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搜尋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結帳結帳    購物車購物車    登入登入 

 吾鄉一日誌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陌上塵



註冊時間: 2008-05-26
文章: 6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18, 2008 9:31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天光

三更燈火五更雞,當第一聲雞啼由遠處傳來,吾鄉的農人已然右手拈著香;左手摜著神茶,摸黑走向田頭伯公廟,虔誠的膜拜叩首,祈盼伯公、伯婆,庇佑全家大小平安健康食百二,六畜興旺農作收成好年冬。

日頭從東邊山上探出頭來之前;東方天空現出魚肚白之際,吾鄉人們已經自伯公廟膜拜回來,就著灶下昏黃的燈火,三口兩口的扒著碗中白飯,偶爾夾了一口菜餚,早餐,就這樣悉哩呼嚕的吞下肚。

然後,迎著田野吹來的陣陣涼風,扛起農具開始一天的操勞。土地是農人每天必定親近的伴侶,雙足插在水與泥融合的漿中,在藍天的覆蓋下,鄉人理直氣壯的按摩著每一吋土地的細胞,他們唯一的信念是:天生萬物以養人;只要孜孜矻矻於耕耘大地,上天一定會給予相對的回饋。

趁著天朦朧亮,鄉人使力揮動鋤頭與農具,不管天寒地凍;或者炙熱酷暑,只要親眼看見土地冒出綠油油的新生命,一張張憨厚的金黃色臉上,自然會流露燦爛的笑容,然後滿意的雙手叉腰,彷彿向天展示亮麗耀眼的成績。

天光時分,當家中成員一個個起床開始一天作息,吾鄉農人已經做完一大片田園,在田埂上坐下來抽一支煙,為眼前未完的工作儲備更多的活力。

早起散步、運動的鄉人,步行於產業道路上,對於正在田野間作息的農人,致上最誠摯的問候,天光初臨的吾鄉,四處都充滿活力,正朝氣蓬勃的迎接一天的到臨。


當晝

夏日的日頭已然赤炎炎高高掛在天空,古早,吾鄉的年輕人大多離鄉背井出外謀生,現在,吾鄉因為鄰近的縣市新設了工業園區,於是,鮭魚回流般,他們都離棄城市喧囂的生活,回到故鄉懷抱娶妻生子。

吾鄉的阿公、阿嬤們,拾起退休的心情,現在,他們在家中含貽弄孫,日正當晝,子媳兒女們都上班謀生去了,晝午的日頭照在屋頂;照在馬路;照在寧靜無聲的村落,阿公、阿嬤一面哄騙正在邊吃邊玩耍的孫兒、孫女;一面回想起當初養兒育女的酸甜苦辣。

一輩子勤儉慣了的上一代,在兒女成家後,完成了人生當中階段性的任務,故鄉,是他們辛勞一生之後的最終守候,如今,故鄉雖以「寂寞」回報他們,他們卻也甘之如飴,吾鄉的生命力,正是倚靠他們綿延不斷。

午休過後的農人,回到田畝間繼續未完的農事,日日操持相同的勞作,日頭赤炎炎兇猛的直直落在頂著斗笠的頭上也好;風雨料峭的季節也罷,他們默默將一生的青春奉獻給了這片土地,每天無言的付出,大地回報他們欣欣向榮的一片綠意,這就是他們最大的收穫。

「土地是我們最忠實的朋友,它永遠不會背棄我們。」吾鄉農人曾經這麼認為。然而,近年來,吾鄉的農田日漸減少了,高樓別墅一間間如雨後春筍從土地上冒了出來,縱使土地逐漸流失了,鄉人們還是孜孜矻矻辛勤操勞。

當晝的寂靜只是鄉人為了走完一天更長遠路的休息站,午後的鄉間沉溺在悠閒的浪漫裡,這裡沒有城市的擾攘不安,然而,生命力卻在鄉人午休後活躍在田畝間的勞動力開始,吾鄉,就是如此在天地間繁衍不斷。


臨暗

當日頭降臨西山頂,天空出現一片紅霞;大地也舖上一層金黃,勤勞的鄉人仍在大地耕種,他們要趁著臨暗前的天光多做一點息,這是祖先們遺傳下來的美德。於是,臨暗前,大地又出現了一片生機,作物經過一天的日曬,適時得到水分的滋潤,一個個又昂起頭來,在明天的朝陽來臨之前,它們儲備更多養分;蓄勢待發。

日頭完全沉沒於西山之巔,街道逐漸恢復人潮,那是忙碌了一天之後的鄉人返家歸屋的腳印,吾鄉又開始活絡了起來,在暗夜尚未完全籠罩大地之前,已經洗好澡等待家人回家吃晚飯的孩子們,三三兩兩結伴在產業道路上或者家中的禾埕玩耍,這是孩童們快樂的童年生活;也是一生中最珍貴的回憶。

夏天晝長夜短時,吾鄉處處更能看見全家大小和樂融融的嬉戲圖畫。冬天,在蕭瑟的冷風裡個個都穿著厚衣裹緊了身體縮著脖子,也要在臨暗時分,屋前屋後走一遭,巡視家園看看家中飼養的禽畜是否回了巢。

臨暗的吾鄉常常會看見一個踽踽獨行衣衫不整的女子,據說,她之所以失常,乃起因於她唯一的兒子三歲時生病死了,之後,鄉人們便常常看到她孤單流落大街小巷的身影,尤其是臨暗時分,有時她會沿路呼喚著兒子的名;沿路走回家,讓人聽了辛酸,還好,她記得回家的路。


夜罄

夜,深沉得讓人聽見土地的呼吸,過慣了城市生活吾鄉年輕人,時常在返鄉探親時半夜逃離,因為他們不習慣故鄉寧謐的寂寞,外地霓虹燈的璀燦眩惑著年輕鄉人的心靈。

不管季節的變換,吾鄉的夜空始終靜默、深沉,一如不語的哲人,小時候,夏天夜晚,在阿公跟前望著月亮,聽他訴說古早古早以前的故事,晴空如洗的夜空高掛的月亮,常會出現吳剛划桂的故事,然後阿公教我吟唱著:「月光華華,小妹煮茶,屘姑洗身,掉了手鐲?酘?酘」的童謠,一晃眼,我已是知天命的年紀,而阿公,墓木已拱,上了天堂,卻不知道天上哪顆星宿就是他,在異鄉求生的日子裡,我總是望天祈求著阿公,用最亮的星光為我照射人生的明路。

故鄉的夜,夏天有蛙鳴;蟲聲唧唧在秋天;寧靜的冬夜顯得格外清冷,在夜深人靜的此刻,突然憶念起在異鄉的無數個夜晚,少年時候的鄉愁異常強烈,偶爾休假返鄉,還未曾享受故鄉溫暖懷抱,便又得匆匆返回工作地,故鄉的夜永遠是那麼迷離與神秘。

等到成家生女,曾經計謀如何教育女兒對鄉土的熱愛,因緣於環境的影響,始終未能貫徹對於故鄉的心願,而今,女兒已然在都市就業發展,我的理想只能在夢中實現。

早早即進入夢鄉的鄉人,在睡夢中一定也都還惦記著農田的作息,也許他們正夢見自己親手栽種的作物欣欣向榮的模樣;也許他們個個都嘴角含笑,和自己付出心血灌溉的作物打招呼,總之;吾鄉的深夜,在走過一天的勞累之後,正悄無聲息的靜靜等待明朝的太陽升起,那又是一個朝氣蓬勃的開始,生活,就此周而復始的循環、遞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 FI Theme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Integrate PHPBB2.0.17 utf-8 INTO  TWE-COMMERCE  By oldpa