疏鬆,至下腹部又濃密起來,濃密如鬃,覆遮住陽具;而那濃厚的粗毛,一直向下延伸,也護住大腿小腿,宛如烏龜都有厚實的護甲,是天神賜給一位戰將的裝備吧!(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24, 2015 7:45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章 之四

 軍訓告一段落後,強強宣佈下課,軍士各自解散。忽忽武師要求強強留下習練「呼吸術」,但強強不肯。忽忽向辣辣使個眼色,辣辣巫師開口了:
 「我今天陪你一起習練,我現在一坐可以坐到天黑。」
 「辣辣,重點是,我還體會不出呼吸術有什麼好處,感覺在浪費時間。」
 「除了這一點,還有其他的原因嗎?」
 「坦白告訴你們,現在有女人在呼喚我,頭角一直在發緊。」
 忽忽和辣辣一聽是這個理由就不再堅持了。強強年輕慾盛如野地虎豹,他要幹這事了,連軍務大事都可以暫時擱延。誰拂逆了他,就像餐桌被翻掀,再好吃的都別想再吃了。

 在強強和辣辣巫師結伴回王宮的路上,辣辣將閹房的各項準備工作一一報告。當他轉述美工刀王的話時,突然停住,癱瘓在地上,眼睛翻白,口吐白沫。「哇!來了,又來了!」強強自幼目睹過多次,美工刀王一定刺激了他,而他一旦發病,必有重要預言說出。強強趕緊蹲下,耳朵貼著他的嘴巴,不久果然有微弱的聲音跟著他的口沫一起冒出來了:
 「我們獨角人不出百年會滅絕,天神不悅了。」
 這兩句話字字清晰。他說完頓了一下,白沫未斷,又一句噴出:
 「你,強強,你的命根會掉。」
 強強不解,大聲詢問,聲如洪鐘:「什麼是命根?」發病中的辣辣巫師被這一聲喝問,驚醒了,身體和神智復原了,再沒有話語跑出來了。換強強在那邊一眼茫然,喃喃自語:「我的族人會滅絕?怎麼可能?還有,我強強的命根子會掉?當今之世,有誰能閹了我呢?」

 強強自幼在王宮長大,母親早逝,由專任奶姆姆照料起居,平日看慣男僕服侍國王和國王的女人的種種樣態。他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來時僂著腰,弓著背,去時不敢轉身,腰不敢挺,背不敢直,而頭永遠卑著。強強懂事後只醉心習武,未與聞宮中事務,大約到了十四歲才知道有美工刀王事先閹割男僕這種事,是辣辣先從他的粉粉師尊口中知悉後告知的。強強起初不相信,親自問奶姆姆,獲得証實。
 此後沒多久,強強要求奶姆姆,爾後儘量減少使喚那些男僕,「我們自己的日常雜務,就由我們自己做就好了」。奶姆姆說:「為什麼要這樣呢?王宮裏使喚被割掉生殖器的男僕都好幾代了!」強強也說不出理由,只說了一句「這樣比較好」,奶姆姆就照辦了。(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七月 25, 2015 12:30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章 之五

 此事後來全宮都知道,但由於強強尚未出人頭地,沒人重視。只有當時的國師粉粉巫師感到好奇,詢問其首徒辣辣:「你跟強強最要好,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跟你說過嗎?」辣辣回答:「我們談過。強強說割除人的陽具已經不應該,再奴役他們,是雙倍的不應該。」
 粉粉師尊聽後呆立了一會兒,微微張嘴,輕輕吐氣,沒說什麼,只再問:「你跟強強誰大?」
 「我大他兩歲。」
 粉粉師尊掐指算了算,又問:「你跟昏昏誰大?」
 「他大我兩三歲。」
 「強強跟昏昏相處得如何?」
 「平平淡淡,不親密,也未聽過惡言。他們倆相處最多的時候是在忽忽武師處習武時。」
 「這兩兄弟,一個是真獸,一個是真人,終將衝突。」
 「不管怎樣,我一定誠心幫助強強。」
 「那也自然。」
 這些往事在辣辣腦裏塵封已久,今天,他突然回想起來,是因為強強即將面對一個情況,一定會很苦惱。這天中午昏昏國王邀辣辣巫師一起用餐,辣辣聊起那三名戰俘過兩天就要動刀了,並將美工刀王那天所說,轉述給昏昏國王聽。國王聽完,嘴裏細嚼著一口羊肉,送半杯溫熱糯米酒入嘴,有了新的旨意:
 「著強強挑九名中階軍士,三人一組,進入美工刀王閹房,現場觀看割閹實況。」
 辣辣巫師張大眼睛看著國王,心想這是強強最不喜歡的事,正要說話,國王又意氣風發地說:
 「這是『培訓殘忍心』課程。我希望我國軍士都有鋼鐵般的心腸,聽別人哀號,看敵人流血,面對死亡,能完全不當一回事。」
 辣辣以國師的口吻,略帶權威地說:「叫強強多挑幾個『殘忍心』較弱的軍士前去就可以了,強強本人沒必要親自在現場。」
 「為什麼?當然由強強帶隊。」
 「強強在戰場上凶悍無比,人人懼怕。他還缺這個『培訓殘忍心』課程嗎?」
 這回換昏昏國王張大眼睛瞪著辣辣,同時連珠帶炮爆出一串新旨意:「你每次都如此坦護強強。現在你別再說話了,強強要去,一定要去。你也去。另外通知監事總管通通代表我去,三位總管,一人觀看一間閹房。就這樣做,你別再說話了。」(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七月 26, 2015 7:36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章 之六

 經過一整月的調理淨身,三名俘虜已完全清楚被綁來這裏要做什麼,也聽了無數次將來入宮會榮華富貴之類的安慰話。到了手術前一刻,見強強、辣辣等大員到,知道就是今天了,三人中的兩人,低頭斜視,惡眉惡眼,表情充滿怨憤,突然縱身一躍,分別猛力以頭撞牆,不巧今天有身手矯健的軍士在場,兩人自盡無法得逞,迅即被抓進閹房。另一個愣頭愣腦,坐在一旁,一雙眼睛不眨不閃充滿了驚惶的神色。三人都未哭泣。在這個國度,悲哭不會引起任何同情。
 強強在第一房,坐在角落一個褥墊上,三個軍士依序坐在左側。他們剛坐定,受閹者已被蒙上眼睛,四肢分別被四名助手釘耙般的手臂抓著,吃力的在絞擰,然後被強壓上炕檯,半臥仰倒,兩腳大開,生殖器盡露。美工刀王貫貫此刻現身,指揮助手從他的下腹部用布條纏繞到下背部屁股上端,緊緊紮牢;四名助手再將他的頭、肩、胸、腳抓牢;另叫一人壓住腰部。當刀王低頭一一檢視是否牢固時,他的徒弟端著一碗熱胡椒湯走近,用刷子細細塗抹在那戰俘的生殖器上面以及四周。刀王轉個頭朝強強報告:「這是清洗、消毒。」強強板著臉,未哼一聲。
 刀王說完,抽出一把鐮狀彎曲的利刃,放在一旁的火爐上烤一下,即往他的胯下刺進,彎刀迅即右轉,斜斜畫圓,像廚師剔除豬腿上的一根骨頭那般熟練。刀王只是癟著嘴,手臂不見用力,但被割者掙扎著唔唔唔低沉的哀嚎聲,從助手掩嘴的手指縫隙迸出,不停的迸出,額頭上粗筋高高暴凸。六個助手十二隻鐵鍊般的手臂壓著他的全身。他的身體上唯一能動的是豔紅的血絲,一條條一縷縷的從他的胯下滾落。此時刀王首徒趕緊拿出預備的麥桿,在血的泥濘中撥尋他的尿道,插進,再塞進棉紗,堵住血流,有點粗手粗腳像在堵住河堤邊的漏洞,塞緊壓實。血漸漸流得少了。
 刀王在割畫時,所有助手伸頭拉頸,想要一睹那密技,但刀王刻意用他的身體和手臂盡量左檔右遮,只容他的徒弟盡窺其手勢。
 被割者在血漿尚未凝結之前即昏死過去。觀看的軍士們小心翼翼,不敢露出任何表情。強強尚未看完即走出,沒人看到他的表情。(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邱國禎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6-06-28
文章: 4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七月 27, 2015 3:3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第二章 之七

 事畢,強強宣佈軍士們可以先回家,他一人站在屋簷下等辣辣巫師。貫貫刀王抓住機會上前,一副阿諛的笑臉,低聲報告:「強強總管,剛才你看的那名受術者已醒來,正由徒弟們攙扶在屋裏緩行,要兩三個鐘頭才准躺臥。」
 強強板著臉,未哼一聲。刀王又說:「其實,我這裏所有受術者都是自願付費來的,過程不會像今天這樣....」
 他還沒說完,強強突然粗臂一揮,正中刀王下顎。刀王一連往後踉蹌,跌坐在地。強強本來只是要揍他一拳,沒什麼話想跟他說,適在此時見監事總管通通步出,於是轉個念罵出一句:「宮裏缺三個,這次送來的三人,一個都不能死。」
 監事總管見狀,快步上前,朝著刀王補罵:「起來,趕快回強強的話,是三個都會順利完成嗎?」
 刀王顛危危的回說:「沒把握,術後三天不能喝水,要忍受三天極度的饑渴和傷口發炎的危險,熬得過才算成功。」
 這一幕辣辣巫師在不遠處剛巧看在眼裏。他知道強強為何出手打人。

 辣辣巫師支開所有隨從,約強強一起步行回宮。一路上兩人說了許多話,強強先開口:
 「那天你發病,也是在這條路上,還說了一些預言,你還記得嗎?」
 「記得。但我怎麼說的,已不甚記得。」
 「你說我族將滅絕,我的命根子會掉。我認為不太可能,但有點憂慮,也還未跟王兄說。」
 「哦!是的。我知道天神不悅了。我們獨角人獨有的閹割男僕生殖器的傳統,千萬不能外傳,不可傳到別的國家。」
 「別的國家?你是指齊哈族、赤哈族和忽哈族人?」
 「不是。這天地之間是非常大的,還有很多很多大國家的。我在做法事時有感應到,至少還有夫子之國、天子之國、女王之國、佛陀之國、耶穌之國、阿拉之國等等。」
 「你能知道那麼多,真是我國族之福!進宮為僕就要閹割這件事,我認為非常不應該。」
 「這我早知道。我問你,有一天你當了國王,廢掉它,你肯嗎?」
 「不必等那時候。過不久我就可以暗中把那些美工刀王以及其徒子徒孫先一個一個殺掉。以後縱使有人自願要閹,也沒人會割。」
 這話使辣辣想起粉粉師尊告訴過他的話,說昏昏和強強都身披奇特體毛來出世,毛相百年難得一見,「昏昏是王,強強是非王之王;昏昏是獸,強強是非獸之獸」。辣辣一直無法想通「非王之王」是什麼意思,而「非獸之獸」又是什麼,也完全不懂。他早看出強強和他的王兄有很大的不同,只是還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方式呈現出來。(第二章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