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黑繭(6)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陌上塵



註冊時間: 2008-05-26
文章: 6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二月 31, 2009 9:22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喂!阿添啊!今天怎麼沒有看到陳連榮來安全檢查呢?」進興奇怪的問。
「是啊!明明看到他走在我們前面的,怎麼到現在還沒有他的影子?」程添也覺得納悶。
「會不會到別的坑道去檢查了?」
「不會罷?晨檢應該老早就做完了,我看他今天是來遲了。」
「這傢伙,也不早點來,我們的老命都交代在他手裏哪!」
「唉呀!不會那麼歹運的啦!真的一天不晨檢就那麼巧會出事,那也是命唷!」
「我總覺得坑內的味道怪怪的,跟往常不一樣。」進興皺皺鼻子說。

周雄陪伴著一直在哭泣的母親,焦急地等候在坑口,眼看一批又一批進坑搶救的救難人員,他煩躁地恨不得立刻跳下去進坑尋找父親。爆炸發生到現在已經足足過去四個多小時了,被困在裏面的人還沒有被運出來。周雄急切的幾次按捺不住的想要跑去找礦場的人員理論,抗議他們遲緩的救援行動。而站在一條直線在那兒維持秩序的義警人員卻阻止了他的去路,他暴跳如雷地想要高聲叫罵,可是冒出嘴邊的竟是一聲聲的哭泣,想著父親一直到現在還沒有訊息,想著昨夜裏自己還跟父親為了退伍後掘礦的事爭吵。周雄嚎啕大哭的與母親互相擁抱,旁邊的人也被他們母子倆引發了成串的淚水,哭聲在人堆裏傳開了。
午後五時五十分,距離出事時間七個小時又廿分鐘,第一批救難人員首先運出了兩具屍體,是周進興和程添,哭嚎聲又一次在坑道口瀰漫著,嚎哭的不止是他們的家人,其他眾人看見這哀淒的場面,也禁不住地放聲慟哭,他們的親人大半也是遭受同樣的命運。
周雄的母親緊緊擁抱著丈夫的屍身,周雄一面扶住母親危危欲墜的身子,一面握著父親焦黑的右手,他的哭聲低沉渾厚,而且持續了好久好久。
「興仔呀!你就捨得放下一家不管啊──就這樣走了啊──你叫我往後的日子靠誰呀──興仔──回來呀──興仔──回來呀……。」
周雄停止了哭泣,扶著聲音哭啞了的母親,一面安慰她:
「阿母,不要難過啦!阿爸走了有我在,不要難過啦!阿母,阿爸不喜歡看到您哭得這麼傷心。阿母──。」
周雄懷著傷痛的心情辦完了父親的喪事,這往後的日子,自己的責任將更形加重了。有很多事情已經不能夠再像從前那般地不當一回事了,以前家中的大小事務,全依賴父親一手包辦,自己雖然身為長子,卻從來也不曾替父親分擔過任何憂勞。
對於退伍之後工作的問題,這段父喪的日子,周雄一直不敢在母親面前提及。他的內心深處,仍然一味地堅持以往的原則:要繼承父親的衣缽──掘炭。儘管父親生前一直反對他的兒子跟他一樣:在黑暗裏討生活。可是,他看得出來,父親對掘礦一直是保持著熱愛,這可以在其平時的言行中察覺出來。曾經,父親在與友人喝酒的當中如此說過:
「每天從坑道裏出來,才覺得今天是真正的活過。」
父親沒有讀過多少書,當然不會說出如此寓意深遠的話,這是日後經過自己無數次思考之後,整理組織而成的較完整的一句話,但仍不失父親話裏的原義。(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