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叛國者的告白(小說)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亞歷桑納毒牙



註冊時間: 2008-05-14
文章: 4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二月 15, 2008 11:4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我在達昂科技工作,股票代號5633。公司成立那一天我就在場了,可惜今日我只是一個帶領12人小組的資訊長。

2008年 11月3日董事長下班前叫我進去,我枯坐了一會,窗外傳來群眾淒厲的哭喊。

董事長C.Z 鐘抬起頭,瞇著眼笑著對我說:這些抗議的人不知道到底為什麼?

我並沒想到要答話。畢竟C.Z 鐘跳過總經理,直接找我談一定不尋常。況且,我的政治立場一直是受監視的:起因於三年前,部門搬家時,我把一個同仁釘在隔板上的國旗疊好放在垃圾桶旁。結果遠觀的人把我變成把國旗扔進垃圾桶的深綠支持者。事後部門紛爭中,覬覦我位子的對手還偷偷錄下了我發飆的怒吼,秘密呈給人事主管。好在總經理出面保住了我。

但是,這些事情早就過去了,已經造成傷害。今日,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有更大的事情正暗潮洶湧。我忍住了不答話,以免衍生事端,對C.Z 鐘勉強笑了一下。

C.Z 鐘說:「你把公司報價系統的所有資料裝進DVD要多久?」

「需要半天,假如所有同仁都在的話」我回答。

資訊長掌管報價系統在科技業是不尋常的事。三年前公司營益率暴跌,在總經理反對無效之下忍痛關閉台灣工廠。所有媒體都報導,我們公司的股價狂挫的主因在於把工廠移至大陸太慢,價格沒有競爭力所致,董事長C.Z 鐘也不出面澄清。但是外界不知道,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我們對客戶的報價出現問題。開發部門高估成本,經營分析部門怕被檢討,再高估一次成本,最後,業務不肯把折扣吐出來。三個部門發生嚴重的內鬥。直到總經理要求一律進入電腦報價,詳細記錄所有成本結構,之後才霸狀況穩定下來。「公司的成本結構就是命脈阿」原本反對總經理的作法的C.Z 鐘改口拍著我肩膀說:「你來管理我最放心」。

因此,我們成了業界獨一無二的掌管報價的資訊部門。

「只需要半天?那很快嘛」C.Z 鐘接著吐出每天必講的口頭禪:「電腦真是比人可靠阿!」。我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那你明天中午就交進來,把沒來上班的交不出資料的就裁掉!」我嚇了一跳,下巴應該快掉到桌面了。C.Z 得意起來,好像抓住了我的弱點一樣幸災樂禍:「哈哈,騙你的,裁員是騙你的,明天下班之前就交進來,不准有遺漏,不要告訴總經理!」。

我鬆了一口氣,回家整夜難眠。第二天狂CALL下屬,乒乒乓乓地COPY資料。

中午竟然難得的全部門到齊一起吃飯,電視上重複的播出群眾包圍晶華飯店的景象。其中有一個工程師說:「這些暴民,不知道三通很好嗎?去大陸玩變便宜了,省錢還不好嗎」。

另一個資淺的助理附和說:「對阿,景氣會好起來,這些老百姓不知道想什麼?」

其他老員工偷偷轉頭看我,想說深綠的我應該有話要講。可是我經過多年的經驗,還是嚥下不接話,以免滋生事端。畢竟主管的政治立場有一天會像刀子一樣,飛回來刺進自己的心臟。

當天下午,董事長再叫我進辦公室一次,這次氣氛更凝重。

「所有資料都齊全了嗎?你沒告訴總經理吧?」我點頭。但是C.Z 更小心翼翼地再問一次:「沒有遺漏?」。我答:「是的,沒有遺漏」。

C.Z像針一樣地看著我的眼睛,想讀出有任何遲疑。過了許久,他似乎放心了,向後陷入大主管椅。

「以下的話小心聽,我信任你,不要告訴別人」我驚慌地點頭。C.Z 鐘接著說:「昨天我見了陳雲林」。我很驚訝,那是他的自由,不必要告訴我。

「我要松山直飛上海虹橋機場」C.Z 鐘說:「陳雲林點頭,他說不能這次,是下次。之前國共平台早就談好了」「伯公插嘴,他說是半年後開放,現在開放太早,別人會起疑,黨團早就同意了,是半年後」

「給你兩個選擇,搬去松山機場附近,明年後在上海虹橋上班,通勤只要82分鐘,或是直接住虹橋主管宿舍,生活費又便宜,你對我最忠心,公司給你加薪20%」

我問:「那資訊部呢?」我想我一定瘋了,自己都不保了,還管我的下屬。

「全部裁掉,留下對一個你最忠心的人,DVD帶走一起去虹橋,陸幹可以請15個,我們會擴大經營」C.Z 鐘說:「台灣這裡你自己處理」

「怎麼楚理,資遣嗎?」我有點氣憤地問。C.Z 鐘瞇著眼看著我說:「你們知道怎麼處理,3/2自動離職我加你30%佣金,剩下1/3賴著不走照勞基法」。

我開始握緊拳頭,自動離職很簡單,就是跟小主管說他做的太累了,降調給他輕鬆的工作。把來抱怨工作太重的工程師調到他不熟悉的部門,讓他做不下去。不必付遣散費。

「時間只有四個月,你明天飛虹橋一趟,跟我ㄧ起把辦公室區域畫出來」C.Z 鐘斬釘截鐵的說。以前他都會問我的看法,但是這一次不同。

「這是董事會的決議,」。這句話的意思就是這是命令。

「那第二條路呢?」他一定以為我忘了第二條路。

他笑而不答。我逼視著他,時間又過了一世紀之久。C.Z 鐘慢慢地說:「我北大的同學資訊長作了三年想換跑道了」。

我無言地關上房門。

公司附近群眾的嘶喊越來越大,我好累,在人群中不知道要往哪裡走。

我想著稱呼他們為暴民的小工程師。「從他們下手較好吧?」我想,反正他們沒家累,來日方長。想著這一手創建十五年的小部門,走過風風雨雨,終於走到盡頭。心裡卻開始輕快了起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Mic



註冊時間: 2009-09-17
文章: 12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十一月 28, 2009 1:02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局勢一直在變
這篇可以寫續集喔~~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