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夢魘九十九(7)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陌上塵



註冊時間: 2008-05-26
文章: 6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二月 11, 2009 8:15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不要那麼激動好不好?我只是聽外面的人說的,妳怎麼說是我說的呢,真是冤枉。」
「對不起啦!我是一時情急,不是有意的啦!」對於自己的失態覺得真不好意思。
「這些話到底那個缺德鬼說的,也不怕閃了舌頭。」我氣憤難平的接著說。
「我倒覺得說這話的人也不全是憑空捏造的,無風不起浪嘛!」莊志信小心地說,眼睛直往我臉上瞄。
「這麼說來,你是相信那些流言了。」
「相信不相信倒在其次,重要的是所有加工區的女孩,都要被誤會了,這才嚴重。」
事情經過莊志信這麼一說後,我開始注意身邊的同事,看看她們有什麼異於常態的舉止,我總覺得應該盡我的力量來挽救她們。
同居一室的春梅最近老是深更半夜才回來,第二天上班時在作業檯上,也常見她頻頻打瞌睡,好幾次想找個機會問問她,卻沒有機會,下了班匆匆忙忙地回寢室換了衣服就走,晚飯也不吃,真不知曉她到底忙個什麼勁。
有一次,週末的晚上,我剛剛洗完工作服回來,時間已經很晚了,因為第二天放假,心想反正明天不用上班,便放鬆心情在床上溫習功課,寢室裏的室友回鄉的回鄉,出外訪友的也大半不歸室了,室內靜悄悄地,有點怕人。
突然,門被重力推開了,正在聚精會神看書的我,被巨響嚇了一大跳,推門進來的,正是春梅,她東搖西晃的跌坐在我的下舖的床沿上,酒味直沖我鼻孔,而春梅卻已經倒臥在床舖上,嘴裏喃喃自語的也不知曉在叨嘮些什麼,只是聲音愈來愈微弱,我下床來正想探個究竟,雙腳剛踏上地面,一陣唏哩嘩啦的嘔吐聲由床上傳來,穢物帶著酸氣弄得枕頭被褥一團狼籍。
我搖晃著春梅的身體,希望她醒醒,穢物腐臭的味道沖得我呼吸難過,從來都沒有經過如此陣仗,我確實有點慌了手腳。
「春梅,春梅……」我叫。
「嘔,嘔……」
她抬起頭又嘔吐了兩下,不見吐出什麼,她又勾下頭呻吟著,樣子極端痛苦。
「春梅,妳到底怎麼搞的?看妳把自己折磨成這個樣子。」
我拿了溫毛巾替她擦拭吐得一臉的殘液,也不管她有沒有聽,一味的數說她。
等我把穢物都清理好了,春梅的酒也醒了大半,等她鎮定過來,一看清是我,便一頭栽在我懷裏,嚎啕大哭,那哭聲,像極了受盡委曲的孩子的哭聲,我不言不語的讓她哭個夠,也不去驚擾她。
隔段時間,哭聲停止了,春梅抬起一張淚眼,望著我?
「貴珍姊,我的心好苦啊!」
這句話就像針一樣的刺疼了我的心,她淒楚的蹙緊雙眉,說話時還雙唇緊咬,那恨恨的模樣真叫人心疼啊!(待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